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丢失的那两年】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2-02-28 04:00: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百三十七章丢失的那两年

  红圈还是如陈诺记忆之中的那个样子。

  仿佛一年多前跟随那支执行任务的雇佣队进入时候一样。

  模块式组装的方舱样式的基地轮廓就在眼前。

  几个防御位置的地堡也和之前去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诺和西城薰进度基地范围的时候,很快就按照记忆之中的位置找到了中央大厅。

  西城薰眼看陈诺一路行走,似乎熟门熟路的样子,就忍不住问道:“boss,这个地方你很熟悉?”

  “嗯,刚才不是告诉你了么,我来过这里。”陈诺想了想,回答道:“就在一年多前,我接了一个章鱼怪发布的任务,混进了委托者的队伍里,然后在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那么,这里有什么呢?”西城薰问道

  陈诺没有立刻回答,走到了中央大厅的门口,轻易的弄开了大门后,看着方舱大厅内部,然后尝试着打开了照明系统。。

  基地的供电系统显然还是在运转的。很快大厅里的灯光照亮。

  陈诺走在头先进入。

  大厅里,中间的几张桌子上摆着一些图纸或者文件之类的东西。

  人是自然看不到的——这个世界没有生命。

  陈诺面色很复杂,他快步的走到了桌前,拿起了桌上的那些图纸还有文件仔细的翻了起来。

  只是一会儿,他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然后缓缓的把手里的那叠图纸丢在了桌上。

  慢慢的,陈诺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双手的手指交叉,胳膊肘撑在桌面上, 手背撑着自己的下巴,仿佛陷入了沉思。

  西城薰在旁边耐心的等了一会儿, 终于还是耐不住心中的着急, 开口喊了一声:“boss?”

  陈诺眼神一转, 扭头看西城薰,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刚好, 我现在脑子也有点乱,说出来你也帮我分析分析。”

  西城薰立刻点头,也拉过一张椅子来放在陈诺的身边坐下。

  陈诺想了想:“我告诉你了, 我是去年来这里的,在这个时间线上,也就是2001年。”

  西城薰:“嗯,然后呢?“

  “这个世界……”陈诺笑道:“是第四种子从我的记忆认知里切割出来的,也就是说, 如果这个地方按照我的记忆来切割的话……那么, 这里也应该是2001年的样子, 对吧?”

  “……对。”

  陈诺指着旁边的那叠图纸和文件:“你自己看。”

  西城薰皱眉, 拿起来翻了翻。

  图纸并不复杂, 大概是基地里的一些设备的维修,还有周围环境的地面勘测的记录。

  但是很快西城薰就眼神一变!

  这些维修记录,还有地面勘测的记录, 下面都是有时间标明的!

  “……这是……2007年?!”

  “对。”

  西城薰脸色一变:“时间不对了!”

  “是的,时间不对了。”陈诺苦笑道:“如果是按照我记忆里的认知世界进行切割,那么这里应该是一个2001年的世界。

  但这里是2007年!就像……”

  “就像你那个504室的家!”西城薰立刻明白了陈诺的意思, 飞快道:“所以,这个南极的基地……”

  “504的家, 是我上辈子的家。只存在于我上辈子的经历里, 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所以,第四种子按照我的记忆切割我的认知世界的时候,把它也带了出来。

  而这里,也是一样的。

  所以, 也就是说, 这个地方,我上辈子来过这里,上辈子的,2007年!”

  西城薰不说话了, 这个霓虹妹子有一个非常良好的习惯,就是遇到复杂的或者奇怪的事情的时候, 总能更稳住自己的心态,不急于发表意见,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先寻求获取更多的讯息和情报,做足够的分析。

  陈诺缓缓道:“我上辈子,应该是来过这里的,2007年。上辈子我带领你们一起在这个世界上挣扎生活,那么,你还记得我2007年做过什么事情,去过哪些地方么?”

