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四百一十九章 【陈母训子】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2-01-27 23:1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百一十九章陈母训子

  眼前自家的房子里,鹿细细一身居家服,长发一束,尽显慵懒的味道,却站在卧室的门口,对着自己依门而望。

  再加上那带着三分迷糊三分犹豫的眼神。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句……

  “老公啊~”

  陈诺恍惚之中,仿佛就回到了去年的那段时间。鹿细细失忆后被自己捡回家来,在自己一顿忽悠之下,变成了“小鹿女和诺儿”的那段日子。

  宛如时光倒流。

  甚至于,恍惚之中,陈诺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喊了一声:“鹿依依?”

  不过随后,眼看面前的鹿女皇眉头一皱,陈诺瞬间就回了魂儿。

  然后,刷的一下,冷汗就下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陈诺忽然之间头皮一炸!

  几步就冲了过去,眼神越过鹿细细往屋内看,然后又一把推开了另外一个卧室的门扫了一眼。

  嗯,放心了。。

  家里没人。

  并没有一家老小都被鹿细细“吸食”掉后的那种骇人场面。

  陈诺心中焦急,转身看着鹿细细:“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不是应该在对面么?”

  鹿细细歪着脑袋,仔细的盯着陈诺,似乎还有些听不明白,正在努力的消化着陈诺说的这些句子的意思。

  然后,嘴唇微动,还是试探着喊了一声:“……你……老公?”

  陈诺一口气被憋住了,无奈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鼻子:“对,老公,你的!”

  再看鹿细细,陈诺越看越是心惊。

  若是鹿女皇一个不留神乱跑,跑到自己家来了——倒也不算稀奇。

  以她的本事,一扇门肯定挡不住。

  但……她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这家居服,还有……拖鞋?

  等等,再细细看一看的话,似乎床上的枕头和被单,也是仿佛有人躺过的样子?

  情急之下,陈诺赶紧就亮开嗓子喊了一声:“鱼鼐棠!!小奶糖!!!人呢!!!”

  没回应。

  陈诺深吸了口气,眼珠子转了转,就换了个喊法儿。

  “灰猫!!灰猫!你给老子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

  “……灰猫……出来……”

  趴在小区里最边缘最外面的一栋楼的楼顶,灰猫懒散的挪了挪已经肥胖成了一个肉球的身子,侧着耳朵听了会儿,然后把脑袋趴了下去, 努力的把身子缩成一团。

  别喊了……

  喊也没用啊……

  你自己的妈妈算计你……

  你喊本猫有个毛用哦……

  ·

  两条街之外的一家kfc里。

  下午的时候偌大的店堂里, 客人其实已经不少了。。

  这种洋快餐在2002年还是非常收欢迎的, 尤其是年轻人。

  公平来说,洋快餐的味道和营养价值也就那样,但做餐饮的经营策略, 在2002年的这个年代,确实远远领先国内餐饮行业一大截。

  别的不说, 别管背地里卫生到底如何, 但就店堂里的卫生做的, 就让客人看了就舒服。

  偌大的店里,甭管客人再多, 也都是擦的窗明几净的,旁边穿着制服的清洁人员一刻不停的来回忙碌。

  2002年的这个时候,国内很多干餐饮的还没有这个意识呢。很多大饭店里都还能看见苍蝇。

  欧秀华此刻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前, 在身边坐着的, 是小叶子。

  对面坐着的, 是白发萝莉鱼鼐棠。

  小奶糖低着头, 嘴巴里咬着一根吸管,眼神躲闪着四处观望着。

  至于陈狗的女儿, 陈一一(不是破折号,是两个“一”字啊!!)小小妞,自然不在鱼鼐棠怀里抱着了。

  正躺在正牌奶奶欧秀华的怀里呢。

  小叶子翘着兰花指捏着薯条吃了两根后, 凑近了低声道:“妈妈……我可以喂妹妹吃薯条么?”

  欧秀华叹了口气,却拿起纸巾帮女儿擦了擦嘴角的番茄酱, 低声道:“乖,宝宝还小, 不能吃薯条的,叶子你自己吃。”

  顿了顿, 欧秀华语气很认真的对女儿交代:“……还有,和你说了好几次了,你记住了,这个不是妹妹!

  这是你哥哥的女儿,你要叫小侄女!

  将来她长大了,要叫你姑姑的!

  记住了么?”

