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娆被抱着回到了别墅,期间表情都是恍然失措的呆滞,可穆语川却一直都是温温和和的,还顺路让佣人准备了晚饭。

  “我让佣人做了晚饭。”

  他附身凑近了她,“我抱大小姐下去?”

  “……”

  薄娆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视线就缓慢地落在了他身侧胸膛衬衫那渗透出来的血迹,瞳孔瞬间紧缩,“你的伤口……”

  “没事。”

  穆语川主动捧住了她的脸颊,“大小姐要是心疼我,就乖乖吃饭,嗯?”

  “……”

  “我不想吃,”薄娆本能垂下眼睑,“没胃口。”

  “多少吃一点。”

  穆语川就这么把她抱了起来,语调低沉地很,“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怎么吃饭了,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顿了顿,“就当是大小姐陪我这个伤患吃,嗯?”

  “……”

  薄娆再怎么不想吃,也还是被抱到了餐桌上。

  三菜一汤。

  等到心不在焉地吃完饭,被男人抱上楼,她突然就吴侬软语地扣住了他的衣袖,嗓音都是软软的,“穆语川。”

  “嗯?”

  男人附身捉住了她的手,“怎么?大小姐怕黑吗?”

  “我……”

  薄娆睫毛微微颤动,一侧红肿的脸颊还带着微微的浮起,就这么看着他,好半晌突然就扣住了他的脖颈,嗓音软地不像话,“我只有你了。”

  穆语川身形微微一震,瞳孔紧缩。

  “我知道。”

  他就这这么抬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嗓音都浓稠低哑地从喉骨里溢出来,“我会一直保护大小姐的,不会有人再欺负你。”

  说完,直接把旁边佣人准备好的鸡蛋拿了过来。

  “我帮你敷敷脸。”

  “……”

  薄娆就那样在床边抱着自己的膝盖,由着自己的脸蛋被男人捧在掌心里,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只有半公分的距离。

  大概……

  没有人能从穆语川这双眼睛里逃出来。

  薄娆这样想。

  等到过了好一会儿,男人手里的动作停下,突然就笑意盈盈地盯着她看了好几秒的时间,“大小姐,我们结婚吧。”

  那一瞬间,薄娆的瞳孔瞬间紧缩了起来,完全愣住。

  “你……说什么?”

  “结婚。”

  男人的声音有条不紊,低低徐徐中带着莫名的沉哑,就这么凑到了她的面颊,“这样大小姐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好不好?”

  好不好。

  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问的语调,可给人的感觉却是肯定的。

  嗯?

  好不好?

  可以吗?

  行不行?

  薄娆实在是太沉溺于这样的语气,睫毛微微颤动后视线都有好几秒的时间完全停在了他的身上,呼吸都僵硬住了。

  “我……”

  她本能垂下了眼睑,“我暂时还没想好……”

  “嗯?”

  男人挑眉,直接重新扣住了她的脸蛋,让她的眼眸就这么重新对上了他的,“难道大小姐不愿意嫁给我?”

  “我……”

  薄娆的呼吸紧绷,觉得心跳有些快。

  “如果……”她微微抿唇,放在身侧的指节都有些不安地抓紧了裙摆,“如果我不跟你结婚的话,你会不要我吗?”

  “呵。”

  穆语川的眼眸蓄起了笑,“大小姐觉得我会不要你?”

  “我……”

  薄娆迟疑,随即摇头,“我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

  他的确是喜欢她的,不然也不会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可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去找别的女人,也有足够的条件,更何况按照他生意场的那些运行规则,这个世界上有钱有势的大小姐并不只是他一个。

  甚至……

  她私心想,如果他只是为了钱。

  那么,她有。

  只要他们两个人可以一直在一起,哪怕就算真的只是为了所谓的权势和利益金钱的交涉,他能帮着她把公司经营好,本质上也是一样的。

  薄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荒诞的想法,明明她之前不是这样的。

  “不会。”

  男人的声音低沉地很,连带着扣住了她的腰。

  “……”

  薄娆颤动着睫毛看着他附身吻下来的英俊脸庞,呼吸紧绷的瞬间有好几秒的时间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神砥。

  带着光。

  她视线恍惚的瞬间,本能地想要抓住这团光。

  “穆语川……”

  等到好不容易挣脱开了男人密布的呼吸,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有些不理智了,说话都在微微地颤抖,“你给我……一些时间……我要想想……结婚的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