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七十章 【女皇的决定】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7-18 01:39: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百七十章女皇的决定

  一粒石子投入湖泊之中,泛起圈圈涟漪。

  片刻后,涟漪渐止,却又有一枚石子被投了下去。

  傍晚的夕阳就映照在这湖泊之上……

  “好像个荷包蛋啊。”

  陈小狗笑嘻嘻的一句话,让身边的孙可可拧了拧眉,轻轻横了他一眼。

  骑马的时候,一时心神失守,让这个家伙得逞,现在想起来,孙可可心中还有些羞愤难当。

  原本是打定了主意,再也不理会这个小渣男的了。

  这些日子来,无数次的强行镇压心中的种种柔情哀怨,却没想到今天一下全部崩塌。

  当时在马背上,怎么就没狠下心来,咬死这个小渣男呢?

  回想到自己当时在马背上,偎依在陈诺的怀里,整个人柔软的如同全身没了骨头的样子,孙可可就忍不住的觉得脸上发烫。

  陈诺嘻嘻一笑,凑了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孙可可。

  孙可可用力挣扎了几下,但陈诺抱的很紧,孙可可挣扎不开,也就不动了,只是身子却有些僵直。

  陈诺心中一动——他渐渐的摸到了女孩此刻的心思了。

  反抗是肯定要反抗的……为了面子,为了自尊心,都是要反抗几下的。

  但,只要自己强硬一些,给她一个能哄骗自己的借口,那么孙可可其实只是需要一个让自己放弃抵抗的理由吧。

  怀里的女孩不动,但陈诺却能感觉到孙可可的心跳加速,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其实,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很想去见你——或许,我该早点去见你才对。”陈诺一边叹息,一边在女孩耳边低声道:“可可,对不起。”

  孙可可身子轻轻的颤抖,然后深吸了口气,从陈诺的怀里扭了两下,转过身来,近在咫尺的眸子,盯着陈诺的眼睛。

  “所以呢……陈诺,你就想这么糊弄我,把我哄回去么?”

  “嗯?”

  “我们不是吵架,不是闹别扭,不是什么小事情。”孙可可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你今天这么哄我,那么明天呢……你是不是还要去哄其她几个?”

  陈诺定定的看着孙可可的眼睛,正色道:“天地良心,我和李颖婉她们,真的没有你以为的那种关系的。”

  “那鹿细细呢?”孙可可垂着眼皮问道。

  陈诺不说话了。

  孙可可叹了口气,这次终于用力的挣扎了一下,试图挣脱陈诺的怀抱。

  陈诺不撒手。

  孙可可摇头道:“陈诺,你放开我吧。”

  “……不会放的。”陈诺摇头道:“我今天说了,就算是卑鄙无耻,就算是不要脸,我也不会放你离开我的。”

  孙可可冷笑道:“所以呢?你所谓的卑鄙无耻,不要脸,意思是,你即想要我,也想要鹿细细?!”

  少女的眼神带着质问。

  陈诺毫不迟疑,居然就点头道:“对啊!”

  居,居然这么不要脸的回答出来了??…………孙可可呆了一呆,瞪大眼睛看着陈诺:

  “你……你……果然够无耻!”

  陈诺居然就点了点头:“对啊,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

  孙可可:“……你………”

  话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住了。

  孙可可顿时瞪大了眼睛。

  陈诺往后退开一点,砸吧了砸吧嘴,眯着眼睛笑道:“你抹唇膏了?”

