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夜惊】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7-30 02:14: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双倍月票活动呢,求月票支持!)

  ·

  第二百八十一章【夜惊】

  字据立好。

  中年女人的脸色顿时又和善了几分。

  不多片刻,面前的这碗凉水也已经撤下。二丫在中年女人的指令下,端上了香茶。

  白瓷的茶碗,面前还上了几样茶点。

  红枣,茶馓,干腰果,还有一碟子黑芝麻。

  这在当地已经是招待贵客的上品待遇了。

  中年女人割韭菜的刀子雪亮,但其实并不喜欢言辞——或许是不擅长。

  倒是留下了二丫陪着陈诺说话,自己却让徒弟们结束了惩罚,跟着进了厨房去忙碌。

  不多会儿,厨房的烟囱就冒出了炊烟。

  眼看这个女人在院子里举刀杀鸡,开膛破肚。

  倒是只有吴叨叨,可怜兮兮的在院子外,扒拉着门板儿,伸着脖子够着脑袋往里瞧。

  不时的还对自己的徒弟偷偷使眼色低声嘀咕。

  “鸡要红烧。”

  “鸡屁股给我留着。”

  “多方些辣子。”

  陈诺坐在院子里好奇,这吴叨叨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今晚还有晚饭吃?

  却不想,眼看天色见黑了,堂屋里很快就摆出了饭桌。

  碗筷摆放妥当后,那个中年女人走到陈诺面前:“请客人上桌吃饭吧。”

  “师嫂客气了。”陈诺笑着起身。

  “不客气,粗茶淡饭的。再说你破费了十几万,让你蹭一顿也是没办法。”女人翻了白眼。

  ……师嫂你知道不知道这么说话很容易挨打的啊!

  陈诺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走到了饭桌前。

  “吴叨叨!”女人对着院子外喊了一嗓子。

  “欸!”

  “回来吃饭!”

  “好嘞~”

  吴叨叨笑眯眯的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伸手顺了顺眉梢上的那一撮毛儿。

  走进堂屋里,先对陈诺拱手作了揖,笑道:“师弟,有日子没见了。今天一点家门里的事儿,让你见笑了啊。”

  “师嫂居然让你吃饭了?”陈诺低声笑道。

  “我青云门的规矩,斗气的事情不能妨碍吃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吴叨叨笑眯眯的回答。

  好规矩!

  陈诺叹了口气,看着吴叨叨大摇大摆的坐在了主位上,拿起筷子比了比齐。

  桌上的菜不算很丰盛,但也凑合。

  一盘子炒土豆,一碗煮蚕豆,一盘子凉拌藕。

  唯一的一个荤菜就是一大碗红烧鸡。

  汤是肉团子青菜秧子煮的一锅汤。

  标准的四菜一汤。

  吴叨叨坐在主位,中年女人坐在他右边,陈诺在左边。

  剩下家里四个徒弟,就随便坐了。

  可怜四个孩子,三胖子肉团团的一个人,却下午屁股上挨了鞭子,龇牙咧嘴的,只能半边屁股沾一丁点板凳的边缘。

  二丫坐在陈诺身边,陈诺眼尖,就看见这位“司徒北玄”一双手肿的仿佛猪蹄儿——下午眼睁睁看着这个中年女人惩罚她打手板的时候,这孩子哼都没哼一声,不过看着倒是挺严重的。

  老四年纪最小,受的惩罚最轻——却是被惩罚了抄写经文。

  坐上饭桌的时候,脸上手上全是墨水汁——也懒得洗了,反正吃过饭还要接着抄。

  看上去气度最好的,倒是那个大徒弟铁柱了(南宫隐)。

  身板结实,体态挺拔,双目有神。

  只是刚坐下来,屁股一沾凳子,忽然之间,轰的一声,下面的凳子就四分五裂碎掉了!

  手里的一双筷子也陡然绷断!

  陈诺一愣?

  “师娘在他身子上打进了两道暗劲做惩罚。”二丫在旁边幽幽低声道:“这两道暗劲,无时无刻不在折腾他的筋脉,够他化解上三五天的。”

  陈诺只觉得这青云门一家子实在是诡异非凡。

  不过人家自己倒是仿佛司空见惯了,一家人坐下吃饭,倒是神色如常。

  哪怕是大徒弟铁柱绷碎了凳子,绷断了筷子,旁人也只是随意看一眼,就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只有那个女人淡淡的说了一句:“控制不住力道,就站着吃吧,厨房里的铁筷子还有么?”

