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四百一十一章 【章鱼怪的秘密】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2-01-11 19:52: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百一十二章你好弱

  我把你卖给你自己……

  嗯……

  神宗一郎此刻的心情就是这样的。

  看着眼前的陈诺,神宗一郎总有一种很想敲死对方的念头。

  而陈诺心中的念头,转的就更多了。

  上辈子,眼前这个章鱼怪被西德干死了。死在南极的那只巨型章鱼,就是对面的这位。

  可……还有一些细节解释不清的。

  比如,上辈子的南极任务,自己和鹿细细还有一大帮能力者接受了章鱼怪组织的招募,乘船前往南极……

  但,海里的那只巨型章鱼,分明是先对船展开了攻击。

  而且,那条船也是在主动投放一种声纳设备,主动的在寻找章鱼。

  章鱼怪的手下,为什么要找来一大批高手,然后到海上去寻找章鱼怪?

  背叛?

  内部发生了背叛,元老会组织了一批高手,去海上猎杀章鱼怪本体。

  是这样么?

  “所以,你上次电话里说的,一只巨型章鱼……你是打算把我自己卖给我?换取我放掉那个小女孩?”

  神宗一郎的声音里锋芒毕露:“再问你一遍,陈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本体所在位置的!”

  陈诺深吸了口气,眨巴了一下眼皮,然后忽然摇头:“我没说过我知道这里有一只巨型章鱼啊……”

  “但是你来到了这里,而且你和我约定的时间是五天!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

  “我只是来碰碰运气。”

  “但是,塞琳娜小姐昨天和我发了消息,说你需要找一条船,还有熟悉海域的向导。”

  好吧,编不过去。

  眼前这个家伙不是家里那个失忆后傻乎乎的小鹿女。

  这个家伙是章鱼怪。是统治了地下世界最强组织的大boss。

  “……是西德告诉我的。”

  陈诺飞快的说出了这句话。

  “西德?”

  “就是南美热带雨林里跑出来的那个种子,你的同类。”

  陈诺说出这个话的时候,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神宗一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陈诺捕捉到,这个家伙的眼神里居然闪过了一丝深深的忌惮。

  就在陈诺心中飞快的思索如何应对接下来这个家伙的质疑的时候……

  让陈诺没料到的是,神宗一郎居然直接出手了!

  陈诺瞬间感受到了强大的束缚力量,全身都陡然一僵!甚至这种舒服不仅仅是局限于物理层面,在这一瞬间,就连他的精神层面,意识空间里仿佛也瞬间被东结束了。

  那种意识流动忽然降低了大部分的运转,就如同一个人熬了三天三夜没睡觉,那种精神疲惫到极度后,各种反应都陷入了强烈的迟缓之中……

  这种骤然出现的罗差,让陈诺先是精神一滞,随即本能的,精神能力者面对意识被操控后下意识的反抗就被激发了。

  意识空间飞速的挣扎了一下后,陈诺就看见了眼前的神宗一郎已经把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做出躲闪动作。

  神宗一郎的手搭在了陈诺的肩膀上后,陈诺的身体顿时就失去了自我操控,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仿佛就这么彻底剥夺了自己对身体的掌控权。

  “跟我走吧,陈桑。”章鱼怪眯着眼睛。

  陈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听从了对方的吩咐缓缓站了起来。

  意识空间之中,精神力量流动疯狂的挣扎着,陈诺的眸子里满是寒气。

  瞬间,意识空间之中,陈诺的精神力就呼啸着往外冲撞了数十次。

  “你比我预想的还要强一点点。”神宗一郎眯着眼睛:“不过,这么近的距离,而且你已经被我控制住了,你没有机会的,所以……嗯?你笑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陈诺脸上已经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然后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

  “传送!”

  咻!

