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75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帆?”丛蕾念了一遍,“不可能吧。”

  这个“吧”字泄露了她的心虚,冷千山一听有戏,马上摆出一副捉奸在床的凶相,高高地举起手机,在丛蕾看不到的角度,争分夺秒地搜寻着喻帆的名字,并且嘴里杜撰道:“他说‘韵,我想你了。’”

  “你没告诉他你有男朋友?”冷千山傲然睥睨,眸色冷厉:“丛蕾,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冷千山的前一句话纯属瞎蒙,机灵且卑鄙地占领了道德高地,丛蕾将信将疑,她与喻帆已经很久不来往了,没必要多此一举跟他说自己有了伴,但喻帆更没道理突然对她诉衷情,丛蕾蹙起了眉头:“你先给我看看。”

  “不行,万一你拿到了手,把证据毁尸灭迹怎么办?”

  “我是那种人吗?”

  “非常是。”冷千山站在床上,成了一个两米高的巨人,将手机屏幕在丛蕾眼前一晃而过,“你就这样看。”

  丛蕾除了一个对话框的轮廓,什么也没看清,不给她思考的时间,冷千山收回手,由于已经找到了喻帆,他师出有名,充满正义,声音洪亮得像是在放鞭炮:“你说这些年只想着我一个人,是不是在骗我?!我倒要看看你背着我和他聊了些什么!”

  “我没骗你。”丛蕾被他这一系列的表演给唬住了,仿佛真的背叛了他一样,急急地撇清关系,“我拢共就和他聊了那几次。”

  见丛蕾左右摆动上了钩,冷千山内心窃喜,却仍然维持着一个哀戚的神态,其实他也知道丛蕾最安分不过,可他就是对她存了一种邪恶的掌控欲,任她事无巨细,他都要牢牢地攥在手心里,不然浑身就像是生了跳蚤,一刻不得安宁。

  他们和好后,冷千山这个毛病加倍严重,恨不能化身x射线,将丛蕾从里到外扫个一目了然。十年前他偷丛蕾的日记本,挨了她一顿暴揍,很会积累教训总结经验,知道对丛蕾不能来硬的,要连哄带骗,让她心甘情愿。

  “你说了不算,我们靠证据说话。”冷千山心机深沉,巧妙地试探着丛蕾的底线,丛蕾为了自证清白,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指上下滑动,无声地咬唇,默认了他的土匪行为。

  冷千山翻了一遍聊天记录,丛蕾大都是被动地在接受喻帆的撩骚,没有积极勾引,顶多涉嫌包庇纵容,大罪可免,小错难逃,念在她生活辛苦的份上,冷千山决定放她一马,只是把喻帆拉进了黑名单。

  喻帆后两格就是裴奕,冷千山略一思忖,裴奕这些年当保姆不容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是拉黑了,丛蕾说不定会跟他急,还是给丛蕾留个念想,便宽容地给他设置了一个消息免打扰,同时认为自己宰相肚里能撑船,很会体谅人,大大地有进步。

  冷千山大模大样地巡视着他的领地,为免丛蕾催自己,于是怂恿丛蕾去翻他的手机,丛蕾坐着也是坐着,打开他的微信,第一眼就看到了白丽瑶,白丽瑶发十条,冷千山才回一条,不是“哦”就是“好”,他不止对她这样,对其他人也一视同仁,应该是懒得打字,从不闲聊,内容乏善可陈。

  丛蕾曾觉得冷千山一旦不见面,就待她生硬疏远,这么看来她算是拥有了他最顶级的待遇,丛蕾心平气顺地关了手机,问冷千山:“你还没翻完?”

  “没有。”冷千山正在看丛蕾和裴奕的对话,一颗心酸成了青枣泥,点开裴奕的头像,把设置进一步改成了“不看他的朋友圈”,之所以反向屏蔽裴奕,不是他一心向善,而是怕裴奕发现丛蕾把他屏蔽后,会来询问丛蕾,反而给他们搭话的机会,不如让裴奕悄无声息地消失,再悄无声息地被遗忘。

  冷千山面色端肃,敲着他的小算盘,干着他的大事业,丛蕾寻了空隙,蓦地把头凑过来:“你到底在看什么?”

  冷千山迅疾地把屏幕反手一盖,斥责道:“我自然在看该看的内容,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隐私?”

  丛蕾望着他,脸上风云变幻,逐渐变黑。

  冷千山面对着丛蕾,一向有些犯贱,丛蕾不发怒,他就有恃无恐,丛蕾一发怒,他就百依百顺,对于她的临界点,冷千山摸得一清二楚,眼见丛蕾要发飙,他不假思索地丢开手机,将她抱了个满怀:“哈哈,我开玩笑的。”

  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冷千山深谙这十六字方针,丛蕾被他拿捏得一点劲儿都使不出来,快要憋出乳腺增生,心累地挥了挥手:“你走吧。”

  “再抱会儿,”冷千山紧了紧她,“抱着你,我才踏实。”

  他们黏着胸膛,心跳声融在一起,不分你我。丛蕾被抱得很舒服,呼吸之间,空气也有了韵律,她犯起了迷糊,认为自己不该被冷千山的糖衣炮弹所迷惑,是以四肢温顺,躯干僵直,像是被冷千山给挟持了。

  丛蕾最擅长为难自己,她径自矛盾着,听见冷千山道:“我把喻帆拉黑了,你不生气吧。”

  他自作主张,丛蕾应当生气的,可她毫不意外,而且心眼实,不懂得像冷千山一样扮演大惊小怪,只叹道:“你这样替我得罪人,让我很难做。”

  “不怕,你现在有靠山。”

  丛蕾不置一词,过了会儿才道:“喻帆根本没发消息,是不是?”

