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四百零二章 【眼中的世界】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12-29 22:23: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百零二章眼中的世界

  陈诺叫老蒋,没等来老蒋的回答,便直接被宋巧云追了上来。

  陈诺无奈,一边抵挡一边后退,宋巧云手里没了扫帚,却双拳如风,连续几个近身,被陈诺用念力拉扯,鬼魅一般的闪开后,宋巧云似乎已经有些焦躁,忽然飞身靠上一棵树旁。

  伸出足尖轻轻一提,然后双手抓上去,手指如铁钩,直接抓破了树皮,直接指尖直接勾在了树干里!

  “起!”

  陈诺在一边看着,脸上已经不知道做如何表情了呀!

  这叫啥?

  宋师娘后山倒拔垂杨柳?

  才一愣神儿的功夫……

  对面宋师娘表示不开心,并向你扔来一棵大树?

  卧槽!

  陈诺飞身就往侧面闪。

  身后树冠如风,直接横扫过来,两株桃树被直接拦腰撞断。

  陈诺无奈,再次用念力拉扯纠缠上了宋巧云。

  几次之后,宋巧云感觉到动作渐渐滞涩,被无形的念力束缚越来越多。

  陈诺不敢出重手,只想以这种念力触角的拉扯,一层层的裹上去,蚂蚁咬大象,把宋巧云制住就好。

  眼看宋巧云渐渐气息被压了下去,动作越来越慢,陈诺心中才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师娘已经落在了地面上,再想冲到陈诺面前,举足迈步都已经无比艰难。

  “师娘,住手吧。外面全是老蒋……呸呸呸!”

  陈诺一面苦笑一面后退,同时加快意识催动更多的念力触角过去。

  就在他觉得差不多可以搞定的时候……

  宋巧云忽然原地站住了!

  她立在那儿,仿佛放弃了挣扎,只是双臂自然下垂,然后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陈诺。

  陈诺讪讪笑道:“师娘,那个什么,咱们不打了,坐下聊聊天多好……”

  宋巧云摇头,目光冷漠,然后垂下了眼皮,口中念念有词仿佛说了句什么。

  “您说啥?”陈诺皱眉。

  以他超强的念力和感应力,居然都没听清楚宋巧云口中念叨的是什么。

  陈诺又问了一遍后,宋巧云仿佛才听见了陈诺的话,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陈诺。

  陈诺就感觉,宋巧云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妥当的样子。

  不由得心中一虚,下意识道:“师娘啊,大威天龙你用过了,而且你方才还演了一次李淳罡了,可就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说着,又加紧了念力束缚,眼看宋巧云并没有出力挣扎,陈诺才稍稍安心,走近了几步……

  宋巧云依然嘴唇轻轻的蠕动,也不知道说着什么。

  直到陈诺走近了,精神力凝聚,才终于听见了这位师娘念叨的内容……

  “……之夜……巅……来……仙……”

  陈诺一愣:“啥玩意儿?”

  宋巧云忽然闭嘴了。

  她站在那儿,嘴角一点一点的浮现出冷笑来,只是眼神却依然冷漠无比。

  双手自然垂在两侧,丝毫不用力对抗念力束缚,只是右手手腕轻轻晃了两晃……

  宋巧云抬头看着天空,看着那已经西斜,但是却依然挂在天边的,红彤彤的太阳。

  “月已圆。”

  陈诺瞪了瞪眼:“师娘,这是太阳……”

  宋巧云轻轻摇头,却叹息:“时辰已经到了。”

  “什么时辰?”

  眼看着宋巧云手腕在裤子边上一抖,忽然之间,那后面青云门之中的院墙内,瑞锐利的破空声嗡鸣起来!

  仿佛家里的锅碗瓢盆,一应金属的玩意儿全部同时震动了起来!

  嗡嗡嗡的金属震荡声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就在陈诺刚反映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青云门的院子里,忽然一道锐气破楼而出,冲天而起!

  宋巧云这次却把一束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陈诺,然后,一字一字从口中,清清楚楚的吐出了一句话来。

  这次,陈诺终于听明白也听清楚了!

  师娘说的是:

  “月圆之夜!

  紫禁之巅!