  陈诺的身子忽然原地就消失掉了。

  神宗一郎一愣之下,就看见自己的手里一空,眼前被自己按住肩膀的这么一个大活人,就陡然不见了。

  “…………”

  神宗一郎面色阴沉了下去,眯起了眼睛来。

  酒吧里热热闹闹,并没有人察觉到角落里这一桌旁忽然少了一个人。

  神宗一郎深吸了口气:“空间力量?他已经进步的这么快了么……”

  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古怪的光芒后,神宗一郎忽然伸手轻轻一抓,仿佛在空气之中捕捉着什么无形的痕迹后,他的身影也在原地消失了。

  ·

  砰!

  陈诺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半空之中,急速坠落的过程里,他已经飞快的调整好了姿势,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传送后的负面效应还是有一些的,陈诺深吸了口气,飞快的排除也压制下传送后那种身体的无力感和失控感。

  而且意识和身体也略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同步的感觉。

  不过……

  比以前是用传送技能的时候,已经强上太多太多了!

  这就是陈诺去了一趟青云门后,陪着师娘宋巧云,用掌控者级别的力量“喂招”了无数次,所得到的突破!

  看着世界,已经和之前不同了!

  ·

  如果说,这个世界是一副画卷,大千世界万物,都只是画卷之中涂抹上的内容。

  而陈诺之前,作为画卷之中的一部分,他所能看到的世界,都只是画卷之中的内容。

  但是在领悟了那一层力量之后,隐隐的,他已经可以看出这个世界的本质了。

  他可以看到“画卷”本身!

  这个世界存在的空间,就如同画卷的画纸。

  而如今的陈诺,可以看到……这张纸了!

  而当能看到这张纸之后,陈诺的第一个反应其实并不是惊叹于这个世界的本质或者对空间的理解什么的……

  而是……

  他忽然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为什么西德可以那么强大了!

  第一次和西德的决战不算,那次在南美的遗迹世界里,西德还没有那么强大。

  但是之后在金陵的那次大战,西德以一己之力,将陈诺,鹿细细,太阳之子,外加电将军,四个强者,正面彻底击垮,而且几乎是无损的状态下,轻易将四大强者按在地上摩擦。

  正是靠了那种出神入化的对空间能力的掌控。

  掌握了这种能力的西德,哪怕面对再多的强者围攻,哪怕是再多凑上十个八个掌控者,他也都是无敌的。

  而如今,当陈诺开始能“看”到一点点“这张纸”的时候,他忽然就明白了西德的强大所在,以及他为什么可以做到如此强大了。

  当然了,陈诺还远远做不到西德那种程度,那种把空间能力信手拈来,随意摆弄的程度。

  但是,至少在发动“传送”技能的时候,再也不用像当初刚得到技能的时候,每次使用过后,都要像丢掉半条命一样废掉很久了。

  ·

  “咦?他已经学会使用了么?”

  坐在电视机前的西德,忽然挑了挑眉毛直接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后,才回头看了一眼窝在沙发上吃薯片的福克斯。

  “你再这么懒下去,会长成一个胖妞的。”

  “我是能力者,代谢比普通人快,这点热量我稍微动弹一下就全消耗掉了。”福克斯满不在乎的说着。

  “嗯,那个……我出去一下。”

  福克斯顿时放下了手里的薯片,皱眉看着西德。

  “放心,不是离开,就是……有点事情出门去看一下,应该很快会回来的。”

  说着,西德走过来摸了摸福克斯的脑袋,然后……

  顺手还从女孩的手里的薯片带里抽了一片薯片,扔进嘴巴里咀嚼了两下,然后皱眉。

  “真不懂,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一点都不甜。”

  ·

  咻!

  陈诺落地之后,第一时间身子迅速弹开,横移出了十多米!

  而就在他原本落地的地方,一道空气之中的寒芒随后出现,斩落!

  地面上顿时留下了一条被斩裂的痕迹!

