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语川的车辆在后面追,但是却也被邢深的车直接拦截,期间拦截了足足两次,但是最后还是被躲开了。

  直到……

  宋凛火急火燎地从棉花糖铺拐弯后,停下了车。

  “姐,现在怎么办?”

  “下车。”

  薄娆皱了皱眉,“我在别的地方有一辆车,我跟你从这里绕路过去,到时候离开了这座城市,他就找不到我们了。”

  “好。”

  宋凛根本没多想,直接就解开安全带下车了。

  可……

  转身的瞬间,却发现车门已经被关上并且上锁了。

  “姐!”

  宋凛眼眸睁大的瞬间就去拍打车门,但是薄娆坐上副驾驶之后直接发动了车辆,他整个人都被帅甩到了地上。

  用最快的速度,直接疾驶了出去。

  “姐!”

  他声嘶力竭,可身后穆语川的车已经跟了上来,在看到从地上爬起来的宋凛和她拐弯去的地方,瞳孔瞬间紧缩。

  因为……

  那条路唯一通往的地方,就是断崖。

  没有路可走。

  薄娆这辈子虽然做过很多事,可大部分程度上都是很循规蹈矩的,开车这件事也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

  穆语川的车在后面跟着,明显没有之前凶猛。

  呵。

  薄娆觉得有些讽刺。

  到了现在,事情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这个男人才表现出来了自己那么一丁点的怜悯,真是可笑至极。

  她眼眶有些红,可还是加速了脚下的油门。

  直接朝着断崖。

  穆语川眼看着那辆车到了断崖的位置,几乎是在瞬间本能就停了车。

  而……

  眼前薄娆的那辆车几乎是在断崖往前五米左右的位置急刹车停下来,车身整个颠簸了一下,薄娆都觉得自己的腹部在隐隐作痛。

  很疼。

  可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后视镜里的车。

  停下来了。

  穆语川在不远处等了很久,都没有往前走,就这么看到薄娆从车上下来,他的呼吸都紧绷了起来。

  “娆娆。”

  薄娆扶着自己的肚子,看着他走过来直接后退了两步。

  而身后,就是断崖。

  “我不过去。”

  穆语川的呼吸瞬间就紧绷了起来,硬生生站在了原地,“你别往后退了。”

  “……”

  薄娆就这么愣愣地看着他,表情苍白一片。

  “穆语川。”

  她脸庞上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冠冕堂皇的假笑,更多的是沉定的冷漠,“你以为我真天真到,觉得能逃出你的手掌心吗?”

  怎么可能。

  就算现在离开了,也还是会被抓到的。

  去国外,也会被查到。

  除非她一直都更换身份,更换住所,躲他一辈子,可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不是。

  她现在就算真的离开了,邢深也是会遇到危险的。

  她更不敢赌。

  “娆娆。”

  男人说话的声音都猛然沉了下来,“你乖一点,过来,你想离婚的事情我答应你,等你孩子出生后,我就跟你离婚,孩子你也可以带走,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

  他的五官紧绷,脸庞温和中都多了几分冷漠。

  没有感情。

  薄娆现在清醒过后,恍惚发现其实他们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这副表情,只不过她满心欢喜沉浸于爱情之中,没有发现而已。

  他又往前走了两步,可薄娆却已经后背抵到了断崖的防护栏。

  不是很高。

  她要是俯身,就会直接摔下去。

  “娆娆。”

  “你别过来。”

  薄娆深吸了一口气,眼眶都有微微的发红,“穆语川,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我现在就跳下去,我说到做到。”

  她是薄娆。

  如果这件事放在其他任何人身上,都有可能是假的。

  可唯独她,不是。

  她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情都坦坦荡荡,遇到的人和事虽然不怎么好,可也没有人敢抓着她的把柄,所以她做事情永远果断。

  喜欢就是喜欢,藏着掖着没什么意思。

  喜欢你,就要在一起。

  可……

  要是不喜欢,也会毫不犹豫地说分开。

  就像现在。

  她能用这么久的时间算计到现在,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断崖的位置,很明显是早就已经想好想清楚的。

  宋凛和邢深跟上来,都在穆语川的身后。

  “娆娆。”

  “你别过来。”

  薄娆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邢深看了过去,“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走。”

  邢深放在身侧的指节都明显,已经紧握成拳了。

  “娆娆。”

  他皱眉,“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是你放弃生命的理由,”他朝着穆语川看了过去,“为了这么一个男人,不值得的。”

  “……”

  薄娆到了现在,哪里还管值得不值得。

  “没用了。”

  她闭了闭眼,说话的声音都是无限的凄凉,“你如果知道我这三个月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就不会这么说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