  一剑西来!

  天!外!飞!仙!”

  陈诺瞬间头皮一麻!

  刚演了李淳罡,这就要换叶孤城了?

  `

  一道锐光直接穿梭而出,将西侧的院墙直接捅穿了个大窟窿,半拉院墙直接就坍塌了下来,废墟之中,灰尘弥漫,那道锐光却穿梭而来,直接落在了宋巧云的手里,被她轻轻接住,牢牢握在掌心!

  陈诺定睛一看……

  好菜刀!

  宋巧云一刀……不,是一剑在手,口中如炸雷般的吐出了一个字来!

  “临!”

  嗡!

  束缚在宋巧云身上的无数念力触角瞬间崩碎!

  “兵!”

  周遭数株桃树纷纷被摧裂,无数枝条飞舞起来,却悬浮在了宋巧云的身周,遥指陈诺!

  陈诺瞪大了眼睛,然后毫不迟疑,扭头就退!

  “斗!”

  身后宋巧云说出了第三个字来。

  “者!”

  宋巧云身子拔地而起,飞速而来……

  “者!”

  陈诺气得无语了呀!

  打又不能真的出重手打——毕竟是师娘,是小叶子的干妈!打坏了算谁的?

  但不出重手,是真的压不住啊!

  而且,师娘你犯规了知道不知道啊!

  说好的叶孤城呢!说好的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呢!

  临兵斗者都出来了?这特么是道家真啊!!

  这还打个鸟啊!

  再打下去,信不信师娘给你玩出一个“你相信光吗”???

  ·

  两条身影一前一后窜入了后山之中,眼看一路所过,尘土飞扬,树木崩裂,沙石飞天。

  陈诺跑在前面,后背上一层层的念力茧包裹着,却已经被宋巧云用内息催动的树枝密密麻麻的扎出了一个个如同波动的气纹来。

  陈诺感觉到自己仿佛找到了小时侯,上山采野蜂蜜,被蜜蜂群追着蜇的回忆了。

  这么一路跑,钻进后山之后,心中却越来越震惊!

  宋巧云的内息到底有多强?!

  她再厉害,总也有个上限吧?

  和老蒋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啊!老蒋跟她一比,简直就弱爆了啊!

  她宋家的武功,居然有这么厉害?

  老蒋跟她一比,那简直了啊!

  如果说宋巧云练的是九阴真经,老蒋练的最多算是广播体操!

  可身后宋巧云一路追赶,陈诺就感觉到对方内息鼓荡,自己就仿佛被一团风暴追着。

  哪里有一点点气息下降的征兆?反而内息越发鼓荡,越来越强!

  宋巧云有这种实力,当初还能被人弄伤?!

  就这实力,放在掌控者行列里,一般的掌控者都接不住!

  还是她以前没这么强?

  还是……你变疯了,也变强了?

  一口气冲进后山,眼看远离了青云门,也远离了人烟,陈诺这才放缓了脚步。

  看准一个机会,陈诺拧身一个急转弯,横移数米后后,抬手一引,念力拉扯之下,身边的一块横在山中的岩石直接飞了过去。

  宋巧云跟在身后,岩石迎面而来,她举手就是一刀,直接一切两半!

  然后一脚蹬上去,脚底一点,踩碎了其中一块,身子腾空就追上陈诺。

  陈诺哼了一声,手指飞快的连连弹了几下,几道锐利的念力弹出,却破空声呼啸。

  宋巧云手持菜刀,左遮右挡,居然凌空将陈诺的弹指来的如利剑般的念力全部斩落!

  内息鼓荡之下,宋巧云头发飘扬飞舞,但终究斩落最后一记后,身子落下。

  陈诺却身子在半空又往上窜了三五米,居高临下看着师娘。

  “对不住了师娘,不出重手真的制不住你。”

  陈诺咬牙,双目一闭,再一睁!

  瞬间,意识飞速流转,意识之下,直接将精神感应扩开来,瞬间周遭两百米方圆之内,尽数笼罩在了陈诺的意识感应之下。

  哪怕是草丛里泥土下的蚂蚁窝里的蚂蚁爬动,也被陈诺意念感应的清清楚楚。

  意念张开之后,陈诺摇头,轻轻吐了个字:

  “收!”

