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六十二章 【顺带着说一下】(一万一千字爆发!)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7-08 03:44: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六十二章顺带着说一下

  “上课!”

  “起立!老师好!”

  “坐下吧。”

  老孙站在讲台上,目光巡视了一圈教室,不慌不忙拿起粉笔来,在黑板上写了一行今天讲课内容的标题。

  高三六班的学生们都面色严肃,哪怕是罗青,都悄悄的收起了藏在课桌抽屉里的小说坐直了身板儿。

  班主任兼副校长,亲自上的课啊。

  谁敢造次?

  老孙的讲课还是相当有水平的,不慌不忙,节奏掌控的很好,不时的抛出一两个小问题来,其实都是比较简单的,不是为了为难学生,就是让你能答对,然后从而能激发你的兴趣:哎哟,好像我还行啊,这都答对了啊。

  是一个激励模式,就像你玩游戏走地图,走几步能捡个小宝箱,虽然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会让你打精神。

  一节课上完,老孙面上没什么表示,简单的做了个结尾后,踩着铃声的时间宣布了下课。

  新学年新学期已经开学一个星期了,高三六班的学生又调整过了。

  把高三其他班级的一些尖子生也转了过来。教室里多了几个新面孔,也少了几个老面孔。

  好吧……少掉的老面孔之中,有一个特殊的家伙:陈诺。

  陈诺没有转班,而是请病假了。

  总的来说,进入高三冲刺阶段,班级里的精神面貌,老孙还是满意的。

  对于老孙而……以他的性子和观念,那种国际部搞的名堂,那是邪路子!

  老孙是不以为然的。在他一贯坚持的信念里,教育不该是成为有钱人的特权游戏。

  所以,尽管教育集团把国际部的那个新招的班级当做未来打招牌的重点。

  可是在老孙这里,这个“高三六班”,才是他心中真正为八中的教学打翻身仗的主阵地!

  刚刚过去几个月的那一次高考,八中的学生们取得的成绩吗……

  不能说是惨不忍睹,只能说是一个烂学校的正常水平发挥。

  但是这个高三六班不同了,老孙的极力主张下,集中了高三年级其他班的尖子生,然后力陈厉害,得到了教育集团和校方的支持后,调集了学校里现有的最强的师资力量。

  老孙对教育集团的态度很简单:

  你们玩资本游戏,玩办移民假留学生那套玩法,去圈有钱人的钱,那些事情我不管,也管不了。

  但是,高中教育还是要以高考为主!

  八中未来的招牌,还是要以高考的升学率作为核心的!

  对于这点,教育集团也是支持的——毕竟一所名校还是要有真东西的。

  在国内的教育环境里,还有比高考升学率更硬的么?

  圈钱归圈钱,招牌硬了,才能吸引更多有钱人嘛。

  开学第一天,老孙就给学生和家长开过动员会了。

  尤其是高三六班,是老孙亲自担任班主任和任课老师的。他指望这个高三六班在一年后的高考里,能给八中的高考升学率打一场翻身仗的。

  让这些普通人家的,真正努力学习的孩子们,能考上好大学,这才是正道!!

  目前看来,学生的精神面貌不错,斗志也都不错。

  不过……

  看着下课后,坐在课桌前趴在那儿打不起精神的女儿……

  老孙叹了口气,眉毛挑了一下。

  孙可可自从前些日子忽然又一次跑出门,也不知道和陈诺一起去了什么地方……那次虽然和家里报备了,但其实和也家里大吵了一场。

  老孙是绝对不肯让她那么些天离家的,主要是怕自己的女儿被那个陈小狗给过早的染指了。

  可孙可可态度坚决,强行就去了,老孙气的在家摔了杯子。

  但更让老孙担心的时候,几天后孙可可完好无损的回到家后,整个人的精气神儿却仿佛一下被抽空了。

  再家里沉默寡了下来,躲在卧室里睡了一天。

  直到开学的时候,才打起精神来上学。

  更让老孙觉得不对的是……孙可可在家里,只字不提陈小狗了。

  换做从前的话,吃饭的时候,自己的宝贝闺女是说话三句不离陈小狗的。

  这种现象,以前因为杨晓艺的反对,孙可可还是有所收敛的。

  可自从连杨晓艺也认可陈诺后,孙可可在家里就放飞自我了,光明正大的提陈诺。

  但这些天,忽然又不提了。

  开始的时候,杨晓艺察觉到,就忍不住让老孙去问问,是不是俩孩子吵架拌嘴了。

  老孙哪能愿意去问这个?!

