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三百六十九章 【最接近的……】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10-25 00:45: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三百六十九章最接近的……

  说起来,陈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着大信念和大信仰的人。

  不够高尚崇高,但保留着一些基本的良知和责任感也就仅此而已了。

  为了人类文明抛头颅洒热血这种事情,以陈小狗的性子是很难做出来的,或者说,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认知,觉得自己多半是做不出来。

  无论是南美巴西之行,还是南极之行,都只是陈诺对于自己身为人类之中佼佼者,这个群族进化之中的先行者,觉得自己应该尽一份义务:在地球上潜伏着这么一个可怕的并且具有巨大威胁的东西存在,总得有人站出来做点什么吧。

  那么,自己身为掌控者,如果不做点什么,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仅此而已。

  大体上,心态类似于:试一把,成就成,不成的话就跑回去苟起来,但至少自己也尽力尝试过了。

  从这一点上,陈诺确实不够高尚。

  他比不上亲爱的达瓦里希瓦内尔。至少毛熊汉子是真的拿命在拼,为信仰牺牲。

  甚至于,他可能还比不上那个成天到晚没个正形的妈惹法克太阳之子。至少小饼干老混蛋,已经为了诺亚方舟的信仰,拼了一辈子。

  虽然满嘴怕死保命,但老头子是真的实际行动上拼了一辈子的命。

  非要说信仰的话,陈诺觉得自己可能没有。

  emmmm……也许有吧。

  上辈子也好,这辈子也好,陈诺从来都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走运的人,糊里糊涂的得到了能力觉醒,糊里糊涂成为了一个超强的顶级高手,命运使然罢了。

  所以,他的心态上也从来都没有别的能力者那种“不把自己当人”的想法。

  他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人类。

  只不过,因为得天独厚的眷顾,得到了超强的能力,让自己可以活得更痛快。

  信仰这种东西,距离他还有点远。

  也许……一定要说的话……

  红烧肉一定要配上白米饭,是信仰。

  可乐一定要加冰块,也是信仰。哦对了,还必须是可口可乐,百事的不好喝。

  有人说,不加冰块行不行,放冰箱里镇一镇,不也一样是冰的么?

  陈诺会回答:不行!!

  不加冰块的冰可乐,是没有灵魂的。

  然而陈诺现在觉得自己可能就剩下个灵魂了。

  “选中者,不许出去……选中者,选中者……”

  陈诺拼命的思索着科洛话语里透露出来的讯息。

  科洛似乎很满意陈诺不再来烦他,乐得这个家伙保持着安静。

  选中者,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好吧,陈诺先从自身开始界定,自己第一次被称呼为选中者,是西德那个家伙说的。

  他看出自己的不同,是因为……

  自己见过母体,和母体接触过,然后莫名其妙的成了选中者。

  那么……选中者的标准,或许就是“和母体接触过”??

  那么……

  嗯?!!

  不对啊!

  陈诺忽然意念翻滚起来。

  “又想干什么?”

  科洛感应到了陈诺意念的释放。

  科洛恼火的做出了反应:“不是说了,我满足你的好奇心,你就安安静静待在这里么?”

  这次却轮到陈诺不回应了。

  他只是一声不吭的凝聚着能量,然后沉默着,将意念释放开来,驱使着那团雾气横冲直撞。

  “混蛋!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出去么!”科洛不屑的释放意念,立刻展开了反击,庞大的雾气四面堵截着陈诺,将陈诺的每一股释放出去的意念都毫不犹豫的狠狠挡了回去。

  但是这一次,陈诺却一声不吭的,甚至不知疲倦的,强行将力量凝聚在一团,勇敢的和科洛对拼。

  终于,双方激斗了不知道多少次后,科洛再次打破了沉默。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样的做法是徒劳的,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远比你强大的多。”

  这一次,陈诺打破了沉默,回应了。

  他只说了很简单的两个词:

  “哦?是么?”