  小叶子“哦”了一声,似懂非懂, 但依然还是忍不住的用好奇的眼神去瞧自己的这个“小侄女”。

  鱼鼐棠看着这一幕……

  好吧,天才萝莉已经躺平了……爱谁谁吧!

  你们家的事儿,你们自己说了算。

  关我什么事儿啊!管不了,也不管了。

  “鼐棠啊。”欧秀华和自己女儿说完了话, 就抬头看白发萝莉了。

  “欸?阿姨?”

  “……”欧秀华皱了皱眉,阿姨这个称呼,其实有些粗糙了啊。

  这两天也问仔细了很多事情了。

  这个小丫头,是儿媳妇的学生,而且是被儿媳妇在国外养着的——类似养女一样。

  那这么算的话,喊自己阿姨可就不合适了。

  该叫……奶奶?

  否则的话……

  她管自己儿媳妇叫老师。

  儿媳妇管自己叫婆婆?

  让外面人听了,不定以为这家人关系多乱呢。

  不成!

  “鼐棠啊,你也记住了,以后不能叫我阿姨了,要叫奶奶。”

  “奶奶!”鱼鼐棠改口改的那叫一个干脆!

  你辈分大,你说啥就是啥!

  我老师以后都得管你叫妈呢。

  你让我叫奶奶,就叫呗。

  别说叫奶奶了,就算现在让鱼鼐棠叫菩萨,小奶糖一个磕巴都不带打的!

  眼看小丫头改了口,欧秀华表示挺满意,点了点头,就又问道:“昨天陈诺那个狗东西和你说了今天几点到家来着?”

  鱼鼐棠随口回答:“陈诺那个狗东……”

  嗯?

  小丫头顿时闭了嘴,不动声色的干咳了一声:“……说是下午到的……看时间这会儿应该就差不多到家了吧。”

  “嗯。”

  欧秀华也不动声色,但其实心中也还是一叹。

  哎,狗东西确实是狗东西,但叫的这么顺嘴……

  说明人家女孩子家里人,对陈诺的怨气还是很大的呀。

  不行,这么下去可过不成日子,得想办法化解了才好。

  “吃完了我们也差不多回去了吧。”欧秀华叹了口气。

  双手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孙女抱着,调换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小叶子立刻乖巧的擦了擦嘴巴,拿起了自己的书包。

  鱼鼐棠则是抓起了带着的一个双肩包,里面塞着婴儿的纸尿裤和奶瓶啥的。

  “对了,一会儿到家门口,陪我去超市买个东西。”

  “哦,买什么啊?”

  “到了你就知道。”

  ·

  陈诺心中知道自己这下是彻底翻船了。

  而且也知道自己是被欧秀华女士算计了。

  咋知道的?

  很简单,陈诺多狗啊!

  家里就一个鹿细细,一看模样不像是自己瞎跑过来串门的——倒是好像已经在这儿住了至少两天了。

  鱼鼐棠没跟着。

  欧秀华和小叶子也不在。

  灰猫那个畜生更是躲得没影子了。

  这还有啥不好猜的?

  所以陈诺脑子里飞速的转了起来!

  第一个念头是,要不……跑?

  不用问啊,今天家里就是大型家庭伦理戏的拍摄现场!

  可跑……

  跑得了和尚,庙在这儿呢!

  家不要了,妹子不要了,女儿不要了?

  既然不跑的话,那就得琢磨琢磨了。

  “哎……”

  陈诺干脆心中一横,转身就走进了卧室里,直接就去翻衣柜。

  ·

  欧秀华其实也算是有心了。

  没在家等着,而是给了儿子先回家见鹿细细的功夫,又算着时间过了一个小时,才带着三个小的回了家来。

  才拿出钥匙一开门,门才拉开一条缝,就闻到了家里一团喷香的炒菜的气味飘了出来。

  夹杂着厨房里丁叮咣啷的动静。

  欧秀华先是一愣,进门来就看见自己儿子身上穿着厨房里干活儿的围裙,卷着袖子擦着手从里面出来了,一手还捏着个锅铲子,眼看自己回来了,一脸若无其事的笑容:“哟,你们回来的有点早啊,菜刚下锅。”

  说着,陈诺就笑道:“叶子,去洗手。”

  “哥!”小叶子毕竟年纪下,还不太懂什么,开心的就扑了过去抱了陈诺,陈诺摸了摸叶子的头发,笑道:“去洗手,一会儿吃饭。”

  然后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绷着脸,但满眼都是幸灾乐祸眼神的鱼鼐棠,叹了口气:“你也去。”

  欧秀华深吸了口气,刚要开口,陈诺就一拍脑袋:“啊!要翻锅了!”