  西城薰仔细回忆了一下,缓缓道:“我记得2007年,boss你确实是离开了一阵子,你说有一个重要的委托任务要你亲自去执行,你也说了,那个事情是关系到章鱼怪。

  但是,具体的你没有告诉过我。

  也许……如果是狐狸在这里,可能知道的更多,毕竟一直以来,都是狐狸负责统筹我们所有的事情。

  很多时候,你会离开处理一些你的私人事务,或者你做一些你自己想做的事情,你不会告诉我们。

  但你一般都会告诉狐狸。”

  西城薰说到这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不过,后来你做什么,你一般都会告诉鱼鼐棠,狐狸就曾经抱怨过,你变得越来越信任牛头了。

  可是……2007年的话,鱼鼐棠还没有加入我们,所以,你就算去做什么要告诉谁,也应该只是告诉了狐狸。”

  陈诺苦笑:“可是狐狸……没过来啊。”

  陈诺想了想,又问道:“那么……你还记得我2007年的别的什么事情吗?”

  西城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很认真的回忆了片刻。

  然后,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boss,2007年之后,我们其实私下里都很不满,觉得你……变了!”

  “变了?”

  “对,你变了。”

  “哪里变了?”

  西城薰迎着陈诺的眼神,纠结了一下:“这件事情,后来我们发生过一次争吵,那是我们这些人跟随你之后,唯一的一次对你做的事情表示过不满。

  但那次你的态度很坚决,我们几个后来就干脆达成了一致,关于那件事情,我们就再也不在你的面前提起了。”

  陈诺心中一沉,他苦笑着:“没事,你现在可以说。”

  “关于……你和那个女人的事情。”西城薰深吸了口气,说出了一个名字:“星空女皇,鹿细细。”

  ·

  “所以,陈诺和鹿细细在一起了?而且,还生了一个女儿?”

  李颖婉面色平静的看着张林生和磊哥。

  张林生已经再次被捆了起来,就坐在了磊哥边上。

  只是浩南哥的面色阴沉,而磊哥则一脸古怪的看着李颖婉:“不是……李颖婉,你难道也失忆了?”

  “磊哥,别说了……我觉得她根本就不是李颖婉!”张林生冷冷道。

  “不是李颖婉?那她是谁?!”磊哥一脸见鬼的表情。

  张林生摇头:“你还记得……当初陈诺就曾经失忆过一段时间,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么?”

  磊哥顿时头皮一麻!

  那件事情,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老子还冒充过诺爷他爹呢!!

  虽然那件事情最后以诺爷恢复记忆而告终。

  但是磊哥嘴里不说,心里却明白……陈诺就好像是鬼附身了一样。

  夺舍!?

  李颖婉根本不管两人的疑惑,只是继续追问:“那么,鹿细细人呢?是不是和陈诺一起,现在也在金陵?”

  眼看张林生和磊哥都不说话了,但是从表情判断……

  李颖婉眼睛里忽然涌出怒气来!

  她狠狠的把手里的匕首扎进了墙壁上,然后低吼一声,跳起来,握着匕首对着墙壁上就是一阵发泄式的乱砍乱劈。

  嘴里还愤怒的叫骂着:“傻子!蠢货!!难道一次不够,还要再为那个女人伤心一次嘛!!!!”

  ·

  “跟我说说,2007年之后发生的事情吧。”陈诺面色坐在椅子里,仿佛神色很从容的样子。

  “嗯?”

  “没事,你就说好了。”

  西城薰目光有些复杂,低声开始了诉说……

  “2007年的年底,你忽然召集了我们。

  当时我还在东京,你知道的,平时我很少离开霓虹。但那次,你忽然召集所有人,我想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或者宣布,所以我就去见了你。

  那次,我,还有我们所有人都在你的那条船上聚集在了一起。

  你当时的状况很不好,非常不好。

  你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奇怪……

  怎么说呢,你的实力忽然又变的强大了一些。

  见我们的时候,你看起来很精神,精神感应甚至能笼罩整片海域,我们都明显感觉到boss你的能力变的更强大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却都有一个奇怪的感觉,就说……你看起来仿佛很强大的样子,你穿的很干净,头发梳理的很整齐,你甚至还刮了胡子。