  以宋巧云为中心,四面八方的空气,瞬间仿佛凝固了起来!

  宋巧云再动弹,仿佛哪怕是每抬一下手指,都仿佛被一层层厚实的墙壁死死的压住!

  每往前迈半步,仿佛身子周围,前后左右,空气都变成了无形的山峦,无形的墙壁,四面八方的挤压过来,将她牢牢的卡在原地!

  这种所有的方向,每个角度,都同时压力往内的感觉,让宋巧云顿时如临大敌,身上的内息疯狂鼓荡起来。

  陈诺面色凝重,眼看宋巧云的内息疯狂外放,却咬着牙,操控着念力,一层层的裹住,然后重新压回去!

  两人这么僵持了大约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眼看宋巧云的一双眼睛已经红了,站在原地,身子开始轻轻的颤抖,脑袋上的头发都仿佛已经彻底湿透,汗流满面……

  但陈诺惊讶的是,宋巧云的内息四面八方突围,被自己再从周围一点点的压回去,非但不见她内息减弱,却鼓荡的越发疯狂!

  她的内息难道是无限的?!

  两人相持,陈诺毕竟在实力境界上还是高过宋巧云,掌控者对于力量的掌控幅度,加上精神念力的细查的感应精准度,终于陈诺将宋巧云压在原地。

  只是宋巧云的一张脸却已经涨红,面皮颜色越来越明显……

  陈诺就这么一点点的将力量压制下去,他心中知道,这样下去宋巧云受内伤怕是免不了的,但……如此实力的宋师娘,想让她丝毫不受伤就被自己制服。

  陈诺很清楚,不可能了!

  别的方面不说,就单纯以宋巧云展现出来的内息浑厚,几乎不见底的这种实力。

  不夸张的讲吧,一般的掌控者,都不是对手!

  以陈阎罗的实力,击败宋巧云不难,甚至取她性命也可以。

  但要想完全无伤的抓住她,几乎不可能。

  打了这么久,以陈诺的判断,宋巧云绝对有掌控者的实力!

  虽然比不上自己,或者巫师,或者鹿细细这种掌控者之中最顶级的存在。

  但是,遇到一般的掌控者,比如钻石或者电将军那种,那就是可以分庭抗礼的存在了。

  而且……打起来更疯一些!

  眼看宋巧云几乎已经站在了土里,双脚之下已经被她踩出了两个坑来,泥土之中,宋巧云脚下的土几乎已经没到了脚踝!

  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从远处的山里,一道灰色的影子咻的飞了过来,直接窜进了陈诺控制的念力场之中。

  锐利无比的力量,居然直接就切入了陈诺的念力场,然后闪现到了宋巧云的身前!

  那道影子灵活如蛇,直接卷上了宋巧云的手腕,然后一拉一扯,宋巧云就从土中飞了出来。

  陈诺的念力场被打乱后,精神稍微那么一松,不过瞬间的那个空隙,就看着宋巧云被那道灰色光芒拉扯着飞了出去!

  陈诺面色一沉,正要动作,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陈诺!是我!你差点闯祸了!”

  回头看去,就看见吴叨叨的那个老婆,那个眼珠子白多黑少的女人从山林之中跑了出来,手里攥着的正是她那条诡异无比的鞭子,鞭子的另外一头勾着宋巧云的手腕。

  宋巧云一旦得空,脱离了念力场后,顿时身子扶摇直上,飞速的退开,内息重新鼓荡起来,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飞快的喘了几口气后,低吼一声,这次却再次朝着陈诺冲了上来。

  一刀刀光到眼前,陈诺无奈,操控念力拉扯,挡下这一刀后,身子跑向那个中年女人。

  “你捣乱什么!我已经快抓住她了!”

  “你差点害死她!”中年女人哼了一声,然后瞪眼:“小心后面!”

  说着,她单手撮指一点,一道剑气过去,荡开了陈诺身后宋巧云劈来的一道凌空的内息。

  “害她什么?”

  中年女人哼了一声,却顾不上回答,飞身扑向了陈诺身后,代替陈诺和宋巧云战成了一团!

