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八十九章 【英雄本色】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8-08 1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百八十九章英雄本色

  张林生这一放假,就放出了一个礼拜去。

  日子倒是悠闲轻松。

  好吧,不止悠闲轻松,简直是有点美滋滋。

  年轻男孩么,之前还是个雏儿,如今忽然食髓知味,顿时就仿佛打开了这个世界的一扇新大门。

  而且年轻人,血气方刚,一个个都是属大狼狗的,一逗就能蹦出三尺高。

  过来人都懂。

  何况,夏夏又是一个小妖精,粘死人不赔命的那种。

  张林生就觉得这一个礼拜下来,身子都轻了好几斤,两条腿都飘软了。

  本来么,第一天说好了去看电影,结果去电影院附近街上绕了一圈,找了个饭馆吃了顿饭,买了点小零食,准备进电影院里边看边吃的。

  结果呢,在电影院外溜达了一圈,夏夏直接说院线排的片子不好看。

  拖着张林生就走,说是去电影院看,还不如租些碟片回家看。

  嗯,碟屋确实是去了。

  租了些hk枪战警匪片。

  租完了碟片后,张林生才忽然想起来,车行后面小区的那套房子里,没有dvd机啊!

  没事儿!浩南哥家里没有,夏夏家里有啊!

  于是直接去了夏夏家。

  开始呢,还假模假式的两人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电影。

  看着看着就不像话。

  男女么,一个有情一个有意的,而且又已经有过了那层关系,自然就没什么芥蒂了。

  这么说吧,本来租了七八张碟片的。

  张林生后来就记得两人只看了第一部电影。

  第一部看的是经典老片《英雄本色1》——其实租的时候,把三部曲都租了,还说好了两人在家里打算用一天时间,把这个港片经典的系列重温一遍,三部曲。

  结果呢?

  《英雄本色1》第一部就只看了一点点。

  都没看到小马哥说出那句经典台词:我等了三年,就为了等一个机会!不是为要让别人觉得我行,而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我失去的,就一定会亲手拿回来……

  嗯,都没能看到这里。

  张林生记得,就看到了小马哥那个经典的用钞票点烟的镜头。

  就看不下去了呀!!!!!!

  为啥?

  因为这个时候,旁边的小妖精伸过了一条修长的雪白的大长腿来在自己面前晃啊晃啊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电视屏幕里枪声不绝,客厅里烽火连天……

  ·

  在夏夏的家里足足待了三天,两人足不出户!

  吃饭都是叫的外卖。

  这个年头没有美团没有饿了么。但是有麦当劳和开封菜啊。

  连吃了三天的洋快餐,两个年轻男女终于吃腻了。

  又实在不想出去吃饭,舍不得把两人的亲密时间,用在跑出去公共场合吃饭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于是一起出去夏夏楼下的超市里买了点菜,回来打算自己做的。

  张林生是穷人家孩子出身,做饭还是会一点点的,夏夏么,据她自己说也会两个菜。

  但真做起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厨房很快就变成了战场。

  浩南哥表示自己很无辜。

  ——是她先动手的啊!

  哪有人在厨房里做饭穿围裙的?!

  啊呸!不对!

  是,哪有人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只穿围裙的?!

  ·

  第五天的时候,张林生早上还是出门了。

  去找师父老蒋练功。

  其实去的时候,心里是有点惴惴不安的。因为前面连着几天没去——张林生对师父撒谎了,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感冒了要休息几天。

  好家伙,之前张林生在八中上学的时候,老蒋也教过他,当过他任课老师的。

  当初当学生那会儿,逃老蒋的课都没这么忐忑过。

  前几天给老蒋打电话扯谎说自己感冒病了,不能早上去练功的时候,那是真的心虚。

  而这天早上终于跑去小树林找老蒋练功的时候,老蒋一看见自己这个最为看好的徒弟的时候,脸都变了!!

  都是过来人,而且老蒋精通古武术,也颇通药理。

  一眼扫过去,眼看张林生面色青白,双腿脚步虚浮,双目无神——这样子了,还有什么不懂的?