  可……我们就是觉得,你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憔悴’的味道。

  我们都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人。

  我们私下里交谈过,都觉得,boss你的眼睛里,好像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了。

  你变得沉默,甚至和我们说话的时候,还经常走神。

  你说你一直在压制自己的力量,你的精神力增强的速度,你还没有适应好。

  你还说,你要把自己的情况弄清楚后,再总结出一套可以提升力量的办法,以后还可以教会我们……

  但你说的这些,我们其实都并不是很关心。

  你甚至还主动和我们喝酒。

  你知道的,在那次之前的一年多前,曾经发生过一次,李颖婉那个家伙趁着你酒醉的时候,半夜去爬你的床,结果差点被她得逞。

  之后,你就再也不跟我们喝酒了。

  所以那次,你主动提出喝酒的时候,我们都很惊讶。

  但很快,你就宣布了一件事情,那件事情,立刻让我们几个瞬间爆炸了。”

  ·

  “我说了什么?”陈诺皱眉。

  西城薰小心翼翼躲避着陈诺的目光,然后才苦笑道:“boss……你是,都不记得了么?”

  “你先说。”

  “好吧。”西城薰叹了口气:“你说……你要…………”

  ·

  “西八!!!!!”

  李颖婉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她的拳头迎面骨的地方皮肉破裂了,鲜血淋漓。

  女孩却狠狠的捏紧了拳头,用力咬着牙。

  然后,她的记忆仿佛回到了某一个时刻……

  ·

  “……我要退休了。”

  陈诺举着酒杯,看着面前这群神经病儿童。

  沉默!

  船舱的餐厅里,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几个女孩子脸上的笑容,都直接僵在了脸上。

  几秒钟后……

  萤火虫深吸了口气,勉强开口道:“boss,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是要休假么?”

  别的人也都紧紧盯着陈诺。

  陈诺吐了口气,放下酒杯后,目光环视了几个人一圈,才低声道:“不,不是休假。

  是,退休。

  退!休!”

  叮!

  也不知道是谁,手里的酒杯脱手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你疯了吗!!!”

  第一个跳起来的依然是性格最偏执扭曲的李颖婉。

  萤火虫直接冲了上去,双手抓住了陈诺的衣服,面容扭曲的瞪着陈诺:“你……你是要……”

  “李颖婉!”

  旁边伸过一只手来,按住了李颖婉的胳膊。

  狐狸抓着李颖婉的手臂,深吸了口气,强行压制着情绪:“先,先听boss把话说完。”谷丁

  虽然看似冷静,但每个人都听出了狐狸的声音在颤抖。

  妮薇儿默默的坐了下来,却抓起了桌上的酒瓶,对着嘴巴就灌了一口,看向陈诺的眼神里,满是哀伤。

  西城薰则眯起了眼睛来,垂着眼皮,一声不吭。

  李颖婉的手开始颤抖,终于,一点一点的松开了陈诺的衣服,她的眼睛里迅速充满了泪水,然后,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流淌了下来。

  如同一个倔强又受了委屈的孩子,用力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陈诺。

  陈诺看着所有人,先叹了口气,拉着李颖婉,把她按在了椅子上坐下。

  然后,陈诺看了一眼狐狸,看到狐狸眼里的一丝紧张和畏惧后,小心翼翼的挪开了目光。

  “我……爱上了一个女人。”陈诺宣布:“我打算把以后的时间,都用来陪在她身边。”

  所有人都不吭声了。

  所有人都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boss。

  半晌后,开口的是狐狸。

  狐狸盯着陈诺:“是……星空女皇么?”

  陈诺一挑眉:“你知道?”

  “你在章鱼怪网站上,和她的对骂,我都看到了。”狐狸的语气明显是在压抑着怒火:“我以为你跟她没有关系的!”