  “没了,上个月受师娘惩罚,给他自己捏坏了。”

  “那就自己想办法吃吧。”女人很随意的说了一句。

  铁柱没吭声,想了想,就干脆直接伸手捞饭菜了。

  这顿饭陈诺吃的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每次他伸筷子要夹菜的时候,尤其是筷子伸向那碗红烧鸡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被满桌子大大小小的六双眼睛死死盯着看。

  若是夹起来的鸡肉块儿,稍微大了一些,就感觉到那四个小的顿时面色不善的样子。

  陈诺叹了口气,干脆直接用勺子盛了点汤泡饭,囫囵吞枣的,把半碗米饭吃下去,就拱拱手道:“我吃饱了。”

  中年女人这才点了点头:“好,客人用完了,你们用吧。”

  四个孩子听到这句话,仿佛一下就放开了什么闸门一样。

  顿时就看见筷影纷飞,风卷残云!

  桌上的菜原本就不太多,一只鸡杀了红烧,虽然不算少。但毕竟四个孩子呢!

  所谓半大孩子吃穷老子,这种青春期的孩子,最是能吃的时候。

  片刻之间,桌上的盘子都见了底。

  倒是吴叨叨,伸手非凡,硬是在四个小的中间,抢下了一条鸡腿,此刻已经啃的骨头都光溜溜的了。

  最后还慢悠悠的嘬着牙花子,倒了半碗肉汤在那儿溜缝儿。

  一顿晚饭吃完,大徒弟铁柱去劈柴——师娘说了,今晚不出五十斤柴来不许睡觉。

  二丫洗碗收拾。

  老四小不丁则继续抄写经文。

  陈诺好奇溜达着看了一眼,走到老四面前,不由得愣了一些!

  这看着也就几岁的小孩子,捏着毛笔的姿态,有模有样的,笔尖之下,一行行抄写下的经文,工工整整,赫然是一笔极为漂亮的小楷!

  这样一笔字,就连陈阎罗自己都写不出来的!

  “这是你写的字?这么好?”陈诺忍不住问道。

  四丫头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客人,嘟囔着嘴,低声道:“当然要好好抄啊!这手抄的经文,过几天集市的时候,师娘还要拿出去卖呢。”

  “…………”

  再看那厨房外,大徒弟铁柱挥舞斧头,一下一下的劈柴,动作行云流水,隐隐的举手投足之间,架势漂亮之极。

  那简单的劈柴动作,每一下斧影翻飞,极简,却隐隐的暗合某种奇怪的美感。

  再去瞧那个三胖子。

  这孩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房梁。

  盘腿坐在房梁上正在闭目打坐。

  第一眼看过去没什么稀奇,但陈诺再看第二眼的时候,忍不住“咦”了一声。

  精神力的感应之下,陈诺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感受不到这个孩子的精神力有一丝一毫的外溢!

  这显然是对精神力的掌控已经到了极为高明的境界了!

  想起前些日子见到二丫的时候,这个孩子说的话……

  青云门之中,果然是一家子妖怪啊!

  这么看来,原本神神叨叨的吴叨叨,却其实是其中最废物的一个?

  ·

  “师弟,过来抽根烟,聊聊啊?”

  吴叨叨已经搬了躺椅在堂屋外,就摆在了院子里,挥手对陈诺发出了邀请。

  陈诺过去,坐在了吴叨叨的身边,然后看着吴叨叨摸出了一盒“黄山”来,丢给了自己一根。

  陈诺接过自己点了火,抽了一口。

  “你大老远的从金陵过来,总不会就是上赶着给我青云门送钱来的吧?”吴叨叨笑眯眯的问道。

  “谢也是肯定要谢的。上次的事情师兄你却是帮了大忙,承蒙恩情,这总是要还的。”陈诺笑道.

  “行吧。”吴叨叨点了点头:“这次你来也破费了,那张字据你签下了,可就是十好几万呢。”

  陈诺忍不住低声道:“不过就是一张字据……师嫂就不怕我赖账?”

  吴叨叨抬头看了看里屋,确定了自己老婆没在院子里,才压低了声音道:“师弟啊,师兄我劝你一句。

  别人的账好赖,我这老婆的账,你可千万别赖!