  糟心都糟不过来呢!!

  后来连着几天,看孙可可都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老孙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

  结果孙可可和老孙说的那是什么话?

  “爸,我现在只想把精力集中在学习上。感情的事情我现在不考虑了。”

  “哈?那你和陈诺,不处对象了?”

  “嗯,他不会反对的。”孙可可很平静的回答。

  这算是什么意思?

  分手了?还是没分手啊?

  “感情的事情,等我长大以后再说吧。”

  孙可可最后交代了一句后,就再也啥都不肯讲了。

  可愁死老孙了!

  而让老孙无语的是,更发愁的居然是杨晓艺!!

  对老孙来说,女儿甭管是不是和陈诺闹别扭了,能暂时在高三稍微远离个人感情,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也是正途。

  是好事来的。

  但杨晓艺却仿佛比自己更在意起女儿的感情了。

  但是孙可可从小到大,都是和父亲更亲,杨晓艺是严母的角色,孙可可有啥事情,都宁可和老孙讲也不跟杨晓艺说。

  所以杨晓艺只能撺掇老孙来打听女儿的心事。

  一来二去,把老孙惹烦了,还狠狠的说了杨晓艺两句。

  唯一让老孙放心的是,女儿看上去精神虽然蔫儿了点,但成绩却没拉下。

  不担没下来,高三开学后,居然稳重有升了!

  一个星期下来,各科的随堂测试里,女儿居然都名列前茅!

  就连各科的任课老师都和老孙讲,说可可这个孩子算是真的开窍了!

  一本有望!

  ·

  老孙收拾好了讲台上的书本,正打算过去和女儿交代两句吃午饭的事儿。

  就在这个当儿,教室的门口忽然拥过来几个人。

  老孙抬头一看,先皱了下眉头。

  是几个男生……穿着国际部的小西装校服。

  而且一看就是年纪不小,应该是预科班的那群人。

  其中一个看着有点社会油子气儿,衬衫也不好好穿不噎在裤子里,而是下摆耷拉在外面,西装扣子也没扣,校服配套的领结也摘了,随手塞在西装的上衣口袋里。

  大概他自己还觉得这样挺个性的吧。

  头发也是分头,以老孙的标准看来,头发太长了,得剃掉的那种。

  刘海居然还染发了!挑染了一小撮。

  老孙对这些人是心里一万个腻歪的:中学生守则写的很清楚,男生不许留长发,不分男女一律不允许染发的。

  当了好几年的教导主任了,习惯性的老孙正要开口喝斥两句……

  忽然,老孙瞪大了眼睛。

  ·

  三个国际部的学生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其中那个挑染头发的男生,大大咧咧就走进了教室里来,而且目标很明确,直奔孙可可。

  孙可可正趴在课桌上休息,那个男生一屁股就坐在了她前排的座位上,笑眯眯的看着孙可可,还伸手轻轻的敲了敲桌板。

  仿佛是刻意的,手腕子上露出了一个最新款的卡西欧运动手表。这手表也得一千多,抵得上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了。

  好吧,毕竟2001年,土豪家庭也处于初级阶段。何况来八中国际部的学生家庭,也不可能真的是什么大富豪大权贵……真的到了那个份儿,人家有更好的资源。

  也就是一些颇有家产的有钱人家。

  ·

  “哈罗。”染发的男生挤出了一个自觉得很有魅力的笑容来,还伸手拢了一下自己的分头。

  孙可可抬起头来,皱眉,眨巴了一下眼皮,看着这个男生。

  近距离看孙可可,模样更可人了,原本五官就生的好看,加上如今的眼神里,更是灵动,仿佛眼睛里带着小星星一样。

  男生明显愣了一下,看傻了两秒钟,酝酿好的搭讪的词儿也有点卡壳。

  孙可可明显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厌烦来:“你是谁?”

  “我叫周凯,没别的意思,今天在操场上看到你,就想来和你认识一下。”

  孙可可不说话。

  周凯笑了一下:“我打听了,你叫孙可可对吧?我……哎哎哎哎哎!!”

