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

  男人摸了摸她的脸,“我只是想你开心一点。”

  开心。

  薄娆今天一整天的时间都开心不起来,索性就主动推搡开了他,起身下意识想上楼,“希希回来了再告诉我,”顿了顿,“不要随便上来。”

  下一秒,她的眼前一黑直接就摔了下去。

  被穆语川抱住了。

  “……”

  她微微皱眉,男人就已经俯身把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我抱你去楼上,顺带给你做晚餐,等希希回来再喊你。”

  薄娆微微皱眉,还是没有太过于抗拒。

  楼上。

  薄娆被放下之后,她下意识扯住了男人的衣袖。

  “怎么了?”

  穆语川皱眉,“不舒服?”

  “……”

  薄娆唇瓣微微抿起,静默了好几秒之后,突然就笑了,“你不是一向都是利益至上在商言商,你用你打拼了半辈子的资产换我一个吻,不觉得亏吗?”

  其实……

  以穆语川这样得寸进尺的行为,本质上最应该做的就是威逼利诱。

  她已经习惯了。

  “嗯。”

  男人垂眸,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值不值得,我说了算,我说值得就值得,哪怕是用我的命换你一个吻,只要我愿意,它就值得。”

  “……”

  如果不是他们之间有六年之隔,说不定她就真的感动了。

  可惜。

  “可是很明显不对等啊。”

  她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长发,“估计在穆先生你过往的人生里,这是唯一一次你亏本,并且利益不对等的买卖了吧?”

  一个吻。

  呵。

  就算是她豁出去这条命,也不一定能得到这公司的一星半点股份。

  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

  “嗯。”

  男人的吻就这么落了下来,带着炽热的战栗,极其滚烫,“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再吻一次,当作利息。”

  薄娆的眼眸瞬间睁大,因为她根本没想到他会真的直接吻下来。

  直到……

  最后被松开。

  “你好好休息,我下去做饭。”

  “……”

  原本好好的穆语川,时隔六年之后变成了煮饭婆,甚至还把自己全部的家产都送出来博美人一笑。

  大概……

  这是世界上最浪漫也是最啼笑皆非的事情了。

  两个小时后。

  穆语川上楼去找薄娆,打算戴她下来,可推开门却看到薄娆站在露天阳台的边缘,湿漉漉的长发半干,直接站在凳子上,半截身子都在外面。

  “娆娆。”

  他的瞳孔瞬间紧缩,“薄娆,你在做什么?”

  “……”

  薄娆原本是想把面前合欢树上的小野猫赶下来,听到男人的声音身形踉跄了一下,险些没有抓住栏杆。

  她踉跄后,才扶着栏杆转身看着他。

  下一秒,就被抱了下来。

  “薄娆。”

  那声音几乎完全是沉的,甚至带着不加掩饰的警告,“你要是想跟六年前一样用你的死威胁我,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你还有希希呢!”

  “……”

  薄娆表情呆呆的,就这么看着面前的穆语川。

  “我没想自杀。”

  她抿了抿唇,视线本能落在了合欢树枝桠骤然跳下来的小野猫身上,“我只是怕它摔下来,会很痛的。”

  “……”

  这个合欢树,就是穆语川前几天帮她修电闸的时候摔倒的那棵树。

  他微微皱眉,看着那小野猫。

  “喵呜~”

  小野猫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灵性,跳下来之后竟然第一时间不是朝着薄娆,而是主动蹭了蹭穆语川的裤腿,然后持续叫了好几次。

  “你看。”

  薄娆眨了眨眼,“果然是同性相吸呢。”

  都是流浪猫。

  明明她担心小猫担心地要死,可小猫跳下来的第一时间竟然是去找穆语川,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来的莫名奇妙的吸猫体质。

  唔……

  好像也不对。

  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看到路边的小流浪猫都会演戏。

  说很心疼,很可惜。

  可后来……

  她看到他对路边的乞丐冷漠的模样,看到他对于那些穷困潦倒走投无路的人,都是冷眼旁观的姿态,就连路边的流浪狗都吝啬看一眼。

  就知道,他们本质上不是同一类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