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邢晗却已经抢先说话了,“你找不到的,他那样的人不显山不露水,情绪表达都很寡淡,证据就算是有,也不会让你发现。”

  “是么?”

  薄娆眯起眸朝着她看了过去,“他总不能藏着掖着一辈子。”

  那样的话,太累了。

  而且穆语川现在的身体情况公司里还暂时没有人知道,她要是真的把他是精神分裂这件事捅出去,他也好过不了。

  “娆娆……”

  “三个月。”

  薄娆好像是懒得说了,眼睛都微微闭上了,“当初他攻略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我也给我自己三个月的机,如果到时候我还找不到他的证据,我就用我这条命跟他赌。”

  她垂眸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轻笑。

  “除非他真的一点都不爱我,不在意肚子里这个孩子,那样的话,横竖也都算是我自己的报应,是我改受的。”

  “……”

  “娆娆。”

  邢晗看着她那明显像是豁出去的姿态,有些不安,“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我哥已经在努力找……”

  “呵。”

  薄娆哑然失笑,“我是他的枕边人都找不到线索,你觉得你们能找到什么?”

  秘密?

  还是证据?

  穆语川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防备着她的,邢深这种对他来说明显是威胁的存在,又怎么可能知道任何东西?

  她甚至下意识觉得,他公司的保险箱里也不会有任何东西。

  他是不会,把秘密留在哪里的。

  “我……”

  邢晗看着她的脸庞,还是持续性地否决,“我不管,反正我不能看着你就这么折腾你自己,你不能这么做。”

  “你拦不住我的。”

  薄娆主动站起来,拉开了旁边的窗帘。

  看着外面。

  邢晗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此时此刻的薄娆跟她之前认识的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

  明明……

  之前她们见面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是笑容。

  邢晗是下午走的。

  穆琛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声音都是明显沉的,“大小姐,佣人做好晚饭了。”

  “……”

  “我不想吃。”

  薄娆主动走到门口,就这么打开门,重新坐回到了沙发里,语调懒散地很,“你想吃你自己下去吃。”

  “……”

  穆琛走到她身边,垂眸看着她。

  “大小姐。”

  “你不用跟我解释,也不用跟我道歉,”她很明显不是很想搭理他,“反正是你还是穆语川,本质来说对我没什么区别,我都排斥,都不喜欢。”

  穆琛的身形微微停顿过后,放在身侧的指节蜷缩了起来。

  “很晚了。”

  他重复,“我抱大小姐下去吃饭。”

  “……”

  穆语川和穆琛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在这件事上,逼着她吃饭的穆语川说一不二,就算是吃饭也是强行投喂。

  但是穆琛……

  他有足够的耐心,跟她耗一晚上也可以。

  反正,他是个不需要睡觉的人。

  “那就吃饭。”

  她放下了手机,主动站了起来从他面前擦肩而过,可等到坐在餐桌上之后,却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

  穆琛垂眸看着她,“怎么了?”

  “……”

  薄娆抿唇过后,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就这么不经意掀开了他的衬衫袖口,那上面是已经结痂的错综复杂的划痕。

  “大小姐。”

  男人反应过来,主动躲开了她的手,“吃饭。”

  “……”

  薄娆其实膝盖上也有伤,可对于面前他的伤口那简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隐隐作痛。

  “疼吗?”她问。

  “还好。”

  穆琛的声音有条不紊,“他为了不让我出现,所以才自己划的。”

  “……”

  薄娆坐在餐椅上,突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晚饭后。

  她原本是想洗完澡去看看他的伤口,因为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所以洗澡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直接就磕到了之前膝盖上的伤口。

  穆琛听到声音,直接就跟着进来了。

  “……”

  薄娆扶着腰看着身后的男人,顿时脸色燥红,“出去!”

  她跟穆语川该做的不该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做过了,虽然说穆琛本质上就是穆语川,看她还是觉得十分不自在。

  男人视线停顿片刻后,就这么转身关上了门。

  “大小姐。”

  那声音沉地很,“我让佣人过来。”

  “……”

  薄娆被佣人扶着出来的时候,穆琛就在不远处沙发旁边的位置站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没有太多的表情,可她还是觉得局促。

  不知道为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