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了。

  穆语川皱眉的瞬间直接就转身朝着楼上走,脚步带着明显的慌乱,而不远处人群中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拨弄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腕表。

  “你说……”

  女人瞬间就挑起了唇,“算计猎物的人,会把自己当作猎物吗?”

  “什么意思?”

  旁边的男人挑眉,“你指的是谁?穆语川?”

  “嗯啊。”

  华瑶唇瓣的笑意都微微挑了起来,“尤其是像穆语川这样天生就在黑暗里的人,如果真的照进去了一束光,恐怕没这么容易就让这束光走掉吧。”

  “……”

  身边的男人骤然愣住,表情呆滞。

  楼上。

  穆语川赶到酒店房间的时候,周围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只不过床尾的领带很明显已经被什么东西割断,而床沿的位置还带着斑驳的血迹。

  他的瞳孔紧缩。

  想到刚才离开的时候女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头痛欲裂。

  “穆总……”

  “给我找!”

  穆语川摇了摇头,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明显紧绷的嘶吼,“不惜一切手段也要把人给我找回来!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要你的命!”

  “是!”

  助理顿时也顾不得什么了,第一时间就召集了所有人。

  封锁了酒店!

  穆语川原本是打算去负一层的监控室调取监控的,可等看到监控视频里女人仓皇跑出来的身影,眼前出现了一团团黑色影子。

  “穆总……”

  旁边助理的声音,都变得不清晰起来。

  直到……

  他恍惚听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就像是在对自己说,“穆语川,你交给我,我知道她在哪里。”

  “……”

  他摇了摇头,试图站稳。

  “你是谁?”

  他的呼吸紧促,可在那依稀的视线里,男人的声音却温和到没有丝毫的攻击性,“我是大小姐喜欢的人啊,我是为她而生的。”

  喜欢……

  不。

  穆语川本能摇头,疯狂抗拒。

  “不是你。”

  他不愿意去相信,“她喜欢的人是我,不是你……”

  “是我。”

  男人的声音温和至极,就这么在他的耳畔不断敲打着,“穆语川,她喜欢的是你伪装出来的我,不是真实的你,你想想你过去经历的那些事,你对她这半年所做的一切,她最讨厌欺骗了,所以就算你变成了我这幅模样,她也永远不会喜欢上你。”

  永远不会喜欢上你。

  “穆总?!”

  旁边的助理看着穆语川撑着脑袋踉跄后退到墙角的姿态,皱眉的瞬间第一时间就要把人赶忙扶起来。

  可……

  却直接被无情推开了。

  “滚!”

  男人头痛欲裂,可眼前原本着急头痛的姿态在静默了片刻后,眼神突然从暴怒变得温和涣散,甚至多了几分斯文。

  等到重新抬起眼的时候,眼眸里面俨然一片风平浪静。

  “穆总……”

  助理皱眉,“您……”

  “滚。”

  男人的眼眸变得温和,就这么漫不经心地拨弄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衬衫,把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下来丢到了助理的手里。

  直接出去了。

  助理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戒指。

  恍神!

  ……

  停车场。

  薄娆逃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去停车场,可因为自己身上带血的原因,好几个车辆都完全无视了她,根本不愿意停车。

  她最后没地方去,只能蜷缩在角落。

  抱着肚子。

  手机连带着自己的包不知道被放在了什么地方,她现在身边什么都没有。

  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无助到……

  眼泪源源不断。

  长发就这么贴在脸上,脸色和唇色都是显而易见的苍白。

  很凉。

  她在那迷迷糊糊中,察觉到了一束光从不远处照了过来,在她的身上,她下意识眯着眼睛,看到了逆着光线走过来男人的身影。

  很熟悉。

  等到那身影在自己身边停下的时候,她察觉到了那熟悉的松香味。

  “穆语川……”

  是穆语川。

  她努力地睁开眼,可在看到男人那双温和眼眸的时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戴上了眼镜,就这么把她抱了起来。

  “我在。”

  那声音温柔地很,就这么捉着她的手,“我送你去医院。”

  “……”

  薄娆身上没力气,呼吸也上气不接下气。

  “穆语川。”

  她闭着眼睛,说话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我……我讨厌你……”

  “我知道。”

  男人捉着她的手,轻轻地安抚着她的后背,嗓音温和而柔软,“大小姐,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会保护好你,不会再让你受伤。”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