  说完,一头就钻进了厨房里。

  欧秀华一口气就悬在了喉咙口这儿。

  下意识的就要厉声大喝一声,可采吸了口气要喊,忽然就感觉到怀里一拱。

  一低头,怀里的宝贝孙女不知道啥时候醒了。

  这可不能喊!

  吓着孩子呢。

  用力把那口气吐出来,压了压心火,欧秀华先抱着孩子进了里屋。

  就看见鹿细细静静的站在里屋的窗户前,看着窗外。

  闻声也只是回了回头,目光落在孩子的身上转了一圈,眼波才温柔了一些儿。

  “我给孩子换个纸尿裤。”欧秀华叹了口气。

  说着,就从包里抽出一张来,一手捏着,手忙脚乱的把孩子平放在床上。

  给孩子换尿片这个活儿……

  陈诺小时候,欧秀华也做过。

  小叶子小时侯,欧秀华也做过。

  小叶子年纪不大,也就才过去几年,好在这份手艺还没忘光。

  欧秀华这两天一开始还有些乱,不过两天下来,也就捡回那个熟练度了。

  这会儿换起来又麻利又快,旁边鹿细细本来就老神在在的看着窗外,却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回头用好奇的目光看着。

  “你……要自己来试试么?”

  欧秀华主动开口。

  这两天她其实好多次都主动找鹿细细说话的,但鹿细细每次反应都是冷冷清清,不吭不声的。

  欧秀华心中也是无奈。

  若是换个性子暴躁的,怕是就抹不开面子,反而对这场面记恨起来了。

  不过欧秀华心善,性子软,又是个认死理的——这件事情,再说破大天去,都是老陈家亏待和委屈了人家姑娘。

  人家一个姑娘没名没份的跟了你儿子,娃都生了,连父母都不让见,养在外面……

  谁心里没气?

  而且,鱼鼐棠也做了点铺垫——可不敢说自己老师是失忆了或者疯了……

  更不敢说鹿细细还能吸生灵气血……

  嗯,就说,鹿细细因为这个事情,生了孩子后受了点刺激,精神有点不好,有点自闭。

  欧秀华听了后,对于鹿细细对待自己冷淡的态度非但没有介意,反而越发的内疚了。

  千错万错,都是自己儿子那个混蛋造孽啊!

  何况,欧秀华也看明白了,鹿细细的那副冷淡的态度,并不是针对自己——哪怕是面对鱼鼐棠,也都是冷淡的。

  所以,鱼鼐棠说的“受了刺激,有点自闭”这个说法,欧秀华倒是真的信了。

  此刻眼看鹿细细对给孩子换尿布有了兴趣,欧秀华顿时就来了精神,招呼鹿细细走过来细看,然后自己刻意放慢了动作,一点一点的示范……

  其实也没发觉,就在身后,自己那个混蛋儿子,却已经趴着门框儿偷看呢。

  欧秀华没察觉身后的陈诺,但是却察觉了鹿细细的目光忽然被分神,往自己背后看了,这才猛一回头,看见陈诺正在那儿讪笑,就喝道:“你给我……”

  陈诺却已经主动走了进来,却绕过了欧秀华,上去就一把将陈一一抱了起来,抱在怀里。

  欧秀华原本已经抬起手要打人了,陈诺却抱着孩子赶紧剁开:“别别,抱着孩子呢!”

  “…………”

  陈诺咳嗽了一声,低声道:“那个……要不然,咱们先吃饭?吃过饭再说?”

  欧秀华冷冷道:“我们在外面都吃过了。”

  说着,走上来从陈诺手里把孩子先抱走了,还低声道:“不会抱孩子别乱抱!孩子还小脖子软,手要脑袋后面托着点!”

