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78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喂。”丛蕾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下冷千山露在被子外的手臂。

  有弹性有温度,不是仿真人偶,她大起胆子探身去看他的脸,没戴面具,是冷千山本人没错,丛蕾放了心,说道:“冷千山,别玩了。”

  冷千山不动弹,丛蕾开始摇他:“行了,我知道你醒着。”

  他还是没有反应,丛蕾摇烦了,打开床头灯,冷千山的眼皮居然没有颤动,装得还挺到位,丛蕾将他整个人翻过来,他仿佛被抽空了力气,手臂软绵绵地垂着,昏厥了一般。

  冷千山装得起劲,丛蕾也不急着叫他,撩起他的衣服,轻轻地挠他的腰眼,挠两下,再揉一揉,“咯叽咯叽”地配着音,她就不信他能坚持得住。

  然而她挠了半天,冷千山不仅不笑,连呼吸都弱了下去。

  “轰隆!”

  房内阒然,电视里骤地冒出一声巨响,把丛蕾吓得心惊肉跳,霎时停了动作,随即才意识到那是节目后期做的音效。她吞了吞口水,再一看冷千山,胸膛竟像是没了起伏。

  丛蕾惶惶不安,将食指探到冷千山的鼻孔下——

  静悄悄的,没有热气。

  丛蕾这回是真吓到了:“冷千山,叫你别装了!”

  冷千山依然没有回应,丛蕾撸起袖子,自言自语道:“好,我看你能装多久!”

  丛蕾的手指直杵杵地搁在冷千山的人中处,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房间静得让人受不了,他的鼻孔仍是不出气也不进气,正常人憋这么久早就不行了,他究竟是在憋气还是真的没了呼吸?

  丛蕾心里发慌,忙去把冷千山的脉搏,似乎在跳,又似乎没有跳,对了,他以前动过手术,会不会是旧病复发?若是病发,那她岂不是白白耽搁了时间……

  思及此处,丛蕾骨寒毛竖,使劲推他的背:“够了,你再不起来我要打120了。”

  “我真打了!”她的声音又尖又细,“冷千山!”

  冷千山宛如一座木雕泥塑,丛蕾的后背渗出了冷汗,心急如焚地打开通讯录:“喂,肖庄,你快过来,冷千山好像出事了……”

  冷千山终于憋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丛蕾话说到一半,没了后续,肖庄吓得魂飞魄散,脑补了一整出惊悚悬疑剧,在电话那头大喊大叫:“韵姐,怎么了,你说话呀!我哥是不是死了!”

  冷千山抢过手机:“你妈的,你和大壮全死了我也不会死。”

  “啊,刚才韵姐说……”

  冷千山掐断电话,扭头看丛蕾,她的表情十分恐怖,仿佛要吃人。

  “好玩吗。”丛蕾问。

  “一般般。”冷千山遗憾地说,“我最多能憋三分多钟,要是你再坚持一下,估计就能赢了。”

  “……”

  “愿赌服输吧,”冷千山饱含同情,“不长记性,回回都要被我整。”

  丛蕾不想发火的,可冷千山的没心没肺直接将她的怒气值拉到满格,并且呲呲地往外溢:“我和你赌了吗!”

  “你当赢家当惯了,还嫌不过瘾了?!”

  “我不长记性,我不长记性!三分钟才多长?”丛蕾越说越激动,“你以为我为什么坚持不到三分钟!”

  她不是没想过冷千山在整她,只是她不敢赌,不敢拿他去冒险,每多一秒,对她来说都是漫长,可他呢,又何曾为她考虑过?

  冷千山被她问得当场傻眼,丛蕾一旦和他共处,便要一天三顿地规律受气,穿好鞋说道:“我去小兰屋里睡。”

  冷千山赶紧拽住她,当机立断道了歉:“对不起。”他解释道,“本来我早就睡了,后来你进来把我吵醒,我看你鬼鬼祟祟,觉得好玩,就顺便装一下,不是故意要吓你……”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丛蕾心火更旺:“还成我的错了?”

