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25章 接着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15 02:0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陶靖认为费久彬神经过敏,指认的对象太多,像一只惊弓之鸟,丛蕾被他一说也有同感,费久彬是偶像出身,平日里举止有度,这次却一反常态,似乎并不担心得罪人。

  “要不咱们找机会试试他?”陶靖说。

  “可以隐晦地问一问,”丛蕾道,“我怕打草惊蛇,他反而会防备我们。”

  下一关是环岛自行车比赛,率先抵达终点的人可以得到一条有关守契者的线索,这条线索举足轻重,无论是卧底要拿回地契还是平民要守住地盘,都必须找出正确的守契者,而守契者自己更加不能让线索泄露出去,为此,几方人马都会铆足了劲儿去抢它。

  丛蕾的自行车还是冷千山教的,那时他们都在读小学,丛蕾怕摔倒,冷千山就扶着她的后座,她蹬多快,他跑多快,被烈日晒脱了一层皮,让她深受感动。然而自打丛蕾学会这项技能,就成了冷千山的免费车夫,每天接他上学放学,她长得胖,可以为冷千山遮风挡雨避阳光。她在前面满头大汗地骑,他躲在她的影子里,有滋有味地吃辣条,还时不时嫌她骑得慢,丛蕾后来明白冷千山叵测的心机,为自己的愚蠢哭了好几场。

  她多年没骑过自行车,找了找平衡,歪歪扭扭地上了路。众人的距离逐渐拉开,白丽瑶是运动健将,和冷千山的速度不分伯仲,段峻和费久彬第二,丛蕾、魏亭、徐如风第三,吕妙和陶靖的技术最差,被甩得远远的。

  海风拂面,秋高气爽,白丽瑶的发丝飞舞,撩过冷千山的脖子,笑声如同银铃,时而你领先我,时而我赶上你,演了好一出甜蜜的偶像剧。丛蕾望着他们嬉戏的背影,使出蛮力,双腿猛蹬,像一只发奋图强的老黄牛。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来到第二档位,和段峻并驾而驱,段峻道:“有没有信心拿第一?”

  丛蕾被激出了斗志:“你能拿,我就能拿。”

  环岛路并非一马平川,有许多土路和水泥地,临到一个下坡,大家都减缓速度收了手刹,丛蕾知道这是一个超车的机会,为了抢到线索,她心一横,捏紧车柄,放任自行车的惯性,飞速冲了下去,可惜她越过了冷千山,却没避过路底的坑洼,遽然摔了个四脚朝天。

  自行车重重地压在她的腿上,丛蕾痛苦地捂着膝盖,听到自己的身体撞击地面发出的闷响,在这一股子钻心的疼里,她竟然还能分心思考,冷千山会停下关心她,还是同白丽瑶径直离开。

  他停下了。

  但没有关心她。

  “你是瞎的么,这么大的坑看不见?!”冷千山一个急刹车,快步走过来,劈头盖脸地骂道,“想赢想得命都不要了!”

  丛蕾蜷着身子,头发遮住了她的脸。

  白丽瑶紧随其后,犹豫了一下,也翻身下车:“温韵,伤到没有?”

  冷千山搀了丛蕾一把,见她膝盖蹭掉了一大块皮,血滴直往外渗,火气更甚:“你每次录节目不受点伤不舒服是不是?生怕观众不知道你敬业?”

  当着白丽瑶的面,丛蕾被他骂得抬不起头,小声道:“你别说了。”

  “我凭什么不说?”冷千山更是翻着花样地吼她,“笨手笨脚的,没有金刚钻就别跟人去抢那瓷器活,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你。”

  丛蕾听得面红耳赤,却没有很惧怕冷千山,而冷千山语气虽凶,却无端透着熟人才有的亲近,白丽瑶心里咯噔一下,见冷千山还握着她的手臂,借着问话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温韵,痛不痛?”

  “痛也是她自找的。”冷千山哼道。

  白丽瑶轻轻柔柔地说:“阿冷,你不要这样讲一个女孩子。”

  这话谁都劝得,但是由白丽瑶一劝,丛蕾五分的窘迫就变成了十分。

  冷千山教训完她,看到丛蕾缩得像颗小白菜,回头问fpd:“刚才这段别播,医疗队怎么还不来?”

  “我不用医疗队,一会儿喷点药就好了。”说着,丛蕾跃跃去摸自行车的手柄。

  “你敢!”冷千山被白丽瑶压下的火苗又冒了头,丛蕾讪讪收回手。白丽瑶膈应地想,温韵在片场根本不是这副怂样,是在迎合冷千山吗?