  说着,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看陈诺,又看了看鹿细细:“你们都出来,我有话要说。”

  欧秀华当头就往外走,陈诺只好跟着,一回头,却发现鹿细细仿佛没听懂,老神在在的站在那儿,想了一下就过去伸手要拉。

  鹿细细一挑眉,直接闪开了陈诺的手。

  这个动作却又被欧秀华瞧见了,不由得心中一抽。

  不行啊,不下点狠药,人家姑娘心里这委屈,怕是化解不掉啊。

  ·

  客厅里,陈诺再想假装炒菜也好,做事也好,欧秀华却反而定下了心思,随他去演了。

  任凭你忙前忙后,欧女士就抱着娃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

  饭菜上桌,陈诺刻意张罗了一下,不过小叶子毕竟是吃饱了回来的,虽然哥哥热心招呼,吃了两口也就吃不下了。

  鱼鼐棠算是给面子,盛了小半碗米饭在那儿一粒一粒的扒拉着——不过看热闹的动机居多。

  鹿细细就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家人——眼神其实也有点好奇,只是依然抿着嘴不说话。

  眼看陈诺拖拖拉拉的吃着,欧秀华也不着急,只是静等着自己女儿小叶子吃完了,才缓缓道:“叶子啊,去,把刚才我们回来路上,妈妈买的东西拿过来,就是那个红色的塑料袋。”

  小叶子乖乖爬下了凳子,蹦蹦跳跳跑去了,然后就提来了一兜子东西。

  陈诺一看……筷子放下了。

  用眼神去看欧秀华。

  欧秀华其实也有点紧张,但毕竟一想起儿子今后两口子过日子重要……这委屈的气儿,不让鹿细细今天出了,怕是以后家宅不宁。

  于是硬着头皮,冷冷的和陈诺对视。

  陈诺苦笑了一声,缓缓站了起来。

  从小叶子手里接过塑料袋,打开一看……

  格愣格愣的齿儿,两头宽宽那么大个儿!

  好么……

  搓衣板!

  陈诺:“…………”

  欧秀华深吸了口气,却先把怀里的孩子抱着放在了沙发上,又拿了个靠垫护着,这才起身,先走到了柜子旁,从抽屉里拿出了香来,先对着墙壁上挂着的老太太的遗像上了柱香。

  “老太太。”欧秀华故意不去看陈诺,却对着遗像里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低头大声念叨着:“按理说呢,我已经改嫁出了陈家,不算是陈家人了。

  但陈诺毕竟是我儿,他是陈家的独苗,如今家里么的个长辈,我若是不管的话,他做事情就越来越么的边了。

  今天不是我这个改嫁的媳妇要管陈家的家事,而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教好他,不得不管。

  您见谅,也别心疼您的孙子!

  是他犯了大错,不罚不行!”

  说着,扑通一下,欧秀华跪下了!

  就当着老太太的遗像,砰砰砰,三个响头。

  欧女士是真磕啊!十足用力!

  三个响头磕完,额头都红了。

  陈诺一拧眉……这是真的动了气了啊。

  欧秀华转过身来,看着陈诺,声音很平静,但却说的很敞亮:

  “小诺,按说我不是个负责的好妈,之前也亏欠你和你妹,为人母以身作责我没做好,还犯过国法。

  但我既然回来了,在这个家里过日子,这么大的事情就不能不管的。

  你如今年纪也大了,有本事,有钱,有产业,外面也有地位。

  你若是不服我管,我也拗不过你。

  但这种事情,你若是不思悔改的话,我这个当妈的,管不了你,也看不得你继续这么做混账事情。

  大不了,我今天之后,就带着叶子也离开这个家,眼不见心不烦,任凭你自己去胡作非为好了。”

  陈诺叹了口气:“不至于,不至于的……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就好了。”

  欧秀华深吸了口气,却走过去,从抽屉里拿了根尺子出来。

  嗯,就是那种竹条尺。

  早些年,南方的家庭里,都有这种尺子,大姑娘小媳妇的,都会在自家里裁剪些简单的衣上,用得上这东西。

  两指宽,两尺长。

  嗯……抽人贼疼!

  那个年代,是不少孩子的童年阴影。

  但凡生在那个年代的孩子,谁小时侯没有淘气闯祸,被自家爹妈摁在家里,扒了裤子用这种尺条抽过屁股?

  “陈诺,你给我跪下。”

  欧秀华声音带着一丝颤儿,但面上还是绷得很紧。

  陈诺吸了口气,扑通一下,就跪在了搓衣板上,膝盖十足十的磕在上面。

  “你听好了,你若是不服我打,你可以抢过这个尺子,撅断了扔掉。

  你这么做的话,我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陈诺听欧秀华这么说了,点了点头,苦笑道:“妈,没事,你打吧,我认罚。”

  “……好。”

  欧秀华眉毛抽了抽,闭着眼,用力咬牙牙,挥手。

  啪!

  这一声,又脆又响!

