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七十三章 【深度回忆】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7-20 22:4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百七十三章深度回忆

  磊哥接到孙可可的电话就很意外。

  虽然一直有电话号码,但平日里孙可可是从来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而接了电话后,听见孙可可情绪非常惶恐又很着急,让自己赶紧开车去学校,说陈诺出了点事情……

  磊哥闻二话不说,挂掉电话后,直接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好吧……

  电话响起的时候,磊哥正在交粮食。

  地主是大志的姐姐。

  “卧槽!你他妈的真走啊?”

  “对啊!有急事!”磊哥一边飞快的扣着皮带,然后坐在床边抓起t恤就往身上套。

  套了一遍发现套反了,扒下翻过来重新套。

  “真走啊?”磊哥女朋友瞪大眼睛。

  “真走!说了有急事啊!”

  “你去死吧!”女人怒火中烧,抓起个枕头狠狠砸了过去。

  磊哥一巴掌挡开,犹豫了一下,冲上去,不管女朋友的挣扎,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好了,别生气,真的有急事!大事儿!”

  女朋友眼看磊哥表情肃然,也不闹了,才低声道:“你可别又去打架!注意……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别自己脑子一热就往上冲。”

  “知道了!”

  磊哥摆摆手,掉头跑出屋子,在茶几上拿起车钥匙,急匆匆出门下楼了。

  一路开车来到八中校门口。

  老远呢,就看见学校门口路边的水泥桩子上,陈诺坐在那儿,双手抱着头,眼睛看着地面似乎在发呆。

  旁边孙可可焦急的看着马路上,眼神正在寻找等待着什么。

  时不时的,孙可可还低头观察一下陈诺的状况。

  磊哥一脚刹车然后停好车,没熄火就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他怎么了?”磊哥看出陈诺状态不太对,就赶紧问孙可可。

  孙可可摇头:“送他回家!”

  “好!”

  磊哥过去拍了拍陈诺,可居然连拍了三下,陈诺却仿佛反应很迟钝一样,抬起头来。

  看磊哥的第一眼,眼神仿佛都没焦距的样子。

  “诺爷,是我啊!你怎么了?”磊哥下意识的伸手在陈诺眼前晃了晃。

  陈诺深吸了口气,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来:“磊哥啊,我没事……你怎么……”

  “南极!!!”

  身边的孙可可,忽然低声喊了一嗓子。

  磊哥吓了一跳!

  而坐在水泥桩子上的陈诺,陡然身子一震!

  他浑身颤了几下,双眼的目光迅速变得满是戾气,呼吸陡然粗重起来,低吼道:“别说了!!”

  双手捂住了耳朵,陈诺腾的站了起来。

  孙可可上去一把扯住陈诺的胳膊,带着哭腔:“陈诺,我们回家,回家好不好?送你回家。”

  陈诺的眼神清醒了一点,咬着牙:“对,回家!先送我回家……”

  孙可可搀扶着陈诺上车,就感觉到陈诺的身子仿佛都有点虚弱,不着力的样子。

  他身上脸上都是汗,t恤都被汗水弄湿了。

  坐在车里,孙可可立刻也钻进后座上,坐在陈诺的身边。

  陈诺的身子抖成一团,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别怕……我扛得住。”

  “你到底怎么了啊?”苏可可流着泪,声音惶恐。

  “嗯,回家就好了,别怕,我能扛住的。”

  “要不要,去医院?”前面驾驶座位上磊哥回头问道。

  “不!回家……”

  陈诺深吸了口气,沉声回答。

  他额头上血管暴了出来,身子坐在座位上,汗水如雨下。

  汽车发动后,开出了一条街。

  陈诺的眼神渐渐迷离,呼吸也渐渐平缓,皱眉道:“回家我要休息一下……还要洗澡,换个衣服……”

  “南极!”孙可可在旁边颤声道。

  “!!!”陈诺眼神瞬间一变,恶狠狠瞪向了孙可可:“你……我让你别说了!别说了!!”