  气的老蒋恨不能拿起棍子狠狠的把这个徒弟抽一顿。

  但想了又想,终究还是把棍子放下了。

  “交女朋友了?”老蒋问徒弟。

  “……嗯。”张林生低头哼了一声。

  “哎!”

  老蒋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看这个徒弟。

  毕竟也是当老师的人,懂得孩子的心理。不是那种纯粹的古板的武学家。

  调整了一下情绪后,老蒋耐着性子对张林生道:“年轻人,你又是第一次交女朋友,不懂得节制也是正常。

  不过你是练武之人,年纪也还轻,固本培元的道理我和你说过的。

  我今天传了几句口诀,抱圆守一……

  你练气刚有了点小成,正是打基础的时候,切切不能为了放纵自己,而坏了修为!”

  把个张林生说的,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低着头一声不吭。

  本来么,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当师父的说一句两句,敲打一下就过去了。

  讲多了不好,怕徒弟面皮挂不住。

  但好死不死的,旁边还有一个人啊!

  朱大志这个属棒槌的,正在旁边扎马步,听见老蒋训话,又看见张林生这个师兄不吭声,顿时就不乐意了。

  “嗨!师兄!师父在教训你话呢!怎么不吭声当听不见啊!

  师父说了,让你别顾着睡女人坏了修行,要节制……

  师父,我理解的没错吧?你看师兄,太不讲规矩了,师父训话都不吭声啊!”

  天地良心!之前听磊哥和陈诺说起过这个棒槌讲话不好听,张林生一直没当回事。

  这次是真的想当场掐死他!

  ·

  这天练功,老蒋没让他做别的,就是练了一个上午的吐息就让他回去了。

  回去之前,老蒋还亲手写了个方子交给了张林生,让徒弟得空找个中药房去抓药——这个方子,补元气的。

  张林生是个听师父话的好徒弟,练功完毕走了,直接就先去了躺药房抓了药。

  回去的时候,脑子里还一直背诵着老蒋教他的口诀。

  抱圆守一,固本培元……

  但……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还是回到了夏夏家的楼下。

  开门的时候,夏夏刚睡醒的样子——昨晚折腾到三点多才睡呢。

  睡眼惺忪的给张林生开门,眼看自己男朋友手里提着一大包中药。

  “这是什么?”

  “……”张林生没语。

  夏夏过来抱住张林生的胳膊使劲蹭来蹭去的时候,张林生终于脑子乱掉了。

  什么抱圆守一……

  抱……

  抱什么来着?

  亲亲抱抱举高高?

  ·

  浩南哥其实不算纵欲——每个男人在第一次之后,都经历过这么一段日子,食髓知味,就特别沉迷。

  只不过因为夏夏这种妹子太过强大,又是拿出了浑身的本事来取悦张林生,顿时把浩南哥这个小菜鸟给迷的五迷三道了。

  但真的过几天后,那种热情和沉迷,也就渐渐平复了。

  一周后,张林生接到了磊哥的电话。

  “可以开门营业了,明天早上店里见。”

  ·

  恒发车行停业八天后,重新营业!

  早上八点钟,张林生就早早的第一个到了车行,开了店门。

  店员很快都来上班,七手八脚的先把几天没清理的店里打扫一新。

  八点半的时候,张林生正在柜台后坐着,磊哥进门了。

  张林生看了磊哥身后一眼,发现磊哥是一个人来的,有些意外。

  “磊哥?”

  “咋了?”

  “……没事。”张林生想了一下,摇摇头。

  本来以为今天开业,是打算和对方硬碰硬一下,以为磊哥会拉来人。

  但既然没带来……也无妨。

  张林生如今的身手已经很强了,对付几个道上的混子,七八个都别想近身——这还是悠着着,不放手不出重手的情况下。

  今天如果要发生冲突,只要对方别拉来一卡车人,张林生自问,自己一个人都能包打的。

  “诺爷说了,换个思路,明面上的,必须光明正大才行。”

  说真,磊哥从皮包里掏出一样东西来,拍在了柜台上,笑容可掬看着张林生。

  张林生一看,愣住了。

  ·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那伙人得到消息,果然来了。

  没办法啊!黑色会也要睡懒觉啊!

  你见过哪个黑色会的人,早上七八点起床的?

