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49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总,温小姐。”段峻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丛蕾和喻帆聊到兴起处,意外见到段峻,忙起身与他握手:“段导。”

  “坐,别客气,”段峻对喻帆致意,“喻总今天没去包厢?”

  “外面热闹,”喻帆熟稔地问,“段导跟小温也认识?”

  经过两人的忆苦思甜,喻帆对丛蕾的称呼已经顺利从“温小姐”升级为了“小温”,段峻的目光在他们俩之间巡了一圈,说:“我约了温小姐来试一下新戏。”

  “不愧是名导,有眼光,”喻帆闻言,热络地张罗段峻入座,“小温潜力无限,段导这里如果有我帮得上忙的,我绝无二话。”

  喻帆明摆着是要给丛蕾铺路,他出于好心,却让丛蕾分外不适,她给自己设了一道清晰的防线,什么人可以走到线的哪一步,昭彰于心。自己和喻帆交情尚浅,牵扯的利益因素多了,腰板容易挺不直。

  幸而段峻婉拒道:“还有朋友在等我,今天先不耽误你们了,就是过来打个招呼,温韵,你仔细看一下本子,后天好好发挥。”

  沿着段峻所指的方向,丛蕾终于瞧见了在一旁独自倨傲的冷千山。

  冷千山的脸上风雨欲来,似乎在看她何时才会注意到自己,面对他的逼视,丛蕾没来由地感到了心虚,但立刻她就把这种情绪压了下去,身正不怕影子斜,她又没有做坏事,怕他作甚?

  “我前不久才看过你这位朋友的电影,如果他愿意赏光,我们不妨一起聊聊?”喻帆含笑邀请道。

  段峻仍要推辞,冷千山却像是等得不耐烦,挟着一身凛冽走过来,下巴抬得老高,声音浸着冰碴子:“段峻,引荐引荐?”

  段峻默了半秒:“这位是丽帆集团的ceo,喻帆喻总,这位是冷千山。”

  喻帆伸出手,文质彬彬地说:“久仰大名。”

  丽帆,ceo,有钱人。

  冷千山迅速捕捉到隐含的关键词,不动声色地抬起胳膊,极其怠慢,极其敷衍地和喻帆碰了下手指头。

  这种rapper式的打招呼,俨然震住了众人。

  喻帆早就听说过冷千山的特立独行,还好他对有才之士一向包容,没往心里去,他以为段峻忽视了丛蕾,周到地跟冷千山介绍:“这位是我的朋友,温韵。”

  丛蕾唯恐冷千山乱开腔,抢先说道:“我们认识的,在一起录节目,你忘了。”

  “哎!对对,看我这记性,”喻帆一时没把他们联系起来,经丛蕾提醒才意识到,“大家都是熟人,今天当真缘分不浅。”

  “缘分?”冷千山话里有话,“你挺出息啊,温、韵。”

  他面如寒铁,把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仿佛在叫他上辈子的宿敌。

  丛蕾对冷千山的想法了若指掌,越反驳他的话,他越来劲,索性装聋作哑。喻帆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们俩相处不睦的传闻,虽然不知道温韵和冷千山闹翻的原因,但既然大家都在一张饭桌上,他便想搭个桥梁,缓和缓和他们的冲突。

  段峻不爱说话,除了他,找不到更合适的人当和事老,于是喻帆起了个兴:“冷兄也是隆阁的常客?”

  “偶尔来。”冷千山凉悠悠地说,“我年纪应该比你小。”

  喻帆没听出他的阴阳怪气,只当他在礼让,说道:“那我就大言不惭,自称一句‘为兄’了。”

  为兄,呵,文胸还差不多,冷千山最烦讲话酸兮兮的人:“你还是说白话吧。”

  喻帆不料生活中的冷千山这么“不拘小节”,愣了愣:“我说的是白话呀。”

  喻帆在生意人中,属于难得一见的君子,段峻看不下去,说道:“我和喻总是饭友,经常在这里吃饭,喻总对美食很有研究。”

  “所以你们刚才在讨论美食?”冷千山话音一转,颇有技巧地打听道。

  喻帆察觉到不对劲,不着痕迹地审视着他:“没有,在说一些少年往事罢了。”

  “哦?”冷千山不拿自己当外人,大马金刀地问,“什么往事?”

  喻帆自是不会告诉他:“不值一提。”

  “没关系,我洗耳恭听。”

  冷千山刨根问底地查户口,丛蕾委实受不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看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冷千山皮笑肉不笑地说。

  “然后呢?”

