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三百六十八章 【愚蠢的人类】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10-23 23:19: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三百六十八章愚蠢的人类

  塞琳娜猛的回头,就看见身后不远处,就在地缝之上,半空之中悬浮着一个身影。

  矮矮小小,瘦瘦弱弱,一头卷曲的长发,赫然是一个小男孩的样子。而这个小男孩,正对着自己龇牙微笑。

  塞琳娜全身都僵住了,一口气压在胸中,那一声尖叫似乎也被抑制在了喉咙里。

  “别慌。”小男孩温笑了笑,对塞琳娜摆摆手:“叫出声来,让上面人听到就不好了。”

  牙齿格格的斗了几下,塞琳娜多年出生入死的佣兵生涯,总算是将全部勇气压了出来,勉强道:“你,你是谁?”

  此刻看着这个小男孩,塞琳娜心中并不是害怕。

  而是……恐惧!

  那种透骨寒冷的恐惧!就如同一只青蛙,被一只巨蟒盯住。

  如同一只孱弱的雏鸟,立在恶狼的嘴边。

  那种生物位格上的天然压制,让塞琳娜几乎连喘气都是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

  小男孩微微一笑,缓缓的收拢了自己的气息,让塞琳娜的气息终于顺畅了一点点。

  “我们,见过的。”小男孩眯着眼睛看了看塞琳娜:“我记得你,你在人类之中,按照人类的审美,你算是非常罕见的很美型的那种人类。”

  “咕嘟。”塞琳娜用力吞了一下口水。

  小男孩摇摇头:“好了,现在,把他给我吧。”

  说着,他伸手一指,指的正是塞琳娜怀里抱着的陈诺的身体。

  “我,我,我……”

  塞琳娜心中纠结。

  想要不给,却终究那种心中巨大的恐惧,却让她不敢说不出抗拒的话。

  “有什么为难的么?”小男孩微笑道:“把他交给他,也许对他来说更安全呢。”

  “可是……”

  “啊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是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

  塞琳娜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

  倒也不复杂。

  她其实不是来寻找陈诺的。而是来寻找瓦内尔的。

  在南极事件之后,失踪的人可不止陈诺一个。

  而对于塞琳娜来说,甚至于陈诺的失踪,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很大的影响。

  但是瓦内尔就不同了。

  ·

  去年的巴西热带雨林的那次经历之后,塞琳娜脱离了佣兵组织,也是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事情,不得已,结束后跟着瓦内尔和鹿细细等人一起离开。

  最后瓦内尔通过诺亚方舟,给塞琳娜安排了新的身份,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隐居了起来。

  这个结果对于女佣兵来说,倒也不算坏。

  塞琳娜已经三十岁了。前面多年都做的是佣兵的工作,出生入死,枪林弹雨。

  她在山脉里和某国的反政府武装战斗过。

  也帮助过反政府武装和政府军战斗过。

  拿过巨额的赏金,在沙漠里追杀过恐怖分子。

  直到热带雨林的任务彻底失败后,塞琳娜的手下的人也全军覆没。

  而从瓦内尔那里得知,原来自己所在的佣兵组织,一直以来,幕后的出资人就是章鱼怪公司后……

  塞琳娜也明白,自己若是回去,那么可能就死定了。

  知道的太多了嘛……

  安排一个新的身份,在这个世界某个角落里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活着。如普通人一般。

  塞琳娜觉得倒也挺好。

  至少,也许以后,很多年后可以老死在床上。

  而不是死在某个山洞里,或者沙漠之中,或者非洲的丛林里被某个反政府武装砍掉脑袋。

  这些年,生死经历太多,也看的太多了。

  开始的时候,塞琳娜生活的还不错。

  瓦内尔一直对塞琳娜算是很照顾的。

  安排了她的新身份,新的住处,还有一份看起来很不错的普通人的工作。

  安逸,悠闲。最重要的是,安全。

  同时,她加入了诺亚方舟,并且担任了瓦内尔的“安全屋”和紧急联系人。

  一旦瓦内尔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可以选择逃亡到塞琳娜的地方,寻求帮助和援助。

  她一直以来,和瓦内尔保持着秘密的联系渠道,定期联系。

  然后,瓦内尔的一些事情,也会和塞琳娜说一些。

  南极的任务,瓦内尔并没有和塞琳娜说的很清楚,但是自己去了哪里,塞琳娜还是知道的。

  然后,十个月前,瓦内尔失去了联系。

  一个多月前,塞琳娜见到了一个老熟人,太阳之子。

  太阳之子询问了塞琳娜关于瓦内尔失联之前,所有的联系过的记录,询问里很多问题后就离开了。

  临走之前,塞琳娜问过太阳之子:“他还活着么?”

