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娆看着眼前那张英俊的脸庞,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我累了,想休息。”

  “好。”

  穆琛下意识站了起来,“我就在旁边看着大小姐休息,”顿了顿,“今天晚上,他不会再出现了。”

  薄娆躺在床上,看着男人的身影。

  好半晌。

  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察觉到手腕被男人捉住,有些抗拒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双熟悉的眼眸,瞬间惊恐。

  “是我。”

  穆琛叹了一口气,“你有点发烧,我需要给你物理降温。”

  “……”

  薄娆垂眸,看着面前拿着棉球的男人。

  没吭声。

  也不挣扎了。

  或许是那样的温柔,是她戳破穆语川一切伪装之后都没有见到过的,薄娆忍不住还是红了眼眶,鼻尖酸涩。

  “你不是穆语川。”

  明明她喜欢的就是穆语川伪装出来的绅士模样,就是穆琛的样子。

  可……

  她却清晰地知道,他不是他。

  “……”

  穆琛拿着棉签的手微微一顿,视线落在了女人氤氲了雾气的眼眶里,“所以,你喜欢的人是他。”

  薄娆抓着被子,视线都迷蒙了。

  “不是。”

  “呵。”

  穆琛轻轻叹了一口气,俯身擦掉了她眼角的泪痕,“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让我很心疼,他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做。”

  甚至……

  他也私心想过。

  如果薄娆喜欢的人是他,那穆语川迟早有一点回缩回自己的乌龟壳子里。

  这样,他就可以占据身体的主导权。

  可是不行。

  他这些贪婪的念头,卑劣到只能自己知道。

  “……”

  薄娆看着男人的脸庞,下意识想抬起手,可那指节悬浮在空中还是没能摸到他的脸就被捉住了,她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真的,还是只是梦境。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穆琛看着女人睡着的脸庞,盯着她看了好久之后。

  俯身。

  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

  “睡吧。”

  睡着了,醒来之后就什么都好了。

  ……

  薄娆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空荡荡的房间,公寓里并没有男人的身影,只有淡淡松香味的气息。

  很微薄。

  门外传来敲门声,她心跳突突直跳。

  十分钟后。

  她披了件衣服站在门口猫眼的位置,第一眼就看到了懒散靠在墙边的男人,点了一支烟,笼罩的烟雾下就是那张高深莫测的脸。

  “……”

  她有些害怕,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可……

  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

  「出来。」

  “……”

  薄娆此时此刻已经可以完全清晰地知道站在面前的人是穆语川,手落在门把手迟疑了好几秒,才把门打开。

  穆语川就站在门口,堂而皇之走进来。

  “换衣服。”

  “……”

  薄娆看着他直接进去站在了落地阳台窗的位置,背对着她,整个人比昨天晚上的时候还要更加冷漠。

  “我不想去。”

  她抿唇,“那是你的公司,不是我的。”

  “你也有股份。”

  “离婚才生效,”薄娆深吸了一口气,抬手舒缓着自己的长发,“我跟你还没离婚,而且公司高层决策,也不会真的交给我一个女人。”

  男人转身,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昨晚还没够?”

  “……”

  薄娆脚步下意识后退,背脊贴上了冰冷的墙壁,手都在抖。

  “我去。”

  应该说,她没办法不去。

  还能硬着头皮。

  换了一件白色的大衣出来,跟着穆语川上车后到了公司,一路上都安安静静地,安静地只能听到路边汽车碾压路面的声音。

  直到……

  她被安排穆语川办公室的沙发里坐下,她看到了旁边的保险箱。

  他的证件,在里面。

  “你乖一点。”

  男人直接把自己的手机就这么递到了她的手里,“等我处理好这些事情,一会儿股东大会你陪着我一起过去,他们不会说什么的。”

  “……”

  薄娆看着掌心里的手机,“不怕我找到你的把柄吗?”

  “呵。”

  穆语川垂眸,“你自己找找看。”

  “……”

  薄娆看着男人起身去了门外,像是在跟助理和秘书说什么,也没在意,只是把手机的锁屏用自己的指纹,没想到竟然打开了。

  里面很干净。

  准确来说,跟他人一样。

  游戏都没有。

  反倒是手机壁纸是他们在一起的结婚照,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他也不删掉,就这么留着在手机上。

  为了彰显自己的深情吗?

  呵。

  可笑。

  薄娆之前结婚的时候,是从来不碰他的手机的,因为她没有喜欢碰的习惯,而且也完全信任他,所以懒得看。

  可现在……

  她打开所有的聊天框,连带着通话记录。

  都是空白。

  穆语川不管在做什么事,基本上手机里是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的,包括微信聊天里面的聊天记录,全部都删除掉了。

  唯独……

  她的消息是置顶,而且没删除。

  都在。

  最后的一条消息,还是不久之前她说要离婚的事情,但是他一直没有回。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