  说着,陈诺居然身手就要去拉开车门,不管汽车还在行驶,仿佛就有想跳车的冲动。

  孙可可赶紧上去一把抱住了陈诺。

  陈诺的身体虚弱,力气全无,奋力的挣扎,却居然连孙可可都挣不开了。、

  “磊哥!锁车门!”孙可可咬牙喝道。

  磊哥一呆,下意识的就把车门上了锁。

  陈诺挣扎着,口中飞快道:“你别说了,别再提了!我不想听那两个字!!!”

  孙可可咬着嘴唇,死死抱着陈诺,让陈诺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口,用力抱着他,自己的眼泪却一颗颗的落下,滴在陈诺的头发上。

  汽车又开过了一条街。

  眼看怀里的陈诺渐渐不再挣扎,而且看起来情绪渐渐平息。

  只是陈诺转过头来,看着孙可可的眼神里,居然流露出了一丝请求的样子……

  孙可可心中一软,但随即想起之前陈诺清醒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

  强行硬着心肠,轻轻道:“南极……”

  “我让你闭嘴啊!!!!!!”

  陈诺陡然变色,一声咆哮!

  开车的磊哥吓了一跳,赶紧一脚刹车,回头道:“诺爷,你,你别发火啊!那个,可可啊,你们有话好好说,你别这么惹诺爷发火啊,不该说的话,咱就先不提了成不成?”

  “磊哥,你不明白的,你只管开车,赶紧回家。”孙可可面色苍白,摇头道。

  汽车在路上行驶了十几分钟就开到了陈诺的小区。

  磊哥已经竭尽全力的最快速度了。

  陈诺的状态明显越来越不对头,他神情越来越恍惚,而且那种拼命对抗着什么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害怕。

  到了后来,每次孙可可说出“南极”的时候,陈诺的反应从最初的暴怒,反感,厌恶,难受……

  最后渐渐的麻木。

  他甚至仿佛已经无动于衷的,就这么低着头,双手用力插在头发里,只是呼吸粗重,仿佛强行克制着什么情绪,压抑着某种情绪……

  下车的时候,陈诺似乎已经站立不稳了他的精神力甚至已经无法完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

  孙可可一个人甚至都搀扶不动他,需要磊哥过来在旁边帮忙才行。

  上五楼回家,孙可可已经没办法了,纯靠磊哥架着陈诺上楼。

  打开家门后,将陈诺直接扶着进了房间里。

  家里没人,欧秀华不在家,应该是出去卖菜或者办事去了。

  陈诺躺在床上,磊哥还要说什么,陈诺咬着牙,飞快道:“磊哥,你回去吧,我没事的。”

  “啊?这个……能行么?”

  陈诺仿佛克制着某种情绪,深吸了口气:“没事,你回去吧,留在这儿也没用。”

  磊哥想了想,点点头,但是出门来的时候,却拉了一下孙可可:“可可,我就在楼下车里等着吧,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

  顿了顿,又道:“那个,你们俩是又吵架了么?你老说什么,他听了不高兴的话,你就别说了,免得又吵架。”

  孙可可摇头:“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没事了,磊哥你先回去吧。其实,其实也不用在楼下车里等的。”

  “不,我就在车里等着吧,等真没事儿了,我再回去。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说完磊哥走了。

  孙可可回到房间里,就看见陈诺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南……”

  “好了,不用说了。”陈诺抬起头来,苦笑一声。

  “……南极!”

  “……”陈诺脸色一变,恶狠狠道:“我不是跟你说,我没事了,不用说了么!”

  他深吸了口气,忽然狠狠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然后吐了口气,语气变成了歉意:“抱歉可可……我控制不住我的情绪。”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的……倒是你,你到底怎么了啊?”