  段峻追上他们,见三人停滞不前,问道:“你们怎么不骑了?”

  “温韵摔了,”陆续有人出现在坡顶,白丽瑶看了看表,“温韵,要不你先到旁边休息,我们比完赛再来看你。”

  “好的,比赛要紧,”丛蕾道,“你们快去吧。”

  白丽瑶骑上车,示意冷千山走人,冷千山却道:“我等下医疗组。”

  白丽瑶面有急色,又想去拿线索卡,又不想让他们单独相处,然而丛蕾趁冷千山和白丽瑶说话的空当,一条腿敏捷地跨过自行车,冷千山扭头看到,大为光火,不等他抓住座椅,丛蕾滑不留手地跟着段峻跑了。

  “……”冷千山骂道,“靠。”

  他和白丽瑶奋起直追,丛蕾受了伤,骑得不快,冷千山轻而易举地赶上她:“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爱惜,你脑子里是不是缺根弦!”

  丛蕾闷头赶路,冷千山被她气到,怕丛蕾腿疼再次摔倒,注意力全在她身上,眼看段峻遥遥领先,白丽瑶顾不上他们,专心比赛,总算在最后一刻超过段峻,赢得了线索。

  节目组递给她一张纸条,白丽瑶阅后,神色讶然:“好,我知道了。”

  吕妙道:“小白姐,独享享不如众享享啊。”

  “万一你是卧底呢?”白丽瑶莞尔,“我不就把守契者害了。”

  白丽瑶很聪明,视线没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竹岔岛不大,他们散着步走回别墅。路遇岛内著名的菩提树,枝繁叶茂,像一把层层叠叠的绿伞,迄今已有一百多岁,香火兴旺,当地人信奉它有树灵,会来此地祈福,树枝上系着一条条红丝带。

  丛蕾也讨了根红带缠在树上,她双手合十,在树下虔诚地祈祷,希望冷奶奶在天上可以得到安宁,希望自己能够早日退圈买房,希望冷千山不管爱不爱她,都一世无忧。

  冷千山和段峻默默注视着她。

  段峻说:“这一幕很好。”

  冷千山微不可见地点头。

  丛蕾的脸盈满初秋的光,古穆的菩提树中和了她的秾艳,没有精心雕琢的妆发,她的容貌不再令人望而生畏,是俗世生活中自然凝结出的一粒果实,活得认真且用力,引起了人的共鸣。

  白丽瑶问:“你们在看什么?”

  丛蕾祈完福,走到陶靖和吕妙处,和大家说说笑笑。段峻拍了拍冷千山的肩,给他们留出二人空间,去找丛蕾攀谈起来。

  “你们这边好热闹。”段峻道。

  徐如秋说:“我们正在讨论久彬许了什么愿。”

  “有结果么?”

  “久彬跟老树说他想谈恋爱。”丛蕾笑道。

  “我没有,那是靖哥胡说的!”费久彬百口莫辩,“我哪有时间去谈恋爱。”

  陶靖推了推吕妙:“这不就有现成的,咱们录节目的时间够你发挥了。”

  “靖哥,你饶了我吧,”他哭笑不得,“我会被粉丝们追杀的。”

  “除非你在树灵下发誓,说你五年内不谈恋爱,哥就相信你。”陶靖对着镜头说道,“电视机前久彬的粉丝,喜不喜欢这个福利?”

  费久彬唯恐自己哪天真谈了,这个片段会被网友们翻出来鞭尸,不敢把话说满,吕妙见他为难,豪爽地说:“行啦靖哥,我帮他发。”

  “这就心疼啦?”陶靖揶揄,“你发什么啊你?你是他什么人?”

  “好朋友啊。”吕妙道,“我发誓,要是久彬五年内不谈恋爱,我吕妙就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帮各位粉丝探探路。”

  众人开怀大笑,白丽瑶取了麦说道:“段导真看上温韵了?他不是喜欢如秋那一型么?”

  冷千山道:“你怎么总提她。”

  “总提谁,段导还是温韵?”

  “……”

  “你和温韵才认识不久吧,温韵跌倒你好像很关心她。”

  “我不是关心,我是烦,”冷千山道,“你想说什么就说,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藏头露尾。”

  “我就感叹两句,”白丽瑶见好就收,“你想不想知道我拿的线索?”

  “我现在是嫌疑人。”冷千山瞥她,“你信我是好人?”