  太阳之子想了想,告诉塞琳娜:“希望不大。”

  “那就是还有一点希望,不是么?”塞琳娜低声道。

  太阳之子盯着塞琳娜看了一会儿,皱了皱眉后,才低声道:“你……和他?”

  塞琳娜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太阳之子。

  老头子终于点了点头,低声道:“是的……还有希望。”

  太阳之子临走之前,告诉了塞琳娜一个事情。

  诺亚方舟在寻找瓦内尔的同时,也在寻找陈诺。并且开出了一个不低的赏格。

  “瓦内尔是和那个家伙一起失踪,那么他存活的几率就高了很多了。

  我们都认识那个小子,我总感觉,他不是那种轻易会死掉的人。而且,和他在一起,也说不定能一起活下来。”

  `

  小男孩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佣兵,其实心中也有些好奇和意外的。

  眼前的这个女性人类,如果单纯从实力上来看的话,在西德的眼里,几乎是那种可以完全忽略不计的存在。

  西德知道,在这个地区,有很多人来找过。

  章鱼怪花费了巨大的代价,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寻找过,消耗了很多资源。

  然后,太阳之子那个家伙来过,寻找过。

  最重要的是,那个人类之中最强大的女人,也来过。

  还在这里寻找了很久很久,但是也没有收获,最后不得不失望离开了。

  ——那么多比这个女佣兵强大的多的多的人都来过。

  最后却让这个看起来最弱小的女人找到了。

  西德在看着塞琳娜,塞琳娜也在盯着西德。

  那种熟悉的恐惧的感觉,总觉得在哪里经历过。

  “我好奇的是,你的同伴应该都来过这里寻找过了,别人都没找到——你的同伴都比你强大的多。

  他们都没找到,你为什么还要来?”

  塞林牙抿了抿嘴,摇头道:“不亲眼看看,我总是不会死心的。”

  “emmm……人类的无聊的情感和情绪。”西德叹了口气:“不过,看起来,在某些时候,还是有些意想不到的作用的啊。”

  有意思呢……

  西德盯着这个女佣兵,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那么多人类的强者都来过这里寻找,最后,却是一个最弱小的家伙找到了这里。

  “好了,现在,把他给我吧。”

  西德对塞琳娜摆摆手。

  女佣兵脸色苍白,用挣扎的目光看着西德。

  忽然,她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女佣兵陡然一把将怀里的陈诺推了出去!推向了地缝的深渊!

  然后,她右手飞快的往腰间摸去,闪电般的拔出了一把藏在那儿的手枪!

  多年训练有素的生涯,让女佣兵拔枪射击的动作非常迅捷也非常标准!

  但是,就在枪口对准了西德的时候,明明手指已经扣下了扳机……

  “…………”

  枪口就仿佛被封印住了一样,寂静无声。

  而明明被推进深渊里,用来吸引对方注意力的陈诺,却并没有如塞琳娜预期的那样坠落下去,而是静静的漂浮在那儿。

  西德颇有兴趣的看着塞琳娜。

  “你这么随便把他推下去……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偷袭我?”

  塞琳娜:“…………”

  “你用他当诱饵,若是他掉下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你可能会死的很惨的。”

  塞琳娜:“……”

  “我认识一个女人,非常厉害,实力可以算是你们人类之中最强的一个了。她好像很在意这个家伙的。你把他推下去的话……就算我不伤害你,以后遇到那个女人,你也会死的很惨的。”

  塞琳娜身子颤抖着,却不甘心的狠狠又扣了几下扳机,然后无奈的将枪放下,绝望的看着西德。

  西德忽然眼睛一亮!

  “啊,我明白了……你,好像不是来找他的?”说着,西德伸手往陈诺一指:“你的目的不是为了他,对吧?”

  塞琳娜声音颤抖:“有一个叫瓦内尔的,你知道么?身材很高大,很魁梧,头发很短,嗯……”

  西德听了,居然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

  “好巧。我刚好知道这个人在哪里。”

  塞琳娜闻,忽然脸上就露出惊喜来。

  但是西德却并没有立刻说什么了,而是手指轻轻的勾了几下后,漂浮在那儿的陈诺,却忽然身子缓缓的重新飞向了冰川的冰层。

  冰层溶解后,陈诺的身子再次浸泡了进去,仿佛被某种力量层层裹住后……慢慢的重新凝固起来。

  塞琳娜瞪大了眼睛,忽然就反应了过来。

  “这个地方,是你弄出来的?!”