  周凯同学还待说什么,一阵呼痛,耳朵已经被揪着站了起来。

  勃然大怒回头一看,就看见身后站着一个中年人,一幅老师的装束,手指上还有粉笔灰。

  “你哪个班的?”老孙冷冷道。

  “……我,国际部的。”周凯皱眉,揉了揉耳朵:“你是这个班的老师?老师也不能随便对学生动手动脚吧你!”

  老孙也不动气:“国际部的学生,跑我们班来干嘛?”

  “下课时间,我来串门认识一下新同学怎么了?这位老师,这个你总管不着吧。”

  周凯浑然不怕老师……他这种学生,从小到大就不是乖宝宝,否则也不会沦落到来八中了。

  何况他心中清楚,来八中,自家是花了很多钱的!

  老子一年五万的学费,家里还给我办留学给你们赚钱……

  你们学校怎么可能还像别的学校那样管着我?

  不得把我当大爷伺候着?

  老孙的眼睛眯了一下。

  “老师,下课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呗,我和同学说话又不碍着你什么事儿吧。”周凯很是嚣张的整了一下衣服。

  “我是这个班的班主任。”

  “班主任也管不着学生下课时候说话吧,我又没上课的时候来。”周凯不以为然:“而且,我是国际部的,你是本部老师,管不着国际部吧。”

  老孙笑了:“嗯,你试试我管得着管不着。”

  旁边班上的同学,都一脸古怪的表情看着这个叫周凯的家伙。

  ·

  上午课间的时候,穿着小西装的周凯,手里拿着一把扫帚,愁眉苦脸的在扫操场。

  本部的班主任是管不着国际部。

  但……人家特么的是副校长啊!

  “呸!”周凯随便划落了几下扫帚,然后把扫帚一扔,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不过看见来往的老师,终究没掏出来。

  “副校长了不起啊!老子以后每天都来本部找那个妹子!学校也没规定国际部的学生不许来本部串门啊!”

  ·

  第二天,国际部和本部之前,一群建筑工人开始垒砖头搭建围墙,还有运来的铁栅栏堆在一旁。

  学校出了新规定,下发国际部的教研组了。

  “国际部学生和本部学生,在校时间不得随便走访。如有教学需求,必须有任课老师带领……”

  很快,一道栅栏墙就横在了本部和国际部之间,中间一个铁门还修了个小岗亭。

  调了一个学校保安和一个退休的老教职工返聘来当门禁,检查过往学生的学生证,以及是否有带队任课老师。

  周凯:“???”

  身边的几个狐朋狗友都已经打听到更多消息了:“兄弟,要不算了吧……我们打听过了,那个叫孙可可的,是那个副校长的女儿。你就别踢铁板了。”

  “副校长的女儿!那又怎么样?他能修个围墙不让我过去,老子放学后他总管不着了吧?

  再说了,老子就在这里待一年,国外学校联系好我就出国留学了!怕他个副校长么?切!”

  周凯不以为然。

  ·

  体育课的时候,孙可可在操场上打排球。

  很快旁边传来了一阵口哨声。

  扭头一看,铁栅栏那一边,国际部的地方,几个国际部的男生趴在铁栅栏上对着这里吹口哨。

  其中带头的就是那个周凯。

  “孙可可,把球扔过来,我们一起玩啊。”周凯哈哈一笑。

  孙可可皱眉,冷冷的看了一眼,扭过头去不再看。

  罗青皱眉走了上来,先狠狠的瞪了周凯一眼,然后走到孙可可身边,低声道:“要不……我帮你把这碍眼的东西解决一下吧。”

  “……不用。”孙可可摇头:“我不理他就是了。”

  “那个……陈诺……”

  “罗青,以后你别跟我说陈诺了,可以么。”

  罗青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

  害,这是小两口吵架还没和好啊。

  ·

  放学后,罗青在校门口骑在自行车上,手里拿着手机:“喂,陈诺,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学校啊?你再不来,孙可可可是被人盯上了啊。

  我跟你说,国际部的几个小崽子特别嚣张,我都想狠狠教训一下那几个家伙了。

  欸?你到底生的什么病啊?

  今天放学早,我去你家看看你?

  啊?不用啊?

  哦哦……

  那你什么时候来学校啊?你跟孙可可……”

  ·

  家里客厅里,陈诺放下电话,然后撸了撸趴在自己膝盖上的灰猫。

  灰猫似乎想挣扎,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捏住了。

  “做猫就要有做猫的觉悟啊,这么好的猫,不让人撸,那还像话嘛?”

