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

  穆语川皱眉的瞬间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你要是觉得病房里太闷,可以去后院散散心,让助理陪着。”

  “……”

  薄娆巴不得,现在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好啊。”

  她主动起身去了外面,助理就在身后跟着,还带了两个保镖。

  薄娆的手机被收走了也联系不到人。

  外面是深秋。

  她从电梯下楼,可在进电梯的瞬间就看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男人的身影,穿着黑色的冲锋衣,手里拿着一份缴费单。

  “您好。”

  男人主动朝着助理那边凑了过去,“请问交费处哪里走?”

  “……”

  助理皱了皱眉,“一楼。”

  “谢谢。”

  男人的身形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而助理也眼疾手快地跟着保镖把薄娆护在了身后,“您没事吧?”

  “没事。”

  薄娆心惊肉跳,视线落在了鸭舌帽的男人身上。

  是邢深。

  她有些不安地抓紧了手里的手机,塞到大衣里面的缝隙里之后才从电梯出来,“我想去趟洗手间。”

  “……”

  助理皱了皱眉,“我打电话让护士陪您去。”

  “好。”

  薄娆也没反抗,等到护士过来后就跟着去了旁边的公共洗手间。

  护士在外面等着。

  她进了单独的马桶间后顺势打开了包装袋,里面是两个崭新的手机,而且设备已经全部被调成了静音。

  邢深的消息发了过来,「备用的,有事给我打电话。」

  “……”

  薄娆现在的行踪被监控着,没有自由。

  她松了一口气,回了消息过去,「你怎么确定我能在这个时候被放出来?」

  「今天有时间,等你。」

  男人发过来的消息干脆利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出来,但知道你一定会出来,也知道你绝对需要这个手机。」

  薄娆的确,是需要这个手机。

  「……」

  「可你给了我两个。」

  男人轻笑,「相信我,你会用到的。」

  过了十分钟。

  等到她把手机藏好之后,才主动走了出来,跟着助理去了后面花园的长廊,消磨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病房里。

  穆语川医院的人直接打了电话过来,“穆总,邢深出现了。”

  “什么?”

  “就在医院。”

  手底下人的声音明显沉了下来,“电梯里跟大小姐有过短暂的接触,但是监控视频什么也看不出来,”顿了顿,“不过出去后,大小姐就说要去洗手间。”

  “……”

  穆语川微微皱眉,抓着手机的指节都紧握成了拳。

  呵。

  还真是,从来没有一刻不想离开他。

  楼下。

  薄娆觉得外面的风有些冷,本能起身就想离开,可刚转身就看到了身后骤然出现的穆语川的身影。

  “你……”

  她抿了抿唇,“你怎么出来了。”

  “呵。”

  男人的眼眸漆黑,就这么盯着她,“薄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薄娆皱眉,“你……什么意思?”

  她有些忐忑。

  穆语川的身形朝着她走近,几乎是把她整个人的身形都笼罩在了他的阴影里,连带着他的五官都多了一份深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我说过的。”

  他的指节就这么落在了她的下巴,轻轻挑了起来,“不要试图离开我,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

  薄娆深吸了一口气,皱眉,“是你让我下来散心的。”

  下一秒,扣着她下颚的手猛然收紧。

  “邢深来了。”

  男人的眼眸微微眯起,轮廓分明的下颚线绷紧,“你们见过面,可我的助理没有见过他的样子。”

  “他只是来看我。”

  薄娆抿了抿唇,冷静地看着他,“你以为我们做了什么?”

  “呵。”

  穆语川舌尖顶住上颚,五官都多了显而易见的冷漠,“要看不能正大光明过来,需要专门瞒着我?”

  薄娆对上他的视线,没有退缩。

  “你不知道为什么瞒着你吗?”

  她仰起脸,觉得有些好笑,“穆语川,我答应跟你继续这段婚姻,不是答应了卖给你我的自由,你搞清楚。”

  “你有自由吗?”

  男人俯身凑近她的脸庞,“薄娆,从所有的一切被识破的那天开始,你就已经没有自由了,这是你的选择。”

  本来……

  她知道这所有的一切之后装聋作哑,就够了。

  可她偏偏,戳破了。

  薄娆胸腔的呼吸翻涌上来,指节都明显泛白,“你凭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