  “现在有了。”陈诺没做太多解释。

  狐狸的脸色一变:“……可是……可是你最近总是在章鱼怪的网站上跟她吵架啊!”

  “你就当是吵出感情了吧。”陈诺依然没有做太多解释。

  “陈诺!”李颖婉抬起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诺,居然也不叫boss了,而是直呼其名,只是,她的语气却听起来软弱之极:“你其实很清楚的。

  无论你想要什么,无论你想做任何事情,只要你说出来,我们都会拼了命的去帮你得到!

  哪怕是你想去白宫坐那个位置,我们今晚就可以一起去把那个地方打下来!

  如果你喜欢什么女人,哪怕对方不肯,我都愿意去把她抓来,洗干净了绑好了送到你床上去!

  但是……

  你说,你要为了一个女人,退休?

  你要为了一个女人,离开我们?!”

  陈诺叹了口气,他弯腰,轻轻的拍了拍李颖婉的肩膀:“你啊……你一直都是这么喜欢乱想。

  男人和女人的感情,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样子的。

  什么我喜欢的女人,你就去绑来送给我……

  这种蠢念头不能再有了。

  而且……

  萤火虫,这个名字是我给你起的,你忘记了么?

  萤火虫,自己就可以为自己发出光芒。

  所以,不存在什么我离开你们放弃你们这种说法。”

  李颖婉不说话,却只是咬着牙,用力摇头,拼命摇头。

  “我说几句,可以么?”

  西城薰缓缓的站了起来,她用那种日本女孩特有的礼貌的样子,小心的欠了欠身,看向陈诺:“boss?”

  “你说吧。”陈诺叹了口气。

  “就算你爱上了那个女人,你想跟她在一起……但是,一定需要退休么?难道你打算以后的生活,就只有谈情说爱这么一件事情可以做了么?”

  西城薰声音不大,但是却语气坚定:“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理由。”

  说着,她盯着陈诺的眼睛:“别说什么这是你的私事。

  你是阎罗,而我们……

  我们早就是你身边的那群鬼了。

  离开了阎罗,我们这群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终究还是控制不住情绪,西城薰眼睛红了。

  “是的,就算是你爱上了那个女人,难道一定要退休么?!难道一定要离开我们么?”妮薇儿激动的看着陈诺,声音颤抖:“boss!!”

  陈诺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狐狸,然后又看了看身边流泪的李颖婉。

  终于,一声叹息。

  “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

  “什么原因?!”几个女孩同时质问。

  陈诺拿起桌上的酒杯来,倒了一杯,然后一口喝下去。

  放下酒杯后,陈诺说出了答案:“因为……她快死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再去做,只想全力的去陪着她,想办法救好她!除此之外,别的事情,我都不会再去做了!”

  几个女孩都不说话了。

  心中只有一个疑惑。

  星空女皇……快要死了?!

  ·

  “那天的事情,就以这样的结尾而告终了。”西城薰看着陈诺,语气很无奈:“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你爱上了星空女皇,你要跟她在一起,而且你还告诉我们,你爱的这个女人,快要死了,你只想陪在她身边,照顾她,救好她……

  这样的理由,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否定,能拒绝?

  其实,萤火虫后来和我说过一些话,这个南高丽的女人一直很变态的。

  她和我说,如果你爱上的是别的什么女人,要为她退休的话。

  她甚至打算不惜和你翻脸,都要去杀掉那个女人。

  但是,当你说,她已经快死了……她能感觉到你当时心里的悲伤。

  于是,她选择放弃了。

  所以,那天晚上之后,我们离开了,每个人都无奈的离开了。

  你说,你要退休,我们没有办法。

  之后的两年时间,你果然不再和我们联系,果然不再过问任何事情。

  只是我们还在和狐狸保持着单线联系,

  别人我不知道,我回到了东京,买了一个小小的武馆,我甚至还开了一个小咖啡店。

  两年的时间,我仿佛回到了普通人的生活。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很多个夜晚,无数次的想摘下墙壁上的那把刀,想结果自己的生命。

  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在乎的那个人,他不要我了,离开我了。”

  西城薰说到这里,眼睛也红了,只是语气却变得坚硬了起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那次都没死么?