  陈诺淡淡的加重了几分力气。

  灰猫低叫了一声,乖乖趴在膝盖上不敢动了。

  陈诺这才抬头,看着客厅里的两个客人,笑道:

  “达瓦里希,你继续说。”

  瓦内尔和塞琳娜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

  “嗯,达瓦里希,我是来和你告别的。这次事情已经结束,我也该要回公司了。”

  瓦内尔叹了口气。

  “嗯。那么……这次巴西的任务,怎么算呢?算是委托任务失败了?”

  “当然,任务失败了。”瓦内尔叹了口气:“而且……我会对公司上报,任务失败,接受委托的人员,全员团灭……这也是星空女皇的交代。说这样才能确保你的身份不会暴露。”

  “所以……酬金也没有了啊。”陈诺叹了口气。

  “下面就是我要和你说的重要的事情了。”瓦内尔表情严肃了起来:“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用哈维这个身份登录章鱼……嗯,神奇世界公司的网站了。”

  “明白,哈维已经死在了巴西的任务之中了嘛。”陈诺笑了笑。

  “不,你不明白。”瓦内尔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嗯?”陈诺也认真了几分,他感觉到瓦内尔的态度,很凝重的样子。

  “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是在巴西的时候我一直没告诉你的……本来大家一起经历了生死,一起对付了那个种子,你就是我的达瓦里希,这些事情,我打算任务结束后都告诉你的。

  但后来你不是昏迷,然后失去记忆了么,这才拖到了今天。”

  陈诺皱眉,沉吟了一下:“好,看来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那你说吧。”

  瓦内尔深吸了口气:“你不是一直问我……章鱼怪到底是一个什么组织么。”

  陈诺笑了:“原来我不知道,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啊。

  你们章鱼怪,是一个暗中维护世界和平,守护地球的组织啊。

  你们全球寻找外星母体,猎杀外星母体,维护地球人类文明的安全嘛……

  对了,太阳之子那个老头儿,应该也是你们的高层吧?”

  瓦内尔沉默了下来!

  凝神想了一下,毛熊汉子轻轻叹了口气:“达瓦里希,下面的话,事关到我们最大的秘密,所以……”

  “嗯?”陈诺一挑眉:“你说。”

  “我其实……是属于另外一个组织的。”

  瓦内尔的这句话,让陈诺的眼睛迅速眯了起来。

  “我们的组织,全名叫做……‘抵抗外来物种入侵事务组’……”

  “达瓦里希,你们的组织创始人,取名都这么随意的嘛?”

  瓦内尔的神色尴尬了一下:“好吧,这个名字的问题先不提……不重要。”

  “你不是章鱼怪的人么?”陈诺皱眉。

  “准确的来说,我是潜伏在章鱼怪的公司里的。”瓦内尔低声道。

  陈诺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巴西的这次行动力,寻找母体,猎杀种子……这些行动,并不是章鱼怪的意思?”

  “我们只是利用章鱼怪的任务发布,然后借这个机会找母体,然后杀死母体!

  我,还有太阳之子大人,都是‘抵抗外来物种入侵事务组’的成员。当然了,太阳之子大人在组织内的地位要比我高。”

  “那章鱼怪又是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就是一个我一直没有弄清楚的问题了。”瓦内尔的语气很严肃:“我进入章鱼怪的组织后,多年来,章鱼怪的组织一直致力在全世界各地高价搜寻各种章鱼……

  我们可不认为,这个举动仅仅是出与章鱼怪的某个领导者的个人特殊恶趣味。

  毕竟……这其中的巧合也太过于诡异了。

  我们一直怀疑,章鱼怪组织,和外星母体之间有特殊的关系。

  我们也一直怀疑,章鱼怪组织,一直都在借助它在地下世界的影响力和势力,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母体!

  直到这次巴西的行动,我才真正的确定了这一点——因为这次的行动,其实是章鱼怪自行发布的任务,只不过,内部轮转,恰好让我成为了这个任务的领队!

  而在巴西,找到遗迹世界,找到了母体也找到了种子……这些则证实了我们的猜测!

  章鱼怪也是一直在寻找母体!”

  “那章鱼怪寻找母体的目的呢?”

