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51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段峻给丛蕾发的剧本只有薄薄的几页纸,她要试的角色叫做孟泽茹,在一个江南小城市里当音乐老师,和丈夫邹海阳是大学同学,两人自由恋爱,毕业后顺理成章地结婚、生子。

  孟泽茹性格温顺传统,柔淡如南方的小河,既无奇崛之志,也没有任何叛经离道的新思想,当一名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和邹海阳白头偕老,就是她毕生的愿望。

  上班,下班,接小孩,做饭,看电视,周末出去郊游,夫妻俩的小日子平凡而顺遂,孟泽茹遵循着一套既定的节奏,活得循规蹈矩,每一个固定亮起的红灯,每一个必然到来的季节,都使她充满了安全感。

  她以为她的一生都会这样如流水般度过,直到二十八岁那年,邹海阳突逢车祸,失去了行为自理能力。

  从此,孟泽茹的噩梦开始了。

  丛蕾通过仅有的大纲和剧本片段,做了细致的人物小传,往里面填了许多细节,光是表演方案就定了三个,担心段峻对她的表演不满意,还准备了女二号的戏。即便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的功课做得不够充分,在去产业园试镜的路上,翻来覆去地背台词,生怕把哪句漏了。

  “段峻约你过去,你的形象气质在他心里绝对是跟人物高度契合的,不要紧张,”郑虹给她打气道,“正常发挥完就行,只要没有大失误,百分之九十都会定你。”

  机会可遇而不可求,组成了命运的转折点,一旦抓住,人生就会因此而改变。丛蕾没拥有过什么好机缘,这次段峻能找上她,她无比渴望能拿下孟泽茹的角色,她急需靠作品摆脱目前的困境。有了好作品,才能走得更远、站得更高,才对得起那些支持她的人,让他们也能以喜欢她为荣,就像冷千山和岑映婕的粉丝一样。

  纵使某一天退场,她也希望以一个演员的姿态,被人纪念。

  丛蕾深吸一口气,走进试镜间,露出一个端庄的微笑,然而嘴角还没完全勾起,就和面试席上的冷千山打了个照面。

  “……”丛蕾的笑容卡了壳。

  怎么哪里都有冷千山?!

  是作为好友来参谋还是要出演?他要全程看着她演戏吗?

  “愣着干嘛。速度。”冷千山不苟言笑,似乎他才是真正的导演。

  丛蕾设定好的流程被打乱,懵头问道:“那我还要不要做自我介绍?”

  “不用了。”段峻凝视着她的脸,像在翻阅一本书,“你没化妆?”

  “化得少。”丛蕾今天只擦了个粉底,描了下眉,眼影、阴影、口红一概没有,她皮肤好,去掉了复杂的修饰,和素颜的差别不大。

  “为什么?”

  “孟泽茹平时上班起得早,还要做老公和小孩的早餐,留给她打扮的时间少得可怜,加上个性也比较质朴,我觉得不适合画太浓的妆。”

  段峻的眼神柔和了些,无论丛蕾揣摩得合不合他的心意,起码她有在认真地思考,段峻不讨厌演技不好的演员,只讨厌又懒又笨的演员。丛蕾穿了一双平底鞋,身上的风衣剪裁得体,不会过度张扬,也不会显出土气,保留着对美感的追求,符合她音乐老师的身份,在细节上花足了功夫。

  “开始吧。”段峻说道。

  车祸发生时,邹海阳用全幅身躯把孟泽茹护在身下,此后,孟泽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等到她从医院里清醒,父母早已从老家赶了过来,她左腿的胫骨被撞成了粉碎性骨折,老两口通宵达旦地照顾她,而最该出现的那个人却迟迟不见人影。

  孟泽茹预感到了什么,歇斯底里地大叫,哭着要见邹海阳,她趁大家不注意时拔掉了输液管,狼狈地摔下床,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自己搬到轮椅上,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最终医生拗不过她的哀求,将她带到icu里,看到了变成植物人的邹海阳。

  她发出了悲鸣。

  这是一场情绪起伏剧烈的戏,考验的是演员的瞬时爆发力,没有布景,没有搭戏对象,没有实体道具,想要在短时间内创造出戏中人痛苦的氛围,需要倚靠演员自身强大的能量。

  丛蕾按照剧本,把酝酿了一整宿的情感悉数倾泻而出,忐忑地等待着段峻的反应。

  “还可以。”段峻点点头,问冷千山,“你觉得呢?”

  “用力过猛。”冷千山不带感情地评价道。

  许多演员成名后都不愿意再试戏,成名前试戏的经历多了,大家都碰上过素质差的选角导演,将演员当作蔬菜瓜果,当面评头论足,语气轻浮乃至讥讽,让人受不到任何尊重。尤其是一次次回去等消息,一次次落选,把人对演戏的热情被消磨得体无完肤。

  偏偏今天批评她的人是冷千山。

  她有多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可,就有多难受。冷千山既是行业标杆,评语自然具有可信度,他一语道破她的问题,让她在反思的同时,也备受打击。

  哪怕冷千山敷衍地提一提她的优点,她也不会这么怀疑自己,好像自己刚才的表演一无是处,越是想努力演好,越显现出天资愚钝。

  段峻道:“辛苦了,你先回去吧,到时候等通知。”

  丛蕾一听,心拔凉拔凉的,这话等于变相地在说“我们不会通知你”,错过这次选拔,下一次不知又是何时,她抱着期盼问道:“不即兴表演了吗?”

  “不用了。”

  丛蕾的脸皮到底不够厚,不敢死皮赖脸地耽误他们的时间,比没有机会更伤人的,是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丛蕾感到难以言喻的落寞,黯然走出房间,却被冷千山出声叫住:“你还有没有第二个方案?”

  “有的。”她蓦然转身。

  冷千山目光锐利:“试试。”

  丛蕾望向段峻,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她重拾斗志,回到原位,调整好情绪,阖上了双眼。

  黑暗中,丛蕾把自己拉回到十年前,丛丰出事的那个冬天。

  突逢巨变,世界崩塌。

  再睁开时,她眼里的东西已然变了天。

  作者有话要说:把后面的草稿全部打完了,好困,周六晚更整章~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红薯民政局为冷蕾证婚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薯民政局为冷蕾证婚3个;红月、南桃柚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蔻芙拉、红薯民政局为冷蕾证婚10瓶;饭飞飞飞飞6瓶;捡到一个大破烂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