  “没有没有,你怎么总曲解我的意思。”冷千山绞尽了脑汁,“这不是……生活情趣嘛。”

  “这是你的情趣,不是我的。”丛蕾快要气出了眼泪,“你从来没想过我会担心。”

  冷千山罕见地被她说得有些愧疚,愧疚之余,又咂摸出一抹甜,过去他这么闹丛蕾,丛蕾只是生气,断不会讲出如此招人疼的话。她这样乖,是他的小棉袄,将他裹得暖烘烘的,简直让他不好意思起来:“我知道你爱我。”

  “是吗,我都不知道。”丛蕾冷飕飕地说。

  “我知道就行。”冷千山死皮赖脸地抱着她,想再听点甜言蜜语,明知故问道,“怎么没去吃宵夜?”

  然而丛蕾没顺他的意:“我现在就给石胤打电话。”

  “你敢。”说着,冷千山一个翻身,把丛蕾压在身下,手风驰电掣地窜进丛蕾的衣服。

  丛蕾看看他,又看看自己胸前凸起的手关节,无比震惊:“你就这么伸进来了?”

  没有接吻,没有亲昵,没有情话,这么敞亮?!

  他们还在吵架啊!

  “不然呢。”冷千山层层深入,凝肃地说,“你第一件胸罩还是我送的,如今硕果有成,至少有我百分之九十的功劳,我作为园丁,摘取自己胜利的果实都不行?”

  丛蕾彻底给他破了防,脸上布满红霞,口不择言道:“你少来了,去别人家做客还得先按门铃呢,臭流氓!”

  冷千山乐得够呛,顺势抠了抠:“叮当,门铃响了。”他掐着嗓子问道,“这位小美人儿,我能不能进来打点奶喝?”

  满嘴浑话,恬不知耻!丛蕾整个人烧得发烫,拼命去拨冷千山的手,然而冷千山咬定青山不放松,如同章鱼的大吸盘,丛蕾怎么甩也甩不掉,反而在你推我挤的过程中,被他占尽了便宜。

  丛蕾负隅顽抗,腰扭得像条水蛇,冷千山不错眼地盯着,魂儿都要被她吸走,丛蕾动累了,不动了,他便去骚扰一下,于是丛蕾又动,轮番下来,丛蕾也察觉到了他的鬼心眼,气都没地儿可气:“你没见过女人吗?”

  是啊,丛蕾现在是大姑娘,是女人了。

  冷千山抽出手,闻了闻指尖,浸了一股女人的芬芳,丛蕾被他的动作弄得面红耳赤,接着冷千山又亲了亲她的肚脐,皮贴着皮,肉黏着肉,感到前所未有的熨帖:“让我躺躺。”

  他吵不过她,就使出这种卑鄙的招数,丛蕾怒喝:“滚。”

  冷千山咬了她一口:“你再扭,我立刻‘收拾’你,你信不信?”

  “我怕你?”

  冷千山顶了顶她。

  丛蕾不说话了。

  她一消停,冷千山也跟着消停,他像个小孩,将丛蕾的两只手搭在自己肩上,弄不清是他抱着丛蕾,还是丛蕾抱着他,瓮声瓮气地说:“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丛蕾其实不想理他,但又好奇:“什么梦?”

  “不好的梦。”

  他梦见丛蕾和裴奕结了婚。

  在光芒万丈的婚礼殿堂,丛蕾身披洁白婚纱,与裴奕交换戒指,发誓要不离不弃。而他此生没有回国,与她错过了一辈子。

  冷千山不防说道:“丛蕾,我们结婚吧。”

  大约是下午那场戏的台词还带着惯性,丛蕾冲口而出:“还早呢。”

  “不早,都过法定年龄了。”冷千山像在与她排戏,字字用力,字字铿锵,“等结了婚,再生个大胖宝宝,看谁还敢来拆散我们。”

  丛蕾演的时候,演的只是自己那一份,可当这句台词从冷千山嘴里说出,她竟然无师自通地体会到了邹海阳当时的心情。

  渴切,害怕失去,得寻个白纸黑字的契约,才叫人安心。

  她忡然不语,冷千山加重了语气:“迟早都是要结的。”

  结婚。

  丛蕾在心里重复,家庭对她来说向来不是“幸福”的代名词,丛丰和向一萍的婚姻如同猛虎困兽,她在兽嘴里惨烈求生,根本没想过要重蹈覆辙。

  冷千山知道她的心结,抵着她的额头,说道:“丛蕾,我们会不一样。”

  人心易变,丛蕾想,丛丰和向一萍当初也蜜里调油过。相爱容易相处难,这十年冷千山没变,是因为没有得到,再过十年,二十年,日日夜夜,他们会不会看对方面目可憎?