  眼看鞭影子上下翻飞,宋巧云手里的刀锋之下,刀气纵横。

  一时间,这后山的花草树木顿时遭殃倒霉,两人越打越激烈,举手投足之间,飞沙走石,树木崩裂,土石瓦解,一路追打了三十多米,顿时就打出了一路废墟。

  中年女人一遍斗,一遍大声喝道:“宋巧云这个病,内息鼓荡太久,这些年来……”

  说到这里,躲开宋巧云的一刀,却被宋巧云的手肘打在了肩膀上,一个踉跄,然后反手一鞭子,把宋巧云抽得也倒退五步,这才得了空,继续喊道:“这些年来,老蒋的做法是一直用药物去压制,去弱化她的筋脉。

  但这就是饮鸩止渴!”

  陈诺心中一动:“怎么说?”

  “筋脉弱化,怕她内息入脑,阻断道路,听着道理是没错的。

  但是她这些年来,再怎么削弱她的筋络,道路是越来越狭窄了,但是本源却是不停的修炼出新的内息!

  而且,因为内息不得发散,全部被压制在气海之中,却将她的气海丹田,撑着,养着,就越来越壮大!

  内息被压在气海丹田,不得外泄,这么多年,自然越来越凝练!

  丹田越强,修炼就越快,生出内息的速度和质量,都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精纯!

  你没发现,你师娘内息之强,几乎已经达到了内息有如实质的地步了么!

  内息都有如实质了,这……

  这特么的还是内息吗?!”

  最后这句“特么的”,却是中年女人和宋巧云缠斗,再次被宋巧云一刀险些斩在腿上,下意识的骂了出来。

  然后她立刻一个弹腿,踢在宋巧云的刀背上,身子弹开。

  两人分开,宋巧云后退数步,中年女人却也脚下有些吃疼,站地上用力扭了扭脚踝:“这内息已经发生……

  反正已经……”

  陈诺明白了。

  这特么……是……

  量变引发了质变?

  “所以你的意思,我师娘她算是什么情况?”

  中年女人扭头看了陈诺一眼:“有句话听过没?”

  “什么?”

  “以武入道!”

  陈诺傻了,呆了呆后,下意识脱口而出:“……卧槽。”

  宋巧云立在两人对面十多米外,忽然深吸了口气,双手握住菜刀,举势高高抬过头顶!

  陈诺顿时顾不上扯别的了:“小心了!这招刚才我见过了……师娘这是又要学李淳罡了……”

  “李淳罡?哪个门派的?”中年女人随口问了一句。‘

  “陆地神仙。”陈诺随口回答。

  眼看宋巧云一刀斩下,刀气呼啸,带着一路被碾碎的草木土石。

  陈诺用念力凝结挡在两人身前,轰的一声,耳畔呼啸嗡鸣不绝,再看宋巧云,已经操刀再次飞身而上……

  陈诺和中年女人立刻对了一个眼神,两人左右分开,各自一边闪。拉开距离后,将宋巧云刚好围在了两人中间。

  隔着宋巧云,陈诺遥望着中年女人:“怎么说?”

  “她的内息已经被压制太久,现在已经压不住了!再强行把她压制下去,内息反噬,她就是神仙都救不了的!所以我刚才打断你压制她,是救她一命,懂不?”

  “懂了!我问你现在怎么办!”陈诺皱眉。

  “堵不如疏!”中年女人咬牙:“内息凝聚太久,只能让她都发散出来,把内息耗尽,自然就消停了。”

  “……耗尽?”

  陈诺一愣,然后点头:“明白了!跟她打,耗到她内息用尽?”

  “耗尽了自然就好!”中年女人吐了口气,却忽然收了鞭子往后腿了两步:“不是胜负局,我们一起上没用。拖时间的话……车轮战她!”