  “你……混蛋!”孙可可涨红了脸,扬起手来,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

  可惜,这一巴掌甩的绵软无力,手腕被陈诺轻易就捏住了。

  然后就在孙可可目瞪口呆下,这个陈小狗的脸又凑了上来。

  “唔……”

  双唇再次被堵住了。

  孙可可在陈诺怀里挣扎着,却被陈诺强行将后脑勺抱住了,另外一只手,被陈诺拉着环在了这个家伙的脖子上。

  甩开手,又被抓了过去环在脖子上。

  甩开,再被捉了回去。

  几次之后,女孩呼吸越发的粗重,身子却绵软下来。

  终于,不知道什么时候,陈诺明明已经松开了手,但是孙可可的手却已经下意识的主动环住了陈诺的脖子……

  ·

  “嘘,别喊啊。”

  罗青拍了拍班长的肩膀。

  其实身后还有几个偷偷看热闹的高三六班的同学。

  班长回头看了看罗青:“车已经到了,就在乐园门,该回去啦。”

  “行啦,这俩人的事儿咱们就别管了,他们自然有办法回去的。”罗青笑着,拖着班长就走,同时对身后的同学们挥了挥手。

  一帮少男少女嘻嘻哈哈,脸上带着吃瓜笑容,从道路的另外一边飞快的跑过,朝着乐园门口而去。

  其中,跟在自己妹妹身边的汪旭,失魂落魄的看了一眼正偎依湖边相拥相吻的两个身影,低头叹了口气,也加快脚步走掉。

  ·

  这一吻,也不知道吻了多久。

  孙可可就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窒息缺氧了,这个狠心的小渣男才终于放过了自己。

  嘴唇分开,孙可可立刻软软的倒在了陈诺的怀里,习惯性的动作,脑袋就靠在了陈诺的胸口,轻轻喘息。

  “你刚才,弄疼我了……”女孩不满的抱怨。

  “讲道理,我们只是亲嘴,又没做别的。你讲这种话会被人误会的。”陈诺苦笑。

  孙可可羞红了脸,却用力捶了一下陈诺,皱眉道:“我这两天嘴唇里长了溃疡,可疼了。”

  “哈?”

  “上火了,被你气的。”孙可可红着眼睛。

  看着面前这个家伙的脸庞,少女忽然悲从心来。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陈诺一愣,赶紧双手拥住孙可可,可孙可可却越哭越伤心,眼泪如洪水泛滥,仿佛就收不住闸门了。

  “陈诺……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孙可可哭的声嘶力竭,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心,仿佛一下子终于发泄了出来。

  哭到最后,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只能倒在陈诺的身上,双手紧紧扯着陈诺的衣衫。

  陈诺叹了口气:“可可……”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孙可可抽泣着:“我心里舍不得你……但是我又恨死了你。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陈诺。”

  ·

  回金陵的路上,接近两个小时,孙可可没有再和陈诺说一句话。

  开车的是磊哥,熟门熟路的将车开到了八中的教职工宿舍区大门口。

  一路上孙可可保持着沉默,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

  看着女孩哭完后憔悴的脸还有红红的眼睛,陈诺心疼之余,也知道今天不能再过分逼迫孙可可退让什么了。

  今天能达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到了极限。

  孙可可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自然有正常人的那一套婚恋爱情观,自己这么步步紧逼,今天已经动摇了她的防线,已经是到了极限。

  不可能一天之内就让孙可可彻底接受的。

  再过分逼迫,恐怕反而会引发逆反心理了。

  下车的时候,陈诺拉着孙可可一起走进了宿舍区,就如同从前那样,送着她到了楼下。

  沉默了两个小时的孙可可,这才终于说了一句话。

  “我上去了。”

  说完,女孩扭过头,转身就走进了楼洞里。

  “等一下。”

  陈诺追上两步,拽住了孙可可,伸手端着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一眼,从口袋里抽出一包纸巾来,抽出一张纸,仔细的在孙可可的脸上擦了擦,把眼角的泪痕擦去。

  又顺势在孙可可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孙可可此刻情绪发泄后,已经理智了很多,下意识的就往后躲闪这种亲昵的动作,但还是被陈诺强行亲了一下。

  孙可可低头再次转身,可走了一步后,却回过头来,咬着嘴唇看着陈诺。

  “陈诺。”

  “嗯?”

