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34章 继续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24 17:2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勾引你?”丛蕾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噼里啪啦地反问,“谁说的?你觉得我勾引你了吗?我勾引你干嘛?我为什么要勾引你?”

  “网友说的,”冷千山见她小嘴叭叭地动,挑眉道,“我要是知道,还来问你?”

  “哈,”丛蕾受不了地说,“那网友还说吕妙勾引你了呢!你怎么不去问吕妙?”

  “你怎么知道我没问?”

  “吕妙怎么说?”

  “我没问。”

  丛蕾要被冷千山搞疯了,心想那你讲个屁,她铁骨铮铮:“我行得正坐得端,你不信就算了。”

  “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丛蕾被他戳中下怀,心虚不已:“你被人冤枉了难道反应不大?”

  “冤枉?”冷千山不爽,“勾引我很丢脸?”

  “关键是我没做过啊!”她虽然动过一点点邪念,但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既然你没做过,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觉得?”

  “你有病啊,我为什么会知道?”丛蕾抓狂道,“她们还说我勾引秦秋荣,我勾引了吗?”

  “你勾引了吗?”

  “废话!”冷千山渗出一丝杀气,又听丛蕾铿锵有力地说,“当然没有!”

  “……”

  冷千山努力把火星子按回去:“那你和秦秋荣是什么关系?”

  由于丛蕾的缘故,冷千山特地去看了秦秋荣的戏,根据秦秋荣念台词的发音,冷千山确定他就是此前在西双版纳给她发语音的人。

  “没关系,”丛蕾早就想说了,“我都把他拉黑了,压根就不想理他。”

  冷千山打量着她,忽然笑了一下:“真没那回事?”

  “你爱信不信。”

  “挺嘚瑟啊你,知道什么叫敬语么?”他闲闲地说,“不是你一口一个‘冷老师’的时候了,敢不敢把麦戴上冲我嚷嚷。”

  丛蕾原本就打定主意不再被冷千山牵着走,经过刚才的表演,又捕捉到了某种微妙的信号,自然不会像之前那样被动。她懒得跟他抬杠,两人乘坐观光小火车前往集合点,车上,雁子问道:“你们觉得自己是第几个到的?”

  “第一。”冷千山胸有成竹。

  “应该是前三吧。”丛蕾道,再不济还有个永远垫底的希戈。

  火车在沙漠中缓缓穿行,沙海静穆苍茫,太阳炙烤着这一片黄,热气向上蒸腾,使得人心浮躁。丛蕾翻开地图,细细搜寻,冷千山伸手一指:“在这儿。”

  “你怎么……”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找酒店?

  冷千山蔑视她:“呵。”就她那脑子。

  莲花酒店在响沙湾深处,不费砖瓦泥石,用特定的钢板木材依沙建成,从高处鸟瞰,犹如一朵洁白的盛莲,据说清晨拉开窗帘,大漠无垠的风光铺天盖地,人亦与之融为一体。【注】

  丛蕾很想见见世面。

  “放心,”冷千山云淡风轻地说,“咱们今晚绝对能住进去。”

  “万一住不进去呢?”

  “不可能。”冷千山没有明说,但意思显而易见:跟着哥,有肉吃。

  到了集合点,其他队的人一个也没来,丛蕾估摸这局稳了,开心地问:“导演,我们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你们没有下一个任务。”

  “?”

  “抱歉两位,”导演无情地说,“你们用时倒数第一,接下来要帮别的队伍扎好帐篷,做好晚餐,等他们回来享用。”

  丛蕾的笑容垮掉。

  冷千山:“不可能,我要调监控。”

  事实证明另外三个队早就到了,只有他们,今晚不仅要在沙漠里露营,还得给另一个队为奴为婢。节目组发了两个无比简陋的帐篷,布面打着补丁,不知道是从哪个旮旯角翻出来的。

  这待遇差距和丛蕾所期望的不是一般的大,她瞅了眼冷千山,冷千山敏感地问:“你看我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

  冷千山绷着脸:“你要想住,等节目录完了我出钱,让你住到八十岁。”

  “我一点都不想住。”

  冷千山自己喜欢说反话,但讨厌丛蕾有样学样,他气冲冲地扎完自己的帐篷,又气冲冲地扎好丛蕾的帐篷,独自走到沙坡上。

  雁子问道:“你不去啊?”