  欧秀华听在耳朵里,自己心尖儿其实也跟着一颤。

  睁开眼睛,就看见陈诺的左边脸颊到脖子那儿,一道红印子。

  欧秀华这一下,是真没留手,实打实的抽了一记狠的!

  而陈诺,一没躲,而没用自己的能力去化解力道,实打实的挨了这么一下子。

  眼看儿子脖子上那道印,欧秀华心中其实就一软,有些心疼。

  但……

  她很清楚,今天这一出,一是真的要惩罚陈诺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混蛋事。

  二来……其实也是她欧秀华为了儿子好。

  儿媳妇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换那个女人能忍?

  除非以后两人不在一起,就此分掉。

  可孩子都有了啊!

  那么就得在一起过日子。

  既然在一起过日子,就必须得让儿媳妇把心里受的这份委屈给弄出来!否则的话,心中压着怨恨,日子过不安宁!

  ·

  第一下打实了,欧秀华却眼看鹿细细没动静,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咬牙狠心,再抬手……

  啪!

  第二下抽的比第一下还狠。

  旁边的小叶子看呆了,忽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上去就一把抱住了欧秀华的袖子:“妈妈!妈妈不要打哥哥!!!”

  “叶子,你一边去!”欧秀华寒着脸把叶子拉开。

  陈诺深吸了口气,把小叶子也往后拽了拽:“叶子,哥哥做错了事情要受罚的,妈妈打完了就好了。”

  欧秀华深吸了口气,眼看叶子被拽开了,咬牙闭眼,再挥手……

  这一下……

  嗯?

  欧秀华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的手悬在半空,手腕子却被人拽住了,低头一瞧,就看见鹿细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脸上依然冷冷清清的表情,却对自己拧了拧眉毛。

  “……不……打他。”

  欧秀华心中一松,却反而生出一丝窃喜来——这说明,鹿细细还是,还是心疼陈诺的……

  那就有缓儿!

  “一一她妈,陈诺他……你……”欧秀华面色复杂。

  “不打他。”

  鹿细细第二次重复,口齿清楚多了,也说的更明白了。

  欧秀华心中却越发的惊喜起来,缓缓放下了手,仔细看了看鹿细细,又看了看陈诺。

  “你的意思是……不打?你……你肯原谅他了?”欧秀华声音有些紧张。

  鹿细细却一皱眉——好吧,其实以女皇陛下目前的神智水准,压根没听懂这么复杂的话。

  只是鹿细细这一皱眉,却让欧秀华又误会了呀。

  想了想,既然不让打……那……

  “陈诺,你就跪在这里。”欧秀华缓缓道:“什么时候……你女儿她妈说让你起来了,你再起来!”

  陈诺眨巴了眨巴眼睛:“……一直跪着?”

  “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看你女儿她妈让不让你起了。”

  说完,欧秀华把手里的尺子一扔,掉头过去沙发把孩子抱了起来,又一扯已经看的傻掉的小叶子,就直接回了里屋去了。

  走的真叫一个干脆!

  陈诺:“…………”

  好吧,扭头看鹿细细。

  “那个……老婆?”

  鹿细细却已经仿佛对这个场面失去了兴趣了,扭过头去,又看向了别处。

  “那个……我能起来么?”

  “老婆你给句话?”

  “欸?你怎么走了呢?”

  眼看鹿细细居然迈步就朝着卧室里去了。

  “喂!鹿细细??”

  “扑……哈哈哈哈哈哈哈!”

  桌前一直安静坐着看戏的鱼鼐棠,忽然就笑的米饭从嘴里喷了出来。

  陈诺冷眼看着这个家伙:“时间也不早了,你吃完了饭是不是该回家睡觉了?”

  鱼鼐棠一摊手:“你妈妈,我老师的婆婆,我的奶奶,已经交代过了。

  以后我们都住一块儿了。

  老人家说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既然是一家人了,哪有分开住的道理。”

  陈诺皱眉:“也没分开住吧,就对门儿。”

  “你妈说了,对门也不行,隔着两道门一个走廊,那就是两家。不像话!

  你别和我讲啊,你妈说的你跟她辩去。”

  陈诺愣住了:“不是……我家就两个卧室……”

  “你妈带孩子一间,你女儿的婴儿床放她床边。”鱼鼐棠飞快道。

  “那我和你老师住一间?”陈诺一琢磨……倒也可以。

  “呵。”鱼鼐棠冷冷道:“你的卧室这两天已经被我和老师征用了。”

  陈诺皱眉:“那我睡哪儿?”

  鱼鼐棠笑得愉快极了:

  “你猜呢?”

