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41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丛蕾对小兰的小算盘不得而知,冷千山日理万机,这边把她责问完,那边就和白丽瑶你侬我侬,两头都不落下,男人和女人截然不同,要是她有这个精力,也不会现在还念着旧人。

  晚餐打板。

  牧区因地理条件限制,少食蔬菜,以奶制品和牛羊肉为主。手扒肉、哈达饼、烧麦、奶皮……长桌上的美食琳琅满目,中间是飘香四溢的烤全羊,在炭火的烘烤下发出滋滋的声响。阿古拉唱完祝酒歌,大家纷纷举起酒杯,马奶酒有酒的辛辣,也有奶的甘醇,可以驱寒解腻。蒙古奶茶偏咸口,是当地人必备的饮品,早晨煮上一大锅,能喝一整天,丛蕾学着他们的做法,把奶茶倒进金黄的炒米中,等到米饭泡至绵软,回味无穷。

  每个餐盘边都放着小刀,用来切羊肉和血肠,草原上的羊肉香而不膻,酥脆鲜嫩,白丽瑶跟着工作人员看他们录制,一直没吃东西。肖庄想,冷哥太不会来事儿了,就晓得往韵姐那里瞟,要是他得了暗疾,有小白姐这样的美女不离不弃,做梦都能笑醒。

  生理有缺陷的人,心理都不成熟,冷哥在感情上的觉悟委实令人不敢恭维,肖庄立志要帮冷千山闯出一条性福大道,好借此涨一波薪,趁大家都在敬酒,他鬼鬼祟祟跑到冷千山背后:“哥,小白姐说她饿了。”

  冷千山想了想,白丽瑶死乞白赖跟了一路也不容易,便割了点羊后腿和血肠,递给肖庄:“你给她拿过去。”

  “得嘞。”肖庄一溜烟跑到白丽瑶身边,自作主张道,“姐,冷哥怕你饿了,专门叫我拿来给你垫垫肚子。”

  白丽瑶吃了一惊,遥遥望着冷千山,大为感动,肖庄狗腿地说:“你对冷哥的好,冷哥都记在心里,平时他不喜欢表达,其实经常都想着你呢。”

  白丽瑶道:“阿冷跟你说的?”

  “不是,”肖庄道,“我天天跟冷哥待一块儿,感觉得出来。”

  她就说冷千山不会这么肉麻,但他总算看到了她的奉献,白丽瑶百感交集:“你告诉他,我迟点再去找他。”

  这是赤裸裸的暗示啊!肖庄功成身退,亢奋地等着冷千山迎来下一个春天,丛蕾坐在他们对面,将这一幕从头目睹到尾,冷千山行动不便,还能记得给白丽瑶弄吃的,原来他不是不体贴周到,而是要看对象是谁。

  丛蕾切着羊肉,自嘲一笑,直到小兰提醒她:“姐,是不是吃得有点多了?”她才发现桌上已经堆了一大堆骨头。

  酒后饭毕,歌舞必不可少,阿古拉以长调开场,歌声舒缓,余音绕风而不绝,为了上节目,牧民们都换上了崭新的蒙古长袍,腰上系着五彩斑斓的缎带,男孩们体格健壮,女孩们腰身丰满,众人在草甸子上随歌起舞,气氛欢腾,感染力极强。

  丛蕾被邀请到队伍中,四胡曲调活泼,大家围成圆圈,踏歌顿足,跳起了安代。安代舞是蒙古族的传统舞蹈,丛蕾模仿身旁的姑娘,跟着节奏前后摆动双臂,手里的红绸来回飞曳,场面兴盛而喜庆。

  少数民族个性豪爽,年轻的男女们来到圆圈中央,一对一唱起了情歌,丛蕾听不懂蒙语,却也融进这广放的天地中,感受到一种无拘无束的力量,大家笑闹着,等到一曲终了,《敖包相会》的前奏悠然响起,这首经典蒙歌在汉地流传甚广,众人你推我搡,不知不觉把她和冷千山挤到了中间。

  “来一个!来一个!”牧民们操着不熟练的汉话喊道,希戈混在其中,叫得尤其大声。下午的那场冲突还未平歇,现下又被大家围观,丛蕾和冷千山像广场上被搬错位置的雕塑,一个不动如山,一个手忙脚乱,互相不看对方。

  领唱以为他们忘了调子,起了个头: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呀,你为什么还不到哟嗬!”

  丛蕾和冷千山仍然不开口,清河芳草,夜风明月,最自由的草原上,他们是最拘束的人。

  “如果没有天上的雨水呀,海棠花儿不会自己开。

  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哟,我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哟嗬!”

  这首男女互诉衷肠的情歌,一共只有简单的八句词,领唱唱完了一遍,见他们还是不接,急道:“你们倒是唱呀!”

  “我不会唱。”丛蕾说。

  大家取笑道:“你们这都不会唱——”

  冷千山见丛蕾拽衣服扯裤子,身上像是长了虱子,意兴阑珊地说:“我不太舒服,先去休息了。”

  他让fpd提前下了班,独自往蒙古包里走,后面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转身一看,白丽瑶又追了上来。

  他心服口服:“小白,你实在没事干就去找个班上吧。”

  “你当我愿意做跟屁虫啊,”白丽瑶赌气道,“还不是怕你照顾不好自己。”

  “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冷千山扶额,“你才多大,整天跟个老妈子似的。”

  “行,那我不说了,”冷千山不喜欢的,她一律不做,白丽瑶改口道,“我过来是想谢谢你今天惦记我。”

  “我惦记你什么了?”

