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24章 再买俺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15 02:0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家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住,客厅里鸦默雀静。

  “什、什么?”希戈宛如在做梦,茫然四顾,“我我out了?!”

  “好像是你……”陶靖呆呆地说。

  “我才录两个小时!”希戈冲导演嚷道,“你们是不是疯啦!”

  台本上有写,一进入别墅就会死一个人,但希戈自恃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万万不敢相信他会被首杀。

  “你杀了我!”希戈从惊愕中缓过神,唰地指向冷千山,“你们都听到了,他一说我有病,我马上就死了,这就是他的咒语!”

  冷千山想打他:“你觉得我会蠢到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你?”

  “你怎么不会?”希戈一口咬定,“你这个诡计多端的男人。”

  第一轮长桌会议启动,希戈忽然惨死,凶手未知,杀人方式未知,大家七嘴八舌地交流着,冷千山问:“你拿到卡片后都接触了哪些人?”

  “除了你和小白,我都有接触。”希戈推测冷千山和白丽瑶是暗影,对他们防之又防,结果百密仍有一疏。

  “哥,我知道你的死法了。”费久彬严肃地说,“你死于话多。”

  “少来刺激我。”死人不能上桌,希戈沮丧地坐在小凳子上,回想自己哪里出了错。

  想要捉住卧底,信息先要互通,众人分别出示自己的暗影卡,冷千山亮了牌,他的是:“有伴年年月,无家处处山。”

  “山,看到没有,山!”希戈道,“卧底非你莫属,就是你杀的我!这里只有你和我有仇!”

  “别叫我‘山’,恶心。”冷千山说,“你是傻的么?卧底拿的是假卡片,如果我是卧底,怎么可能拿一张有我名字的卡?”

  希戈有条有理:“你故意的呗,通过这样来混淆我们的视听,而且你是投资人,肯定要给自己搞个身份玩玩。”

  “已经被淘汰的人员不许参加分析。”导演道。

  “看,被我猜中了,心虚了吧,”希戈拍桌,“都不许我分析了。”

  冷千山置之不理,问白丽瑶:“你的是什么?”

  白丽瑶亮牌:“北冥有佳人,秋水深几分。”

  她说道:“按名字来看的话,写的像是如秋。”

  “不是我。”徐如秋亮出自己的牌,“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这是杜甫写王昭君的诗,契合我们《汉宫秋》的主题,”段峻道,“‘秋’指的可能是汉宫秋,也可能是如秋,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剧组四个人里至少存在一个卧底。”

  “这不废话么,”希戈翻白眼,“你们来上节目,不给你们身份就怪了。”

  “希戈,黄牌警告一次。”导演控场,“请你保持安静,轮到你说话的时候再说话。”

  “我的牌指向性更明显,”吕妙道,“亭亭玉立处,情思无人听。”

  大家都看向魏亭,魏亭四十岁,实力派演员,是段峻的御用男主角,生活里不善言辞,拘束地说:“那我的牌不是段导,就是冷千山。”

  只见上面是:“邈仙山之峻极兮,闻天籁之嘈嘈。”

  “段峻,你呢?”冷千山问。

  段峻念道:“乌啼秋月别离久,大江东去抱林峦。”

  “又有个‘秋’,”吕妙说,“但也有个‘久’字,可能是久彬。”

  “久彬的概率更大,”冷千山解读道,“‘彬’是林加水,符合大江和林峦。”

  “要说‘峦’,冷哥不也有个山吗?”费久彬道,“我一开始还觉得希哥是。”

  他把卡片打开:“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

  冷千山犀利地问:“希戈第一个被淘汰,必定不是卧底,这张牌为什么会指向他?”

  费久彬哑然。

  “对啊,”希戈像根墙头草,“为什么会指向我?假牌!叛徒,亏我把你当弟弟!”

  “希哥,真不是我!”费久彬反应很快,“假如我准备拿这张牌去诬陷你,就更没道理杀你了,而且这个‘洁’也可能是小白姐,洁白嘛!”

  “你一会儿猜这个,一会儿猜那个,我看你不对劲得很。”希戈掏出小本本,“狡辩,先记你一票。”

  导演道:“希戈,你再插话就去隔壁的小黑屋。”

  “我都壮烈了还不能多说两句?”希戈悲愤地说,“我这期都没有镜头!”

  “哥,我们会帮你伸冤的,”陶靖把他的卡片递到中间,“初识少女正华年,对谈夜雨落花前。”

  这张牌没有一目了然的人名,冷千山沉吟:“少女……吕妙?”

