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语川的脸色骤然变得肃穆而紧绷,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墓园后面,但是车辆跟过去却用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

  他开车过去,远远地就看到了不远处跨海大桥上的黑色奥迪。

  白色牌照。

  他几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追上去,可那辆车却骤然停在了跨海大桥中央,被眼前一辆宝蓝色的阿斯顿马丁截停了。

  “怎么回事?”

  宋凛坐在车上,呼吸都绷紧了起来,“谁的车?”

  “……”

  邢晗皱了皱眉,看着横停在自己面前的白色玛莎拉蒂,眉心都微微拧了起来,“不用管,你想办法拖延时间就可以了。”

  “可……”

  宋凛皱了皱眉,“你确定邢深哥把人带走,就不会被找到吗?”

  “不确定。”

  邢晗下意识抿唇,有些不安,“可只要我们这里多拖一些时间,娆娆就可以走地越远,错过了这次机会就不会有下次了。”

  刚才墓园的时候,打架异常惨烈。

  邢深都受伤了。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可以回头的机会,宋凛皱眉的瞬间就调转了方向盘,顺利打算原路返回,但是刚刚好跟迎穆语川的车辆打了个面对面。

  “呲——”

  尖锐的刹车声骤然响起,车辆稳稳停在了原地。

  被前后夹击。

  邢晗坐在车里看着眼前从车上走下来的穆语川,还有身后的阿斯顿马丁,呼吸都紧张了起来,“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会保好你。”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

  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后面的阿斯顿马丁里走下来了熟悉的身影,穿着黑色的冲锋衣,五官清隽而深沉,身形都是格外挺拔的。

  两个男人几乎是同一时间都朝着邢晗这边走了过来。

  就在桥上。

  穆语川看着同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厉歈寒,四目相对过后脚步跟着停在了原地,脸色都是格外阴郁冷沉的。

  “你做的?”

  “呵。”

  厉歈寒轻笑,“你自己的人你自己不看住,怪我?”

  “……”

  湿漉漉的潮气笼罩在了周围,厉歈寒侧身看着黑漆漆的车窗,眉心都下意识拧了起来,“开门。”、

  邢晗坐在车的后座,仿佛对上了他的目光。

  但是没开门。

  为了防止穆语川做出什么事情出来,厉歈寒说话的声音都加重了起来,重复,“邢晗,把门打开。”

  邢晗降下车窗,主动打开了门。

  “……”

  旁边的穆语川俯身的瞬间就朝着车辆里面看了过去,可不管是副驾驶还是后座都没有薄娆的影子,包括了后备箱。

  厉歈寒看着他从后备箱过来的男人,眉心都拧了起来。

  “你做什么?”

  穆语川收回视线,直接朝着邢晗走了过去。

  “人呢?”

  邢晗装傻,“什么人?”

  穆语川的脸色瞬间冷硬了起来,俯身的瞬间就想把邢晗从车上拉下来,旁边的厉歈寒眼疾手快直接拦住了,“穆语川!你疯了?!”

  “我问你薄娆呢?”

  穆语川的声音带了明显的生硬,五官全都是戾气,“她在哪里?”

  “……”

  邢晗其实还是有些后怕这样的男人,呼吸绷紧的瞬间眉心就拧了起来,“这辆车就这么大点,哪里来的人?!”

  “邢晗!”

  男人加重了语气,扣着她手腕的力道都在加重,“我问你,薄娆呢?”

  邢晗吃痛,可却只是摇头。

  “我不知道。”

  她看了眼旁边的厉歈寒,“这辆车一直都是宋凛开着的,他带我去墓园看我妈,厉歈寒是知道的,我这刚从墓园出来就莫名其妙被你的人跟上,怎么,娆娆不见了吗?”

  她白净的脸庞没有太多的表情,更多的是冷静。

  “……”

  穆语川手腕的力道是肉眼可见的,邢晗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

  “穆语川。”

  厉歈寒皱眉过后直接把邢晗从车里带了出来,就这么护在了自己身后,“薄娆不见了,不一定跟她有关系。”

  “呵。”

  穆语川舌尖顶住上颚,“她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邢晗是谁?

  那可是上流社会聪明的名媛典范,跟薄娆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简单来说,就是邢晗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很名媛端庄,可本质上只有一个字。

  装。

  看着高高在上,可心思一点也不简单。

  可薄娆不同。

  如果不是邢晗,说不定薄娆可以一辈子都蒙在鼓里,永远不会知道这所有的一切。

  “……”

  厉歈寒知道邢晗是什么样的人,可还是皱眉解释,“她是我的人,我要带走,至于薄娆的下落,我可以帮你找,除非她一辈子流落逃亡不用身份证,不然总能找到的。”

  没有人可以没有任何身份地活着。

  更何况……

  薄娆还怀孕了。

  就算手术可以找别的地方做,可要是孩子出生想要上户口,那就必须有名字。

  有名字,就一定能查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