  白丽瑶羞答答地说:“你不是让肖庄拿肉给我吃么。”

  “哦。”又不是割的他自己的肉,小题大做,见白丽瑶还等着他的下文,冷千山出于礼貌说道,“举手之劳,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白丽瑶动容,“七年了,在我想起你前,你第一次想起我。”

  搁这儿演起琼瑶剧呢,冷千山不懂她在放什么屁:“不是你说你饿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白丽瑶浅笑,“你不想承认就算啦。”

  “承认?肖庄跟我说你饿了,我才……”冷千山话到一半,没讲下去,因为白丽瑶显然听出来这是个乌龙,变得十分无地自容。

  缺德玩意儿,冷千山想把肖庄提过来打一顿。

  “所以是我会错意。”白丽瑶失落地说。

  终究还是个小姑娘,冷千山不忍多说她:“嗯。”

  “那温韵呢?”

  冷千山变了脸:“提她干嘛?”

  “我不能提她?”若放在以前,白丽瑶只当他是讨厌温韵,毕竟他从没给过温韵任何好话,可现在看来事实恰恰相反,她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过他的心。

  “你提吧,你爱怎么提怎么提,”冷千山手插在兜里,“我先走了。”

  “等等,”白丽瑶的憧憬被击碎,急于证明什么,没像往常一样沉得住气,冲动地拦住他,“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是不是为了她跟温韵说的那番话?

  “没吵架,”冷千山本来就烦,被她搞得更烦,他自恃把感情藏得很好,可连白丽瑶都察觉到了端倪,干脆说道,“她根本不喜欢我,不、喜、欢、我,懂吗?”

  白丽瑶懵住:“为什么?”

  “你去问她。”

  “不是,”白丽瑶喃喃道,“我是说,你为什么会……她?”

  她不愿意说出那两个字,仿佛说出来,这事就成了真。

  “她不一样。”冷千山言简意赅。

  “哪里不一样?”

  哪里都不一样,冷千山下了逐客令:“你问够了没有?”

  白丽瑶不甘心地说:“温韵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她有男朋友,”白丽瑶哪壶不开提哪壶,直击冷千山的命脉,“犯不着你来警告我。”

  白丽瑶被他呵斥,面色唰地灰白:“那我算什么?”

  眼见白丽瑶又要哭,冷千山一个头两个大,他不是冷血的人,发现自己的话有些过分,试着放缓了语气:“小白,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把你当妹妹看,你当时怎么跟我保证的?”

  她说,她可以接受。只要能留在冷千山身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等他养成了习惯,她相信总有一天可以打开他的心门。

  “可你这些年都没找过其他人,”白丽瑶哽咽道,“我以为你对我是不一样的。”

  “我不找那是因为没感觉。”冷千山愁死了,“我对你是不一样,但那不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么?”

  “如果没有我姐,你是不是就不理我了?”

  冷千山默认了她的话。

  白丽瑶悲哀地说:“所以我在你心里永远比不上我姐,是吗?”

  “你有病吧。”冷千山匪夷所思,“跟你姐比,你可以再无聊一点。”

  “好,我不跟她比,”白丽瑶擦了擦眼泪,“那你告诉我,凭什么是温韵?”她想破了头也不明白,“我陪了你多久,你和她才认识多久?”

  倒也不久,无非是丛蕾出生起就认识她了,冷千山不想把那段过去拿出来和旁人分享,便不言语。

  “是因为她不喜欢你?”女人最懂女人,丛蕾怎么可能不喜欢冷千山,冷千山居然看不出她欲擒故纵的手段,那都是她装的啊!白丽瑶真想不顾形象地大喊,然而为了抓住冷千山仅有的怜悯,她只能做出一副柔顺的模样。

  冷千山道:“我又不是犯贱。”

  “那是因为她漂亮?”

  看来她今天不问个答案出来不会罢休,冷千山应付道:“嗯,她漂亮。”

  “我不信。”圈子里不缺漂亮的人,如果冷千山图她漂亮,早就被勾走了。

  “不说你要问,说了你又不信,”冷千山夹枪带棒地说,“她善良孝顺懂礼貌,还是少先队员,理由够充分了吗?”白丽瑶对他全心全意,冷千山不想伤害她,可不骂她,她就醒不过来,“我说得够多了,一会儿发火了别又说我凶你。”

  白丽瑶几度动唇,又被他的眼神堵了回去,悒悒道:“我知道了。”

  冷千山希望她真能明白,好心劝道:“小白,喜欢你的人一抓一大把,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我的感情,我自己做主。”白丽瑶固执地说。

  -------------------------------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切拜文案三快来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切拜文案三快来8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切拜文案三快来18个;口黑口黑兽、红月7个;魚兒魚兒水中游、他年得傍蟾宫客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新18瓶;今夕何夕13瓶;昭拾6瓶;爱丽、捡到一个大破烂2瓶;泡泡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