  然后一指陈诺:“你先。”

  陈诺想了想:“……好。”

  ·

  该怎么解释宋巧云现在的情况呢。

  这么说吧,以游戏来当模板。

  比如一个掌控者级的高手,有五格蓝。

  打出一个技能,要耗费两格蓝。能给对方造成两格红的伤害。

  也就是说,五格蓝,理论上可以打出两发技能,最多操作很牛,边打边走位,卡准回气的时间,可以打出三发技能,然后就有可能战胜对手。

  同时,对手也是这么个道理,谁更厉害,就看临场发挥。

  但……宋巧云不是。

  她的技能也是一发耗费两格蓝,打中了,也能掉你两格红。

  但人家的蓝条不是五格。

  宋巧云的蓝,是被压抑,被憋内息,被攒着,攒了好多年!

  所以她不是五格蓝!

  她可能特么的五百格!

  多难,你说?!

  陈诺跟这样的宋师娘solo。

  好有一比。

  最强王者(掌控者中的顶尖大佬)vs刚晋级的普通王者(刚迈入掌控者境界)。

  我操作意识和战斗技巧,甚至技能基础伤害都比你牛。

  而且我不能真的发技能打你红,打死打重伤了都不行。

  只能慢慢磨,勾引对方不停发技能,耗她的蓝。

  然后……

  ·

  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的青云门山门之下。

  老蒋身上已经贴了十七八个膏药,脑袋上更是用白布包了额头,一瘸一拐的在山门前来回走了两步,眼睛始终焦急的盯着后山的方向。

  在老蒋的身边,大郎南宫隐,二丫司徒北玄,三胖子欧阳山河,外加四丫头。

  排成一排,坐在就剩下半截门槛的山门下,屁股就坐在门槛石上。

  四个小的,一人手里捧着个蓝边碗,正在闷头吃饭,一边吃,一边还偶尔抬起脑袋来,对着后山的方向侧耳听上两耳朵。

  “你说,师娘和阿婆,要打到什么时候?”三胖子问。

  “我觉得那个陈渣男才是主力吧?”司徒二丫回答。

  “嗯,要打坏,就把陈渣男打坏就好了,咱们师娘没事就成。”四丫头插嘴

  “胡说,远来是客,怎么好这么诅咒陈大善人。”大郎南宫隐摆出大师兄的架势教训师弟师妹,末了却补充一句:“也不知道大善人这次来,能捐多少啊。”

  “你说,是师娘的捆仙索厉害,还是那个渣男的念力厉害?”

  “我觉得阿婆刚才打破咱们山门的那一剑厉害啊!”

  “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你说阿婆病好了,能不能求她把这一剑,教教我们啊?”

  四个小的你一嘴我一嘴的说着。

  老蒋其实都听在耳朵里,但其实也听不进去。

  几次他想迈步往后山去看,心中焦躁之下,却终于被吴叨叨拉住。

  “师父,师父,没事的。我老婆前会不是回来说了么,让师娘打完,内息会散掉,对她有好处。

  此刻你过去,于事无补,反而容易坏了事儿啊。”

  “这……这要打到什么时候?不会把人打坏了吧?”

  “不至于,不至于!”吴叨叨笑嘻嘻道:“我这个老婆,实力我是知道的,一般人真打不坏他。

  你那个徒弟,陈诺的实力,你也知道的,一般人也不是对手……”

  陈诺的实力……我知道个屁!

  老蒋心中嘀咕。

  “兴许快打完了,没准还能赶上回来吃晚饭。”

  吴叨叨老神在在的样子,笑嘻嘻道:“你放心,我已经占卜了一卦,算过了,今日有吉无凶的。”

  老蒋意味深长的看了吴叨叨一眼。

  正说着,后山的方向,中年女人的身影忽然飞了回来,落在山门之下,快跑了几步,走到面前,轻吐了口气。

  吴叨叨顿时来了精神:“打完了?师娘没事吧?陈诺没被打坏吧?”

  说着,吴叨叨把手里一直捏着的一个茶缸递过去。

  中年女人接过,大大喝了几口,才长吐了口气,摇头道:“还没完呢,陈诺接手第三场了,我趁机回来歇口气,喝口水。”

  老蒋听到这里,差点鼻子没气歪了!

  打一半趁机回来歇口气喝口水?

  是人话嘛?

  吴叨叨心疼自己老婆啊!拉着中年女人坐下,又用手给她面前扇风:“多歇会儿,多歇会儿!