  有了那张字据,若是敢不给钱,她是真的会杀上门去要债的。”

  “师嫂……狠厉害?”陈诺问道。

  “呃……怎么说呢。”吴叨叨抓了抓头发,苦笑道:“去年的时候,邻村的一户人家,找咱们看了风水,后来找借口说看的不好,想不给钱。

  你师嫂拿了根棍子上门去找。

  那边,一个村子,六十多个壮小伙子都没拦住,硬是被她冲进了对家的门,一棍子把人家房梁打断了……”

  陈诺笑了笑:“师嫂是高手啊。”

  “……她,确实是很厉害的。”吴叨叨叹了口气。

  眼看陈诺不以为然的样子,吴叨叨想了想:“师弟啊,我知道你也不是凡人,但你可千万别惹我这个老婆……她的本事,怕是不小!”

  “哦?有多厉害?”

  吴叨叨想了想:“我跟蒋老师学过武,你知道的对吧?”

  陈诺斜着眼睛看了吴叨叨一眼,那意思:拿你当参照物的话,怕是没什么可比性。

  “不是跟我比!”吴叨叨脸一红,低声道:“早年我认识我这个老婆的时候,她看过我跟蒋老师学武。

  她看了后,回来对我就说了一句评价。”

  “哦?说的啥?”

  “她说……庄稼把式,有什么好学的。”

  庄稼把式?

  陈诺笑了笑。

  老蒋的那门武功,虽然不敢说多厉害吧,但是已经涉及到了修炼内气的领域了,绝对是实打实的古武里高明的存在。

  香港的宋家,就靠着这套家传武功,还打下了偌大的事业呢。

  “那,你这个老婆,和咱们师父老蒋比,谁厉害?”

  “我不知道,两人又没动手过。”吴叨叨摇头,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不过我老婆说了……她的原话是:就咱们蒋老师那样的,她一只手能打八个。”

  嚯嚯?

  这么大口气呢?

  好吧,虽然老蒋的实力确实在能力者之中不算一流高手……但……

  这个口气也真的不小了。

  “我这个老婆,性子刻薄,脾气古怪,但却有一样的,就是她生平从不说大话吹牛逼。”

  陈诺心中一动。

  想起今天下午看见这位师嫂的时候,精神力窥探观察方面,对方那强大的意识流动。

  以及动手的时候,自己居然没能抓住对方的鞭子……

  看来是有些门道啊……

  吴叨叨眼看陈诺面色认真了起来,就笑道:“好了好了,师弟,我知道你也绝不是差钱的人,这十几万的数字,对别人来说是大数目,对你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嘛。

  不是师兄我贪婪,我自问上次的事情,我出力不小,要你十几万,也不算过分的。

  这钱啊,你就别省了。

  了结因果的事情,对你也未必就没好处。”

  “师兄说笑了,我原本就是真心实意捐赠的,这钱我肯定会给的。”

  “好,那这事儿就算是说定了。”吴叨叨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道:“好了,那么这次你来找我,还有什么事儿么?”

  嗯……倒是有事儿的。

  自然就是薅羊毛了。

  金陵的能力者,陈诺认识的就那么几个,都薅过羊毛了。

  剩下的认识的,距离又近的,也就只有吴叨叨这青云门了。

  原本陈诺以为,青云门里,也就是吴叨叨,和小鸢尾花,两个可以薅羊毛的对象。

  现在今天一来……

  嗯,这么算一下、

  吴叨叨加上他老婆,还有二丫,还有大徒弟铁柱,还有那个坐在房梁上打坐的三胖子,显然都可以算是能力者的范畴了。

  至于那个写字很漂亮的四丫头,可能要打个问号……

  但就算撇除那个最小的四丫头。

  青云门也有五个能力者了!

  比自己预想的要多!

  只不过……

  这事情,还真不太好说了。

  说自己想看他们一家子睡觉?

  别人怕不是会觉得自己神经病吧!!

  如果像是跟西城薰那样的,醒着进行精神力交互?

  ……可别!!!

  西城薰那次,日本小妞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嘛……

  懂的都懂!!

  就这种会让人出现那种反应的精神力交互……

  陈诺适合跟着吴叨叨一家子来一次么??

  跟吴叨叨?

  俩男人精神力交互,然后一个男的爽翻了天?

  恶心不恶心?

  和吴叨叨的老婆??这特么更不合适了啊!!

  四个小孩子……那简直就是犯罪了!!

  拉出去枪毙五分钟都不冤!!

  不妥!大大的不妥!!