  这个意念里,似乎待着嘲讽,带着不屑,带着一丝仿佛看破后的讥诮。

  科洛:“……”

  两团正在交战的“雾气”,忽然全部散去,尽数收敛了起来,这个空间似乎一下就回归到了那种最彻底的宁静,一片混沌。

  沉默了良久,科洛才低声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其实早就该发现了。”陈诺叹了口气:“被你欺骗了这么久,也算是我够愚蠢的了。

  从一开始,你和我说你是一个亡魂死鬼开始,就已经再给我做心理暗示。

  你坑了我,打破了我的传送,让我被陷在这里。

  我失去了五感,只有意识存在,然后你再和我对话,就让我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是一个灵魂的状态。

  我以为自己是传送的过程里,被你抓进到母体之中。

  然后,我自然而然想逃出去。

  但其实,从你破坏了我的传送,把我弄成这个状态后,你就已经对我做了手脚了吧?

  你其实已经侵入了我的意识空间里,掌控了我的意识波动,然后……你一直在和我玩一个小把戏。”

  “什么把戏?”

  陈诺再次叹了口气,缓缓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曾经被人恶作剧过一次。

  我有个表哥,比我大几岁。每年暑假的时候,我都喜欢去他家里玩。

  不为别的,因为他家里有一台游戏机。那种超级玛丽飞车。

  每次我吵着想玩的时候,表哥都不耐烦陪我这么一个熊孩子因为我技术太差了,每次玩一局很快就挂掉。

  于是表哥为了让我玩久一点,不去烦他,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来。

  他在游戏里弄了一个他自己打通关的游戏记录回放。

  有一次,我玩的时候,其实他根本放的是一段游戏记录的回放。

  我却被骗了。

  我以为自己在操控屏幕里的那个小人:遇到坑了,要跳过去,遇到乌龟的,要踩上去,遇到蘑菇了,要顶过去,遇到怪物了,要快跑掉……

  我拿着手柄玩的不亦乐乎,但其实我没意识到,我根本就是对着一段游戏的录像再操作。

  之所以能骗过我,是因为,我的意识也会跟着游戏录像里的情况走。

  我只会惊讶于自己那次的状态这么好,遇到坑要跳的时候,我总是能跳的那么恰到好处。

  遇到乌龟要踩的时候,我总是能操控着小人踩的特别准。

  遇到蘑菇要顶的时候,我总是能一下顶出。

  遇到怪物的时候,我也总是跑的很及时……

  其实哪里是我状态好,根本就是我再看着别人的游戏录像,根据游戏里的情况按手柄,还以为是我自己操控的!”

  科洛不说话了。

  “你很精明,也很狡猾。”陈诺苦笑道:“你一开始就给了我一个,你是守门人,我是越狱者的心理暗示。

  然后故意再我意念波动的时候,弄出一团类似于雾气一样的能量来。

  然后你再演示出一团代表你的力量来。

  双方你争我斗,拼的不亦乐乎。

  你让我以为,这一切是我自己在操控!

  你给了我一种逃脱的方式,让我的思维被局限了,局限在了这种:操控能量突围,突破你的能量堵截这种方式。

  甚至于,你为了让我更沉迷这种方式,还给我埋了一个坑!

  你让我发现每次突围后,这种能量似乎一点点的在增加,让我误以为自己找到了什么窍门,还打算卧薪尝胆暂时潜伏着去阴你一手……

  你根本就是在麻痹我,拖延我,误导我!

  然后一次次的,你其实在演示这种突围和堵截之间的斗争。

  而且故意在之前那次,展现出了你其实能量比我大的多的多,让我那种还想隐藏实力来阴你一把的想法,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你用这种方式试图打击我的心态和自信,摧毁我的希望。

  但其实……

  根本不存在什么我操控力量突围,你操控你的力量堵截这种事情!

  一切都只是你给我播放了一个画面而已。

  只不过,你侵入了我的意识空间,麻痹了我。你预判了我的情绪波动,窥探了我的想法。

  当我意识想突围想反抗你的时候,你就演示出一团能量来突围……仿佛是我自己操控着自己的力量……你窥探着我的每一个意识,然后顺着我的意识来演那团能量,让我以为是我自己在操纵……

  但其实,根本不是!

  是你自导自演而已!”

  科洛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你是已经彻底疯掉了嘛?还是你觉得你不可能从我的堵截之下跑出去,所以你彻底绝望了,才会想出了这么一个荒唐到极点的念头?”

  陈诺却丝毫不为所动,冷冷道:“哦?否认么?”