  ·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

  陈家已经熄灯了。

  其实欧秀华中间假装出来去洗手间看了一眼儿子……不过看陈诺依然跪在那儿,眼神有些心疼,不过还是硬了硬心肠,扭头回屋了。

  不下狠药,不治心病!

  陈诺倒是无所谓……跪了两个多小时了,对他来说这点事情不算什么。

  正想着忽然心中一凛!

  一抬头,就看见鹿细细无声无息的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客厅已经关灯了,黑暗之中,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陈诺看着鹿细细那张恬静的脸庞,忽然叹了口气:“你以后清醒过来,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笑我很久很久吧……”

  鹿细细居高临下看着陈诺,忽然缓缓的伸出手指来。

  陈诺心中一动,故意没动,任凭鹿细细的手指落在了自己的嘴角。

  然后,这手指就滑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一丝清凉的感觉顺着肌肤渗透下去,不过几个呼吸之间,陈诺脖子上被打出来的痕迹就消失无踪了。

  陈诺愣住了!

  这是……主动……

  给自己治伤?!

  鹿细细还有这个意识?

  正惊讶着,面前的女人已经缓缓的弯下了腰来了。

  那脑袋就凑到了陈诺的额头来,脸蛋轻轻在陈诺的额头上贴了一贴。

  这个举动,顿时让陈诺脸色一动!

  什么……意思?

  正心中狂跳着,忽然就在黑暗中,一缕细微的声音落入了自己的耳朵里。

  那甜腻的嗓音,甜腻娇柔的语气,是如此的熟悉!

  “是不是很疼呢,老公啊~”

  卧槽!?!

  陈诺霍然抬头!

  黑暗中,那双明眸就这么近这么近的凝视着自己,是自己嘴熟悉的那种灵动之极!哪里还有半分那种空洞呆滞的样子?

  陈诺瞬间脑子闪过几个念头后,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眼看鹿细细的嘴离开了自己的耳边,陈诺却已经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把就把鹿细细的大腿抱住,用力一拽,就把整个人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黑暗中,两人身子紧紧贴在一起,陈诺心中激荡,喘了口气,低声道:“你……已经清醒了?”

  鹿细细双手已经用力勾住了陈诺的脖子,嘴唇却已经直接堵了上来,却是用力狠狠咬住了陈诺的嘴唇!

  陈诺一疼之下,倒抽一口凉气!

  不行!

  这是自己老婆,自己的女儿她妈!

  不能反抗,更不能用能力反击。

  而且……也未必打得过?

  “你……你到底……”

  鹿细细狠狠咬了一口后,却在黑暗中,松开里力道,不等陈诺说完,这一次,却是又一次用嘴唇堵住了陈诺的话。

  只是这一次,却没有再用力咬人了。

  一个几乎足以让寻常人窒息的长吻之后……

  鹿细细瞪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柔情和幽怨,更带着一丝浓浓的不舍,在昏暗的客厅里,坐在陈诺的怀里,就这么盯着陈诺。

  陈诺嘴巴很疼,但心中却慢是欢喜:“你……你好了,这是我今天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你今天一直在骗我?你也骗了我妈?还有,你是什么时候……”

  “时间不多了。”鹿细细摇头,却用手捂住了陈诺的嘴巴,飞快道:“你听我说完,别打断我!我时间不多了!”

  鹿细细话语很急促,但是声音却强行压抑着情绪,尽量用快速而冷静的语气飞快道:

  “我还没有恢复!准确的说是没办法恢复!

  我的神智和自我意识,其实前些天就开始复苏了。

  但是我发现,我一旦开始展现自我意识,在我的意识空间里,就有一股我没办法解释的力量在拉扯我的意识!

  就好像……是召唤,或者是蛊惑。

  那种力量让我的意识没办法凝聚起来,也不敢凝聚起来!

  我感觉就好像有一个东西能时时刻刻的窥探着我,仿佛等着我什么时候彻底恢复自我意识!

  而且……有一种让我觉得很危险的感觉!

  所以,我不能让意识彻底苏醒。

  这几天来,我每天都封闭了自己大部分的意识,只保留一分,其余的都封闭了。

  每天,我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感觉到那种监视的感觉会减弱,才可以偷偷的苏醒片刻!

  陈诺!我被人盯上了!而且我感觉是一种我无法抗衡的力量!

  我有一种很恐惧的感觉……只要我一苏醒,就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s..book287062443002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稳住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