  “我去干嘛?”丛蕾摆弄着锅碗瓢盆。

  “没有团队精神,你这样容易被黑。”雁子道,“友情提示。”

  冷千山选了一座坡度最陡的沙丘,风过之后,沙面浮现出如浪的沙褶,丛蕾用围巾包住脸,勉为其难地跟着冷千山,她脱掉鞋子,双脚陷在沙中,沙子软而烫,像是踩在磨砂海绵上,不容易使劲,步子一停就往下滑。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丛蕾找准方法,踩着冷千山的脚印前进,冷千山回头一看:“你倒是会省力。”

  “谢谢。”

  他们一直爬到丘顶,放眼望去,平沙莽莽,人在其中,星星点点。纯净的金色里,参杂着微渺的黑,隐入柔和的沙脊线,丛蕾掬起一捧沙,看沙粒从指缝中绵绵密密地漏出来,细得像一抹黄烟。

  冷千山戴着墨镜,一动不动。

  “你在想什么?”丛蕾抱着膝盖问道。

  大漠之下,寸草不生,有只小甲虫破沙而出,爬到冷千山的脚背上,被他用手掸落。

  “想我奶奶。”他冷不丁说。

  丛蕾始料未及,兀地注视着他,黑色的镜片架在冷千山的鼻梁上,她只能看到他平静的侧脸。

  “她从来没见过沙漠,”沙丘堆涌,景色寥远苍凉,冷千山道,“如果她还在的话,我应该会带她来看看。”

  子欲养而亲不待,只有亲人离世时,人才会发现生命的不可承受之重,每当思之念处,所有壮丽皆为孤独。

  “她,”丛蕾克制着翻滚的情绪,艰难地说,“你的奶奶,她是怎么走的?”

  “生病。”冷千山直视着前方,“突发性脑梗,我们都以为能救回来……就像以前一样。”

  丁瑞兰福大命大,几次化险为夷,算命的都说她会长命百岁。

  “结果没有。”冷千山语速缓慢,像在述说一个陈旧的故事,“当时情况很乱。”

  有多乱,乱到连通知她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吗?话到嘴边,摄影师突然把镜头对向丛蕾,给她拍了个大特写,显示器里,她满脸悲伤,似乎冷千山对亲人的追忆深深地打动了她。

  丛蕾攥紧手指,第一次想让摄影师别拍了。

  天空漫无边际,沉沉地把人压着,这么多的哑谜,这么多的人,他们至今没办法避开摄像机坦诚相待。对于丁瑞兰的离开,丛蕾始终难以释怀,她待不下去,扯了扯帽檐,起身走到另一端。

  傍晚,几个队先后做完任务,七颗宝石被集齐,落日浑圆,驼铃悠然,一行驼队迎着暮色远远驶来,在沙漠投下庞大的竖影,领头的女孩便是今天最后一名嘉宾,传说中的沙漠公主,岑映婕。

  岑映婕身着层层叠叠的绸裙,白纱覆面,露出一双桃花眼,颇具异域风情,骆驼四脚跪倒,她被人搀下地:“冷哥,久等了。”

  “你等得比较久。”

  “应该的,”岑映婕热络地说,“小白让我跟你问好,录完一起吃饭哦。”

  丛蕾杵在一旁,与她打了个场面式的招呼,岑映婕在剧组天天迟到,态度不见得有这么积极。

  希戈也从后边翻下来,冷千山问:“你第几名?”

  “第一。”

  “第几?”

  “好吧,第三。”希戈跟丛蕾抛媚眼,“本来能得第一的,但我觉得自己应该回来陪陪温韵,免得她跟你在一起不开心。”

  “拉倒吧,”陶靖道,“你刚玩探险车还翻了呢,整得灰头土脸的。”

  “我这是为爱走钢索,你懂啥,”希戈把气氛整活,跟岑映婕调侃道,“公主,你是小白派来监督冷千山的么?”