  “我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嗯……”

  “你想要的,那种……那种无耻的事情。”孙可可脸色有点苍白,却语气很坚决:“两个女人,怎么可能!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正常人都接受不了!

  所以……你如果真的想和我在一起……

  你明白的!

  我可以原谅你以前的事情。

  但……要么是我!要么是她!”

  说完,孙可可转过身,这次没有再回头,飞快的上楼去了。

  陈诺站在原地,轻轻叹了口气。

  这是,让自己二选一啊。

  难办……根本不可能嘛。

  不过……也算是有进步吧。

  从之前的拒不接受自己。

  到现在,松了个口子,愿意原谅自己的渣男之举,只要自己二选一,就可以回头……

  总算是松动了啊。

  一步步来吧。

  还真是单纯的姑娘啊……

  她其实不懂,退让这种事情,只有零次和一万次……

  陈诺苦笑着。

  我特么的还真有当渣男的潜质……

  ·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庄园的大门口。

  车上,一个鹰钩鼻子的男人最先走下车来,穿着笔挺的西装,就连皮鞋都擦得锃亮。

  从另外一边车门下来的,是身高魁梧高大的毛熊汉子瓦内尔,还有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

  站在铁栅栏门前,暗了下墙壁上的呼叫器。

  很快,里面传来了一个清脆的童音。

  “谁啊?私人庄园谢绝访客!”

  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着墙上挂着的监控镜头。

  “我们是来拜访女皇陛下的。”

  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金色的徽章,轻轻晃了晃。

  沉默了会儿后呼叫器里换成了鹿细细的声音。

  “安全顾问组的?进来吧。”

  栅栏门自动缓缓的打开。

  灰西装走在了最前面。

  身后,鹰钩鼻子男人走在第二个,走过门口的时候,还对着墙壁上的监控摄像头点头微笑了一下。

  瓦内尔面无表情的,走在最后。

  ·

  庄园的主建筑一楼,左侧的会客厅里。

  英伦样式的印花沙发,硕大的落地窗,还有厚厚的窗帘。

  因为是秋天,壁炉里还没有生火。

  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红茶,还有一些精致的茶点。

  庄园里的仆人方好了这些后,就安静的退了出去。

  片刻后,会客厅的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一头白色长发的小萝莉。

  余鼐棠,小奶糖同学,穿着一件居家的天鹅绒睡袍,脚下是一双拖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进来。

  她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扫了一遍,很快就准确落在了那个灰色西装的家伙。

  “高级安全顾问组的?”小奶糖板着脸伸出手:“徽章呢,给我看看。”

  灰色西装笑着把那枚徽章放在了桌上。

  小奶糖过去拿起来看了一眼,就扔还给了这个家伙。

  “嗯,徽章是真的,章鱼怪的高级安全顾问组。”小奶糖看着灰西装:“所以你是负责人么?”

  “是的,我是高级安全顾问组外事联络负责人。”灰色西装丝毫没有因为小奶糖的年幼而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轻视,礼貌的微笑道:“请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星空女皇陛下?”

  “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和我说。”小奶糖摇头道:“老师现在没空见你们。”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灰色西装缓缓道:“根据女皇和本公司签署的高级安全顾问协议,每一年,为了履行顾问的职责,女皇需要优先为本公司执行一次任务委托,所以……”

  “抱歉了,最近老师有点忙,所以暂时不会外出。”小奶糖立刻拒绝。

  灰色西装略一皱眉,看了看两个同伴,才缓缓道:“女皇和本公司的高级顾问协议,是有条款的……”

  “没说不执行啊。”小奶糖满不在乎道:“但老师最近没有心情外出,所以今年的任务就推迟到明年吧,累积起来明天帮你们执行两次任务就好了。”

  灰色西装面色为难:“这个……”

  “不满意的话,解约好了。”小奶糖耸耸肩膀:“不过一年一两千万的顾问费而已。你们觉得,我老师会缺钱么?”

