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42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走后,冷千山把肖庄狠骂了一通,肖庄听到自己要收拾铺盖滚回家跟大壮卖螺蛳粉,抱着冷千山的腿哇哇大哭,发誓再也不多管闲事。冷千山前前后后攒了一堆糟心事,低气压一直持续到那达慕大会来临。

  歌舞表演完,各个项目的竞技赛接连登场,冉晗还有工作,先行告辞,剩下的八人分为男子组和女子组,两两一个项目,冷千山体弱气虚,选择和陶靖下棋,方溪与吕妙比射箭,希戈和费久彬为了秀肌肉,去了摔跤台。女生里只有丛蕾和岑映婕会骑马,不可避免地被分到了同一组。

  他们参与的项目是三千米小马短跑,录制还没开始,草场上人声鼎沸,彩旗飘扬,起跑线外,丛蕾在给傲云梳理马毛,白丽瑶和岑映婕有说有笑,时不时瞟向她这边,仿佛她正是她们谈论的对象。刚才丛蕾和萨仁去马厩里牵马,白丽瑶也在,丛蕾跟她打招呼,白丽瑶却视而不见,之前那么言辞恳切地说要和她做朋友,翻脸竟比翻书还快。

  丛蕾仔细想了想,确定除了蒙古包那次,她和冷千山是一点交集也无,冷千山对白丽瑶已经够好了,她还是不满意么。丛蕾埋头喂了傲云几块冰糖,或许是受到她情绪的影响,傲云也兴致缺缺,不安地走来走去,看上去有些毛躁。

  丛蕾不停地安抚它,萨仁过来给傲云系马鞍,险些被踢了一脚,“奇怪,它平时脾气很好的呀,”萨仁摸摸脑袋,出于安全考虑,他建议道,“可能是人太多了,我有点担心,要不你换一匹马吧。”

  马的听觉发达,加上视野受限,很容易受惊,还有五分钟就要比赛了,这两天丛蕾一直在和傲云培养感情,对它比较熟悉,而且昨天试比时傲云跑了第一,现在重新找马,她不一定能驾驭得住。

  “算了,赛程不长,”丛蕾骑着傲云小走了一段,“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参赛的还有两个十四五岁的蒙族少女,几人排成一排,跑最后一名的选手要被浇酸奶,岑映婕在丛蕾旁边,带着一股气势汹汹的劲儿,丛蕾也整装待发,她输给谁都无所谓,唯独不想输给自己讨厌的人。

  一位长衣盛饰的蒙族妇女将马奶敬向天地,随着牛角号的长鸣,众人策马扬鞭,飞奔齐出,所过之处,拂起层层叠叠的草浪。鼓点激昂,外圈的加油声不绝于耳,丛蕾身体微倾,紧攥着缰绳,跟着傲云的节奏律动,不敢分心片刻。

  冷千山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始终放不下心,来到草场看丛蕾赛马,她衣服上的绸带在风中舞动,英姿勃发,仿若一抹溢彩的流光,每一次丛蕾备受瞩目时,冷千山都会生出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怅惘。

  爱是良药,也是刀锋,当刀尖对准自己时,再狂妄的人也会变得胆怯,冷千山曾经自信地觉得只要裴奕不在,只要他追求她,她就一定会接受,可丛蕾早就见识了广阔的世界,这么多双眼睛被她吸引着,她有数之不尽的选择。如果她不是非裴奕不可,就更不会非他不可,他靠什么来赢得丛蕾,靠他得过的几座奖杯么?

  冷千山心里五味杂陈,一边自豪,一边不好受,对自己产生了空前的质疑,他看了一会儿,决定回蒙古包里继续睡觉,还没挤出人群,周围的人突然惊声高呼,冷千山一扭头,却见远处异况陡生,丛蕾的马发了疯似的,直直地撞向岑映婕!

  丛蕾死命扒住马背,吓得三魂丢了七魄。

  赛马里,马是硬件,也是关键,傲云今天状态不佳,丛蕾起初一心求稳,不敢跑得太快,等赛程过半,才发现自己已经落后于岑映婕。倘若岑映婕获胜,势必会出尽风头,受到各方恭维,届时她只能缩在角落被酸奶糊个满脸,后期画面一对比,丛蕾都能想象到会有多狼狈。

  遑论白丽瑶还算她半个情敌,她不介意扮丑角,可很介意扮到白丽瑶面前去。

  种种顾虑下,丛蕾也被激起了胜负欲,她双腿夹紧马身,挥臂抽了傲云一鞭,就是这不轻不重的一鞭,反常地激怒了傲云。它骤然抬起前肢,昂首刨蹄,蛮横地向后仰去,从鼻孔里喷出吭哧的粗气!丛蕾屁股一滑,差点掉下马背,连忙踩牢马镫,奋力勒住马缰,后背倏地冒出了涔涔冷汗。

  傲云没甩掉丛蕾,蹄子再次跃起,晃着硕大的马头,瘪腮阖动,发出焦躁的嘶鸣,“千万别放手!”一旁随行的萨仁大吼。叫嚷声,马嘶声,锣鼓声喧杂交混,丛蕾悬在空中,唯恐一个不慎被摔死,半个身子僵直地匐在马上,只有心脏还在急剧地跳动。

  如果是有经验的骑手,就知道此时应该放松缰绳,抚摸马双肩的隆骨,帮它镇定下来。可丛蕾张皇失措,为了不掉下去,反而将缰绳勒得更紧,傲云和她磨合得不够,尚未建立起信任度,她的慌乱传递到傲云那里,傲云既痛又怕,恐惧的情绪反弹到,彻底失了控,横冲直撞地窜向斜前方。

  那里不偏不倚,正是岑映婕的位置。

  “往左拉缰绳,快!”