  我那个师弟陈诺,皮厚扛揍得很,让他多扛会儿,没事的。”

  中年女人居然就真的一屁股坐在了门槛石上,闭目养了养神,然后摇头道:“后山的静音符,被打坏了好几个,你再给我一些,我带回去弄上,不然动静太大,引来人就不好了。”

  “有有,都有都有!准备好了!”

  吴叨叨立刻献宝似的从怀里摸出一叠黄纸符来,塞给自己老婆:“我都画好了的。”

  中年女人仔细看了一眼,确定没问题后,才重新站了起来,走到老蒋面前。

  “……拜托你了。”老蒋叹了口气,面色复杂:“我这个老婆,给你们添了大麻烦了。”

  “我不是冲你。”中年女人语气丝毫不客气:“我是冲吴叨叨,他当过你徒弟,受过你授业,得过你恩惠,我帮你这一场,也是应该的。”

  顿了顿,才又道:“你那个陈诺徒弟……很不错,你真该谢的是他。”

  ·

  后山山涧里,陈诺和宋巧云两人站在地面上,两人之间隔着一条七八步宽的山间小溪,陈诺满头汗水,正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儿。

  宋巧云面色冷峻,一双眸子毫无感情,如野兽一般盯着陈诺,脚下来回的踱步,不停的试探着方向和角度。

  陈诺原地几个拧身,趁着互相试探的空儿,抓紧时间给自己回气。

  这个时候,中年女人从下游跑了过来,身子几个起落,落在了陈诺的身边。

  “该你了吧?”陈诺如释重负:“我都打了三场了。”

  “我也打了三场。”

  “我每场能撑一个小时!你每场打个二十分钟就喊换人!”陈诺怒道。

  中年女人摇头:“我的功夫都是杀招,不适合持久缠斗。”

  说着,她袖子一抖,捆仙索从袖子滑落:“我替你,你休息吧。”

  陈诺叉着腰往后退了开来。

  还想说什么,中年女人头也不会,忽然扔过来一个东西。

  陈诺接住,却是一根热乎乎的蒸玉米。

  “打了大半天了,吃一口垫垫吧。”

  陈诺叹了口气:“还算有点善心。”

  捏着玉米转了一圈:“卧槽?怎么上面被啃过两口了?”

  中年女人已经和宋巧云斗在了一起,刚一鞭子勾住了宋巧云的手,两人正在相持,匆忙之中回头丢了一句过来:“家里没留我们的饭,这是我从四丫头手里抢来的。”

  “…………”

  陈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但还是攥着玉米,狠狠的啃了一口,一边狠狠咀嚼,一边看着战团,口中不时道:“……她要放大招了……好,闪!别挡……师娘这招是看电视学来的……对对对,引她内息外放,让她多放大招!

  我草,你别游走啊!你跑开了她就不放大招了!

  别划水啊嫂子!

  你再这么下去,我们得在这里打一宿!”

  ·

  自然,所谓的车轮战,也不是真的就一个上一个休息。

  中年女人缠住宋巧云的时候,陈诺也不是真的闲着,也得用念力控场,在周围布置下念力场,削弱宋巧云的行动能力,逼她一次次的动用内息,释放最大的技能,多耗她的内息。

  还得防止宋巧云打了一半跑掉。

  同样的,陈诺上场的时候,中年女人也在旁边压阵做一样的事情。

  但打着打着,陈诺忽然就觉得意识空间里有些不对劲了。

  宋巧云不知惜力,每次出手释放大招都是毫无保留的将内息轰出来!

  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掌控者的境界了,每次全力释放内息出来,陈诺的念力场布置在周围,等于时时刻刻,都被一个掌控者级的高手,用力量轰击。

  这种高层次的力量,哪怕是陈诺上辈子跟同级别的对手战斗……

  都不会如此密集,如此高频率,如此多的感受。

  哪怕是和巫师也大战过,也没有打上一整天,好几个小时啊!

  更没有被巫师在几个小时内,连续放了几十次大招啊——巫师也没这么多蓝!