  “伟大的星空女皇当然不会缺钱。”那个鹰钩鼻子男人忽然微笑开口了,看着小奶糖的眼睛,微笑道:“所以这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女皇陛下,和本公司常年合作建立的信任和友谊的问题。”

  “既然是友谊……朋友之间就不该勉强别人,强人所难嘛。”小奶糖根本不吃这套,立刻就反驳道:“我老师最近有私人事务需要处理,不方便外出执行委托,既然是朋友的话,应该体谅一下啊。”

  鹰钩鼻子抬手,制止了那个灰色西装说话,而是笑眯眯的道:“我们自然不敢勉强星空女皇陛下……不过呢,我们远道而来,是否能面见女皇一下,把这次的委托说明,到时候,是拒绝还是接受,女皇陛下总要当面给老朋友一个交代,这才说的过去吧。”

  小奶糖侧头想了想:“嗯,说的也有道理。那好吧,你们等一下,我去问问老师。

  见不见你们,我说了可不算的。”

  ·

  走出会客厅后,小奶糖脸上的那副满不在乎的表情顿时消失,两眼放光的一路小跑,从走廊边的台阶蹦蹦跳跳的跑了上去。

  “老师!章鱼怪的人看来很着急的样子!我觉得可能是一个肥差!我们好好谈一谈,没准能狠狠宰他们一笔呢!”

  ·

  鹰钩鼻子起身站在会客厅的门口,仿佛侧耳仔细倾听什么。

  “不用白费力气了。”灰色西装面色平静的摇头道:星空女皇的住处,怎么可能让人随意窥听?

  整个庄园都被布置下了精神力屏障。

  在这里,一切的利用异能进行窥探的举动都被屏蔽掉了。哪怕是厉害的能力者,只隔着一道墙,一扇门,都别想窥探窥听到任何动静。

  当然了……若是你实力达到了掌控者级别,或许能不受这个屏障的屏蔽。”

  鹰钩鼻子点了点头,也不失望。

  伟大的星空女皇的住处,若是没有这种屏蔽,反而倒不正常了。

  走回去坐回到了沙发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那么我们就等这位女皇陛下现身吧。”

  “你有把握,见到她就一定能说服她么?”

  “当然没有,不过……试试总没坏处。”

  ·

  片刻后,会客厅的门被推开,这次走进来的,是鹿细细。

  鹿细细穿着一件宽松的居家长袍,头发随意盘在了脑后,用一根发簪固定着。

  纵然没有刻意打扮,但是当鹿细细走进会客厅的时候,会西装和鹰钩鼻子都还是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被鹿细细的艳光所慑。

  而瓦内尔的呼吸也似乎有点变化。

  鹿细细面色平静,轻轻走到了三人对面,坐在了一张单人沙发上,淡淡的看了看三人,没说话。

  灰色西装立刻起身,语气很恭敬:“伟大的掌控者,地下世界的传奇之光,星空女皇陛下!向您问安!”

  鹿细细点了点头:“我认得你,你是叫……霍克·维克多,对吧?

  三年前我们在埃及的一次行动中见过。”

  “是的,三年不见,女皇陛下美丽如昔……不,应该说是艳光日增。”灰西装笑眯眯的恭维着,然后指着两个同伴:“这两位是本公司的两位同仁……”

  鹰钩鼻子这才站了起来,对鹿细细微笑鞠躬:“女皇陛下,我是神奇世界公司的外事行动组负责人,能有幸见到伟大的星空女皇,实在是荣幸。

  请叫我卡特。”

  “卡特?这听起来很像是一个假名字。”鹿细细撇了撇嘴。

  鹰钩鼻子男人丝毫不尴尬,淡淡笑道:“您自然知道的,这些名字都只是……公司的制度而已。

  何况,名字只不过是一个用来称呼的代号罢了。”

  鹿细细不置可否,看向了瓦内尔:“这位呢?”

