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琛。”

  她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是在视线微微停顿迟疑之后,就这么在他的唇角轻轻落下了一个吻,“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男人的表情,明显错愕。

  “好。”

  薄娆看着他离开,放在身侧的指节微微绷紧。

  抱歉。

  她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她生平不怎么喜欢算计别人,也不怎么喜欢演戏,可偏偏在今天这件事上,她欺骗了自己,也欺骗了穆琛。

  这个吻,本质上也都是她带着算计的结果。

  穆琛要是真的消失。

  穆语川就完了。

  她的脑袋很乱,心里沉甸甸的像是被塞了什么东西,整晚失眠。

  ……

  第二天。

  穆语川在睡梦中醒来,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手腕被锁链牢牢困在了书房的桌腿上,而自己一侧锁骨的位置隐隐作痛。

  “……”

  他的记忆,又出现了缺失。

  窗帘遮蔽了光线。

  厉歈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被绑着跌坐在地毯上的男人,面色阴郁而紧绷,脖颈和手腕上都是明显的淤痕。

  “穆琛做的?”

  “……”

  穆语川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腕,视线落在了附近。

  “戒指呢?”

  “什么戒指?”

  厉歈寒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戒指,下意识就问了出来,“你说的是你和薄娆结婚时候的结婚戒指?”

  话音刚落,穆语川就在旁边的地毯上找到了戒指。

  “……”

  厉歈寒看着他戴戒指的动作,突然就觉得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属于精神分裂的状态,是完全很有可能魔怔了。

  他……

  或许爱薄娆,深爱而不自知。

  因为不自知,所以才有了穆琛的存在。

  “穆语川。”

  他抿了抿唇,原本是想问问穆语川这段时间去医生哪里有没有做过催眠,可是在看到他敞开领口的时候,还是不免愣住了,“你……”

  穆语川的一侧锁骨下方连接心脏的位置,有一个醒目的纹身。

  “……”

  那是一个单薄的娆字。

  很简单。

  穆语川顺着他的视线本能垂眸,瞳孔紧缩的瞬间就转身到了浴室外面的洗手台,把自己的衬衫直接扯了下来。

  整个赤裸胸膛,只有一侧锁骨的下方有纹身。

  “你……”

  厉歈寒跟过来,眉心都是拧着的,“是你纹的,还是穆琛纹的?”

  看样子,已经很久了。

  一周有了。

  这将近一星期的时间不出现,一方面是为了拦着穆语川兴师问罪,另外一方面估计就是为了这个纹身。

  呵。

  穆语川的脸色紧绷,放在身侧的指节都紧握成了拳。

  直到手机震动。

  厉歈寒转身接了电话后,瞳孔瞬间紧缩了起来,挂断电话看着面前的穆语川,“公司出事了,那些股东已经闹到公司了,股市崩盘,调查组已经把好几个高层秘密隔离了。”

  隔离。

  穆语川的视线瞬间僵硬,“怎么回事?”

  “……”

  厉歈寒这才恍惚反应过来,下意识解释,“李延把你的病例单发到公司群里,现在几乎是整个公司和新闻媒体都知道了,记者都围堵在公司一周了,股市崩盘,你在国外的分公司也收到了影响,已经完全歇业了。”

  准确来说。

  这件事本来可以得到处理,但是偏偏拖延了一周。

  损失额,最少在十个亿。

  “……”

  穆语川看着镜子里自己冷严肃穆的五官,舌尖顶住上颚的瞬间就从厉歈寒身边走了出去,直挺挺朝着卧室的方向。

  清晨。

  薄娆原本还在睡梦中,直接被男人拉扯了起来。

  “唔……”

  她皱眉的瞬间就看到了男人阴郁紧绷的脸庞,心跳骤然就从平稳到了嗓子眼,因为她看到了他锁骨上,那醒目的纹身。

  就在刚才。

  穆语川从书房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穿衬衫。

  “薄娆。”

  男人的声音紧绷的很,漆黑的眼眸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她,嗓音都是沉的,“我对你不好吗?你要这么害我,非要把我之前的心血毁于一旦你才甘心吗?”

  心血。

  毁于一旦。

  薄娆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放在身侧的指节都不安地抓紧了裙摆。

  “迟早有这一天。”

  她抿了抿唇,说话的声音都是近乎颤抖的,“穆语川,你不要以为你纹了个我的名字,张口闭口说爱我,宠着我,就可以让我对过去所有的一切既往不咎了,我告诉你,不可能。”

  她不爱他。

  哪怕千万种理由,她都不能再以爱的名义留在他身边。

  她真的,怕自己熬不下去了。

  与其是说是自己恨他,不如说是这是她给自己争取可以离开的机会,哪怕这个结果有可能是九死一生,她也要赌。

  “……”

  薄娆扣着她的手腕,几乎要把她刚刚愈好好的手腕再次拧断。

  “薄娆。”

  那声音沉的恨,手腕的力道也加重了。

  可……

  这次的薄娆,没有挣扎。

  她强忍着疼痛,闭上眼睛就有眼泪落了下来,仰起脸蛋就这么对上了他的视线,“穆语川,你杀了我吧,算我求求你。”

  死了。

  就真的解脱了。

  如果最后她是死在他的手里,最起码她还有这么一次可以赌的机会。

  “呵。”

  穆语川的手腕直接就扣在了薄娆脖颈的位置,微微用力,“薄娆,你仗着我喜欢你,真以为我不敢就这么杀了你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