  丛蕾退回帐篷外,支起锅炉开始煮面,半晌,冷千山也拿着几个鸡蛋走过来,他屁股还没坐热,岑映婕就已挤到丛蕾身边,口气俨然是她的好姐妹:“温韵,你和秦秋荣吵架啦?他找你都找到我这儿来了。”

  丛蕾膈应死了,埋头装没听见,谁知岑映婕得寸进尺:“唉,你们俩哪有什么隔夜仇,”她跟冷千山解释道,“其实在剧组就属他俩关系最好,就是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朋友似的,整天赌气。”

  咚。

  冷千山敲碎了一个鸡蛋。

  “同事而已,谈不上赌气,”丛蕾四两拨千斤,和她周旋道,“我现在杀青了,以后联系的机会也不多。”

  “哎,我没别的意思,”见丛蕾不悦,岑映婕笑了笑,对着旁边的摄像机,绵里藏针地说,“毕竟你有男朋友的嘛。”

  剧组里的人都认为裴奕是她男朋友,岑映婕刻意在冷千山面前提起,难道真如希戈说的,白丽瑶看了她“勾引”冷千山的视频,来借机敲打她?遑论岑映婕和她一贯处不来,这话不仅能加深自己的绿茶形象,万一节目组播出了,还能博得一个替闺蜜报仇的美名。

  丛蕾毕竟不是傻白甜,几秒内,她的心思已经绕了好几圈,她不乐意在镜头前聊私事,可大家都骂她倒贴冷千山,连当事人都来质问她,倘若她借力打力,让网友知道她“有男朋友”,会不会扭转她目前的名声?并且让冷千山也明白,她并没有勾搭他的打算,他大可不必看轻了她。

  丛蕾思考着,没立刻回答岑映婕的话,像是默认了一般。

  “对了,他回国了吗?”岑映婕追问不休。

  “没有。”

  “你那个男朋友,”冷千山停下手中的活儿,稍显诧异,“在国外?”

  丛蕾含混地“嗯”了一声。

  “温韵男朋友一看就是社会精英,特别厉害,”岑映婕不安好心地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我们是同学。”

  “同学”这样单纯的关系让岑映婕找不到破绽下嘴,冷千山顺势道:“岑映婕,你去看看希戈那边的山药饼烤好了没有。”

  岑映婕被支开后,冷千山不冷不热地问:“裴奕出国多久了?”

  “四年,”丛蕾道,“他大学毕业就去了德国。”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还回来吗?”

  “说不准。”

  冷千山语气不善:“所以他以后不在国内陪你?”

  他连番逼问,丛蕾有些扛不住:“我有什么好陪的,他有他的事业。”

  难怪。

  难怪裴奕不知道她混局,难怪他不清楚她的绯闻,难怪他管不住她,难怪他们到现在还没结婚。

  对于丛蕾做的那些事,冷千山有滔天大怒,还为裴奕抱过不平,可如今一切都变成了事出有因。

  照丛蕾的说法,裴奕未必会回来,而她似乎也没有出国的计划,那她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和裴奕耗着?倘若裴奕一直不回来,她难不成要一直等下去?她不会跟他提要求么?她到底知不知道青春的宝贵,有没有认真规划过自己的人生?

  冷千山神色凝重,他就知道裴奕是个道貌岸然的人,丛蕾天性纯良,但凡裴奕多重视一点丛蕾,对她负起责任,丛蕾也不至于走了条歪路。

  她爱裴奕爱得要死要活,得到了什么?

  丛蕾把面递给他,冷千山肃杀的模样把她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蠢东西,冷千山暗自叹了口气,明明她等不等爱不爱都与他无关,他却还是忍不住替她操那份闲心。

  晚霞弥漫,夜晚温度骤降,白日的炎热有如幻觉,岑映婕与黄绿两队去了度假酒店,他们要办一个小型的红酒party,而露营的四人则裹着厚毛毯,在沙漠中烤火,乍一看像是丐帮聚会。

  丛蕾抖落头发里的沙子,听见冉晗问冷千山:“我前天推给你的剧本你看了么?”