  “你信我我就信你。”

  “没有证据前,我谁都不信。”

  白丽瑶话锋一转:“你是守契者么?”

  “你拿到的线索你来问我?”

  “线索上暗示是你。”

  “你这招数很傻,”冷千山忽然笑了,“我不是。”

  他们前脚跨进别墅大门,广播里就响起了催命魔音,导演通报:“刚才的室外活动中,暗影又附身了一个人。”

  大家面面相觑:“谁?”

  导演道:“吕妙。”

  第二轮长桌会议。

  吕妙又一次亮了自己的牌:“亭亭玉立处,情思无人听。”

  魏亭说:“不是我,我和小妙说的话不到五句。”

  “对,除非是亭哥暗杀我,否则我们都没有接触,”吕妙想不通自己是怎么死的,“我一直提防着周围会不会有人做特殊手势,可是没有啊。”

  虽然诗句指向魏亭,但有一个重大嫌疑人冷千山摆在这里,他们还是按照上一轮的说法,投死了冷千山。

  导演公布身份:“三位都不是暗影。”

  大家的表情精彩纷呈,冷千山摊手:“我说过。”

  导演道:“冷千山,你是否选择复活?”

  “是。”

  费久彬疑惑道:“冷哥不是卧底,那希哥的牌是什么意思?”

  “现在可以确定,我、希戈、吕妙手上的牌都是真牌,所以‘寒松’‘处处山’绝不是指我,而是另有其人。”冷千山推断,“牌没有字面上这么简单,得剖开重读。”

  “那么亭哥的嫌疑就排除了?”

  “不一定,”冷千山道,“得看下一轮死人和他有没有关系。”

  “肯定没关系。”魏亭无辜地说。

  今晚是烛光晚餐,节目组呈上牛排,给他们开了红酒。接连死了两个同伴,大家对卧底却毫无头绪,心情都有些低迷,餐桌上只有刀叉细微的声音,白丽瑶见状说道:“我有一个提议,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看看卧底会不会露馅。”

  “什么游戏?”徐如秋问。

  “我有你没有。”白丽瑶道,“甲方要说一件除了自己,别人都没做过的事,如果大家都没做过,那大家都要喝酒,但如果甲方说的事被别人做过,就得自己喝酒。君子游戏,每个人都要保证真实性,不然就玩不下去了。”

  “可以啊。”陶靖蠢蠢欲动。

  “我先来吧。”白丽瑶道,“我拿到了线索卡。”

  大家都没有,举杯喝酒。

  然后是冷千山,他说道:“我拍过埃文的戏。”

  冷千山完胜。

  “我明白了,”陶靖道,“这游戏就是拿给你们炫耀的!”

  “我好像没什么可炫耀的。”魏亭道,“我的老婆是我的初恋算不算?”

  陶靖跳脚:“这还不算炫耀?”

  “你们好浪漫哦。”白丽瑶艳羡地说。

  提到他的夫人,魏亭语调温柔:“我们是青梅竹马。”

  冷千山和丛蕾同时低头喝了一口酒。

  丛蕾搜肠刮肚:“我一个月没吃过一口肉。”

  徐如秋、白丽瑶和费久彬都举起了手,丛蕾端起酒杯,长吁道:“看来我还不够拼命。”

  接着徐如秋、费久彬、陶靖和段峻依次发言,又轮到白丽瑶,她含着笑,慢条斯理地说:“我喜欢在座的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1、明天爆更,发的是粗稿,估计会很晚,大家勿等,等我修完再看。

  2、这个月很勤奋的申榜更新,因为十月份的更新会变得不稳定,101—108号不更新,修文加短途游玩。109日复更,然后变为两天一更,1026-112号请假,113号复更,恢复隔日更+加更。

  因为十月份我有一个关乎自己前程的项目要做,其实我一直都希望可以靠写文养活自己,这样就可以只专注地做这一件事,但显然目前还不能,必须要谋生,所以暂时不能把写文排在第一优先级,很抱歉各位。

  3、如果对更新速度要求比较严格的读者可以弃文,好看的文很多,犯不着为俺生气。11月我会重新开始申榜,但是收益不达标申不到榜,囤文的各位愿意的话可以等十一月来宰我。

  4、这本书大概六十章左右,二十万字出头,前面是真人秀,后面是拍电影,不会拖得太久。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红薯红薯我是地瓜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薯红薯我是地瓜2个;小笼包子、红月、和和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薄9瓶;calm5瓶;蓝蓝、百病不侵。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