  照例,门口聚集了几个人,其中夹杂着两位特邀群演专业碰瓷的老头老太太,再拉起了横幅。

  还有两个扩音喇叭。

  这就演开了。

  张林生和磊哥两人都没动,任凭路边围的人越来越多,眼看两个群演在外面说的吐沫横飞,拉着路人,痛诉在这家“黑店”里如何被坑骗的经过……

  张林生和磊哥两人稳坐钓鱼台,不骄不躁,就抽着烟,面带微笑的看着。

  人群里,金链子男人领头,越看越觉得不是味道。

  最后心中压不住耐心了,就想鼓动人起哄闹事,要冲到店里去……

  嘎吱!!

  门口两辆警车停了下来!

  几个警察跳下车来。

  金链子男人倒是一点不怕,仿佛很有经验了,眼看警察沉这脸走过来,立刻就主动迎了上去:“警察同志,我们可没闹事啊!是合法维权……”

  正要把那套耍无赖的辞说出来……

  “都带回去!”领头的一个警察阴沉着脸,冷冷看了这个金链子男人一眼。

  呼啦一下,几个警察和协警扑上来,七手八脚,抹肩拢背,就按住了几个。

  其他人想鼓噪,还有人顿时就想跑。

  “于二熊,你要想跑也随你,拘捕逃匿,你不怕后果你就跑!”

  领头的警察显然就是附近这片的,冷冷喝了一声。

  金链子男人,于二熊顿时就不敢动了,但还是不服气:“我们做什么了啊!一没打二没砸三没抢!买了假冒伪劣货,还不能维权了啊?”

  以往这套对警察多少都有点用。

  但今天这些警察仿佛压根不为所,连话都不扯,直接就上来按人。

  “行行行。别动手,我跟你们回去就是了。”于二熊依然不服软:“我又没犯法闹事,跟你们回去接受批评呗!

  我说,你最多说我影响市容市貌,还能怎么的!”

  ·

  还能怎么的?

  这句话,于二熊心里装了一肚子。

  但随着警察越开越远,就觉得不对了!

  不是去街道派出所!

  警车直接开到了区分局!

  一伙人,包括两个群演碰瓷的,一起被带进了分局里后,就关了小黑屋——还是分开关的!

  最让于二熊心里打鼓的是,当他被单独呆出来,见到了负责给他做笔录的警察的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

  为啥?

  认识!

  于二熊是有经验的。这种闹事的程度,谈不上大事儿,一般来说,警察带回来,就是去街道派出所调节一下,然后批评教育一番。

  做笔录是必然流程。

  但是……

  眼前这俩给自己做笔录的警察……

  “张队!哟哟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于二熊顿时矮了一大截!

  眼前这俩警察,根本不是普通的民警。

  是区刑警队的!!

  刑警!

  两位刑警面带冷笑,也不理会他的废话,直接就坐在了面前,一个摊开纸笔,另外一个冷冷道:“来,聊聊吧!”

  于二熊心里咯噔一下。

  主家报警,在于二熊心里早就有准备了。之前干这种事情的时候,遇到主家报警也不是没有过,他们这伙人早有一套应对的套路。

  但,这次,不是街道派出所!

  是区分局!

  处理案件的不是普通民警!而是刑警!

  这就出问题了!

  ·

  “所以,咱们的店以后是外资了?”坐在车行对面的面馆里,吃着鳝鱼面,张林生问磊哥。

  “不是外资,诺爷说了,算合资。”磊哥抓了抓头皮,苦笑道:“你别问我,我也不清楚里面的道道,我特么没读过几年书。

  反正就这几天,诺爷把手续办下来了,还找了个老外出面当投资。

  那个老外我见过,他见了诺爷,就跟狗见了主人一样,毕恭毕敬的。

  而且人家还有海外公司,直接用海外公司的名义投资。

  我们的车行现在的大概情况吧,诺爷跟我讲过,具体我不懂,大概意思吧是……

  老外的海外公司投资,然后注资了我们的公司,我们的车行,属于咱们这个合资公司名下的产业。

  大概就这么个意思吧。

  手续能办的这么快,还是请了诺爷身边的那几个外国妞帮忙的。人家本来就是投资外商的身份,和招商口子的很熟。很快就办下来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那个老外写了封信给区里的招商办和外办,就是诉诉苦,叫叫屈。