  陶靖道:“对谈就是说话,也符合‘吕’的两个口。”

  “刚才我们都离得远,只有吕妙碰到了希戈。”费久彬补充。

  “对对对,”希戈马上说,“刚才吕妙拍了下我的肩!就是你!”

  “那是因为我相信你!”吕妙辩解道,“久彬,我猜了你一句你就怀疑我,这样显得你很可疑!”

  最后丛蕾亮出自己的牌,和她分析的一样,大家都认为是指冷千山和白丽瑶。

  “节目组什么意思,咱们都是暗影了?”陶靖问。

  “不算卧底的三张牌,还剩七张,这七张牌里,起码有两张指向同一个暗影,”段峻道,“我们可以统计一下哪些人的名字占了两票以上,就能找出首要嫌疑人。”

  陶靖道:“反正希哥肯定不是嫌疑人。”

  希戈:“谢谢你的建设性意见。”

  统计结果出来,根据“处处山”“寒松”“仙山”“群玉山头”“林峦”等关键词,冷千山以五票高居榜首。

  “‘林峦’也能栽给我?”冷千山无语。

  白丽瑶帮腔:“应该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吧。”

  “没办法,”陶靖用手抹脖子,“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随即大家又看守契者的牌,守契者的提示简短得多,只有四句:

  “七天七夜苦,终于把虎捕。”

  “一二三四五,武松打老虎。”

  “大笑回家去,反客变为主。”

  “八人来围观,一人逃上树。”

  它们的顺序被打乱,吕妙发愁:“我压根看不懂。”

  “我也是。”丛蕾道,若说暗影牌上还有名字,那对于守契者,大家都一头雾水。

  他们共有三次集体投票的机会,接下来由希戈发表“遗言”,他字正腔圆地说:“感谢各位为我的‘死’出谋划策,我个人目前的主要怀疑对象还是冷千山,首先,大家都知道他看不惯我,有激情杀人的嫌疑,其次,他一说话我就死了,时间上过度巧合,再次,五张牌全都暗示他是凶手,倘若你们不把他绳之以法,他将会残害更多生灵,总而言之,抓他,不然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们,这是来自死人的诅咒,发言完毕。”

  冷千山作为最大嫌疑人,在大家投票前,同样可以做一次陈词,他说道:“还是那句话,除非我精神失常,否则不会当众杀一个傻子,给所有人留下把柄。而且我也不认为说句‘你有病’就能杀人,不然卧底杀人就太容易了。你们在第一轮投我,相当于浪费了一次投票,因为我可以复活。你们非要怀疑我,不妨等到第二次死人的时候再投,到时加上我,正好死三个人,导演就会宣布我们全都不是,这样我们手上的卡就能证明全是真卡。我们现在能庆幸的,就是地契不在希戈这个搅屎棍身上。”

  陶靖晕乎乎地说:“我只听懂了第一句和最后一句。”

  希戈想说话,嘴巴被fpd捂住了。

  “换言之,想在这一轮投死我的,只有卧底,”冷千山耐心地说,“他们很清楚我是好人,打算在第一轮把我投死,第二轮再鼓动你们投我,迅速让我出局,这样你们前两次的投票都会耗在我一个人身上。”

  “懂了,”陶靖大悟,“投你的就是卧底。”

  冷千山欣慰颔首,陶靖又道:“冷哥,你这有点道德绑架吧。”

  “唉,靖哥,”费久彬说,“冷哥的意思是第二轮再票他!”

  “投我,不是票我。”冷千山道,“注意用词。”

  投票开始,在冷千山的号召下,大家都选择了流局。

  “合着你们都不给我报仇,我白死啦!”希戈横眉怒目,“温韵,你也不帮我?陶靖,你不是说给我伸冤么!”

  丛蕾进退两难:“这个,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

  希戈还要大闹天宫,被节目组强行拖走,大家欢快地送别了他,导演召集全体人员来到室外,陶靖和丛蕾走在最末,他们俩是唯二没有嫌疑的平民,陶靖道:“我都不敢和他们一路,看谁都像卧底,不知不觉就被附身了,好恐怖。”

  丛蕾问:“靖哥,你感觉最强烈的是谁?”

  陶靖迟疑地说:“其实撇开吕妙,我觉得久彬有点奇怪。”

  ---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信息量比较多,先消化消化,明天就是大篇的互动。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薯红薯我是地瓜6个;薄5个;红月、今日饼不饼、滚滚钱、vitto娶我了吗、20172350、阿新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ower_of_terror30瓶;红薯红薯我是地瓜10瓶;lalala7瓶;南方有棵乔大木5瓶;1033瓶;biu~2瓶;胖胖且萌萌、蓝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