  “然后,”冷千山敲着桌子,“准备问问你男朋友知不知道?”

  丛蕾和他说两句话就怕裴奕误会,和别人单独约会,又不怕他误会了。肖庄跟他提了下网上的新闻,本来冷千山还担心丛蕾被流言蜚语攻击,心情会不畅,哪想到人家游戏人间,对着老大爷也能做到含情脉脉,和酒醉的蝴蝶似的,开心得很。

  连他站在她的正后方,她都看不到。

  冷千山言语尖锐,大家都下不来台,桌面寂静,喻帆笑意全无。

  早晓得她和喻帆聊得来,就不应该为了在冷千山面前维护所谓的自尊心,把裴奕给搬出来。到这份上,说她有男朋友,是得罪喻帆,倘若否认,先前就是在跟冷千山撒谎。

  冷千山和喻帆只能选一个来得罪。

  丛蕾两相权衡,招了实话:“我没有男朋友。”

  横竖得罪冷千山这么多次,不怕多这一次。

  冷千山一度抱着侥幸,猜想丛蕾和喻帆兴许只是正常的社交来往,是他自己思虑太多,然而面临丛蕾的狡辩,“狼”字和“狈”字瞬间刻在了他们的脑门上,冷千山咬紧了后槽牙,视线锋利得像要钉死丛蕾:“是吗。”

  “嗯,”丛蕾道,“我们没处了。”

  “什么时候的事?”他们俩勾勾搭搭长达十年,能说断就断?

  丛蕾不愿细谈,只道:“很早了。”

  冷千山下意识觉得丛蕾在说假话,他亲眼看到裴奕和她在酒店出双入对,亲耳听见她的助理叫裴奕姐夫,人人都知道裴奕是她的男朋友,连她自己也承认过。现在她说他们很早就分手了,骗鬼么?

  可矛盾在于,他根本不信丛蕾会拿这种迟早被拆穿的事骗他。

  冷千山心绪杂乱,怀疑他们俩对“很早”的概念有误解,想把她拉到外面问个透彻,手上却没个动作,段峻见他语塞,再坐下去显得失礼,说道:“你们慢聊,我们先走一步。”

  冷千山也需要静一静,但当他走到门口,又霍然折回了道,命令丛蕾:“你早点回家。”

  丛蕾:“……”

  “听清楚了吗?”

  “哦。”

  出了餐厅,段峻问:“后天的casting,你要不要来看看?”

  “有空我就来。”

  只要他不拒绝,就等于同意,段峻摇了摇头:“你刚才那样……”

  “我怎么样?”冷千山敏锐地说。

  冷千山是他见过最执拗的人,段峻终究没对他的闲事指手画脚,送走段峻后,冷千山联系上了章岸成,章岸成一个星期有五天都待在尤娇家里,成了个小妇男,满心念着儿女情长,会也不聚了,夜也不熬了,冷千山对此很不以为然。

  那个尤娇一看就是个精明势利的女人,不仅精明,还十分的俗气,自己爱算计就算了,居然把丛蕾也带出了不正之风,冷千山心有芥蒂,几次劝阻过章岸成,可章岸成仍旧一意孤行,堂堂大才子,竟看不透她拙劣的把戏,非得被刮下一层皮,才有他醒悟的那天。

  “等到八点钟的时候,你让尤娇去敲一下她楼下的门,”冷千山讨厌归讨厌,有些事还得拜托她去做,“看里面住的人有没有回家。”

  “楼下?哪户。”

  “你说哪户。”

  “你自己怎么不问?”

  “我等会儿要飞北京。”章岸成陷在温柔乡里,冷千山不想把自己衬得处境凄凉,随口扯道。

  “万一没回家怎么办?”

  “没有回家,”冷千山恶狠狠地说,“我就亲自逮她回家。”

  要是丛蕾敢在外面过夜,他绝对会打折她的腿!

  章岸成低笑:“行。”

  作者有话要说:晚12点还有一章~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卖红薯攒冷蕾婚礼红包4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卖红薯攒冷蕾婚礼红包2个;阿新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卖红薯攒冷蕾婚礼红包24个;红月7个;阿新2个;lily、chowoodz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蔻芙拉9瓶;黄却却来了6瓶;捡到一个大破烂4瓶;他年得傍蟾宫客2瓶;阳阳扬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