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娆其实真的不想算计这些东西,因为她觉得没必要,觉得累,可现在是这个男人,亲手把她拉到这了这张算计的祭台上。

  想拒绝都不行。

  ……

  薄娆跟着穆语川回到别墅,期间看起来都是很乖巧的姿态。

  夫妻恩爱。

  她甚至主动回家后帮他放洗澡水,兴冲冲地过来主动帮他解领带,直到她的手被男人捉住,她猛然颤抖了一下。

  “怎么?”

  男人俯身看着她,“既然害怕,还要装?”

  “……”

  薄娆抿唇看着他,主动把手缩了回来,“人总要有适应的时间,你想我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总不能当作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没发生。”

  穆语川垂眸对上她的眼睛,抬手的瞬间就把人抱住了。

  “因为邢深?”

  “……”

  薄娆微微抿唇,漆黑的眼睛就这么对上了他的,“你明明知道我跟他什么都没有,之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顿了顿,“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如果……

  薄娆现在肚子里没有筹码,也就算了。

  可现在有。

  “呵。”

  男人说话的声音,都带了冷不丁的轻嗤,“你难道不知道,邢深今天早上已经被保释出去,怎么,他没给你打电话吗?”

  “……”

  薄娆的手机被监控,怎么可能会热心到彼此打电话。

  “我不知道。”

  她下意识缩回了自己的手,“你……你可以去洗澡了……我洗澡水已经放好了。”

  她挣扎着,想拉开彼此的距离。

  穆语川看着突然冷淡下来的女人,唇瓣的笑意都微微挑了起来,“因为邢深被释放,所以不在我面前装了?”

  “……”

  薄娆侧眸看着他,“我要是继续之前那样,你不会怀疑吗?”

  应该说,以她对他的了解。

  是肯定会的。

  她越是看起来正常不哭不闹,在他的眼里那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所以他对于今天她讨好他这件事,也是心知肚明。

  “你闹不闹都好,想折腾也行。”

  男人懒散地转身,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反正这段婚姻没那么容易就结束的,你是愿意好好过,还是鸡飞狗跳,都由你。”

  好好过,还是鸡飞狗跳。

  呵。

  薄娆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像是撕开了一道口子,里面全部都灌进去了凛冽寒风,消磨了所有的爱情。

  她闭上眼睛,下意识让自己冷静下来。

  拿出手机。

  在确定男人去洗澡之后,才把之前和邢深联系的手机拿出来。

  「我听说你出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试探性地回了消息过去,「我在穆语川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加密文件夹,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那边没过多久,直接回了消息过来。

  「病例。」

  邢深答非所问,「我把穆语川心里检查和催眠的病例放到了你包里,还有专业的检测报告。」

  病例报告。

  薄娆呼吸绷紧的瞬间,这才恍惚反应过来。

  原来……

  邢深之所以出现在宋家,是因为真的是给她传递消息。

  她关掉手机,回到了房间。

  她平时用的包很多,但唯独去宋家的包是一个比较大的挎包,打开的瞬间就看到了里面醒目的档案袋。

  呵。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可以和穆语川抗衡的。

  她这样想。

  档案袋目标其实不是很大,可她还是主动拿着包去了衣帽间,把档案袋挑开,里面醒目的检查资料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穆语川。

  mpd。

  目前出现情况有第二人格穆琛,精神交替出现,时间不定,行踪不定,甚至可以主导主人格行为思想。

  后面,就是就诊记录。

  十六次。

  最初确诊的时间,就是在她知道自己怀孕后不久,而之后的一次比一次频繁,从最开始的一周一次,到了这段时间一周三次。

  药物无法控制。

  这个病例单此时此刻在薄娆的手里,就是烫手山芋。

  是毒。

  她其实知道邢深把这东西送给她的意思是什么,无非就是让她来决定,是把这一切公诸于众,还是继续隐瞒下去。

  她看着病例,视线都僵直了好久。

  直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她几乎是手忙脚乱把档案袋塞到衣帽柜的缝隙里,关上衣柜门的瞬间,男人的视线就这么出现在了门口。

  “在找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