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货色II:浮灯 第十章

小说:二流货色II:浮灯 作者:顽太 更新时间:2021-09-15 02:0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温韵,h省人,二十四岁,身高一米六九,影视作品有《再见我的爱》《拥你入怀》等。

  丛蕾的百科内容少得可怜,参演的电视剧也是鲜为人知,网友们把那几部剧翻出来一看,果然全是烂片,而她的角色也出奇地统一,不是阴险狡诈,就是作威作福,配上一张艳光四射的脸,让人异常反感。

  官宣名单上没有白丽瑶,丛蕾心里悬着的大石头尚未落地,谩骂声便接踵而来。她的微博粉丝暴涨了十几万,消息栏里是点不完的红点,人身攻击占了三分之二,有人问她是不是被潜了,有人骂她不自量力,有人说她长得风骚,身上八成有狐臭,最恨她的当属白丽瑶的粉丝,在各大论坛上宣扬丛蕾被人包养,带资进组,抢了白丽瑶的位置。

  “不要脸”“资源咖”“老鼠屎”“心机婊”……这些词汇铺天盖地的涌进丛蕾的世界,仿佛挖了这些人的祖坟,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透明,哪里受过这等猛烈的攻势,第一次被骂上热搜,享受亿万网民的参观,简直是懵了。

  丛蕾想说自己没有抢白丽瑶的位置,安姐却坚持冷处理,拿走了她的微博账号,推掉了她的采访,不让她多说一句话。

  “你可以解释,但不是现在。”安姐道。

  丛蕾不得已关了评论,可污言秽语仍然挥之不去,流言是把杀人刀,他们全凭猜测,就给她定了罪,丛蕾被骂得睡不着觉,不敢打开手机,开始怀疑自己不应该接这个节目。

  尤娇火速前来乌甸慰问她:“看你被骂得这么惨,我心里平衡多了。”

  丛蕾怏怏道:“我不想去了。”

  “你赔得起钱么,傻x们还能一直骂你不成,等到节目开播,大家知道你不是电视剧里那样,说不定会黑转粉呢。”

  道理丛蕾都懂,日子该难熬的还是难熬。不止是网上,片场也有人窃窃私语,大饼人人都想吃,如果龙华要推人,为什么不推风头正劲的岑映婕,反而来推她一个女三号?

  岑映婕大抵存着同样的猜疑,看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小兰神神秘秘地给丛蕾打小报告,说岑映婕的助理经常旁敲侧击地来套她的话,问丛蕾是不是傍上了金主。

  丛蕾一心等着舆论平息,然而人倒霉时,喝凉水都能塞牙缝,骂声非但没有退潮,网上再次流传出一张照片,将她送到了风口浪尖。

  ——她和秦秋荣在片场的拥抱照。

  丛蕾记得那天是他们俩的对手戏,夏烟的父亲因为破产,要把她嫁给山西的一个煤矿督办当填房,她宁死不屈,连夜去找韦毅,期望韦毅能带她离开,韦毅却告诉了她一个噩耗,他与倪翊早已私定终生。

  韦毅的话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夏烟瞬间陷入了绝境,她站在大雨里,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像一条丧家之犬,撕心裂肺地对韦毅吼道:“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余音回荡,丛蕾借着这场爆发戏,将连日来的压力倾泻而出,导演喊卡后,她还留在原地哭泣,片场鸦雀无声,小兰拿着一条毛巾上前,秦秋荣为她擦了擦头发,给了她一个拥抱:“没事,温韵,没事。”

  丛蕾抹去泪水,不好意思地说:“入戏太深了。”

  秦秋荣轻声道:“你最近太累了。”

  照片的角度刁钻,秦秋荣的肩挡住了她的神情,一场同事之间再简单不过的宽慰,配上暧昧的字眼,便有了暧昧的含义。这条绯闻捅了秦秋荣和席伊雯cp粉的马蜂窝,席伊雯的大粉愤然爆料,“夏烟”原定的人选是席伊雯,但是临到开拍,被丛蕾给使手段抢走了,一时间,讨伐她的人蜂拥而至,丛蕾被淹没在骂声中,成了一个野心勃勃的坏女人。

