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46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岑映婕有攒人黑料的习惯。

  这是白丽瑶无意中发现的,那日岑映婕喝醉了酒,得意忘形,将丛蕾的视频拿给她看,说这样的东西她有很多,从一线到十八线,只要谁有可能挡她的路,她就会防患于未然。等与别人竞争同一个项目,资方做背调时,便把消息放给狗仔,自己有了公关危机,也可以拿出来分离热度,转移公众的视线。

  借刀杀人,百试不爽。

  “温韵长得太出众了,我感觉她会红。”岑映婕扬起手机,“有备无患。”

  她从云南的一个偏远县城里走出来,混到大江南北,一步步踩着别人爬到今天,靠的不只是努力,还有手段。

  岑映婕知道白丽瑶讨厌丛蕾,本意是想与她拉进距离,白丽瑶却看得毛骨悚然,半开玩笑道:“你不会有我的吧?”

  “怎么可能?”岑映婕眯起眼,凑近她的鼻尖,和她头抵着头,“我这么喜欢你。”

  白丽瑶的手臂像被蛇爬过,冒出鸡皮疙瘩。

  “我喜欢男的。”她警惕地说。

  “你不就喜欢冷千山么。”岑映婕放荡得肆无忌惮,“反正我无所谓,我都可以。”

  白丽瑶自小看惯了前来攀附她爸的男女演员,这群人生冷不忌,有奶就是娘,平日里岑映婕待她亲如姐妹,结果喝醉后也和他们没差,不禁生出了些隔阂。她挺瞧不起岑映婕的做法,但当岑映婕说她要去上厕所时,白丽瑶却鬼使神差地拿起她的手机,把那段视频发给了自己,并且删除了聊天记录。

  全网铺天盖地地讨伐那个幕后黑手,白丽瑶万千宠爱加身,没见过这种阵仗,惊慌之下,自乱了阵脚,来了招祸水东引,她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料岑映婕居然心里门儿清。

  白丽瑶后背发寒,仍旧装傻:“你说什么?”

  “一会儿警方要来给我录口供。”岑映婕答非所问,试探道,“这件事的直接被害人是我,只要我不追究,温韵那边就没有足够的理由立案。”

  “你还是要报警?”白丽瑶紧促地说,“观南不是不希望闹大么?”

  “节目组说尊重我的意思。”岑映婕暗示道。

  一旦事情水落石出,就是伴随白丽瑶终身的丑闻,她面色纠结,似乎在思考该如何作答。

  岑映婕打开微信,尽管白丽瑶删除了界面上的发送信息,可存储空间里依然有完整的视频记录,她不疾不徐地说:“刚才冷千山的电话打到我这里,问这个掌掴的视频是不是我发的……”

  白丽瑶顿时仓皇失措。

  “别怕,我肯定说不是呀,”岑映婕点了点她的脑门,“我也不知道谁会在风口浪尖做出这种傻事,不打自招。”

  白丽瑶像是第一天认识她,觉得岑映婕陌生极了,也可怕极了:“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岑映婕对她那么好,都是假的?

  “我们当然是朋友。”岑映婕亲昵地说,“所以就算我受了‘无妄之灾’,也没提你一个字。”

  岑映婕手里人证物证俱在,句句拐弯抹角,又句句直截了当,白丽瑶总算松了口:“这事儿是我对不住你。”她还没有蠢到承认是自己做的,只说道,“我爸在筹备新电影,我可以推荐你出演。”

  “我知道,《裂痕》。”岑映婕和她兜了一大圈,就为了逼出白丽瑶这句话,她虽然不愁人气,可总在小荧幕里打转,大屏幕的顶级资源全被冉晗这党人占了,她只能捡别人挑剩的吃,参演的几部电影都反响平平,票房惨淡。

  小花们如雨后春笋,岑映婕急于转型为实力派,挤破头都想冲进主流电影圈。然而就算拿到了大制作的戏,也都是些模板化的角色,没有不可替代的戏份。导演们不信任她,她需要一个被挖掘“内涵”的机会。

  岑映婕也托她那位六十多岁的男朋友通融过,表示愿意带资进组,跟白奎定个角色,可白奎对他的电影有绝对控制权,露脸镶边可以,主要角色绝不允许别人插手。岑映婕无计可施,每每跟白丽瑶提起,白丽瑶总是左顾而言他。

  白丽瑶活得顺风顺水,天真地认为她们既然是朋友,就不应该沾上利益关系,免得感情会变质,岑映婕表面赞同,其实快被她气死,她忙成那样,哪有心思去维持那黏黏糊糊的“友谊”,她是和白奎的女儿交朋友,可不是和她白丽瑶!

  岑映婕目的明确,原想放长线钓大鱼,继续留着白丽瑶这个好闺蜜,但眼看选角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她愈发着急,一直盘算着该怎样和白丽瑶挑破,好在刚睡下就有人递枕头,丛蕾和白丽瑶有龃龉,反而让她捡到了一个现成的时机。

  倘若演了白奎的女一号,等于保送进了金棕奖,再不济也能搞一个提名。到时她在电影圈站稳脚跟,那是顺理成章的事。

  白丽瑶的承诺模棱两可,岑映婕不大满意:“推荐我的人可多了,你的推荐能打几分?”