  “那个本子不行。”冷千山说,“你想接?”

  “不一定,你要接的话我就考虑考虑。”

  “你们俩还要合作?”希戈嫌道,“上部戏没爱够怎么的。”

  “千山挑戏的眼光好。”冉晗莞尔,“不过他不感兴趣就算了,其实我也准备休息一年。”

  冷千山:“想通了?”

  冉晗是圈内大名鼎鼎的劳模姐,不结婚不生子,把青春全都奉献给了荧屏。

  “连续的忙碌是在消耗自己。”冉晗长发凌乱,她纤瘦的身躯里,既有女人的脆弱,亦有阅历的沉淀,“生活会有种错位感。”

  “然后无意识地去强制感情。”冷千山道。

  “强制的结果是做作。”冉晗朝他伸出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冷千山与她轻轻一握。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之于丛蕾,早已是饭桌上的装饰性名词,可这个烂熟的人名从他们的口中说出,竟让她自惭形秽。

  “你们好有默契,”希戈的视线在他们三人身上梭巡,“拍戏的时候就没擦出什么火花?”

  《乱语》里,冷千山饰演一名失去了双臂的残疾人,冉晗在照顾他的过程中,逐渐对他生出了畸形的爱,宣传路演时,媒体们都说冉晗和冷千山假戏真做,关系暧昧。

  老调重弹,冉晗笑而不语,让冷千山先答。

  “没有。”冷千山不假思索。

  “他推崇leestrasberg。”冉晗摇头,“《乱语》杀青后,我有一阵总想给他打电话。他就批评我,冉晗,你清醒一点。”她似真似假地说,“姐姐都不叫了。”

  “你这也讲啊。”希戈震惊。

  “演员出不了戏很正常嘛。”冉晗洒脱地说。

  “是你太依赖于体验了,”冷千山不认可她的观点,“极度的体验只能带来瞬间的高潮,一旦消失就是巨大的空虚,人会容易失控。”

  “好好好,我失控了。”冉晗道,“你最好永远不要失控。”

  “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冷千山笃定地说。

  冷千山演戏,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的“度”,他的情感总是水到渠成,既不会后继乏力,也不会用力过猛,具有超凡的感官控制力。他们探讨的话题与丛蕾这个野路子出生的演员隔着鸿沟,本轮不到她插话,但丛蕾还是没能按捺住疑惑:“你是怎么做到的?是用了什么方法么?”

  “方法?”仿佛丛蕾问了一个无比幼稚的问题,冷千山随意地往椅背一靠,双手撑在脑后,仰头看着浩渺的星空。

  冷千山说:“全世界都在我的身体里。”

  作者有话要说:【注】酒店就是参考的莲沙岛莲花酒店。

  三月尽量规律更新,预计隔两天更一章吧,不更会请假。下次更新34号。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红薯红薯我是地瓜、红月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红薯红薯我是地瓜3个;橙子锵锵酱、红月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薯红薯我是地瓜16个;红月、muke5个;肉包子3个;喃喃。2个;晨橙承、橙子锵锵酱、蓝蓝、德库拉、27554735、nana、77777、jzz、和和子、慢半拍少女、薄、魚兒魚兒水中游、无情臭猪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图南66瓶;暮霭沉沉34瓶;花花30瓶;今昔何惜23瓶;小皮筋、养猪场三掌柜14瓶;南下、muke、红薯红薯我是地瓜、泡泡鱼10瓶;tower_of_terror9瓶;南方有棵乔大木6瓶;黄却却来了、宝宝抱抱、speezza、他年得傍蟾宫客、南桃柚子、西番撒拉5瓶;驺驺、╭(╯e╰)╮4瓶;假如没有、sirius8863瓶;阳阳扬、西格玛、秃顶贞子2瓶;团子没有馅、橙子锵锵酱、nana、45373545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