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69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说得轻松,知不知道我那阵子压力多大?”

  在她被骂得食不下咽时,冷千山不仅不澄清,还在后方推波助澜,他说他忙,可丛蕾看他悠闲得很,起码当键盘侠当得很起劲,只顾自己开心,完全不考虑她的感受。

  丛蕾咽不下这口气:“咱俩现在是好了,但你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再分开的。”

  被窝还没焐热,就听到丛蕾的丧气话,冷千山神色陡沉:“你还想和我分开?”

  不容丛蕾回答,他凶神恶煞地扯下她半边衣领,咬住她的肩膀:“这次我不跟你计较,你要是敢说第二次,看我不卸了你的腿!”

  “冷千山,你有狂犬病吧。”丛蕾吃痛,“你这人听话怎么只听后半句?”

  “那你要检查我小号怎么不检查完?”冷千山把手机塞回她手中,一条一条地翻给她看,刚才丛蕾翻得快,情绪激动,看到的都是冷千山说的坏话,其实中间还夹杂着一小部分精分的发言:

  “为什么都说温韵勾引冷千山,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冷千山也喜欢温韵?”

  这条评论受到了猛烈的抨击,回复纷纷说道:“是,只有你一个人。”

  丛蕾知道自己应该严肃对待,但看到冷千山的粉丝说他眼睛瞎了,要给他推荐眼科医院,她还是感到相当的滑稽。

  “他们越扯越离谱,我就把热搜撤了。”见丛蕾唇线稍缓,冷千山稳住心神,“你说的我会改,但你也不要动不动就说分开,丛蕾,我听不得这个词。”

  “我没这个意思。”

  “我不管。”丛蕾凡事都爱往坏处想,常常对他很无情,冷千山把她的手贴在胸膛上,“你一说,我心口就疼。”

  “我千辛万苦才找回你。”冷千山道,“我们千辛万苦才在一起。”

  “知道了。”丛蕾被他说出了愧疚,倒像是她对不起他一般,“不说了。”

  “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

  “好。”

  “你重复一遍。”

  丛蕾顿了顿,一辈子那么长,谁也望不到后头的路,她不是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了,她摔过跤吃过苦,不信太圆的饼,不说太满的话,可冷千山眼巴巴地候着,丛蕾软了心,顺着他说道:“一辈子不分开。”

  冷千山揣着个失而复得的大宝贝,一直紧着股劲儿,得了丛蕾的保证,将将松坦了些,他把玩着丛蕾的手指:“既然你不喜欢别人这么说你,那要不我公布得了,就说是我追你,我爱你爱得死去活来。”

  “不!”丛蕾的反应很大。

  别人不会懂他们的感情,只会觉得她给冷千山下了蛊,坐实她绿茶的称号,就像冷千山说的,他们千辛万苦才在一起,她要的是细水长流,不是节外生枝。

  冷千山其实也是脑子一热,他不靠粉丝吃饭,没有跟公众交代自己私生活的癖好,但见丛蕾这么排斥,便颇有微词:“怎么,我配不上你?”

  “我配不上你。”丛蕾说。

  她退后,冷千山更不是滋味:“谁敢说我们配不上。”

  这间小屋装着他们幽绵的情,夜里的他们只有彼此,可以爱到地老天荒,然而一旦走出去,就要承受阳光的暴晒,丛蕾心里乱得很,等到冷千山漱完口回来对着她哈气,她才想起自己本来是在生气的。

  冷千山渡给丛蕾一个湿淋淋的吻,是漱口水清新的味道,如同冰凌的雾凇,他们在冬日的暖阳中唇舌勾缠,冷千山在她身上到处乱拱,下巴冒出青色的胡茬,故意扎丛蕾的脸肉,丛蕾一躲他就笑,冷千山追着去戳她揉她,嬉闹够了,丛蕾喘着气,二不拉几地说:“感觉像乱伦。”

  冷千山使劲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丛蕾对冷千山的爱洁白得没有一丝杂念,属于柏拉图式的神交,但冷千山明显与她不同,丛蕾还未做好准备,冷千山自己也知晓这一点,要等她正视他的欲望,还需要时间。

  “对了,你为什么要和秦秋荣见面?”冷千山差点忘了这一茬,他其实没把秦秋荣当根葱,靠菊花上位的男人,对他构不成威胁,但丛蕾与他来往甚密,就让人相当膈应了。

  丛蕾简单叙述完事情的始末,冷千山却偏离了重点:“岑映婕在片场阴你?”