  陈诺站稳了身子,立刻在身前身后飞快的释放出了无数条念力来,眯着眼睛拧身看着某处。

  就在自己落地的地方,空气之中被撕开了一条裂缝,神宗一郎缓缓一步从里面迈了出来。

  “上次见你,你还没有能够掌握空间能力这么强。”神宗一郎摇头。

  “上次我也可以空间传送了。”

  “不,你当初用空间传送的样子,笨拙的就像是一个得了帕金森的老太太,却偏偏要挑战十米高台跳水,还要空中转体三周半那种高难度动作。”

  神宗一郎撇了撇嘴角:“那种蹩脚的样子,根本谈不上‘掌握’,而是仿佛有人把这个技能强行塞进了你的脑子里,但是你只知道在需要的时候按下技能按钮,可是你自己完全不明白也不懂其中的道理。”

  嗯,说的倒是没错,这个比喻也很准确,陈诺心中接受了这句讽刺。

  “我没想到短短这么点时间,你居然进步的这么快。”

  “我也没想到,好好的说着话,你居然能做出偷袭这种事情。”陈诺皱眉道:”你可是章鱼怪啊,就没有一点强者的骄傲和尊严么。”

  “那些都是你们人类弄出来的无聊的情感和情绪而已。”神宗一郎一摆手:“要达到目的,就要把能用的手段都用上,这才是本质。

  讲究什么强者的坚持,明明用三分力气就能做到的事情,偏偏要用七八分。

  这是你们人类的文学家弄出来的虚幻的浪漫主义的情怀。”

  陈诺盯着这个家伙看了一眼,忽然苦笑道:“不得不说,你讲两句话的样子——越来越像是一个霓虹人了。”

  “很抱歉,今天我要杀了你。”神宗一郎微微做了一个欠身鞠躬的姿态:“因为……本地所在,是我最大的隐秘!我不能让一个活人知道我的这个秘密。”

  说着,神宗一郎也没有打算再废话,直接出手了!

  他的出手风格非常的简单!

  就如同他说的,把能用的手段都用上!

  陈诺释放出来的念力触角,顿时感受到了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制。

  神宗一郎的攻击方式很简单,精神力对精神力。

  陈诺的四面八方同时遭受到了神宗一郎念力的压制,一层层的将他的念力压制了下来,然后一层层的往里突入。

  陈诺疯狂的催动意识转动,不停的释放念力触角出去对抗。

  每一秒钟,都有无数的念力触角被摧毁,每一秒钟,都有新的念力触角被再次释放出去。

  这种硬碰硬毫无取巧的方式,牵制住了陈诺大部分的力量,同时因为念力的疯狂波动和不停的粉碎引发了余波,让陈诺无法清洗的捕捉到周围这片空间。

  他对这个“看新世界”的能力的掌控毕竟还不够高深,对于捕捉空间和感应空间的能力,还不够强大,而章鱼怪显然也赌准了这点,利用不停的精神力的强烈高频的对抗,让陈诺那原本就比较浅的感应空间的能力,顿时就被干扰了。

  陈诺疯狂的释放着精神力触角去对抗,神宗一郎面色凝重,一步步的逼迫走近。

  两人之间的距离,从二十步很快就变成了十步左右。

  神宗一郎每往陈诺身边靠近一步,就代表着陈诺的精神力在对抗之中被压制回了一分。

  神宗一郎明显占据了上风,精神力的强大程度,也牢牢将陈诺压制着。

  眼看神宗一郎又往前迈了三步,陈诺看起来精神力触角被纷纷碾碎,就连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神宗一郎低声道:“做个交易。”

  “哼。”

  “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秘密的。”

  “……”

  “你说了,我可以让你死的轻松一些。你不说的话,我抓住你,也会用办法搜索你的意识空间去强行搜查你的记忆……那种精神撕裂的痛苦,我想你一定并不希望品尝的。”神宗一郎淡淡道:“所以我们不如让事情简单一些,怎么样?”

  陈诺不说话,哼了一声,只是精神力的防御再次被碾碎了一层,眼看着神宗一郎又往前走了一大步。

  两人此刻距离不过五步之遥了,陈诺呼吸急促,那种精神层面的强大压力,延续到肉体之上,让他本能的开始大口呼吸——其实身体并没有遭受到什么损伤。

  “拒绝么?

