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半。

  穆语川站在阳台上给新助理打了电话过去,“你按照我吩咐的做就是了,明天早上我要看到结果,不容有失。”

  “是。”

  新助理是厉歈寒专门安排过来的,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眼线。

  “……”

  厉歈寒知道这件事之后,侧眸看了眼在身侧躺着的女人,直接起身去了楼下客厅,“既然说了,你照做就是了。”

  “可……”

  助理明显迟疑了,但终究还是没有多问,“是。”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厉歈寒坐在楼下客厅好一会儿,抽完了足足半盒烟才回到了楼上,结果推开门看到的就是坐在床边已经醒来的女人。

  “不睡?”

  邢晗微微皱眉,“我梦到,娆娆出事了。”

  “呵。”

  厉歈寒唇瓣的笑意就这么弥漫到了眼角眉梢,很是漫不经心,“薄大小姐现在还在追着男人跑呢,你在这里担心不觉得有些小题大作了吗?”

  邢晗下意识抿唇,脑袋都跟着低了下来。

  “我总觉得有些慌……”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的身形已经就这么附身凑了过来,带着密密麻麻而炽热的吻,准确无误地侵占。

  “厉歈寒……”

  “时间还早,我们继续。”

  厉歈寒的呼吸就落在她的耳畔,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呼吸,以至于她的视线都有好几秒的恍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

  翌日。

  薄娆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空荡荡的别墅。

  很安静。

  她下意识撑起身站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下楼,结果看到的就是坐在楼下沙发里看报纸杂志的穆夫人。

  “你醒了?”

  穆夫人看到她,明显稍稍惊讶,“我让佣人做了早餐。”

  “……”

  薄娆看了眼旁边餐桌上准备好的早餐,主动走下了楼,朝着别墅周围看了一眼,穆夫人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直接站了起来,“语川他早上临时接了个电话出去了,你先吃饭,我给他打电话问问看他去做什么了。”

  客厅里安安静静的,没多少声音。

  大概……

  因为是江南水乡的老宅子,早晨的阳光透进来带着微微的斑驳,倒是比市区里安静了不知道多少。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薄娆刚换了衣服下楼。

  “大小姐。”

  男人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明显的沙哑,她微微皱眉的瞬间嗓音就带了明显的嗔怒,“你大早上到哪里去了?”

  “你回头。”

  薄娆听到声音下意识朝着门口看去,结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穆语川。

  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娇艳欲滴。

  她眸色愣住的瞬间瞳孔都带着显而易见的震惊,手机也跟着拿离了自己身侧,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穆语川。

  “大小姐。”

  男人走到她面前,主动把花送到了她面前。

  “……”

  薄娆看着一大捧足足比自己还要大的玫瑰花,下意识接过后,表情都是显而易见的震惊,“你大早上不见人,就是为了给我买花?”

  “嗯。”

  穆语川笑,“也不全是。”

  “什么叫也不全是?”

  薄娆冷哼着看着怀里的那捧花,视线不经意落在了中间的卡片上,清晰地写了一句掉大牙的话,“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冷哼出声,“你的求婚仪式都这么敷衍的吗?”

  “没觉得。”

  男人的嗓音低沉的很,带着徐徐的轻笑,“大概也不知道是谁吵着闹着说要嫁给我,还千里迢迢来了我的地盘。”

  “你!”

  薄娆瞬间恼怒,“那是我舍不得你,你还得寸进尺上了?”

  “没有。”

  穆语川主动捉住了她的手,不经意把掌心里的小物件戴在了她的手指上,这才笑着附身凑到唇边轻轻落下一吻,“只是觉得今天的礼物,早就应该送给大小姐。”

  薄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指上是戒指。

  “唔……”

  她盯着那上面带着米白色珍珠的戒指,腮帮都微微鼓了起来,那没有戴在无名指上,“可你给我戴的是订婚戒指,不是结婚戒指。”

  “嗯。”

  男人没否认,“就是订婚。”

  “什么?”

  薄娆原本以为男人给她戴错了,现在发现没错后瞬间嗔怒,“穆语川,你什么意思?让你娶我还委屈你了?”

  “大小姐。”

  穆语川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腕,轻轻落下一吻,低低地轻笑出声,“你想跟我结婚这件事,如果薄董事长不同意,你知道我们是没有办法结婚的。”

  户口本在薄承鸿哪里。

  “……”

  薄娆微微抿唇,“我有办法把户口本拿来。”

  “呵。”

  男人笑,“偷吗?”

  “我……”

  薄娆的小心思被拆穿,顿时就微微鼓起了腮帮,“我的婚姻我做主,就算我爸拦着,可我喜欢并且想要嫁的人是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