  “他是我的副手,您叫他瓦内尔就好了。”

  瓦内尔?

  他的全名难道不该是叫瓦内尔··背锅·达瓦里希才对嘛?

  鹿细细脸上却不动声色,看着瓦内尔起身对自己点头打了招呼,假装第一次认识的样子。

  “我的学生和我说了你们的来意,我最近确实因为一些私人事务而谢绝一些委托,不过既然你们坚持要和我面谈一下,那么考虑到我和章鱼怪常年合作而建立的友谊,为了对这份友谊表达敬意,我愿意当面听你们仔细说明一下来意。然后重新做考虑。”

  灰色西装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鹰钩鼻子男人:“好了,关于委托的内容,你来向女皇陛下介绍吧。”

  鹰钩鼻子笑了笑,却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来,缓缓放在了桌上。

  “陛下,这次的行动,是本公司近二十年来级别等级最高的一次行动!如果不是这么重要的行动,我们也不会亲自登门来拜访的……”

  “你们其实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在网站上给我发消息。”鹿细细摇头。

  (电话打不通,而且给你发了私信你也不回啊……)灰色西装心中嘀咕。

  鹰钩鼻子却笑着,故意没听到鹿细细的这句抱怨,然后开始介绍起这次的事情。

  “这次行动,我们打算聚集至少三位顶级强者……也就是,三位掌控者!以及不下十名破坏者级别的能力者。

  并且同时会配备上一个出色的后勤服务团队!

  这次任务已经在本公司内部设定为最优先等级,本公司的全球资源,都将向这次任务倾斜!

  当然了,最优先等级的任务,本公司开出的酬劳,也一定是会令您满意的价格。”

  “哦?”鹿细细低声笑了一下。

  “您一个人可以独享一亿五千万美元的现金酬劳。”鹰钩鼻子淡淡笑道:“即便是掌控者强者不缺钱,但这个数字,对于掌控者来说,也不是一笔小钱了。

  当然了,纯粹的金钱到了一定数额后,就只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数字了,我们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除了现金报酬之外,我们还……”

  “先说说任务内容吧。”鹿细细摇头道:“我现在生出一点好奇心了,什么样的任务,会让章鱼怪公司,开出了这么高额的报酬。

  我一个人可以拿一亿五千万。

  按照你说的,三个掌控者。如果没人一亿五千万的话。

  光是三个掌控者就要拿走你们四亿五千万美元的巨款。

  还不算你说的其他的十个破坏者。

  从我认识章鱼怪公司以来,你们还从来没有组织过这么高等级和规格的行动吧。”

  鹰钩鼻子点了点头,略迟疑了一下,才缓缓道:“您应该明白的,具体委托任务的细节,只有在您确定同意接受委托后,我们才能披露。

  在这之前,我只能简略的向您说明一部分大概内容。”

  “嗯,那就捡能说的说吧。”

  “这是一次搜索行动。”鹰钩鼻子微笑道:“任务时间,大约是在一个月后。

  而任务地点么……是在……

  南极!”

  鹿细细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南极么?一个月后的话,十一月份,已经开始进春夏季节,是每年气温相对最温暖的时候,这个时间去南极,倒是最合适不过的。”(南北半球的季节是相反的。)

  鹿细细说着,忽然察觉到,坐在鹰钩鼻子男人身后的瓦内尔,虽然面色表情不变,却不易察觉的,对着自己,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他……在暗示我接受这个委托?)

  鹿细细心中一动。

  “委托的主体任务是搜索行动……但具体搜索什么,还有详细的资料,就请恕我暂时不能透露了。除非……您能确定接受委托。”

  鹿细细点了点头:“明白了。”

  说完,女皇眯着眼睛仿佛陷入了沉思当中。

  鹰钩鼻子和灰色西装男人,都同时看着女皇,等待着她的决定……

  ·

  邦邦邦

  求月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