  冷千山语塞,丛蕾不解地问:“你想看,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我不是讲了你没同意么,”冷千山问心无愧,“还对我凶悍得很。”

  “我不同意的是你没得到我的允许,就乱动我的东西。”新仇旧恨一齐涌来,丛蕾几乎是悲愤了,“你以前就翻我日记本。”

  “那是,我不翻你日记本还不知道你这么恨我。”冷千山拍了拍胸口,吁道,“幸好我翻了。”

  冷千山爱她,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丛蕾常常觉得他没有把她当人,或者他自己就不是个人。

  丛蕾倾向于后者,毕竟她与其他人都可以正常交流,唯独遇上冷千山,可谓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冷千山以自己为圆心,画出一个广阔的圈,他是圈内独一无二的王,被他收入囊中的人,都要遵循他那自成一派的法则,如此的理所当然,天经地义,以至于有了质疑,先要反省有病的是不是自己。

  丛蕾对冷千山的劣根性了如指掌,痛苦熔炼了他,他被迫戴上一层面具,去演绎一个成熟理智的男人,如今他夙愿得偿,亢奋之时,便无所顾忌地露了本相,在她面前愈发地像个男孩。

  而返老还童的他,显然是不可爱的,甚至可以说是丛蕾的梦魇。

  难怪有人说,不管再恩爱的夫妻,在婚姻中也会有无数次想要掐死对方的冲动。丛蕾已经忘了他们为什么要见面,她只是想掐死冷千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冷千山道。

  “我在想什么?”

  “你想掐死我。”

  “……”

  “你格局还是小了。”冷千山为她惋惜。

  丛蕾此刻正是一个大型的汽油桶,冷千山一句话将她点燃,几万个毛孔轰隆隆地喷起了火:“冷千山,你就气死我吧!”

  “你一天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大气性?看你鼓成这样,像只胖河豚。”冷千山抚着丛蕾的背,给她把气顺下去,关切地说,“总生气对身体不好,等空了我送你两本佛经,你跟着抄一抄,可以修身养性。”

  “啊!”丛蕾崩溃大叫,“你给我滚!”

  她骤然宣战,拿起枕头就开砸,砸得冷千山抱头鼠窜,最后抖了一床厚被,飞身将丛蕾扑倒,把她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卷吧卷吧成了一条大棉蛆。

  冷千山双手将她一捆:“服不服?”

  “我呸!”丛蕾东蠕西动,宁死不屈。

  冷千山按着丛蕾的腰,跨坐在她身上,如同一座千年五指山,丛蕾白白挣扎一场,终于是没了力气,说又说不赢,打又打不过,她悲从中来,开始干嚎。

  老天爷,收了神通吧!

  她真傻!竟然用十年的时间,找了这么个坏蛋来折磨自己!

  丛蕾嚎得凄惨,嚎得有趣,冷千山只当在和她嬉戏,闷不吭气地笑,直到听见丛蕾说自己后悔了,他才敛了容,拉开被子的一角,屏息观察丛蕾。

  丛蕾的睡裙滑到肩上,脸到脖子都憋得通红,额头上密密的全是汗,哈巴狗似的一阵阵抽气,可见是委屈大发了,冷千山略显无措,给她整理好衣服:“诶,怎么还闹急眼了?”

  丛蕾精疲力尽,闭着眼不看他,冷千山想了想,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好啦,不欺负你了,你打我吧。”

  丛蕾无力动手,一味地对他施展冷暴力,冷千山便握着她的手,轻轻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别气了,哭包脸。”

  “……”

  没有外人,冷千山可以尽情地低三下四,他一根根吻过她的指尖:“宝贝,宝宝?”

  丛蕾这才发了话:“我为什么要生气?”

  冷千山想,屁大点事,鬼晓得你为什么要生气,但他还没有愚蠢到去触丛蕾的霉头,诚恳地说:“因为我做错了事。”

  “你哪儿错了?”

  “我不该把你裹成一条蛆。”

  丛蕾绝望至极。

  她气若游丝:“等你知道了再来找我。”

  床头吵架床尾和,走了还怎么和?冷千山沉吟片刻,决定重复她之前的话:“因为我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乱动你的东西,”他补充道,“还骗你,和你吵架,惹你不高兴。”

  “呵,”丛蕾又有了力气,发出冷笑,“你不是清楚得很么,刚才装什么装?”

  不错,这回蒙对了,冷千山暗暗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编辑给了我一个一万五的榜单,所以这周的更新量不是问题哈,还请大家多多订阅,订阅上去了我可以一直申榜,然后速速写完。

  大家不要对冷狗抱太多希望,抬头看文名~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宝贝冷蕾和七个烤红薯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宝贝冷蕾和七个烤红薯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宝贝冷蕾和七个烤红薯5个;不高兴、红月、盒饭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已着枝10瓶;两猫一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