  萨仁的叫声如雷贯耳,他原本想从另一匹马翻到傲云身上,这下也没时间了,丛蕾被他吼得一颤,终于回过神来,若放任傲云冲过去,必定会撞得人仰马翻,她顾不得自己,用了吃奶的劲儿将马缰往右拽,但傲云依然反抗她的命令,马蹄疾扫,朝着岑映婕一路猛进。

  岑映婕的马被吓得偏离了赛道,她避让不及,发出一声尖叫,眼见她离自己越来越近,丛蕾来不及思考,整个人坠挂到马身右方,借着全身的重量去牵引傲云!千钧一发之际,这一招总算见了效,两匹马的毛尖将将触碰了一秒,凌风掠起,傲云侧身惊险地擦过那匹马的马头。

  丛蕾躲过了一场相撞,却没躲过傲云引发的连锁反应,不待她喘息,前波未灭,后波又生,岑映婕的马在受惊下前蹄高抬,将她重重摔在地上!与此同时,由于丛蕾身体倾斜的角度过大,带着马鞍倒转,也从傲云的背上跌落下来。

  萨仁找准时机抢过傲云的控制权,厉声训斥着它,将它骑到远处,热闹的草原转瞬变得人荒马乱,大家见事态不妙,早已向外疏散开去,冷千山忘了自己还是个伤员,逆着人流跑到丛蕾身旁,却不敢乱碰她,紧张地问:“摔到哪儿了?!”

  丛蕾惊魂未定,全然没听见冷千山的话,也感觉不到痛,连滚带爬地去看岑映婕。岑映婕伤得比她严重,她不过是摔了一跤,可岑映婕掉下来的时候脚套在蹬里,被拖行了好一截路,在草地上痛苦地呻吟着,涕泪横流,丛蕾见状,浑身都开始发抖。

  “让你别动,”冷千山着急道,“伤到骨头没有?”

  丛蕾哆哆嗦嗦地说:“你、你去看看岑映婕……”

  “她那儿有工作人员,”冷千山一声怒喝,“我问的是你!”

  白丽瑶和随行医护接踵而至,医生蹲在岑映婕身边,冷千山招手叫道:“先给她检查一下。”

  “我没事。”丛蕾赶紧说。

  明眼人都知道现在应该先救谁,白丽瑶凶了一句:“映婕都快晕过去了!”

  冷千山没理她,屡次确认道:“你真没事?”

  丛蕾摇头,她宁愿被撞的是自己。

  “那你在抖什么?”

  丛蕾面如死灰,把头埋进臂弯里:“我闯下大祸了。”

  她和岑映婕素来就不和,如今她还成了岑映婕坠马的始作俑者,岑映婕又不是她这种无人问津的小演员,人家是当红流量小花,千万级的粉丝数量,万一摔成了半身瘫痪,从此演艺生涯断绝,她就是害了别人的一生,会被永远地钉在耻辱柱上任人鞭挞。

  丛蕾被丛丰那一摔摔出了心理阴影,脑海中晃过无数种可怕的后果,已经预见到了自己惨烈的下场,假如岑映婕有什么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死谢罪。

  冷千山的焦点转移到岑映婕身上,她被医护们抬上担架,准备送往市区的医院,包括导演在内的工作人员们都围着她,没人顾得上过问丛蕾。丛蕾的手被缰绳勒出了血,抓着他的衣摆,就像抓住了救命的浮木。

  冷千山揽着她的肩,把她裹在怀中,低头在她耳边说道:“不会有事,别怕。”

  被伤的人还没说话,伤人的倒装起可怜了,白丽瑶看到冷千山巴不得替她受过的样子,愤懑不已,冲过来扬声质问道:“温韵,我知道你和映婕在拍戏的时候闹了些不愉快,但你们既然已经和解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白丽瑶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盯着丛蕾,岑映婕的助理指着丛蕾的鼻子哭喊道:“我就猜到你是故意的!”

  冷千山不悦:“白丽瑶,你在说什么胡话?”

  白丽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冷冷地问丛蕾:“在剧组里,借着拍戏下重手打映婕耳光的,不是你吗?”

  丛蕾没料到白丽瑶会对她进行这种莫须有的指控,震惊得说不出话,冷千山松开她,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切拜文案三快来3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切拜文案三快来7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切拜文案三快来25个;红月13个;朝歌2个;muke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khaishewei15瓶;南桃柚子12瓶;薄10瓶;晨橙承9瓶;lianaimofashi、落落小小菇8瓶;两猫一狗、阳阳扬3瓶;1999。2瓶;泡泡鱼、捡到一个大破烂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