  “嗯。”

  “你哑巴啊,怎么不告诉我?”

  丛蕾觉得冷千山有些糊涂,那时他们若即若离,她以什么身份去跟他诉苦?

  “她别想再接戏了。”冷千山嘀咕道。

  丛蕾没听清:“啊?”

  “没什么。”冷千山托着她的腰,“以后一切有我,你只管享福。”

  节目组派来接他们的人稍后就到,丛蕾晨起开门,只见满山银白,千里一色,彤光驱散了残存的寒意,雪晴而云淡,木屋树枝皆成了圆润的造型,犹如童话里的世界,美得纯净,美得软和,万物都没了棱角,人也变钝了。

  黑夜不再来。

  新雪覆盖了旧雪,昨日之途了无痕迹,不可追忆,丛蕾踩下一个个新的脚印,闻到霜木的凛香,搓了一个小雪团,朝冷千山掷去。

  金灿灿的霞光照耀着她的笑脸,穿过晨雾落入他的眼帘,冷千山抹了点肩上的雪,放进嘴里尝了尝,姿态慵懒,是个十足风流的贵公子,向丛蕾勾勾手指:“来。”

  冷千山这样魅惑人心,以至于丛蕾明知他要报复自己,依然抬腿走了过去。

  然而冷千山并未以牙还牙,他拉着丛蕾蹲下,三两下堆起一个小雪人,圆脑袋圆肚子,几缕枯草作齐刘海,树枝作叉腰状,看起来气急败坏,他说道:“这是你。”

  丛蕾不甘示弱,也堆了个雪人,握着树杈,像在挥打鞭子,高傲的神态活灵活现:“这是你。”

  他们很久没有玩过这种手工游戏,堆得兴致勃勃,丛蕾捏了一坨大便,放在小雪人头上,冷千山认为她破坏了浪漫的气氛,谴责道:“你真不雅。”

  “不雅?”丛蕾掐着大便的尖尖,“你忘记我过十二岁生日,你送我什么了吗。”

  冷千山真忘了:“什么?”

  “一坨仿真屎。”丛蕾忿忿地说。

  冷千山憋不住笑,在丛小雪的胸前戳了一个眼:“小心眼子。”

  他们装饰好各自的雪人,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冷千山一贯看不起剪刀手,可心中欢喜时,除了剪刀手,竟想不出别的pose,在银装素裹的背景下,他和丛蕾穿得像两头熊,鼻尖上沾了雪,头靠着头,笑得傻里傻气。

  不管了,就这样吧。丛蕾看着照片,默默地想。

  就这样走下去,无论别人怎么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其余的都不管了。

  雪地摩托车司机送他们到达雪乡,摄制组乌泱泱一片人在山脚等他们,个个翘首以盼,关心倒是其次,主要还是为了吃到新鲜的第一手瓜。冷千山和丛蕾录着录着消失了一夜,导演语焉不详,大家自是浮想联翩,但等到他们再出现时,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冷千山顶着万年不变的冰棺脸,丛蕾在他后面下车,即便用围巾和帽子挡了大半的皮肤,依然能看出她脸上开了水彩铺子,眼角泛青,侧颌淤黑,额头红肿,一副被揍狠了的惨状。

  冷千山全程漠然以待,与她没有任何互动,就像不认识丛蕾。这与大家想象的桃色画面大相径庭,偌大的片场落针可闻,竟无一人上前搭腔。

  “我艹!”尤娇率先回过神,挤开工作人员,一个飞扑抱住丛蕾,见冷千山嫌弃地瞅着自己,指着他悲愤地控诉道,“冷千山,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打她!”

  鸟飞绝,人踪灭,尤娇这一声震破苍穹,大家齐刷刷地对冷千山行起了注目礼。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先发这么多,下一章会多更点哈。周五周六都有事,如果来得及的话就周日更新(不一定)。

  分开当然是会再说滴,冷锅也当然是会发疯滴。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7个;红月5个;酸菜大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20瓶;哈喽,嗨!5瓶;两猫一狗、骑个蜗牛去旅行、热血2瓶;阳阳扬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