  说着,陈诺冷笑道:“那么就来试试好了,既然这团弱小的雾气是我的力量……那么我操控它做什么都可以对吧?”

  “……”

  “有意思,那就先给我化成一行字好了!

  让我想想,就化成:科洛家族是脑残,傻逼,无耻下流卑劣之极,是人类之耻,是人类的叛徒,是投靠了母体,背叛了诺亚方舟的人奸!”

  随着陈诺的诉说,那团雾气,渐渐的幻化成了文字……

  开始变成了“科洛家族……”

  但是很快,几个单词后,雾气崩掉了!

  科洛愤怒的咆哮着:“混蛋!!我们什么时候成为人族叛徒了!科洛家族从来都是视信仰为生命!!科洛家族历代祖先,都……”

  陈诺:“哦演不下去了么”

  两团雾气同时消散掉了,却只留下了科洛愤怒的咆哮意念。

  “狡猾的小子,被你识破了又怎么样!你还是没办法从这里出去!”

  陈诺:“你说的这里是哪里?”

  “…………”

  “从一开始你就骗我,说我们是在母体之中。

  然后就是自导自演的那一场大戏,让我的思维被局限住了。

  哎……其实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太过于相信精神意念的感知了。

  这也是我们这种能力者最大的盲区。

  总觉得意念一动,操控着某样东西就按照自己的意念来驱动。

  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了习惯,也成为了下意识的定势。

  却没想到,在这个上面被钻了空子。

  那么,现在跳出局限之后,很多事情就不合理了起来啊。

  比如……科洛,老混蛋!

  你如果这么牛逼,能把我弄进母体里来,那还了得?

  母体都被你这么操控了?母体是死的嘛?让你想随便拉别人的意念进来就进来的?

  你若是有这个本事,消灭基地里的那些怪物,还需要我帮忙么?”

  科洛哼了一声:“你自然是在母体之中,你我都在母体之中!就算你猜到了我之前一直在耍你,但你依然和我一样!

  我之前不让你出去,是因为,一旦你试图逃脱,就可能把母体惊醒。”

  “哦?

  你有本事把我弄进来,母体没醒。

  我出去母体就会醒了?

  这个地方若是还有母体存在的话……

  那么基地里的那些怪物!那个爆炸,还有最后的毁灭,母体早就该醒来了吧!”

  科洛反击道:“所以呢。你以为这里没有母体?一切都是我编造的么?

  那么那个超低温能量场,难道是我弄出来的?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这个世界上,哪怕是顶级的掌控者也做不到这种事情。”

  “有是本来有的。”陈诺幽幽道:“只不过,后来,就没有了。

  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科洛先生。”

  科洛不说话了。

  陈诺:“那么回到刚才的问题。

  你所谓的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让我想想……

  你渗透了我的意念,窥探了我的意念波动,能做到这点,那么就不太难猜了……

  所以,科洛,我们其实不在母体里,对吧?

  我们,其实是在我的意识空间里!

  你蒙蔽了我的感知,让我以为自己坠入了一个陌生的空间里。

  但是呢,很不巧的是,我恰好对这种事情,是有一点点的经验的!

  如果是在一个失去了我本体,纯粹让我意识存在的空间里。

  那么我的意识,也就是我的灵魂,应该是像无根之水一样,会慢慢的耗尽!

  但是你给我演示,我们对抗了几百次了,我的意识力量却没有减弱或者消散所以,足以证明你骗了我。

  既然我的意识没有消散和减弱,那么也就是说……

  我,此刻,还存在于我自身之中!”

  说着,陈诺释放着意念:“我们其实,一直都是在我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对吧?

  只不过,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蒙蔽了我的精神力,让我无法做到内视!