  《拥你入怀》里,丛蕾饰演的恶女在结尾被车撞死,那是一个长达半分钟的狗血慢镜头,营销号联合出动,将她做成了鬼畜视频,被网友们大肆转发,一下让她的事迹出了圈。

  说她“干啥啥不行,缺德第一名”尚算嘴下留情,有的粉丝直接给她p了遗照,骂她爹妈死绝原地升天,其中不乏少数人为了打听秦秋荣的消息,还在私信里叫过她姐姐。丛蕾仿佛站在孤岛上,被鲨鱼所包围,他们露出獠牙,不再与她是同类,所以也不会去想自己咬的是一个有血有肉,会受伤会痛苦的人。

  丛蕾既要拍戏,还要应付外界的风言风语,整个人精疲力竭,对安姐发了火:“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释?”

  “温韵,黑红也是红。”安姐不容她置疑,被骂带来的不仅是伤害,还有热度,要把热度维持到节目播出后,才能产生最大的噱头。

  她只是公司的一个商品,商品的喜怒哀乐并不重要,丛蕾人微言轻,只能照单全收,秦秋荣看不下去,说道:“要不我发条微博,就说是剧照。”

  “小兰站在旁边,谁相信这是剧照。”

  秦秋荣懊悔地说:“都怪我手欠。”

  丛蕾不怪秦秋荣,谁会正好拍下那张照片?谁会眼红她上了节目?谁有这个实力花钱黑她?她不是傻子,岑映婕早有先例,但她没有证据。明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组织,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我也是被骂过来的,想要成名,被骂是第一道坎。”秦秋荣少见地正经,“温韵,跨过去,你就赢了。”

  丛蕾自觉已经足够坚强,经此一遭,才知道坚强永无上限,一关更比一关高。

  就在她声名狼藉时,终于有人帮她说了话。

  丛蕾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是白丽瑶。

  白丽瑶转发了官宣的微博,写道:“请大家多多支持阿冷的真人秀~可惜我们段导不放人,我没法做mc,不过后面我会来当飞行嘉宾哒~[/开心][/开心]”

  这条微博成功驱散了白丽瑶粉丝的怒火,白丽瑶来民国城探班时,丛蕾特意候在片场门口对她报以感谢,“应该我向你赔罪,粉丝的反应太大了,”白丽瑶爽朗地说,“等你见到冷千山,不如好好谢谢他,是他让我发的。”

  “他?”丛蕾错愕。

  “你别误会哦,”白丽瑶唯恐她想入非非,“他说他不想把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带到节目里来。”

  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

  听着是把她也骂了进去。

  别人黑她一百句,抵不过冷千山损她一句,节目开录的日期渐近,丛蕾的消沉慢慢演化为了焦虑,担心和冷千山相处,担心适应不了真人秀的节奏,担心观众更不喜欢她,她的头发一掉一大把,一直延续到节目组邀请几位嘉宾开导演会议。

  冷千山最后一个到场,大家相继跟他问好,他谢绝了陶靖的让座,独自走到末位,不偏不巧,正是丛蕾的隔壁。

  “《沸腾》会开启五个不同的地图,每个地图有相应的任务,头两期不设置飞行嘉宾,先培养各位的默契度……”

  总导演滔滔不绝地说着,丛蕾正襟危坐,神态严肃,冷千山的手臂撑在桌上,她稍一凑近,两只手就会肌肤相贴。

  他在她的安全领域内,离她那么近,丛蕾的身体犹如一根绷紧的弦,心在箭尖上,颤颤欲发。

  节目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属编剧,为他们编写出一整条故事线,放大人设,突出剧情,丛蕾开启双卡模式,一张卡处理总导演的话,一张卡致力于开小差,余光里满是冷千山的手指,冷千山的头发,冷千山的睫毛。

  工作状态的他沉稳有度,与前两次的接触判若两人,她就在冷千山身旁,他却没有任何波动,接过总导演的话,有条不紊地说:“这只是一个初始设定,人物线会随时调整,大家不用非要照着书面走,尽量表现出自己原本的性格,不要低估观众的敏锐度,另外拍摄时自带的团队人员建议不要超过三个人。”

  总导演把编导写的人物小传发下来,丛蕾的小传是雁子写的,雁子在与她的几次交往中,给她设置了一个外表高冷御姐,实则轻微社恐的形象,她需要往这个方向放大自己的特质。

  总导演道:“各位有什么意见,可以反馈给我们编剧组。”

  希戈吊儿郎当地说:“导演,我想组cp,能不能给我安插一条感情线。”

  大伙儿笑起来,总导演逗他:“你想和谁组?”