  白丽瑶面有薄怒:“我自己都只能在我爸的电影里打酱油。”

  “你爸那么宠你,”岑映婕意味深长地说,“我相信你会有你的办法的。”

  “你非女一号不演?”

  “我从不给别人作配。”

  岑映婕讲得有模有样,实则做过的配角还真不少,白丽瑶后悔今天才看清她的真面目,她不敢和岑映婕呛声,说道:“我尽量。”

  “我不要你尽量,我要一个准话,”岑映婕像一条美人蛇,吐着细长的蛇信,“冷千山那里……也需要一个准话。”

  白丽瑶在冷千山面前贯来扮演着一个阳光烂漫的小妹妹,他自己活得坦荡,因此最厌恶心机深沉的人,万一被冷千山知道真相,只怕会和她老死不相往来,她不愤地说:“你就不怕我告诉我爸爸?”

  岑映婕笑了笑:“你不怕我告诉冷千山,我就不怕你告诉白导。”

  她赌白丽瑶不敢把这件事捅到白奎那里去,否则第一个遭殃的就是白丽瑶自己。

  白丽瑶的弱点被岑映婕攥在手里,别无他法,忍气吞声地说:“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我答应你,行吗!”

  岑映婕这几年一直在寻求突破,白丽瑶一个不慎,反而成全了她借力打力。用这一身的伤,换一个白奎的电影,值得。何况她不仅拉了一波路人缘,还顺势踩了一脚丛蕾,观南方才同她交涉,只要她愿意息事宁人,就签给她一部观察类综艺,坐在演播厅里,轻轻松松地赚钱,一举四得。

  岑映婕躺在病床上,通体舒畅,她的飞黄腾达就在眼前,倘若她能达到冉晗的高度,一定要踢掉那个又肥又油的老东西,整天伏小做低地伺候他,她受够了。

  白丽瑶眉宇间尽是反感:“你和我做朋友,只是为了利用我?”

  岑映婕坠马的时候,她发自内心地感到愧疚与难过,每次她有了烦心事,就算凌晨两点给岑映婕打电话,岑映婕也会认认真真地听她倒苦水,冷不丁被她反将一军,白丽瑶实在无法接受。

  岑映婕不想和她闹得太难看,温声道:“小白,这些事是你自己做的,我从没想过要害你,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今天真的起不来了,又该去怨谁?”

  白丽瑶听她东拉西扯,微嘲地问:“那个视频,是你故意给我看的吧,手机也是你故意落下的。”

  “这你就想多了。”岑映婕露出讶色。

  “别装了。”

  第二天岑映婕问她前一晚发生了什么,说自己断了片,白丽瑶回头再想,这分明是岑映婕设下的圈套,她有了温韵的把柄,为了感情犯蠢是迟早的事。甚至她陪岑映婕去挑马时,要不是岑映婕有意无意地提起过马吃多了青贮饲料会酸中毒,她也不会想到这一层,以至于冲动行事。

  可就像岑映婕所说,错误终究是她自己亲手犯下的。

  白丽瑶追悔莫及。

  岑映婕没吱声,她承认自己有引导白丽瑶,但谁知道白丽瑶胆子大到说做就做,还波及了自己,这出闹剧比预计的来得早,却来得刚刚好。

  白丽瑶走后,岑映婕懒洋洋地给安姐回了电话:“粉丝闹得差不多了,你跟那几个粉头通个气,再闹就收不住了,别得罪了观南。”

  “你还知道,你放出那个视频是想要温韵死吗?!”

  “视频不是我放的,你爱信不信。”

  “那你再出个声明解释一下,她为这事掉了好几个商务,麻烦得很。”

  “您看我长得像雷锋?”岑映婕不需要像其他艺人一样看安姐的脸色,硬气地说,“你们不是要捧她么,叫公关自己想办法吧。”

  岑映婕让助理给警方打了电话,找了些借口让他们转为暗地里调查。她向来不会一条路走死,只有集齐关键证据,把白丽瑶下毒的事坐实,才能防止白丽瑶出尔反尔不听话。

  舆论场外风起云涌,场内围困交加,郑虹看到丛蕾的视频,崩溃地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拍《旧色倾城》,你还没来。”丛蕾把具体经过讲了一遍。

  “能找到完整的视频吗?”

  “我手上没有。”丛蕾思索道,“不过有一个人有。”

  “谁?”

  “秦秋荣。”

  -----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匿名的热心冷蕾妈咪粉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匿名的热心冷蕾妈咪粉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匿名的热心冷蕾妈咪粉16个;无情臭猪、lily、红月、晨橙承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085311448瓶;沧海一粟、捡到一个大破烂、阳阳扬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