  “嗯……没事的,我只是……这里出了点问题。”陈诺指着自己的脑袋:“我已经慢慢能控制住了……”

  顿了顿,陈诺低声道:“给我倒杯水吧……有点渴了。”

  “好,你等一下。”孙可可赶紧转身跑去厨房了。

  陈诺坐在床边,冷笑一声,声音里带着一丝冷意:“到底是谁,给我设下了这种精神禁锢!哈!好手段!居然让我自己都没察觉到!”

  孙可可端来的一杯水,陈诺三口两口全喝了,他流汗太多,水分流失严重,一杯水下去居然还有些不够。孙可可又去倒了一杯来。

  这次陈诺再次喝完,才吐了口气。

  “……南,南……”孙可可眼看时间快到了,又要喊。

  “南极。”陈诺抬起头来轻轻笑着,主动开口说了这两个字。

  他虽然身子还在颤抖,手指用力捏了又捏,但这次居然自己就轻轻说出了这两个字来。

  “你……没事了?”孙可可有些惊喜。

  虽然不知道陈诺到底怎么了,但是“南极”这两个字,之前他是那么抗拒,听都听不得。

  如今却自己也能说出来了。

  那么,很直观的感觉,似乎他已经控制住了什么东西了。

  “嗯,不能说没事,但……摸到一些头绪了。”陈诺深呼吸了一下,他飞快道:“我需要一个人待一下,可可,你先出去。”

  “呃?你一个人?能行么?”

  “出去吧,听话。”陈诺轻轻握住了孙可可的手,捏了捏,柔声道:“放心,我没事。你留在这里,我会分心的。你先出去好么……嗯,其实你可以回学校去的。”

  “我不走!”孙可可立刻摇头,女孩语气很坚定:“你这样我怎么可能放心走?”

  “……”陈诺吐了口气。

  “我在客厅等着,你……有事叫我。”

  “好吧。”陈诺点点头,然后语气严肃了一点,低声道:“我需要……休息一下。一会儿不管你听到什么,你都不要进来打断我或者叫醒我。

  嗯,当然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动静。

  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什么,你要也不要进来。不能打断我,知道么?”

  “……知道。”孙可可有点紧张,忍不住就问道:“你,这是要运功疗伤么?就像,电影里那样?”

  “……差不多吧。”陈诺失笑点点头。

  然后,眼看孙可可又在看时间,陈诺轻轻叹了口气,忽然伸手拉过孙可可,把女孩拉近了一点,在她脸上飞快的啄了一下:“南极!好了,不用再喊了,我已经自己可以了。”

  孙可可脸一红,往后躲开:“那,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女孩逃也似的跑出了门,还反手把房门关上了。

  陈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凝固,他的眼神越来越凝重。

  “精神……禁锢!”

  这是一种控制别人的意识或者潜意识的一种手段。

  陈诺身为一个精神力强大的能力者,对这种事情自然不会陌生的。

  自己身为一个能力者,居然被无声无息,不自觉之中被人下了精神禁锢。

  禁止自己回忆或者回想起关于“南极”的一切?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那么,禁锢自己的意识的人,又是谁?

  最关键的是,陈诺想到了几个让人深思的细节!

  南极的事情是发生在上辈子的!这辈子到目前为止,自己和南极事件还没有任何关系!

  也就是说,这个精神禁锢,肯定不是这辈子自己重生后这大半年时间被人做的手脚!

  那就……更可怕了啊!

  上辈子,自己在南极经历的时候,已经是掌控者级别的顶尖实力了!

  能给一个掌控者强者,悄悄的下这种精神禁锢,还不被发现。

  一个掌控者平日里进行自我检索意识空间,却没有发现这种情况。

  那么这种下精神禁锢的手段,该是何等的高明?

  几乎就等于吧关于南极的一切,从自己的脑子里抹去了!