  毕竟她如今看他已经很可憎了。可爱,又可憎。

  丛蕾一言不发,不知神游到了何处,脸色逐渐暗淡,冷千山见状颇为懊恼,明知她是个悲观分子,又有点心理阴影,他应该循序渐进,步步瓦解才是,这样冒冒失失一提,恐怕会起到反效果。

  冷千山不愿丛蕾老去想些不开心的事,扯开了话题:“诶,你今天那模样挺好看的,读大学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受欢迎?”

  冷千山没有参与过丛蕾的大学生活,仅有的一次还是不欢而散。见她满满的青春靓丽,好似弥补了他缺位的时光。

  “你想多了,”丛蕾笑了笑,“每天都在打工,灰头土脸的,班里的人都认不齐。”

  冷千山戛然失语,喉头像被硫酸烧了似的,又涩又灼,过了好久,才低着头道:“你就是要让我难受。”

  “我没有。”

  “可我难受。”

  冷千山完全忘了他才把丛蕾气得半死,只是想,如果他在,丛蕾一定可以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接着他又想起了白丽瑶,也不是要拿白丽瑶和丛蕾比,他只是心酸,如果丛蕾能拥有白丽瑶那样的人生该多好,她一定不会这样的容易不快乐。

  那天冷千山死缠烂打,在丛蕾房间留了宿,对她讲了许多缱绻的情话,并承诺自己再也不扮死尸。丛蕾听得晕头转向,憎没了,还是爱多一些。他的手臂是她的枕头,他的身体是她的被子,他们相拥而眠,没有越过雷池。

  丛蕾的味道是最好的催眠药,冷千山睡得很熟,翌日险些误机。他这次回去处理完公司的事务,之后会尽量在剧组里常驻,而此时的剧组,从群演到副导,都在对他的绯闻议论纷纷。

  竹岔岛上期播出后,白丽瑶在节目的末尾,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我喜欢在座的一个人。”

  冷千山和白丽瑶的名字并排出现在热搜高位,挂了整整两天。

  虽然只是一个“你有我没有的”游戏,却在吃瓜群众间掀起了轩然大波,加上节目组在下期预告中,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剪出了冷千山地下探秘的片段,漆黑的防空洞里,一个模糊的人影闪过,冷千山一改高冷,尽显男友力:“你害怕就拉着我的外套。”

  《沸腾》的收视率再创新高,关于白丽瑶喜欢的那个人是谁,他有没有端起酒杯,冷千山的硬汉柔情又给了谁,一切答案都将在下期揭晓。节目组卡在这里,撩得网友们心痒难耐,逮着观南痛骂,要给电视台寄刀片。

  “韵姐,你当时不是在场么,冷哥和白丽瑶是不是真的公开了?”化妆师一边给她擦眼影,一边八卦。

  石胤的小助理跟着说:“这不是明摆着,我都懒得猜。”

  观南充满误导性的剪辑,不仅引起了“冷白色”们的狂欢,有的新闻为博眼球,甚至直接在标题里写上了“白丽瑶对冷千山大胆示爱”“白丽瑶与冷千山公开恋情”“白丽瑶与冷千山婚期将近”……男才女貌,他们的恋情几乎已被各路媒体半官宣。

  丛蕾稳稳地不说话,小兰却没忍住:“说不定有反转呢。”

  大家齐刷刷地问:“什么反转?”

  小兰张嘴结舌,丛蕾把她拉到身后:“有保密协议,不能说。”她笑道,“除非你们赔我违约金。”

  ---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略有删减,但是我忘记了自己的账号密码-。-,等我试对了再发吧,最近好多事,不知何时,勿等。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宝贝冷蕾和七个烤红薯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宝贝冷蕾和七个烤红薯5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月、霞2个;哈哈哈、35342362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534236230瓶;霞9瓶;南下5瓶;两猫一狗、远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