  就像是人被蒙住了眼睛,眼前一团黑。

  你把我蒙蔽在这里,我无法感知到自己的意识空间,无法感知到外界自己的身体,才会让我被你误导,以为自己在什么母体之中。”

  “荒唐的猜测。”科洛冷冷道:“小子,你是绝望了吧,才会生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来。”

  “荒唐么?”陈诺低声道:“我确实现在感知不到任何东西……之前你欺骗我,让我感知到自己的力量,也就是那团雾气,是假的。

  而实际上,你也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

  就像一个人被蒙住了眼睛,这个时候,你却塞给了这个人一个拐杖,这个人就会下意识的,把全部注意力用在这个拐杖上,而忽略掉了自己用其他方式去试探周围。

  如今,我已经扔掉了你给我的拐杖,那么……”

  “你能感应到别的么?”科洛冷冷道:“你感应不到的,因为这里是母体。”

  “不,我不需要去感应。”陈诺摇头:“我是被蒙住了眼睛,又不是被捆住了双腿。

  感知力既然被欺骗了,那么我就不去依靠感知力就好了。

  我如果存在于我自己的意识空间里的话。

  那么,哪怕我看不到,摸不着,我哪怕是闭着眼睛乱闯,也无所谓啊。”

  说到这里,陈诺忽然收起了自己的意识波动。

  科洛果然惊了,低吼一声:“别乱来!!小子!你会惊醒母体的!!”

  “那你弄死我啊。”陈诺冷笑。

  科洛:“………………”

  意识空间的混沌之中,原本一团已经静止了流动的意念,忽然流动起来,那种毫无规则,漫无目的的流动,在这个意识空间之中横冲直撞来回。

  只是这团意识之上,却仿佛被缭绕包裹了一层淡淡的黑色。似乎阻隔了所有的感知。

  这团意识的流动完全毫无规则可,在意识空间之中横冲直撞来回后,终于……

  意识空间的深层所在,两团紧紧相连的被一层层的精神力包裹在其中的茧子隐隐被触动……

  “停下来!!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就是!别惊醒了母体……”

  科洛的意念在咆哮着。

  陈诺却已经不再理会他了。

  科洛不能杀死自己,不能阻止自己,却只能欺骗自己……

  说明在这个地方,他的力量根本不占据绝对优势!

  如果是在母体里的话,他绝不可能这般无能!

  如果是他阻拦了自己的传送,把自己关在了某个空间通道里的话,那么他也不可能只能用辞来阻止自己!

  陈诺此刻已经想明白了很多的细节!

  “科洛啊……

  我最后的那次传送,其实你根本没有阻止我,对么?

  你只是趁机干扰了我,然后……趁机附入了我的身体,偷偷潜伏进了我的意识空间里!给我的意念蒙上了黑布,遮挡了我的感知!

  然后,布置下这么一个骗局来。

  你欺骗我,只是希望我保持现状,不要做任何动作。

  就像一个人被蒙住了眼睛,又被骗子告知,自己站在悬崖前,就不敢乱动,不敢乱走一步!

  其实……你潜入我的意识空间里,附体其中,你骗我一动不动……

  你在图谋什么呢?

  争取时间做什么呢?”

  关于这个,陈诺恰好有着不止一次的经历!

  ……夺舍!

  意念的不规则流动,几次触动了两团被念力茧包裹的存在后……

  两次擦身而过,意念上附着的那一团黑色的“薄膜”似乎顿时就被擦去了一片。

  “哈,天亮了啊。”

  一片黑色的薄膜被意识空间里那两团念力茧所在的地方擦过后,消散瓦解,露出了一片残缺来,里面的意识陡然之间就冲破而出!

  如流水般飞速的旋转而出后,扩散开来,瞬间就满布和占据了整个意识空间!

  陈诺终于能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所在了!

  这里,分明就是自己的意识空间!

  而远处那两团隐隐的发出共鸣的被念力茧包裹的东西,赫然正是“厄运之树”,还有“杀念之剑”!

  意识空间之中,陈诺立刻清楚的分辨出,有一股不属于自己本体的意念能量隐藏在其中,却仿佛畏惧“厄运之树”和“杀念之剑”,远远的躲藏在远方。

  “科洛么?”陈诺冷冷的释放着意念:“现在,所有的把戏都被戳穿了。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一丝愤怒的意念传来:“如果不是你的意识空间里有这么两个东西,我早就成功附体,然后把你的意识彻底消散掉了!”

  意念之中,还带着深深的不甘!

  陈诺笑了:“让我想想,你是真的够狡猾,也够阴险的。

  你一步一步的把我拉进了你的圈套里,一个个心理暗示给我。

  我传送了两次,第一次传送被你阻拦,给我留下了心理暗示,让我以为,在母体的势力范围内我传送不出去。

  所以第二次我传送的时候,我就被你骗了,以为我再次失败了。

  其实你的目的,就是想夺取我的身体,对吧?”