  西德看了塞琳娜一眼:“不然呢?你以为你真的那么厉害?你找到了这里?

  我是跟着你进来的么?

  别开玩笑了,人类。

  就算是运气再好,也该有个限度。”

  “是……你把他,嗯,冰冻,不对,是封存,你把他封存在这里的?

  为什么???”

  西德笑得很平和,淡淡道:“为了等他回来。

  这个地方的气温很适合保存身体,同时也不容易被人找到。

  我也不喜欢应付太多人,也不喜欢太麻烦的事情。

  在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和捣乱。

  事实上,如果不是你跑进来的话,我刚才正在家里放水准备洗个泡泡浴呢。”

  塞琳娜瞪大了眼睛:“所以,之前别人来这里寻找,都没找到……”

  西德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又有些无奈。

  “你是我没想到的一个意外。

  别的家伙……那个告诉我小饼干好吃的老头子,还有那个很强大很强大的女人类。

  这些人都太过于信任自己的力量了。

  太过于信任精神力的感知了,所以骗过这些人很容易。

  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会跑到这里来,用你的眼睛看到了这个地方。”

  塞琳娜身子往后缩了缩:“你会……杀我灭口么?”

  “……”

  “我能不能问一下,瓦内尔还活着么?”

  西德对塞琳娜眨巴了几下眼睛,忽然露出一口白牙来,森然一笑:“你说的那个人,他被我吃掉了!肉很老,很有嚼劲呢!”

  塞琳娜立刻眼睛瞪圆了。

  但很快,她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小孩子给骗了。

  西德也摸了摸自己的脸。

  好吧,总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呢。

  大概是在“家里”总被当成小孩子对待,每天还被福克斯拉着一起看动画片。

  看多了,连自己有时候都忍不住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类小孩子了吧。

  “好了,你可以从这里离开了。

  你回去后,最好别告诉别人这里的事情。

  当然了,如果你非要说的话,我其实也不在乎。大不了那几个家伙得到消息找来的话……

  反正也打不过我。”

  西德说到这里,看着塞琳娜正色道:“如果你不想让你的朋友吃苦头,就最好别告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喜欢吃饼干的老头子,还有那个脾气很不好的强大的女人。

  你告诉他们的话,他们找到这里来,最好的结果无非就是挨我一顿揍而已。”

  ·

  上面的向导终于还是放了绳子下来了。

  下面的副手一直在大呼小叫。

  狭窄的出入口被向导和另外一个手下合力凿开了一点点。

  然很快,下面的绳子开始晃动。

  塞琳娜拉着受伤的副手,顺着绳索爬上来,上面的人一起用力后,终于将营救工作完成。

  副手上来后,立刻告诉了大家,这个叫琳达的女人,在下面危险的举动。

  “她简直是疯了!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非要往冰川的缝隙里下去!我拦都拦不住!!!

  幸好没出什么意外,不然的话……”

  向导和其他人都脸色难看的看着塞琳娜。

  塞琳娜压根已经懒得理会这些人了,任凭向导也愤怒的咆哮和指责自己,却只是保持沉默。

  脑子里却一遍一遍回想刚才下面的事情。

  尤其是自己被那个小男孩放走的时候,对方告诉自己的那句话。

  “瓦内尔还活着,只不过,他暂时没办法回去和你见面。他的情况很好,只是有点特殊。”

  活着就好……

  塞琳娜充耳不闻周围同伴们的怒斥,却回头看了看身后远处的那个地缝……

  因为这次意外的事故,彻底葬送了原本目标为南极点的探险目标。

  副手的坠落受伤,使得队伍不可能再继续前进了。

  物资紧缺,还带着一个伤员的情况下,队伍只能踏上了返程。

  探险队的雪地车缓缓掉头离开的时候,在地缝之上,西德的身影隐藏在风雪之中,静静的看着队伍的离开。

  然后,他扭头钻进了地缝里。

  冰川的缝隙之中,西德的身子静静的悬浮在那个封印了陈诺身体的冰层之外,无奈的叹了口气。

  然后,他的身影原地消失了。

  ·

  再一次出现,是在一个浴室里。

  伸手摸了摸满是泡泡的浴缸里的水,西德撇了撇嘴。

  水都凉了啊。

  浴室的门被敲响了,外面的福克斯在用力的拍门。

  “西德!!!你在里面已经待了超过一个小时了!!!你到底还要洗到什么时候?!”