  “但,用精神禁锢的话……记忆是不可能被抹去的啊……”陈诺冷笑着,自自语。

  精神禁锢法的话,记忆是不会被抹去的。

  非要形象的来说,记忆只会被掩盖。

  这是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的手法,来让人忽略掉本来不该被忽略掉的很突兀的事情或者东西。

  比如说,你面前地上放了一个鸡蛋。

  正常人会举得奇怪,鸡蛋怎么掉在地上了。

  但是这个时候,你身边所有人的人,全世界的人,都和你说:这个很正常啊,鸡蛋放在地上就是很正常啊……

  一个人,十个人,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人,都这么说了。

  然后,你就会觉得……哦,这个事情很正常啊,一点都不突兀。

  你就会忽略掉这件事情了……

  这就是心理暗示的一种。

  而陈诺遇到的,似乎是另外一种。

  他被种植下了强烈的心理暗示,就是……负面情绪!

  涉及到南极的一切,陈诺的心中都被留下了强烈的负面情绪的印记。

  讨厌,反感,厌烦,焦虑,痛苦……

  正常人类的本能,是躲避这种负面情绪的除非是变态。

  正常人对于带着这种负面情绪的事情,都是会本能的产生躲避和抗拒的心理的。

  这种心理暗示之下,陈诺之前每次偶然回想起南极的事情,都是才回忆了一个开头,就本能的觉得不开心不舒服,然后就停止往下去想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

  事关南极的所有的一切,在他心中都被自己渐渐地淡化,淡忘。

  直到这次重生,再次遇到南极事件的发生!

  这就躲无可躲!

  因为……暗中给他设下精神禁锢的幕后者,应该也想不到,有一天陈诺会重生到过去,然后重新经历一次南极事件吧。

  嗯,幕后黑手此时此刻是找不到的。

  但……既然禁锢我的精神,不希望我回忆……那么,核心关键,应该是南极那次到底发生了什么经历,有人不想我记得,不想我回忆起来!

  所以……回忆起有关南极的记忆,才是一切问题的核心!

  带着这样的想法,陈诺缓缓的让自己躺在了床上。

  他深吸了口气后,闭上眼睛,进入了意识空间里。

  南极的事情,他似乎回忆不起来了。

  但是他很清楚,精神禁锢只能掩盖,不能抹灭。

  那么南极的记忆就应该还在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只是被什么东西掩盖住了。

  只要自己仔细的检索,总能挖掘出来的。

  意识空间依然还是那个八面漏风的样子。

  朦胧的混沌之中,陈诺的一丝精神力缓缓的飘荡着,仔细的检索着这个意识空间,试图寻找一切细微的不对劲的地方。

  很快,他消失在了原地。

  意识空间下降了不知道多少层,陈诺试图进入自己的意识空间的最深层开始寻找。

  精神力的能力者会主动扩大自己的意识空间,挖掘到更深的层面,这样的方式来强大自己的精神力。

  陈诺对于此道自然是行家中的行家了。

  意识空间越往深层去探索,其实对于本体而,如果实力不够是有风险的。

  一旦主意识迷失在无穷大的意识空间深层里,可能就会让人陷入沉睡,找不到回路。

  主意识一旦迷失,那就会造成不可知的各种危险。

  陈诺探索了一会儿,忽然心中一动。

  有了。

  他开始主动的在主意识之中,努力回忆“南极”这个关键词。

  果然,一阵阵的负面情绪被很快引发了起来。

  陈诺顿时就感觉到了意识空间之中,传来了一阵隐隐的共鸣……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虚空,无边无际的虚空……

  陈诺的主意识也不知道飘荡到了何处,更不知道到底深入到了自己的意识空间里怎样的深层次的存在……

  忽然……

  他猛的睁开了眼睛!