  “当初那个混蛋欺骗了我,骗取了我的身体离开了!如今我为什么不能做一样的事情?”

  “嗯,这种歪曲的观点我懒得和你辩驳,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是我呢?

  当时在基地里,还有另外两个掌控者,都被你传送走了。

  你如果想找一个出色的躯壳……巫师也好,莉莉安也好,当时的实力都在我之上,岂不是更好的躯壳么?”

  陈诺说到这里,忽然自自语道:“难道是因为……他们都不是选中者?”

  他心情愉快,继续笑道:“那么,问题就来了啊……

  科洛先生,你想为自己找一个躯壳,放着两个掌控者不用,还故意为了取信我,把两人都传送出去离开……让我彻底相信你是一个偏执的,只想一心守护着不让母体被唤醒。不让母体有机会接触到掌控者,从而增加选中者……

  你给我这么一个印象。

  而现在呢,你最后却偏偏盯上了我。

  我和那两个掌控者相比,唯一可取的身份就是,我是选中者。

  那么你为什么给自己选择躯壳一定要选中者呢?”

  科洛的意念龟缩在一角,这次却不做回应了。

  陈诺并没有着急催动精神力去驱逐对方,却反而先引动了被封存的“厄运之树”还有“杀念之剑”。

  两团东西被飞快的激活,流转到了陈诺这里来,被他分出了两道精神力触角轻轻的团在其中。

  做完了这一切,陈诺才驱动着自己的意念,缓缓的靠近了科洛。

  科洛:“……你,别过来……”

  意念之中,满是绝望和恐惧的情绪。

  “怕这两个东西?”陈诺幽幽的叹了口气。

  此刻的意念空间里,陈诺的意念干脆直接幻化成了一个本体的人形状态,双手一手一个,托着“厄运之树”和“杀念之剑”。

  “第一,你会传送。不担会,而且你曾经两次把两个掌控者传送出去。同时你还能破坏我的传送……说明在这个能力的使用上,你远远比我更高明。

  第二,你畏惧我手里的这两个东西,因为……这两个东西,刚好是杀伤母体最好的武器!

  第三,你能蒙蔽我的感知。说明你对精神意识的感知能力和窥探能力,这两方面的运用,非常精通,甚至比我更高明!

  第四,说到选中者,刚好提醒了我!选中者的标准就是,接触过母体。

  按照这个标准的话,我是选中者。可是,科洛先生你……在南极应该也接触过母体吧!

  会传送,懂得窥探和感知的能力,同时接触过母体!

  科洛先生,所以……你也是一个选中者,不是么?

  而且,是一个比我资深得多的选中者!”

  陈诺步步紧逼,科洛的意识力量步步后退,最后干脆就龟缩在了一角。

  “那么,最关键的问题就来了啊!

  科洛先生,身为一个和母体接触过的选中者,你却这么害我……

  我好奇的是,你在接触母体后,你是彻底屈服于了母体么?你做这些事情,到底是在图谋什么?”

  终于,这次科洛没有再龟缩了。

  他忽然用愤怒的情绪做出了回应。

  “科洛家族,从来都是忠诚于信仰的!!!这一点不容污蔑!!!”

  “你想夺取我的躯壳,复活你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你不懂……”

  “那就说给我听,用让我听懂的话说给我听!!”陈诺怒道。

  然后,他紧逼在科洛之前,冷冷道:“要么说,要么,我现在就弄死你。

  我可不听你说什么忠诚于信仰!你想害死我,我就有充分的理由来弄死你!”

  “我并不是想杀死你,只是想夺取你的躯壳。”

  陈诺:“…………可是你夺舍,我就会死掉。”

  “人都是会死的。”科洛居然如此回答:“夺取了你的躯壳,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你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去你妈的,你特么为什么自己不去牺牲?”

  “我可以死,但是必须去做完我要做的事情。做了那件事情,我自然也是必死的。只是我需要你的躯壳才能完成。”

  陈诺思索了一下:“你要做什么事情?还有,为什么一定是我的躯壳?”

  “因为你是我见过,最特殊的选中者,也是最接近……成功……的选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