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52章 王八蛋男主,带着我的妹妹跑了6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7: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书房中,南霈坐在椅子上,将手中的信件展开,一页一页的仔细查看。

  他看得很仔细,一个字都不放过。管家侍立在一旁,面前的地上跪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小丫鬟。

  房间里一直很安静,气氛有些压抑,仿若暴风雨前的宁静。翻动纸页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每次南霈翻开下一页,跪在地上的小丫鬟都会情不自禁的打个冷颤。

  她不敢抬头看南霈现在脸上的表情,不过想来也不会太好看。任谁发现自己的妹妹竟然违抗命令私自和情人联系,估计都是这个鬼样子。

  而且风缘是有未婚夫的人,四舍五入就是有夫之妇,再四舍五入就是孩子他妈,这样子搞,放在乡下是要浸猪笼的。

  何况两方都是贵族,有头有脸的人家,为了不让家丑外扬,可能暗地里就把人处理了,外界还以为是因病暴毙。

  想到这里,小丫鬟不禁打了个冷颤。

  不对,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要怎么把今天这页给翻过去。

  那些信件都是从她身上搜到的,她是风缘的贴身婢女,风缘大多数事情她都知道,比如她跟枫胤私下联系的事,还是她在中间牵线搭桥。

  不过现在完了,被发现了,要怎么逃过去,装死吗

  小丫鬟眼睛咕噜噜的转动,要不然,我去勾引领主好了。

  她抬眼望了望书桌后的南霈,看见他英挺俊朗的面容,深邃迷人的眼睛,本来难以抉择的她咬了咬下唇,眼一闭,心一横,忽然下了决定。

  古有佛祖割肉喂赢,今有我小丫鬟舍身成仁,为了小姐,我可以奉献出自己的身体,以及心灵。

  她往下拉了拉自己的衣领。

  她脑子里想的什么,南霈完全不知道。不过如她所料,他现在的心情确实不太美妙。

  看着手中的信件,他呲着牙,眯着眼,忍不住“噫”了一声,把信件拿远了点。

  啧啧,没想到枫胤还是个情话小王子,什么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傻子我是瓜。

  还好自己见多识广,南霈摇了摇头。看见没有,我这双眼,简直看透了太多。

  他抹了把脸,咳嗽了一声,冲下面跪着的小丫鬟问道:“就这些了吗?”

  “嘤,就这些了。”她的身子抖了一下,不管抱着怎么样的决心,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胆颤。

  南霈摸了摸下巴,哎呀,那还真是有些可惜了。这上面的话,挑挑拣拣都可以编本书了。

  当年他要是有这一套,也不至于现在只有111一根独苗,搞得他打也不好打,骂也不好骂,就怕等他老了后,没人给他养老送终。

  他决定了,为了造福大众,他要专门弄本书出来,卖给那些和他一样的感情苦手,走一个世界卖一个世界。

  免费送是不可能送的,哪有这样的好事,而且卖的也不贵,赚个加工费罢了,当年他的第一桶金就是这样来的。

  南霈看了眼下面的小丫鬟,这个丫鬟也是个不安分的,在原剧情里,就是她一直给男女主添砖加瓦。

  比如女主被关禁闭的时候,她为两人传递书信;在女主为了这段感情犹豫不决时,也是她给女主灌鸡汤,直接劝两人私奔。

  不要以为她有多衷心为主,她做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女主跑了之后,她能代替自己的主子嫁过去,从此享尽荣华富贵。

  话本看多了吧,南霈对此很是无语。且不说原主不会这么做,就算是这么做了,又该怎么瞒过对方,难道他连自己老婆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吗这明显货不对板啊。

  到时候要他怎么讲,难道说自己妹妹嫌自己太丑,为了配的上你,找了个法师给自己塑造一下,结果出了点事故,整容搞成了毁容?

