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娆把穆语川带到厉家别墅之后,把人扶着放到了沙发里,这才主动站了起来,“你先休息,我回去了。”

  可下一秒,手腕却被男人捉住了。

  “头疼。”

  穆语川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醉醺醺的眼眸带着明显的迷惘,就这么落在了她的瞳孔里,“楼上有醒酒药。”

  “……”

  薄娆微微抿唇,还是皱眉去楼上拿了药下来。

  顺带接了水。

  等到她走到沙发旁边的时候,男人已经就这么靠在沙发靠背上睡着了,灰暗的灯光下他的五官多了几分深邃,看起来疲惫地厉害。

  好像……

  前段时间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照顾她的。

  事无巨细。

  如果不是因为薄衍的事情,说不定就仅凭之前那段时间的照顾,她会真的因为冲动以身相许,就这么嫁给他了。

  “穆语川。”

  她抿唇,主动凑了过去,“药我拿下来了。”

  “嗯。”

  男人漆黑的眼眸就这么豁然睁开,原本温和的脸庞也多了浅浅的迷醉,就这么对上了她的眼睛,主动接过了药。

  薄娆等他吃了药,这才放下了水杯。

  “我回去了。”

  “大小姐。”

  穆语川就在她的身侧,喉结微微滚动后,嗓音都带着轻轻而缓慢的呢喃,“他们所有人都说是我杀了人,是不是在大小姐眼里,已经给我盖棺定论了?”

  “……”

  薄娆微微皱眉,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穆语川。”

  她的唇瓣都微微抿紧了起来,“如果你想证明这件事跟你无关,那你就帮我找到温祈,我就信你。”

  她的目光认真,就这么看着他。

  好半晌。

  “那就散了吧。”

  男人沉默了好几秒的时间,突然就施施然松开了扣着她手腕的指节,手就这么搭在了自己的眉心上,“以后,我不会再主动纠缠你了。”

  那声音很冷淡,冷淡到薄娆的瞳孔都紧缩了起来。

  “……”

  她深吸了一口气,呼吸紧绷。

  现实告诉她自己应该转身离开这个地方,所以心里做了很大建设后还是主动拿起了自己的包转身,离开了诺大的别墅。

  瞬间安静。

  穆语川在女人的身影离开后,眼眸才骤然清醒了过来。

  表情微微冷漠。

  ……

  薄娆心不在焉地回到薄家,薄承鸿因为担心一直都没怎么休息,坐在大厅的沙发里等了很久,才等到了她回来。

  “我还以为你今晚不打算回来了。”

  “没有。”

  薄娆下意识抿唇,“很晚了,我上去休息了。”

  “薄娆。”

  薄承鸿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模样,到底还是朝着她看了过去,“关于你和穆语川的事,我想跟你谈谈。”

  “……”

  薄娆这才主动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薄承鸿。

  “温祈我让人已经在找了。”

  “不用找了。”

  薄承鸿轻轻叹了一口气,就这么在沙发里坐了下来,“我在阿衍的遗物里找到了他书本里夹着的电话,那个电话就是温祈的。”

  那一瞬间,薄娆直接愣住。

  “什么?”

  “我也不清楚。”

  薄承鸿的眉心都是紧紧拧着的,“他好像出事之前一段时间跟温祈有过交涉,但是我们都不知道,后面事情发生温祈去了国外,温家和咱们家没有任何利益往来,所以这件事无论如何,穆语川都是脱不了干系的。”

  顿了顿,“而且,温祈的姐姐温悦,比穆语川大八岁。”

  简言之……

  穆家当初出事的时候,温悦救了穆语川的母亲,后面在病床上折磨了足足六年,最后在在病榻上死去的。

  而这段期间,穆家倒台。

  穆语川从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变成了游走生意场面不改色的少年郎。

  “……”

  薄娆想到当初在穆语川办公室里看到的照片,呼吸微微绷紧之后瞳孔都紧缩了起来,脑袋里有一个执念不已的声音。

  这件事,穆语川逃不了干系。

  “爸。”

  她的表情呆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温祈人还没找到,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需要知道地一清二楚,不管是不是穆语川做的,我都必须要知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