  想来想去,还是等睡着了吧。

  睡着了之后的梦境之中的精神力对接,那种“副作用”就很小了,几乎感受不到。

  想到这里,陈诺就缓缓道:“其实真没什么事情。就是我这次恢复后,身子也越来越好了,想着还欠了师兄这么一个大人情,就上门来拜访一下,顺便报答师兄。

  别的,就真的没什么事情了。”

  吴叨叨点了点头,却忽然开口道:“师弟啊……我知道你这话说的不尽然……不过呢,师弟你一身都是秘密,你不想说,我也不多问……总之你也不会害我的。”

  “那是当然。”陈诺点头。

  “不过,我其实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来着。”

  “师兄想问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吴叨叨皱眉,低声道:“你是陈诺……但又不是陈诺!

  这次的事情,陈诺原主,我们可都是见过了的。

  师弟你明明是用人躯壳,借体复生!

  我吴叨叨虽然学艺不精,但眼睛却不瞎的!

  师弟……你到底是什么人?

  或者是……哪里来的积年老鬼?”

  陈诺笑了笑,却不回答,反问道:“那师兄你觉得呢?

  你不是说过,你和我有特殊的缘分么……你能窥到天机,能看出点东西来。

  那么……你到底是看到了什么?”

  这话说完,吴叨叨陡然脸色一变!!

  两人之间,仿佛忽然就沉寂了下来。

  吴叨叨吧嗒吧嗒的抽着烟,然后一根烟抽完了,又点了一支。

  忽然,吴叨叨抬起手来,轻轻仿佛挥了挥,就好像赶蚊子一样。

  但是陈诺却分明察觉到,吴叨叨的手指尖里,流淌下一片奇异而温和的力量,讲两人围住了。

  “这是一个静音咒。”吴叨叨低声道:“简单的小法术而已,咱们两人的话,她们就听不见了。”

  “师兄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啊……做过一个梦。”

  陈诺心中一动:“什么梦?”

  吴叨叨眼皮跳了跳。

  他脸上露出一丝惊惶的表情来,然后强行压了下去。

  “漫天大火,四处废墟!

  我……还有我老婆,还有我那几个徒弟,都死了!

  唯独一个生还的,就是我那精通阴阳术的徒弟,二丫!

  她一个人逃出生天,最后被一个人救了,跟着那人,才终于逃出生天!”

  陈诺心中一沉!

  但脸上却没表示出来,面色平静,问道:“这个……应该就是个梦吧?”

  “嘿嘿。”吴叨叨摇头道:“怪就怪在这里了。

  这个梦,是在我去金陵给我蒋老师祝寿之前梦到的!那个时候,咱俩都不认识呢。

  而梦中,带走二丫,把她救下的那个人……就是你啊,我的师弟!”

  陈诺这次脸色也变了!

  正要问什么,却听见里屋里传来了中年女人一声咳嗽,随后就不满的声音。

  “好好的聊天,你吴叨叨弄个静音咒出来,鬼鬼祟祟的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呢!”

  吴叨叨脸色一白,赶紧低声道:“师弟啊,这事情我不想让家里人担心,回头我们找个机会再细说!

  明天,明天的!!明天我带你去山上逛逛,到时候身边没人了,我再和你聊。”

  说着,就把静音咒撤掉了。

  ·

  当晚陈诺就住宿在了青云门之中。

  青云门虽然看着寒酸,但是两边厢房却足够。

  陈诺被安顿在了一个客房里,看着家具摆设就是农村里常见的那种木板床,笨重结实的那种。

  被褥什么的,也都是旧的,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夜晚时分,躺在床上的陈诺忽然翻身坐了起来。

  仔细倾听外面。

  院子里虫鸣蛙叫,除此之外,却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倾听了会儿,陈诺心中有了把握。

  这青云门一家大小应该都是睡着了。

  那就……到了可以薅羊毛的时候了!

  心中想着,分出一丝精神力触角来,缓缓的,飘飘荡荡游走出了卧室。

  精神力触角沿着房檐下,一点点的蔓延开来……

  心中记得,吴叨叨夫妻还有四个徒弟住的房间的位置,精神力的触角正要靠近……

  陡然之间,忽然陈诺心中一震!

  院子里,一声断喝!!

  “好家伙!在我青云门之中!敢用阴神出窍之术,大半夜鬼鬼祟祟的想做什么害人的勾当嘛!!”

  轰!!

  一声巨响,就看见一条鞭子从一个房间里窜了出来,瞬间来到陈诺的卧室,陈诺的卧室木门被击的四分五裂!

  鞭子如毒蛇一般,卷向了坐在床上的陈诺!!

  “小贼,着打!!!”

  ·

  【双倍月票中,求月票!!】

  【南京疫情正严峻,谢谢不少读者的关心,我现在苟在家里瑟瑟发抖,绝不出门。

  稳住不浪~】

  ·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