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娆娆,我是为你而生的。”

  穆琛的吻就这么轻而缓地落在她的额头,“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出现,你不需要我,我就会消失,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你跟穆语川分开六年多的时间里,而他也心甘情愿在牢里六年的原因。”

  六年。

  薄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眸看着他。

  “那花呢?”

  “我送的。”

  男人的声音哑地很,“本来还要再等两年,可霍御之出现了,我很有危机感,因为他是大小姐喜欢的类型。”

  而且……

  霍御之的家庭条件和整个人的教养,基本上是符合薄娆之前择偶要求的。

  甚至,比穆语川还更加绅士。

  骨子里的。

  薄娆抬眸看着男人温和的脸庞,好半晌之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主动偏开了视线,“既然已经分开了,我就算找了别的男人,跟你也没多大关系。”

  “有。”

  男人看着她,“大小姐,我是今且仅有属于你的。”

  那已经近乎于告白了。

  以至于……

  薄娆就这么愣愣地看着男人的脸庞俯身凑近的时候,她的视线有好半晌的恍惚,眼睑都垂了下来。

  “穆总!”

  门外骤然响起助理的声音,“您姑姑来公司了。”

  穆心玥。

  薄娆几乎是在瞬间清醒过来,主动从男人的怀里逃开,转身朝着洗手间的位置跑了过去,脚步慌乱。

  洗手间里。

  薄娆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脸,面色都是呆滞的。

  怎么会……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而且穆琛也已经不再出现了,为什么现在再次出现的时候,她还是会恍惚。

  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用冷水拍了拍脸。

  几分钟后。

  她打开洗手间的门,站在外面的是穆语川的助理,“薄小姐,穆先生临时有事,让我先送您回去。”

  “……”

  薄娆抿了抿唇,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腕表。

  “不用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不用你送。”

  她不喜欢。

  “……”

  助理虽然不愿意,而且脸上也是很尴尬的表情,可还是跟着走下楼,主动把车辆开了过来,“薄小姐,请您别让我为难。”

  薄娆其实很不喜欢,这样被盯着窒息的感觉。

  可……

  还是答应了。

  等回到别墅后,她还没进去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是霍御之的电话。

  “娆娆。”

  男人的声音沉地很,“你好像都不怎么给我发消息。”

  “……”

  薄娆六年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基本上二十四小时都是自己的聊天记录,甚至不厌其烦,必须要个答复。

  可……

  当初那个为了爱情不顾死活的小姑娘,已经死在了穆语川的手里。

  消失不见。

  “霍先生。”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眉心都微微拧了起来,“我……我可能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前夫这几天……对我穷追不舍。”

  “呵。”

  男人唇瓣的笑意都是温和的,“你嫁给我,这些都不会再是问题。”

  那一瞬间,薄娆愣住。

  “霍先生……”

  “扪心自问,薄小姐和我都是成年人,我过去也谈过两次恋爱,可基本上都是无疾而终,直到遇到薄小姐你,”霍御之的嗓音都多了明显的轻笑,“而且我今年也三十岁了,那些年轻的小姑娘我没什么兴趣,薄小姐要是嫁给了我,生活只会比之前更好,因为我父亲很喜欢希希,我也很喜欢你。”

  “……”

  薄娆其实从跟穆语川分开之后,已经对婚姻没有什么想法了。

  更何况……

  还是霍御之这样类型的人出现在她身边。

  “霍御之。”

  “你不用这么急着给我答复,我说过的,我有的是时间,”霍御之笑了笑,“我顺路过来带了希希最喜欢的苏福记的糕点,一会让人给你送过去。”

  “霍……”

  薄娆还想说话,可男人已经挂断了。

  “……”

  她愣愣地看着手机,好半晌之后才回到了别墅,表情呆滞。

  一整个下午。

  等到傍晚五点多的时候,她听到了敲门声,主动推开门结果看到的就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霍御之。

  她整个愣住,“霍……霍先生。”

  “是我。”

  男人就这么笑着看着她,把手里的蛋糕和糕点在掌心晃了晃,“希希呢?她休息了没有?”

  希希很喜欢霍御之,这也就是为什么邢晗觉得他这个人不错的原因。

  可……

  薄娆现在脑子,整个是乱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