  好吧,陈桑,我原本还是很看好你的,可惜了。”

  神宗一郎又往前迈了一步,忽然就伸手往陈诺的脑袋上摸了过去。

  此刻两人在精神力量层面死死对抗着,陈诺被压制的动弹不得,仿佛根本无法躲避对方伸来的手。

  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变得越发粘稠起来,粘稠的有如实质,两人脚下的地面,原本应该是冻土的坚硬地面,居然一点点的开始软化了下来,变得粘稠西软。

  陈诺的脚下更是一点点的往下沉了下去……

  两团强大的念力的碰撞,就如同磨盘一样,将两人所在的这个地方,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在两团力量的挤压之下,一点点的碾碎!

  就在神宗一郎的手指尖已经触碰到了陈诺的脑袋头发丝儿的时候……

  神宗一郎的平静的脸色,陡然一变!

  陈诺黯淡的目光,瞬间释放出了精芒!

  神宗一郎惊呼了一声,身子飞快的闪动原地消失,下一个瞬间就直接闪现在了二十多米之外,然后飞快的再次闪现!

  与此同时,陈诺也在动!

  他的身子也随着神宗一郎的闪现而同时追了上去!

  第一次闪现,神宗一郎和陈诺先后出现在了二十多米外,神宗一郎移动后,陈诺瞬间即至!而他的头发似乎还接触着神宗一郎的手指。

  神宗一郎再次闪先,原地消失,陈诺也随即跟着消失。

  数百米外的半空之中。

  山坡下。

  岩石旁……

  神宗一郎一口气闪现了数次。

  到了第五次的时候,陈诺终于跟不上节奏了。

  神宗一郎的第五次闪现,彻底甩脱了陈诺,身子出现在了距离陈诺有三十多米的地方。

  陈诺身形飞快的再次窜了过去,但是跑了几步后,陈诺却忽然站住了,摇头道:“行了,我追不上你。”

  神宗一郎面色铁青,身形一震,一团团的精神力从他的身体里被他释放出来。

  准确的说,是被他从自己的意识之中“排挤”了出来。

  这一团团的精神力,隐隐的仿佛被缠绕上了什么东西,一丝一丝的流淌着,带着一种活跃的狂暴而戾气,来回流动。

  “你……”

  “我叫它厄运种子,怎么样?是不是对付你们这种家伙,特别管用?”陈诺有点虚弱的笑了笑。

  就在刚才,神宗一郎的手接触到陈诺的瞬间,陈诺立刻从意识空间的封锁之中,抽取出了一粒厄运种子,然后直接纠缠了过去,并且引爆!

  同样身为种子的神宗一郎,果然对这个东西非常忌惮。

  厄运种子的爆裂之后,负面的精神力量顿时就纠缠上了神宗一郎的精神力!

  此刻,神宗一郎疯狂的排挤出大量的精神力之后,毫不心疼的切断了触角的联系,让这些精神力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一瞬间,排挤出大量精神力的神宗一郎,气势陡然就跌落了许多。

  陈诺喘着气哈哈大笑:“你果然是怕这个东西的。”

  “你呢!”神宗一郎眯着眼睛:“这种负面的精神力量,对任何精神力都有污染作用,你用它对付我,你自己也一样不好受的。”

  陈诺深吸了口气,缓缓的也将手里凝聚出来的一团被污染的精神力飞快的割裂掉,任凭它消散,然后身子又横移出了一段距离,喘着气笑道:“那就一起比烂啊。你本来就比我强,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我想不到别的可以伤到你的法子了。

  怎么样?身为一个精神生命力,是不是对这种滋味特别的不适应?”

  神宗一郎眯着眼睛:“你知道不知道,你用这种东西来对付我,真的有点恶心。

  就像两个人打架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忽然掏除一团粪便来到处乱扔乱抹。”

  顿了顿,神宗一郎摇头道:“不过,如果你指望用这个东西来对付我,恐怕还不太够。

  这种负面精神力,虽然让我很恶心,但是并不足以真的给我造成太大的伤害。”

  陈诺心中叹了口气。

  其实倒也没有预期太高。

  虽然当初用这个东西干掉了一个母体,但当初使用掉的分量,是一整棵厄运之树!