  “……不知道,无法确定。”瓦内尔苦笑道:“这个真的没办法确定的。”

  “你在章鱼怪组织应该不少时间了吧,就没有得到什么情报?”陈诺摇头。

  “章鱼怪的组织非常神秘的,我在里面只是混到了一个中层,分管一个团队,但是……我从来不会得知我的上级是谁,而且,其他团队的人,我也从来不认识。

  章鱼怪的内部,存在很多个不同的行动组。

  每个组都是独立的,互相之间没有从属关系,也没有任何联系,甚至我完全不知道除了我负责的这个组之外,章鱼怪内部还有多少个类似于我这样的行动组,以及,其他行动组都有什么人。

  这几年来,我在章鱼怪内部做的所有的事情,执行的所有的任务,都是来自于上层的命令。

  比如这次巴西的任务,我接到命令,前往巴西负责这次任务的带队行动。

  下达命令是通过网站的特殊渠道下达,我甚至不知道给我下达命令的人是谁。

  抵达巴西,我则用我分管的行动组的资源,联系佣兵组织,调集物资等等。

  可以说,每个章鱼怪手下的行动组,都掌控了很大自主的资源,完全可以独立承担很多事务。

  章鱼怪对我们来说,就仿佛一个隐藏在暗中的皇帝,同时管理着好多个互相之间并不知道存在的王国。

  而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被指挥的王国。

  关于章鱼怪和母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们一直无法得到准确详细的情报。

  这些年来,我们的群体里,能混到行动组指挥官的人,只有我一个。

  而在我之前,或者同时……这些年来,章鱼怪的其他行动组做了什么,有没有寻找母体,或者有没有找到母体,他们找到母体后做了什么……

  这些我一概不知!

  但是,经过这次的巴西的行动,我们的组织已经可以确定了,章鱼怪肯定和母体有某种特殊的关系了。”

  “有可能是盟友么?”陈诺皱眉想了想:“和你们的这个‘抵抗外来物种入侵事务组’一样?有没有可能?章鱼怪也是在全世界寻找母体,消灭母体?”

  “理论上来说有可能,但也不排除别的情况。”

  陈诺心里沉了一下。

  别的情况……

  那可能就更复杂了!

  野心家组织,寻找母体来满足野心?

  还是……母体留下的另外的种子,寻找母体,唤醒母体?

  都有可能!

  “我们的甄别敌我的判定机制其实很简单……在不明确对方行为目的的情况下,凡是寻找母体的人或者组织,都被我们视为敌对者!”

  瓦内尔语气很严肃。

  陈诺表示认同这个标准。

  毕竟,母体太过危险!

  “相对于我们组织的历史,章鱼怪组织出现的时间要晚了很多,历史比我们要短暂了很多。但是因为他们特殊的组织构造,我们很难打入他们的高层取得更多的信息。”瓦内尔叹了口气:“所以,我今天要警告你的是,不要再使用哈维这个账户登录章鱼怪网站了!

  甚至于,我想劝告你,不要再登录章鱼怪网站!只不过……我想这对你来说不太可能。

  因为从现实情况来讲,章鱼怪网站已经成为了地下世界最大的情报和消息的集散地了。

  所以……为了确保你的安全,也为了保护巴西这次任务的内幕……我给你带来了一样东西。”

  说着,瓦内尔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

  “这是一个内置了特殊登录系统的笔记本电脑,你用任何账户登录,都可以有效的保护你的隐私,章鱼怪的官方也无法通过网络来定位你的登录地点,可以有效的保护你的身份。

  同时,我建议你,从前你使用过的所有的章鱼怪网站的账号,你最好是都不要使用了!

  我会送给你两个从黑市买来的不知名的黑色登记账号供你使用。“

  说着,瓦内尔拿出了两个小u盘来,黑色的小u盘。

  陈诺接过了笔记本电脑和u盘。

  瓦内尔继续道:“我建议你,以后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在章鱼怪的网站上千万不要发布任何和母体有关的消息!以及,任何涉及到这次巴西任务的内容,都一个字都别说。”

  “当然。”陈诺点头,皱眉道:“那你呢?你接下来……”

  “我要回章鱼怪组织的,毕竟我还在潜伏中。”瓦内尔苦笑了一声。

  “那你回去怎么解释巴西的任务呢。全团团灭,唯独你一个人存活?”