  和同级别的高手对战,哪怕是巫师,每次打架,放个两三次大招,也就顶天了。

  而且宋巧云的每一次轰击,陈诺又是精神系的强者,精神力意识控场之下,更是对于对方的力量的渗透和蔓延,是感应到了纤毫最细微的那种感受。

  这种“细察”的特质,让陈诺的意识空间自然而然做出了本能的运转反应。

  陈诺就觉得,自己对于力量,尤其是更高等级的,顶级强者的力量的运转,自己的承受,意识的解析……

  似乎在这一天的过程里,一次次的被拉高,一次次的被重新刷新。

  意识空间仿佛也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让陈诺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嘴上虽然对中年女人抱怨,但其实陈诺自己很清楚自己的感受。

  开始的第一场,自己和宋巧云打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因为只能抵挡和躲闪,不能反手还击出重手,很多时候,自己其实还有些狼狈的。

  有两次不得不和宋巧云硬拼了几下,其实也有些不好受,吃了一点小亏。

  但是从接力的第二场开始,陈诺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游刃有余了。

  到了第三场,陈诺更是觉得,自己几乎只用了一半左右的精神力控场,就已经完全可以够用了。

  甚至于,对方出手,内息看似浑厚鼓荡,但其实当中被陈诺细细感应之下,也看出了许多内息运转不圆满的地方,有破绽,有空隙,甚至还有漏洞!

  一查之下,陈诺尝试利用这种对力量的理解和解析,居然就靠着这种新得到的领悟,成功的将自己接力和宋巧云对决的第四场,打出了足足两百零四分钟!

  接近三个半小时!

  而相比之下,同为掌控者级别的中年女人,每场还是只能坚持二十多分钟。

  打到最后,连中年女人也察觉到陈诺的不对头了。

  “……你怎么变强了?”

  陈诺不吭声,却摇摇头:“回去再说吧。”

  实力增长似乎是好事。

  但陈诺隐隐的觉得,心中生出了一股本能的不安!

  因为……

  除了宋巧云这种强者的“喂招”,让陈诺对力量的解析忽然得到大幅提升之外。

  而这种奇怪的解析的意识,让陈诺,仿佛……

  也“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是自己上辈子,以及这辈子,都不曾“看”到的。

  这个世界……

  好像,有些和自己之前一直以来看到的,不同了。

  ·

  “咳咳咳咳咳……”

  正在喝着奶昔的西德,忽然大口大口的呛咳起来。

  福克斯目瞪口呆的,就看着奶昔都从西德的鼻孔里喷了出来,女孩下意识的张了张嘴:“……你怎么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种样子啊?”

  西德不说话,用力摆摆手,却忽然起身走到了窗户边上,往外看了一眼后,皱眉,一路低咳着,走出屋子,走到了院子里,然后对着一个方向,眯起了眼睛来。

  福克斯手里捏着一片披萨跟了出来,站在西德了身后:“怎么了?”

  “……”西德皱眉,脸色也有些疑惑,更有些严肃。

  沉默了一会儿,西德收回了目光,仿佛有些叹息:“比我预料的快啊。”

  “到底怎么了?”福克斯一脸认真的盯着西德。

  西德看了看福克斯,然后他笑了。

  “有个家伙……之前一直不知道我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现在,好像他能看到了。”

  “看到什么?”

  “看到……一直以来,我眼里看到的,这个世界的样子啊。”

  西德摆了摆手,眼珠转了转,忽然笑道:“对了,你不是一直说想去看电影么?我们现在就去吧。”

  “……哈?现在?为什么?”

  西德翻了个白眼:“是你一直说想去啊。”

  “但你说没兴趣啊。”

  “但是我忽然觉得,电影院的爆米花应该很好吃。”西德笑道:“去不去?”

  “……去!我去换外套!”

  福克斯眉开眼笑跑回了屋子,同时还大叫道:“你出钱!我的零花钱都被妈妈没收了!”

  “可是披萨的钱就是我出的啊!我也没钱了。”西德笑道。

  “我们可以再去买一次彩票啊!”福克斯头也不回的叫嚷。

  看着女孩的背影,西德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

  距离自己离开的时间……又被拨快了啊……

  到时候,这个小女孩,应该会哭很久吧……

  ……

  嗯……如果……

  她到时候侥幸没死掉的话。

  ·

  s..book287062388626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稳住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