  希戈指了指丛蕾:“美人儿。”

  总导演问道:“温韵,你的意思呢?”

  希戈是她的前辈,丛蕾不想得罪人,委婉地说:“我得回去问问公司。”

  冷千山道:“《沸腾》的cp线目前集中在费久彬和吕妙身上,希戈,你的作用是对外拉拢飞行女嘉宾。”

  “得,”希戈不避讳地说,“我就是个鸭子。”

  他和冷千山拌了两句嘴,看上去私交颇深,完会后,嘉宾们相互寒暄,约着下午一同去聚餐,彼此熟悉熟悉,丛蕾哪敢再和冷千山吃饭,推托自己有事,赶紧逃离了这个让她手足无措的房间。

  然而天公不作美,她前脚跨出电视台大门,后脚便下起了大雨。这场雨来得迅猛,丛蕾暗骂一声,退回屋檐下,等了五分钟,雨势仍旧没有变小的迹象,她拿出手机想招个车,一辆迈巴赫遽然从雨雾中飞驰而来,停在她跟前。

  冷千山放下车窗,对她说道:“上来。”

  车外,苍穹低垂,乌云滚滚,狂风与雷鸣并驱。

  车内,雨落成帘,玻璃窗上水花微茫,转瞬即逝。

  “你冷不冷?”冷千山的声音带着黯哑的磁性,叩响她的心扉。

  “不冷。”丛蕾定了定神。

  明明是想和冷千山拉开距离,却稀里糊涂上了他的车,明明害怕见他,却抑制不住地被他吸引。

  无可救药。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丛蕾报了公寓的地址,冷千山开得很慢,街道空旷,大雨绵绵不断,她看着看着,蓦地心生恍惚,依稀忘了今夕何夕,此地何地。

  许多年前,他们也拥有过这样一个雨天,他陪着她踏上远路去找她的妈妈。那时丛蕾还挂着一身肉,冷千山坐在长廊里抱着她,逼她叫自己“哥哥”。

  时间如同雨刮器,刮掉了回忆里的雨滴,模糊的后视镜映出他们的身影,有不近的疏离,不远的亲密。

  “怎么不和他们去吃饭?”冷千山问。

  丛蕾抿唇:“你不是也没去吗?”

  “我有我的原因,”冷千山目视着前方,低声道,“那天的事,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什么?”丛蕾霍然扭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上次吃饭,我的话有些过。”冷千山生硬地说。

  这圈子鱼龙混杂,充斥着大大小小的谎言,他可以忍受别人撒谎,却无法忍受丛蕾撒谎,在他眼里,她是透明的,纯洁的,纤尘不染的。他在大洋彼岸,无数次设想过丛蕾的生活,她应该考个老师或者公务员,朝九晚五地工作,嫁个厚道的男人,她的丈夫不求腰缠万贯,但要略有薄产,不可以让她过得太辛苦,当然,不是裴奕更好。

  她会幸福美满,生两个可爱的小孩,偶尔翻出老照片,孩子们问起他是谁,她会温柔地说,这个人曾经爱过她。

  她会顺顺利利,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生。

  冷千山试想了很多情景,唯独没有丛蕾出来陪酒。

  那场饭局前,他和章岸成同时抵达门口,临到关头他竟生出了退意,躲进洗手间里,足足镇定了五分钟。

  没有用,看到她曲意逢迎、面目全非的样子,冷千山的幻想一落千丈,还是被她气疯了。

  他在气头上口无遮拦,回去静下来细细一思考,其实沾上这些坏习气,也不能全怪丛蕾。她最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肯定是那个尤娇带坏了她。

  “丛蕾,心术不正不是你的错,”冷千山说道,“这个综艺是你的一次机会,我希望你能好好表现,早日回到正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