  听着小女孩的叫嚷,西德笑了笑,大声道:“马上就好!”

  ·

  浴室门被打开的时候,福克斯就站在门歪,一脸狐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

  西德头发上包了一个浴巾,身上穿着浴袍,把瘦弱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在里面干什么?”福克斯皱眉:“你不会是……做那种恶心的事情吧?”

  西德摇摇头:“不要用你们人类的行事思维来揣度我。”

  “别以为我不懂,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躲在厕所里会干什么……”

  福克斯追着西德一直来到了他的房间里,然后就自顾自的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托着下巴打量对方。

  “你盯着我干什么?”西德看着小女孩,温笑道:“虽然我明白,你已经算是进入了人类女性的青春期,但是,我并不是一个适合作为爱慕对象的异性。”

  福克斯瞪大了眼睛:“你疯了么?我可不会喜欢上一个,一个……一个……”

  西德耸耸肩膀:“一个看起来比你还瘦小的男孩?

  一个非人类的怪物?

  还是一个赖在你家里混吃混喝十个月的流浪者?”

  福克斯被噎了一下,她缓缓道:“我最近越来越觉得你……有点地方不对。”

  “不对?”

  “嗯,不是不对劲,而是……和你刚来的时候不同了。”

  西德皱眉,正色看着福克斯:“什么不同?”

  “你……越来越像个人类了。”

  西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垂头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后,皱眉道:“这样……?”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福克斯点头道:“你刚来的时候,我很讨厌你,也有点害怕你。

  现在,我越来越觉得你这个家伙还不错。有时候,就好像家里真的多了一个弟弟。”

  西德的表情忽然就变得很精彩起来:“……弟弟?”

  “是啊,我其实一直都很想要有一个弟弟。”

  “………………”

  “尤其是每次你和我抢糖果吃的时候,更像是我的弟弟。”

  西德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然后走进了衣橱后面去换衣服。

  福克斯也没离开,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样,不见外的接转过身去,背对着西德。

  同时女孩子还继续说道:“每次我们一起抢糖果,还有抢电视遥控器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自己家里的亲弟弟,虽然每次你都不肯让着我。

  还有我在学校里的事情,你也会听我和你说那些无聊的话,然后还会给我出一些馊主意……”

  “馊主意?包括上次你为了报复那个啦啦队的女孩,把她关在了女生洗手间里事情么?”身后传来了西德的声音:“衣服换好了。”

  福克斯转过身来,看着西德穿上了一件宽松的旧毛衣,点了点头:“袖口有点破了,明天让妈妈给你弄一下。”

  顿了顿,福克斯继续道:“那个主意难道不是你出的么?”

  “我是从电视里看来的。”西德摊开手。

  “可是……”

  福克斯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西德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忽然伸出手来,轻轻的压在了女孩的头顶,摸了摸她的头发。

  “???”福克斯有点意外的看着西德:“你……干什么?”

  西德盯着福克斯的眼睛,缓缓道:“我,可能要离开了。”

  福克斯的脸色陡然一紧,小女孩下意识的就把嘴唇用力抿了起来。

  “你不是说,反正你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就不如住在我们这里么?”

  “对啊,我是这么说过。”

  “南极的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么?”福克斯低声道:“我和你去过那个地方了啊,你说已经做完你要做的事情了。那岂不就是……已经结束了嘛?”

  轻轻的叹了口气后,西德的声音却变得很捉摸不透的样子。

  “不,并不是结束……

  而是,就快要开始了。”

  “开始……开始什么?”

  西德摸着女孩微微弯曲却很柔顺的头发,低声喃喃说着:

  “一个自以为很聪明但其实正在犯傻的小老鼠,被一只强大的老鼠堵在了一个牢房里,正在想尽办法战胜大老鼠,想跑出牢房。

  但是呢…………”西德说到这里,却忽然闭上了嘴巴。

  福克斯自然而然就接着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啊……”西德松开了手,却走到了窗户边静静的看着窗外,仿佛是在说给福克斯听,又仿佛是在自自语说给自己听的样子。

  “……但是啊……这个小老鼠其实没意识到,它自己其实不是一只老鼠。

  而是……一只猫啊。

  那只看似强大的大老鼠。在猫儿的面前,其实一口就可以把对方吞掉的!

  哼,愚蠢的人类。

  太过信任自己的意念和精神感知了。

  真正的精神生命体都不敢这么信任自己的感知。

  而连精神生命的门槛都没摸到的人类,却居然对感知如此的迷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