  而且说的都是大实话啊!人家怎么敲诈咱们,怎么收保护费,怎么闹事。

  这些都没编,就一五一十的说。

  然后,听说负责招商引资的一个区长直接气的拍了桌子,说要净化投资环境,保证经济发展建设,不能让这些妖魔鬼怪扰乱了我们的经济建设。

  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张林生愣住了。

  “这些搞事的家伙,都是一屁股屎。平时不办他们,因为很多事情都是一团乱麻,抓大放小。基层警方也是头疼,抓了吧,都是一些屁大的事情,抓了没几天就得放了。

  一个个查吧,警力又不够。也是为难的很。

  但这种事情,有大佬亲自督办的话……

  集中力量办大事么。只不过这次,我们这个事情,被大佬定义为了‘大事’,那就……

  你懂的!”

  ·

  这个事情吧,其实陈诺本来没想到用这种方式解决的。

  私下里,把这伙人端了就是。

  但思前想后,之前自己单枪匹马的,摩托车头盔一戴,皮衣一穿,上门横扫就是了。

  但如今情况不同了,开门做生意。

  总不能因为被收个保护费,就把这伙人都埋了吧?

  不能下死手,打一顿,万一没打服,遇到事后找补的?

  倒是不怕,但,麻烦恶心人嘛。

  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后的一桩趣谈。

  某个影视行业的大佬,各种剽窃各种抄袭,被口诛笔伐了多年,苦主无数,很多被抄袭剽窃的作家编剧,各种官司告他,这大佬却始终屹立不倒。

  结果,忽然有一天,有一位被他抄袭剽窃的作家,写了封信……

  就因为写那封抱屈信的作家,是海峡对岸的一位写情小说的老太太。

  于是,清静了!

  祖国统一大业,是大事!统战海峡对岸的民族同胞,也是大事!

  在这种大事面前,凡是影响大业的,都要被扫除!!

  而如今是2001年。

  经济建设是发展重点,为经济建设,为投资环境,保驾护航,也是大政策!

  还真不是所谓的崇洋媚外!

  ·

  那位平哥,心中还想着第一刀第二刀的念头呢。

  中午的时候,就听说于二熊一伙人被抓回去了。

  开始没当回事,以为就是和之前一样,带去派出所走走过场,批评教育一番,就得放人——自己这些人做这些事情都熟练了,没踩着线呢,警察也没理由抓人的。

  但下午就听说不对了!

  傍晚的时候,棋牌室和自己的公司就被查了。

  当场抓到了聚众赌博,然后公司留守的十几个人也被带了回去。

  听说短时间内是出不来了。

  平哥当即意识到,自己是踢了铁板了!!

  但……你特么倒是说啊!

  万事可以谈啊!!!

  你牛逼,你根子深,台子硬,你找人来打个招呼啊!

  我客客气气的绕着你走就是了啊!!

  这上来就直接连根拔起?!

  太不讲江湖规矩了吧!!

  平哥当晚就着急忙慌的躲了起来,然后拼命找人联系,想找个能说得上话的,然后攀条关系出来,找上对面能递句话过去!

  我认栽!我道歉!请对方划条道出来,我直接按照江湖规矩赔罪服软,一个头磕到地上,不行我直接磕到土里!

  还不行么?

  夜里两点的时候,躲在自己养的女人家里的平哥,绝望的看见自己养着的那个“很会伺候人”的女人,主动打开房门,迎进来了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平哥是吧?”

  为首的一个中年人,穿着件夹克衫,冷冷的看着平哥。

  “我是李青山李堂主身边的人,你应该听说过我,朋友们都叫我一声老七。

  来找你,是我们李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

  平哥眨巴着眼睛。

  李堂主,他自然听说过。

  但不是一个区,虽然比自己混的好,但也没太在意。

  老七这个名字也听说过,听说是李堂主身边最得力的,这些年帮李青山做过不少事情。

  但若是平日里,平哥就算见到老七,也不会弱了势头。

  自己也有一片地盘,手下跟着自己混饭吃的人,也有那么二三十号人。

  但此刻,平哥心中已经有了明悟。

  白天于二熊那一伙人,晚上抓赌那一波,自己手下能动的人,基本都被抓回去了。

  现在自己算是光杆司令一个!