  “放心,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巴西任务失败,在雨林里遭遇了不明身份人的袭击,全员覆灭。”瓦内尔叹了口气:“对章鱼怪的汇报,我不会提到母体和种子的存在……

  虽然章鱼怪可能会猜到。

  但是我这么说,是为了让章鱼怪认为我还不知情,免得我被灭口掉。”

  “不回去不行么?达瓦里希,听起来你回去可能会被灭口啊。”

  “这是我的任务也是我的使命!”瓦内尔的眼神非常坚定:“目前看来,章鱼怪组织太过危险,而我是为一个最接近打入他们内部的人,我离开的话,太可惜了。”

  顿了顿,瓦内尔笑道:“放心,我回去后,章鱼怪肯定要对我进行严格审查的,为了应对审查之中可能出现的精神检索……

  我们的组织,会有精通精神力方面的强者为了进行一些处理!

  我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能通过这次审查!

  而我一旦通过了审查,那么很有可能,今后在其他涉及到母体的任务,章鱼怪很可能会继续委派我来进行负责。

  这样的话,我就有机会获取更多的情报了!”

  聊到这里,陈诺看了一眼塞琳娜:“那么她……”

  “塞琳娜小姐不是我们的人……但是这次事情之后,她已经决定加入我们了。”

  瓦内尔苦笑道:“黑铁佣兵团也在这次行动里覆灭了,塞琳娜若是在露面,一定会被章鱼怪组织抓捕回去审问这次的事情经过的。

  所以我已经接收了她加入我们的组织,从你这里出去,她会和我一起离开,从今天以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塞琳娜’这个人了。

  她会更换容貌,更换身份,变成另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为我们的组织效力。”

  塞琳娜冷冷道:“我没有别的选择!”

  陈诺沉吟了一下:“达瓦里希……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母体存在么?

  或者……还有别的种子存在么?”

  “我不知道!”瓦内尔神色坚定:“但我知道的是,我们的组织已经致力寻找和猎杀这个外星母体,上千年来,无数人前赴后继!

  我们为了捍卫我们的星球,捍卫我们的文明在战斗!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些可能危害我们文明的外来物种,不管它是什么母体也好,种子也好……

  我们这些人的战斗就不会停止!”

  陈诺张了张嘴唇:“很崇高的理想,也是很伟大的组织。”

  顿了一下,这个狗东西又忍不住道:“话说你们就从来没想过给你们的组织换个名字嘛?

  抵抗外来物种入侵事务组……

  这个名字也太瞎了吧!”

  瓦内尔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们的组织其实还有一个外号。”

  “叫什么?”

  “方舟。”

  陈诺笑了:“就是圣经里大洪水,保护生命延续的那个方舟?”

  “是的。所以我们组织的每一代领袖,都有一个代号,叫做……

  诺亚!”

  诺亚方舟?

  不错的名字。

  ·

  北欧,冰岛。

  某个不知名的小镇海港。

  一个年迈的满头花白头发的老妇,缓缓的走在渔港上。

  周围一条条渔船上吗,粗壮的渔夫们跳下渔船,将一桶桶鱼搬运上来。

  还有渔夫挥舞着打铁钩子,将一条条硕大的鱼拖出来。

  大堆大堆为了保鲜的冰块之中,渔获满满。

  老妇仿佛步履蹒跚,一边走着,一边却拿着一个手机,仿佛漫不经心的通话着。

  “是的是的是,我知道……所以现在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你想先听哪个呢?

  坏消息?

  好吧,还真是符合你一贯的性子。

  坏消息是,巴西的任务完蛋了,所有的委托者全军覆没,我们的行动组也没了。

  那个叫瓦内尔的家伙一个人活了下来。对他的审查已经开始进行了……

  嗯,善后的团队已经去过那片雨林了。

  不过很遗憾,我们什么都没找到,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只寻找到了一些散逸的能量波动。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么?

  我的意思是,不管那个地方之前有什么,现在都没了!

  听懂了么?

  我们要往前看才对,既然那个地方的东西已经不存在了,也许是死掉了,也许是跑掉了,我们会继续派人追查。

  但是,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就是我说的好消息了。

  南极方面,负责勘测的行动组已经发回消息了。

  他们在哪里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虽然还没有确定,不过这次我有不错的预感,我觉得他们一定是找到了什么。

  啊……你说什么?

  让南极的行动组回来报告?