  而那棵厄运之树也已经非常成熟了,被之前的宿主已经用精神力蕴养了很多年。

  可惜,当初用的太猛,差点就断了根。

  如今的厄运种子,还是从船长的身上取回了那一粒种子,陈诺经过这一年时间来,蕴养在自己的意识空间里,用精神力饲喂出来的一棵小小的幼苗。

  方才引爆的那颗厄运种子,是幼苗上孕育出来的新玩意儿,还很幼嫩,远远谈不上成熟。

  现在看来,果然威力有限。

  “用这种恶心我的方式来自保么?”神宗一郎平息了一下气息,摇头道:“陈桑,还差了很多的。”

  这个家伙缓缓的伸手,指尖飞快的出现了一截用念力凝聚出来仿佛刀锋一样的锋芒来。

  陈诺吐了口气,努力的压制着因为精神力损耗过多而造成的疲惫感,然后看着神宗一郎手持念力锋刃走向自己。

  神宗一郎举刀,落下!

  无声无息之中,那道念力凝聚的锋芒落在了陈诺的头顶位置……

  忽然,顿住!

  锋芒距离陈诺的头发还有那么一丁点的距离,甚至陈诺的头发被切落了几根……

  然而,却又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住了锋芒!

  陈诺缓缓抬起头来,嘴角露出一丝深深的笑意来。

  “恶心你当然不够了……既然你想杀我……

  那么,我也不得不,想杀掉你了!”

  神宗一郎双目瞪圆,瞬间做出决断,他手里的锋芒飞快的被割裂掉,整个人再次闪现躲避!

  而与此同时,陈诺的双目之中,爆发出的目光,仿佛幻化成了无数凌冽的杀意!

  锋芒必利的杀意纵横交错,瞬间如同无数柄利刃,将两人所在的周围,切割的支离破碎!

  嗡的一声!

  空气之中闪现的锐利杀气纵横,地面上如同被无形的刀刃斩下了密密麻麻的龟裂!

  空气之中肉眼可见的波纹闪现,如同在湖中投下了一大把的石子!

  神宗一郎身形在空气之中连续闪现了三次,最后出现在了五十米外的时候,刚一落地,神宗一郎的眼神就出现了变化。

  他的左肩上,防寒服缓缓碎裂飘落,然后是裸露的肩膀位置,出现了一条血痕!

  血肉飞快的绽裂开来,从皮肤开始,然后是肌肉软组织,再到骨骼!

  最后鲜血飙了出来!

  这一条切痕,几乎把他的肩膀切开了三分之一那么深!

  神宗一郎拧了拧眉毛,轻轻一抖肩膀,血肉破绽的地方就快速的愈合了起来。

  但是他的气势,再次往下跌落了几分。

  陈诺喘着粗气,却抬头遥望着神宗一郎。

  他身上周围,煞气纵横,手指都在轻轻的颤抖着,仿佛努力的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压制着什么东西。

  “一开始我只想逃的……

  但是,你追了我几次,我忽然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陈诺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却咬牙死死的抵挡着,缓缓道:“我发现……

  你好像……没有我想象之中那么强啊。

  如果你刚才杀我,如你自己说所的已经是为了达到目的,已经用上了所有的力量的话……

  那么从精神力的量级来说,你大概是我的一点五倍的样子。

  对于一个普通的对手,这已经是让我无法抗衡的存在了。

  不过……一个种子如果只有这点程度的话。

  那么,实在很难让我不生出‘想办法干掉你’这种念头啊!”

  看着神宗一郎,看着这个明明实力全方位在自己之上的对手,陈诺居然用一种古怪的语气,一字一字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你……真的好弱……”

  ·

  s..book287062420026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稳住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