  哗哗哗……

  刺目的亮光,滚热的水流冲刷在身体上。

  努力闭上眼睛,然后虚睁了两秒钟。

  仿佛让自己适应这样的光芒,陈诺缓缓睁开眼睛来。

  淋浴喷头上,热水正在哗啦啦的流淌着。

  冲刷着陈诺的身体。

  他凝神想了一下,看了看周围。

  这是一个淋浴房。

  很狭小的空间。

  陈诺飞快的拉开淋浴房的门,光脚站在了地上,看了看旁边的洗浴台,拿过一条浴巾飞快的擦了擦自己的身体。

  狭小的浴室外,是一个小小的房间。

  一张床几乎就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二的空间了。

  墙壁是金属和木板交接的,还带着一点水锈的感觉。

  头顶的天花板上,还有节能灯在散发着光芒,旁边更有金属的管道。

  陈诺皱了皱眉。

  床上放着干净的衣服,仔细的看了两眼,拿起来往身上套。

  内衣,外衣。

  最后是一件大红色的防寒服。

  陈诺抓起来披在了身上。

  脚下仿佛隐隐的,很有规律的晃动着。

  陈诺穿戴好后,走过去拉开房门,走出了这个房间。

  外面是一个狭窄的走廊,走廊尽头则是金属台阶。

  陈诺飞快的跑过去,沿着台阶上去……

  一口冰冷的寒气被吸进了肺部里。

  陈诺精神一振!!

  这是一个船甲板。

  甲板上没什么人,地面潮湿而冷滑。

  放眼看去,远处一片茫茫的海洋,但是寒风阵阵,隐隐的还有冰山漂浮着。

  船头是尖锐的破冰装备。

  这条破冰船,就这么安静的在海中前进着……

  身后传来脚步声。

  陈诺回头看去,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高大魁梧的身材,短发。

  一身黑色的防寒服,脸上带着一副墨镜。

  “达瓦里希?”陈诺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达瓦里希?”瓦内尔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这个称呼不错,阎罗大人。”

  陈诺:“……”

  他皱眉看着眼前的瓦内尔,总觉得这张脸有点怪怪的……胡茬子比前些天分开的时候要浓厚了许多,看起来也沧桑了一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诺从对方脸上的墨镜的倒映里,看清了自己!

  然后,忽然之间,所有的意识,所有的反应,瞬间清醒了过来!!!!

  墨镜里的那个身影……有点模糊……

  本能的,伸手在口袋里一摸,摸出了一副眼镜,戴在了自己的鼻梁上。

  很快,世界瞬间清晰了!

  陈诺盯着瓦内尔墨镜里的自己……

  宽宽胖胖的脸庞,人畜无害的相貌,甚至带着几分平和憨厚的样子。

  短发,身材高大。

  只是,这个“自己”当然,根本就是不是自己的样子啊!

  不是那个十八岁的八中学生陈诺的样子!

  而是……

  上辈子的……

  陈阎罗!

  “阎罗大人,怎么样,睡的不错吧?”瓦内尔笑哈哈的打了个招呼,深吸了口气:“越来越冷了啊,我们要穿过西风带,会越来越冷的,不过这么冷的空气,倒是叫人精神。”

  陈诺静静的听着瓦内尔的话。

  瓦内尔忽然朝着陈诺身后看去,脸上露出了恭敬的笑容来。

  “女皇陛下!”

  陈诺豁然回头!

  几步之外,在台阶的上一层甲板……

  一个穿着大红色防寒服的身影正站在围栏那儿。

  海藻般的长发束了起来,那张艳丽动人的脸庞上,却仿佛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只是那亮晶晶如寒星般的眸子,却一如既往的让人忍不住会多看几眼。

  陈诺深吸了口气……

  鹿细细仿佛也看向了陈诺,只是眼神里却露出了厌恶的目光来。

  远远的,星空女皇冷冷的哼了一声:“可恶的家伙。”

  陈诺听到这个称呼了。

  然后,下一秒,他听见了自己仿佛本能的,就回了一句。

  “哼……讨厌的老女人。”

  陈诺愣住了!

  茫茫大海。

  寒风。

  孤独的破冰船。

  星空女皇!

  陈阎罗……

  南极!

  ……上辈子!

  邦邦邦!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