  抱歉,没办法做到了。

  因为……南极组的小伙子们全员团灭了。

  我不知道,那些家伙在一夜之间,全部冻结成了冰块。

  对!硬邦邦的,全部冻成了冰块。

  除非你研发的技术能让冻死的人,解冻后能复活过来。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用专机给你空运几具尸体过去试试看。

  ……好了好了,我们不用再争论什么了。

  接下来,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南极吧!”

  说完,老妇收起了电话,在寒风之中拢了拢自己被吹散的花白头发,又收紧了一下子的围巾。

  走到了一个渔船前,挑挑拣拣了一番,然后开始和渔民讨价还价。

  “好了约根森,别跟我说那些……我只需要一块!腹部!最肥美的部位!

  不不不,我不要一整条!

  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年纪大了,牙齿都快掉光了的老人而已。只有揉软的鱼腹肉,我才能嚼的动……”

  ·

  巴西,里约热内卢。

  一条破旧的街道上,一家面包房的门被推开。

  胖乎乎的穿着脏兮兮的外衣的老板懒洋洋的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店门。

  一个看上去最多八九岁的,黑瘦的小男孩走了进来。

  黑瘦的外形并不起眼,身上还穿着一件和他的身材并不相符的宽大t恤,也是脏兮兮的。

  很眼生,老板看了一眼就确定绝不是附近认识的人。

  大概是某个路过的小乞丐吧。

  “嘿!出去,我这里没有钱给你乞讨。”老板冷冷道。

  “不,我来买东西。”

  小男孩浅浅一笑回答,说着很标准很流利的葡萄牙语。

  老板愣了一下。

  再打量这个孩子,却发现那黑瘦的样貌,却配了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

  “请问,你这里有一种叫做小饼干的东西么?

  之前总听人说,我很想尝尝。”

  小男孩微笑着,如是说,缓缓的从口袋里摸出了几个硬币来。

  ·

  几分钟后,小男孩走出面包房。

  手里拿着一袋饼干,一边嚼着,一边走在路边。

  “很不错的味道,很甜美……

  嗯……虽然不是那种生命甜美的味道……

  不过,也不错,我喜欢这个味道。”

  ·

  周一早晨。

  陈诺等磊哥来到家里,把小叶子接走送去幼儿园。

  陈诺坐在轮椅上,在阳台看着小叶子跟着磊哥下楼离开,然后转着轮椅,回到房间里。

  拿起电话。

  “安排一下吧,我打算回学校上课了……当然,我毕竟还是个学生嘛。”

  ·

  上午十点钟。

  英语课被打断了。

  国际部预科班的宽敞的教室里,房顶的吊扇正在旋转。

  教师们被推开,正在滔滔不绝的外籍老师停止了说话,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国际部的老师,还有一个教育集团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口。

  外籍教师走了出去,很快,他重新回来了:“打断一下,各位!我们有一个新的同学今天来到我们的这个班级了。”

  门外,一个轮椅被推了进来。

  预科班里的一群富家子弟,都冷眼看着这个被推进来的家伙。

  “你有一分钟时间。在我回来之前,你可以向大家介绍你自己。”外籍教师耸耸肩膀,然后却走了出去,和国际部的工作人员谈事儿去了。

  陈诺笑眯眯的目送这位外籍老师出门,等教室门关上后,扭头看着教室内坐着的这群富家子弟。

  嗯,最后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挑染这刘海的男生身上。

  “嘿!你哪儿来的啊?”一个学生开口笑道。

  “坐着轮椅?瘫子吧?哈哈哈哈哈!”

  “怎么不去残疾学校?”

  一群流里流气的国际部学生肆无忌惮的取笑着。

  陈诺一点都没生气,静静的看着这些人,然后等领头起哄的几个家伙说完了他们自以为很得意的挑衅的话。

  然后,下一秒,大家愣住了!

  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家伙,缓缓的……

  站了起来!!

  “卧槽?你不是瘫子啊?”

  周凯同学脱口而出。

  陈诺笑眯眯的起身,笑眯眯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周凯被眼前这个少年眼睛里迸出的那种奇怪的神采给摄住了,随后反过来,怒道:“你特么的……”

  啪!

  一个耳光,周凯的半边脸肿起来了!

  周凯愣了一下,顿时疯狂跳起来,同时身边还有两三个和他关系很好的男生也跳了起来,骂骂咧咧的。

  但是……

  两秒钟后!

  一个男生躺在了地上,脑袋上被陈诺的一只脚踩着。

  很快,另外一个男生和周凯,俩人就被这个少年一把拽起来,一手一个!掐着脖子就提在了手里!