  “车行……是李堂主的生意?!”

  平哥忽然就有点委屈了!

  “卧槽!李堂主的生意,你们特么早说啊!按照江湖规矩,来打个招呼,我怎么也会给个面子啊!!

  这么一声不吭,直接下死手来弄我?

  老子和李青山是有多大仇啊?!我特么就不服了啊!!”

  知道大势已去,平哥被带走前,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那个自己的情妇。

  “老子对你不错,你特么的居然卖我?”

  女人畏畏缩缩的躲着不说话。

  “好了,平哥。”老七倒是仿佛很好脾气的样子,笑道:“你这个女朋友,是什么出身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们李堂主是这行的祖宗!这位美女,之前在遮风堂做过的,算起来也是跟着我们混饭吃才混出来的。”

  平哥叹了口气:“妈的……老子算是栽的不冤!”

  说着,看了一眼老七:“不至于要命吧?左右就是我惹了不该惹的人,罪不至死吧?”

  老七笑了笑,摆手道:“法治社会!什么生生死死的,平哥说笑了。

  就是请你回去,交待一点事情,交代清楚了,我亲自开车,送您去自首啊。

  国有国法,咱们可不敢乱来的。”

  平哥看着面前这位满脸和气的老七,心里一肚子话说不出来。

  嗯,都是脏话。

  ·

  陈诺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给面前的一盆盆栽浇上了一丁点水。

  碧绿的文竹,生机盎然。

  陈诺伸出手指来轻轻的扶了扶枝叶,然后把盆栽端到了柜子上摆好。

  就放在了墙壁上的那张老太太的遗像相框下面。

  客厅里,欧秀华正在做针线活。

  一套黄灰色的工作服,应该是试过,袖子有点长。欧秀华正在自己改小。

  “你工作这就算是定了么?”

  “嗯,定了。”欧秀华抬头看了一眼儿子:“后天就正式上班了。

  我觉得还挺好的,工资不算低,最重要的是距离咱们家也不算很远,我算过了,我每天骑自行车去上班,路上也就二十分钟。

  做保洁也挺好的,工作很简单,不费脑子。

  而且我和公司排班的人说了我的情况,人家也答应我尽量给我排班时间上,照顾我接送孩子的时间段。”

  陈诺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工资确实不算高。

  六百一个月。

  2001年的金陵,这个工资水准算是偏下的。

  但,好歹能让欧秀华有一种“自食其力”的满足感。

  用欧秀华的话来说:“我若是过年想给自己儿子买双新鞋,如果都要用儿子的钱来给儿子买……我这个当妈的,还有什么颜面?”

  这道理,很真实!

  陈诺活了这第二世,其实总结出来的生活的方式,就是让身边的人都舒服。

  比如浩南哥这种兄弟。

  陈诺不是没钱,直接给金山银山都给得起。

  比如自己的亲妈欧秀华,不用出去上班。让她过那种每天逛街买买买,无聊了去美容院,出入豪车,住豪宅,锦衣玉食……

  这种生活,都给的起。

  但……那样,不管是浩南哥这些身边的兄弟。

  或者是欧秀华这样的“母亲”。

  都未必会舒服。

  人么,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活法来活,才觉得舒坦。

  比如欧秀华,让她天天在家里待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

  每天清闲度日。

  这种日子,欧秀华越过心里越不踏实。

  而找到了这份月薪六百,却要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工作……

  欧秀华眼睛里,却反而有了光。

  这,就是活法!

  安静的坐在客厅里,看着母亲在那儿把一件工作服缩了袖子,改了衣角……

  就这么安静的看了好一会儿,陈诺手机响了。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直接接听。

  “阎罗大人!”船长的声音很严肃。

  “嗯。”

  “我……收到官方的私信了,章鱼怪的。一个叫做‘瓦内尔’的家伙联系了我。”

  “嗯,电话里不说这些,你根据官方的要求,做任务准备吧。

  具体的细节,我们见面说。”

  ·

  求月票!!

  邦邦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