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68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雪下了一夜。

  这一夜喁喁私语,道不尽的话与情,丛蕾讲完上一句,冷千山便能接住下一句,不必费心寻找话题,山鸣谷应,有着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默契。

  偶尔说得迷糊了,丛蕾就躺在他怀中睡去,风吹得窗户巍巍晃动,她被吵醒,却见冷千山还凝视着她,好似一眨眼她就会消失,眼里有许多血丝,但神情是柔和的。

  丛蕾盖住他的眼,他的睫毛挠着她的手心,像一把小扇子。

  “别闹,快睡了。”丛蕾朦胧地说。

  冷千山安分下来,很快,丛蕾抵不过困意又陷入了梦乡。

  他的胸膛如城池般安稳,丛蕾再睁眼时,窗外已洒了透亮的晨光。冷千山睡得很沉,把她当成了人形抱枕,连手带脚地箍着她,气息悠长。

  丛蕾目不转睛地看了他一会儿,仍觉得此时此刻十分奇异,费洛蒙作祟,她听之任之,竟与冷千山在这林深不知处待了整宿。

  丛蕾一夜睡姿不变,肢体有些发僵,挪了挪身,见冷千山没醒,做贼似的推开那只横亘在她肩上的手,冷千山不耐地嘟囔了一声,又蛮横地把她揽紧了。

  “冷千山,起来了,要开工了。”丛蕾望着墙上的挂钟,小声在他耳边说。

  “我刚睡着……”冷千山贪图她的温暖,赖道,“今天不录了。”

  “今天要杀青,不录怎么行?”

  “开个玩笑。”他打了个呵欠,在丛蕾的后颈磨蹭,“再睡半小时。”

  冷千山不让她动,丛蕾躺着无聊,摸到他放在炕头的手机,问道:“我能不能玩一玩?”

  “你身份证后六位。”

  丛蕾想了半天,意识到这是他的密码,像被喂了一颗糖,喉头甜滋滋的,忍不住啄了他一下,冷千山惺忪中要加深这个吻,丛蕾忙不迭捂住嘴:“咱俩都没刷牙。”

  “煞风景。”冷千山含着她的耳垂,抱怨道。

  他叼着不放,不时还吮一吮,话说开后,冷千山对这种亲昵的举动很是迷恋。没了夜的笼罩,屋内一派光明亮堂,丛蕾不太适应,面红耳赤地解了锁。

  冷千山将手机设成免打扰模式,一点开屏幕,弹出许多消息和未接来电,通知栏里还夹杂着一条章岸成的微信:“成功了吗?”

  丛蕾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她思来想去,还是抵住了诱惑,把手机举到冷千山面前:“你要不要看一看,免得有什么要紧事。”

  冷千山和丛蕾挤着一个被窝,正是热炕头的幸福日子,还没回味够呢,天塌下来也管不了,打苍蝇似的挥了下手:“嗡嗡嗡,大宝,再讲话就掐了你。”

  既然皇帝都不急,那她也不必急了,丛蕾刷了刷微博,突然想起自己登录的是冷千山的账号,唯恐手滑惹出麻烦,立马不敢再刷。丛蕾谨慎地检查了一遍点赞记录,返回界面时,看见冷千山的关注人数为零,先前他不是说与她见面后就关注她了么,可他才注册微博不久,难不成还有一个小号?

  丛蕾留了个心眼,打开设置,里面果然还有一个微博,俗气的风景头像,名字是一串数字,风格很水军,丛蕾自动切换登录,发现这个号只关注了她一个人,注册时间也与冷千山说的无误,俨然是他隐藏的小号。

  丛蕾瞥了眼冷千山俊美的睡颜,他视奸自己这么久,她看回去应该也不算侵犯他的隐私……

  丛蕾毫不犹豫地动起了手指头。

  冷千山点赞的全是关于她的内容,除了她发的微博外,还有他不知从哪个旮旯角翻出来的别人对她的评价。

  ——这些评价无一例外,都在说丛蕾勾引他。

  丛蕾:“……”

  清晨的惊喜,来得始料不及。

  冷千山显然高度重视此问题,转发语写得头头是道:“看来不只我一个人发现温韵偷看冷千山,她不会掩饰一下吗?”

  有人说吕妙勾引他,冷千山便分析道:“吕妙应该没这个想法,但温韵吧,说不准。”

  玩迪斯科大转盘,丛蕾撞到他,冷千山的点评也一条不落:“没错,她有这么多地方可撞,为什么非要撞冷千山的下半身呢?值得思考。”

  丛蕾的脸越看越绿,点开他发出的评论,发现那个著名的“冷漠n连杀”视频里也有冷千山活蹦乱跳的身影,他恍然大悟:“原来温韵帮冷千山拿创可贴,是想引诱他啊!”

  有粉丝回道:“姐妹,你好单纯。”

  他发了个可惜的表情:“唉,早点看出来就好了。”

  人神共愤,人神共愤!