  因为我们都很残忍!

  我们对别人,对自己,都很残忍!

  我们很清楚,你说,那个女人快死了!

  既然她快死了,那么,我们也许可以等一等!

  也许,等她死了,你那个可笑的爱情结束了,你就会回来!

  重新成为我们这群鬼魂的阎罗!”

  说到这里,西城薰脸上的笑容变得强硬而冷酷,她缓缓的竖起两根手指。

  “两年!我等了两年,其她人也等了两年!

  这两年,我们从狐狸那里得到一些你的消息。

  你陪着那个女人,坐着你的那条船,全世界的游历。

  你不知道狐狸对你的那条船做了监控吧?她甚至不惜代价的好几次黑掉了几个国家的卫星,就是为了想知道你到哪里了,在做什么。

  你陪着那个女人出海,游历世界。

  甚至你陪着她钓鲨鱼。

  你在南美和她一起过狂欢节。

  你在北极陪着她去抓北极熊去看极光。

  你带着她去非洲……

  这些我们都知道!

  然后,你渐渐的失去了消息,连狐狸也找不到你了。

  彻底失去你消息的那几个月的时间,我们都发疯了一样。

  李颖婉一口气接了九个暗杀的任务,还跑去战乱地区。

  那个女人是个疯子!我后来再见到她的时候,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她身上的血腥气!

  还有蜂鸟,她变得越来越神经质了,她谁都不相信,她不肯和任何人类接触,她把自己关在庄园里,遣散了所有的仆人。

  我后来见到她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个原始人!她身上甚至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穿着一件熊皮你知道么?

  还有狐狸,她因为为了寻找你的下落,不惜代价的去渗透那些国家官方的卫星,被九个国家列上了通缉名单!

  如果那段时间,再继续多一些时间的话,你肯定就看不到我们了。

  我们可能都会发疯死掉。

  幸好……

  你终于还是出现了。

  就在我们统统彻底发疯之前,你终于出现了。

  再一次得到你召集的命令后,我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奔赴而来。

  然后,没想到的是,你带来了鱼鼐棠。

  鼐棠酱……其实我对她并没有敌意。

  但,你告诉我们,她是那个女人的弟子,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她会加入我们……

  我们并不喜欢她,真的,并不喜欢她。

  哪怕她和我们没有任何恩怨。但只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弟子,就这一个原因就足够了。

  只是你希望我们接受她的加入,我们就接受了。

  因为我们明白……至少,你回来了!

  相比你回来这件事情,那么全世界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重要了!”

  ·

  陈诺静静的听鱼鼐棠说完了这些。

  他的表情微微动容。

  然后,陈诺轻轻一叹,往前俯过身子,用力拍了拍西城薰瘦弱的肩膀。

  “其实……我应该对你们都说一句对不起的。

  嗯,这算是我欠你们的。

  但当时……可能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吧。

  而且……现在说这句对不起,可能也已经晚了。

  但,还是说吧。

  真的,很对不起你们。”

  西城薰身子一震,她面色复杂,但是却带着哀伤的眼神:“boss?

  你……其实这些话,你当初回来的时候,也和我们说过了。

  你说你很抱歉,但是你当时没有别的办法没有别的选择……”

  陈诺皱眉,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说过么?”

  然后,他盯着西城薰的眼睛,说出了让西城薰惊讶的话。

  “那么……我真的很抱歉了。

  因为……你说的这些经过,你说的这些事情……

  我现在,都完全不记得了。

  准确的说,我好像丢掉了那两年的记忆。

  从2007年,我开始南极之行,在那次行动之中认识了鹿细细。

  再到2009年,鹿细细死掉之后,我回到你们身边……

  中间的这整整两年时光的记忆……

  我统统,都不记得了。

  这段记忆,被人抹去了。”

  s..book287062521908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稳住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