  南霈摸了摸下巴,好像有点可操作性啊。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小丫鬟面前,修长的手指捏起她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来,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她。

  嘿,别说,还真有点像。

  大概是南霈打量的时间过长,让她产生了错觉,她鼓起勇气,一咬嘴唇,抬头就给南霈抛了个媚眼儿。

  南霈一惊,顿时松开手来,迟疑道:“你……”

  小丫鬟露出一个媚笑,然后听见南霈接着说道:“眼睛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她觉得自己的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不过,这只能说明领主他纯情,她在领主府里这么多年,还真没看见过几个女人,连蚊子都特么是公的。

  所以这样的男人最好哄了,你一主动,他就脸红。于是她决定趁热打铁,一把拉住了南霈刚刚收回的手,以一种由下往上的视角望着南霈。

  嗯,这样显得她脸小。

  “来吧领主,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今晚,我是你的。”

  说完这句话,她以一种文雅点叫做欲语还休,文艺点叫做剪不断理还乱,粗俗点就是便秘的表情看着他。

  “……”南霈嘴角抽搐着,他憋得都快不行了,抽回了自己的手,深呼吸了几口气说道,“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怜惜你的。”

  笑话,你当然是我的,你是以十个金币卖身给我的,卖身契还在我手上呢。

  小丫鬟还没说话,一旁的管家就大喊了一声“领主!”然后以一种震惊中带着欣慰,欣慰中带着迟疑的目光看着他。

  南霈抬手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他看着小丫鬟,似乎是在考虑如何处置她,想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既然你眼神不好,又不想当一朵娇花,再做侍女这样的工作已经不合适了。最近我要做一次人员大调整,刚好后院缺个喂马的,我看你就蛮适合。”

  嗯小丫鬟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一切。

  “等等领主,你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南霈报以慈祥的微笑,随手让管家打发丫鬟下去,自己把那些信收了起来,全放进一个小盒子里。

  “管家,最近枫胤怎么样?”

  “有些出风头。根据我的调查,他已经跟好几个家族搭上线了,看样子都想招揽他。领主,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看着办吧。”是金子总会发光,是主角总会出头,压是压不下去的,反而会成为主角垫脚的石头。

  “那小姐那里呢,要不要采取一些措施?”

  “采取什么措施”南霈翻了个白眼,“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搞得我像个封建社会的家长一样,再说这种东西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说真的,要是南霈真铁了心去阻拦两人,反而会让两人起了逆反心理。你不要我们在一起,我们就非要在一起,嘿嘿,气死你。

  你看看这世间这么多轰轰烈烈的爱情,哪一样不是面临巨大的阻力才形成的。

  外人拦的越凶,两人就爱的越起劲,没有冲破重重磨难的爱情,算不上一份真正的爱情,那只能叫两个人搭伙过日子。

  要是没了点阻力,顺风顺水的在一起了,等过个两年三年,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了。

  财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天天吵架,到时候就会发现,对方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王子公主,不过也就是个普通人,也会打嗝放屁,这段感情自然也就渐渐失色了。

  所以说,人呢,就是犯贱,不要你做就非要做。不过呢,也就这点可贵,要真是规规矩矩活一辈子,可能临死的时候自己都会后悔。

  等到南霈处理好一切,他让管家给他准备好笔墨,准备给他未来的大妹夫写封信。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对方与风缘订婚之后,确实给原主的领地带来了不少的好处,明里暗里帮了不少忙,这份恩情总要记得。

  对方时不时送给风缘一些宝物,其中有的还是世间少有,为了讨未婚妻欢心才刻意寻来。

  除此之外,两方结亲带来的影响更大,这些不可见的好处,让原主渡过了难关。原主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还。

  若是以前,他还可以把风缘嫁过去,但是现在南霈来了之后,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就算南霈这样做了,女主肯定也是要像原剧情里那样逃婚的。到时候亲戚做不成,反倒成了仇家。

  不讲感情,讲感情伤钱,所以南霈打算直接跟他讲钱。

  斟酌了一下语言,南霈提笔写下了想说的话。

  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可靠,靠山山倒,靠猪猪跑,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南霈把两人的亲戚关系扭转成利益关系,和他一起做生意,然后采取让利的方式,把大头让给对方,就当是替原主稍微补偿一下了。

  对方的传信很快就回来,这个世界有法阵,可以进行远距离传输,传输货物、信件或者活物都行。

  南霈展开信件,看着上面规矩却又暗藏锋芒的字迹,不由一笑,看来这个大妹夫还真不是个普通人,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股暗藏的锐利。

  对方的语气很谦逊,说根本不需要这样,本来就是一家人。南霈几番坚持,对方也就无奈同意了。

  作者有话要说:啊,到底是晋江的问题还是我输入法问题,为什么问号总是神秘失踪,挠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