  丛蕾气得打哆嗦,昨晚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不仅加入过那场网暴大军,还在其中煽风点火,妖言惑众!她拍炕而起,要和冷千山算一算这笔烂账,然而手机却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

  丛蕾阴森森地望着冷千山。

  冷千山被她吵醒后就没睡着,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感觉床铺在抖动,抬眼从后看到自己小号的头像,神经“铮!”地一声,登时清醒得不能更清醒了,他夺走证据,自知理亏,先声夺人道:“我相信你才把手机给你,你知道里面多少机密业务么,怎么能到处乱翻?”

  丛蕾没想到冷千山这么快就露出真面目,什么要把全天下最好的都给她,什么他们共为一体,他的就是她的,太阳一照,所有的山盟海誓、温言软语全都化为了乌有!

  狗改不了吃屎,她又上了他的恶当!

  丛蕾怒到极点,反而没了言语,她一眼都不想看到冷千山,气冲冲地去穿衣服,结果劲太大,羽绒服一不小心带到他的背包,包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一地的暖宝宝。

  丛蕾:“……”

  冷千山:“……”

  “昨天在雪地里,你不是说没有暖宝宝,开不了机?”丛蕾幽幽地问。

  冷千山觑着她的脸色,不敢招惹她,默了半晌,抬头时已换了疑惑的模样:“对啊,怎么又有了?”

  天下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丛蕾气到发笑:“冷千山,你……你好样的!”

  冷千山心知她是动了真怒,刚到手的大白菜,才啃了一点皮,可不能让她逃出手心。冷千山不由分说,一手搂着丛蕾的肩,一手勾起她的膝弯,将她摔到床上,以身为牢,百试不爽:“刚才不是都好好的,怎么又开始闹脾气了?”

  这人装傻充愣、倒打一耙的本领一天比一天高强,丛蕾道:“你再演!”

  “我没有……”

  “章岸成发的消息,我都看到了,你们是有预谋的!”

  尽管章岸成的话无甚特别,但恋爱中的女人直觉分外敏锐,丛蕾本是诈一诈冷千山,孰料冷千山真的心虚气短地闭了嘴。

  电光火石间,一连串巧合联系在一起,丛蕾醍醐灌顶:“你算计我,你早就知道这里有巡护站。”

  “都是一家人,何必说得这么难听……”

  难怪他对巡护站的位置轻车熟路,难怪他包里会带回形针,难怪他笃定他们住在这里很安全,他都布置好了,还进来假装烧火捡柴找东西吃,真是辛苦他发挥演技了!

  她早该猜到的,像冷千山这种有经验的户外爱好者,怎么可能跟菜鸟一样丢三落四?野外走丢,明明联络团队才是最好的选择,她八成是在雪地里冻傻了,才对他感恩戴德,唯命是从!

  丛蕾唯独想不通的是:“你怎么知道我会摔倒?”

  那个坑总不能是他丧心病狂挖的吧!

  “我又不是神仙,哪能算到这个,”冷千山看出她的疑虑,冤枉得很,“我原本打算自己摔倒装瘸,然后赖着你照顾我。”

  “我想着最后一期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提前安排了一下,单独找个机会,和你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后来出了秦秋荣的事,我其实是想放弃的,结果……”

  结果老天爷拔刀相助,不但让尤娇率先替她表了白,还让丛蕾掉进坑里,把自己拱手送到了冷千山跟前!

  冷千山步步为营,丛蕾被他耍得团团转,不由生出一种被掌控的悚然感,冷千山察觉到她的疏离,急忙讨好卖乖:“宝贝,你知道么,我昨晚头一回没吃安眠药就能睡着,一个噩梦也没有……醒来看见你对我笑,如果能选择一种死法,那我大概是快乐死的。”

  “你好可怜啊!睡不着还有心思在网上黑我,”丛蕾冷笑,“那个‘静静地勾引你’的热搜,是不是你搞的鬼?”

  “……”

  “你要是骗我,以后就别见面了。”

  冷千山心一横,供认不韪:“我只买进了前二十,后面就没管了,没想到热度会升得这么快。”

  大家说丛蕾勾引他的时候,冷千山只觉心花怒放,仿佛他的感情得到了回应,会不会网友们起哄着起哄着,丛蕾也冒出这样的念头?以前读书时那一对对儿不就是这样好上的么,冷千山期望她会因此害羞,却聪明反被聪明误,让丛蕾愈发远离自己。

  “我怎么可能黑你,谁知道舆论会那样发展。”冷千山哄道,“我已经受到教训了,你要打要骂都可以,别自个儿生闷气。”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2个;有什么终于不见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红月7个;捡到一个大破烂2个;橙77、已着枝、帅气的路人甲、怡见倾新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卖红薯的小冷蕾20瓶;醋溜溜溜溜溜10瓶;他年得傍蟾宫客4瓶;阳阳扬3瓶;hkhaishewei2瓶;两猫一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