  两个人的脸很快就被举到了距离房顶吊扇最多只差那么几厘米的样子!

  呼啸的风扇扇叶几乎是贴着自己的脸皮转动,周凯和另外那个男生,吓的拼命挣扎,奋力尖叫。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用冷漠的眼神,让班里儿的其他人心中一寒,吓的坐了回去。

  陈诺手里举着俩人,这才笑眯眯的开口,慢声细气的说道:

  “我呢,先说明我的两个规矩。

  第一呢,以后这里,我说了算。

  你,还有你们所有人,老师的话你们可以不听的,亲爹的话你们也可以不听的。

  但是呢,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你们都最好乖乖的听从,不折不扣的去执行哦。

  不然的话,我就会很生气很生气的。

  我说的够明白了么?

  尤其是你,周凯同学。听明白了么?”

  周凯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然后陈诺把俩人放了下来,不等周凯挣扎,一只脚就踩在了周凯的脖子上。

  “第二个规矩,我还没说呢。”

  周凯身子颤抖:“你你你你你……”

  “第二个规矩,我不喜欢听粗话,以后什么特么的,什么爆粗口之类的话,在学校里,凡是当着我的面,一律不许说。

  你们……都特么的听明白了么?”

  咕嘟。

  所有人都吞了口吐沫。

  “你……你刚才也说了特么的。”

  “哦,我不在规定内。”

  陈诺笑看着那个忍不住开口的学生,这是一个女孩,陈诺看了她一眼就不理会了——哼,太瘦了。

  所有的预科班的学生们仿佛都傻掉了。

  首先没见过这么一上来就行凶的狠人啊!

  其次……虽然也有人未必就真的怕这种场面……毕竟都是学渣出身,其中也有一两个是以前喜欢混的……

  但是这个少年身上仿佛带着一种奇怪的气场,压得每个人仿佛都喘不过气来!

  陈诺说完,松开了周凯,甚至还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从容的走回到了轮椅旁。

  从容的坐在了轮椅上。

  几个学生心中抓狂了!

  你特么的还坐什么轮椅啊!!!!

  陈诺微微一笑,仿佛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这几个学生。

  “顺便解释一下,坐轮椅呢,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小小的癖好,因为我很懒,懒得走路。

  我这个人还有很多优点,比如,热心,善良,对同学有耐心,爱帮助人……

  等等等等,以后大家慢慢就会知道的啦。”

  说完,陈诺拿起挂在轮椅上的书包,从里面……

  抱出了一只灰色的短尾猫来,放在膝盖上,轻轻的撸着……

  众人:卧槽这画风更诡异了好不好!!!

  ·

  外籍教师从外面和国际部的负责人交谈完了,推门回到教室。

  教室里一片安静,那个插班来的坐轮椅的学生在前面坐着,安静微笑着看着所有的同学。

  老师愣了一下,总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

  尤其是这个新同学手里……还抱着一只猫?!

  就算是国际部,也不允许带宠物到学校吧?

  不过想起刚才在门外,别人交代自己的……

  这个插班生,是校董的亲戚……好吧!

  “这位同学,你自我介绍完了么?”

  “是的老师,都说完了。顺便说一下,老师,我的名字叫陈诺。”

  “那么,大家……欢迎一下新同学吧。”外籍老师摆摆手。

  所有人……沉默……

  陈诺叹了口气,幽幽道:“各位同学啊,一般来说,到了这个环节,是大家鼓掌的时候了……新时代的中学生,树新风讲礼貌,不懂么?”

  一秒钟沉默后……

  哗哗哗……

  掌声如雷!!

  老师耸耸肩膀:嗯,很好,同学们气氛很和睦嘛。

  陈诺自己转着轮椅,目标很明确的,直接就坐在了周凯的座位旁。

  趁着老师重新翻书本的时候,陈诺看了一眼身边被吓的脸色惨白的周凯。

  压低声音,笑道:“别怕,我其实不怎么吓人的。”

  周凯:“……”

  “哦对了,有个事情虽然很小,但顺带着嘛,也和你说一下。”

  周凯:“……”

  “这几天你打主意的一个叫孙可可的女孩……是我女朋友。”

  噗通!

  周凯坐地上了!

  卧槽尼玛啊!!

  这叫事情很小?

  这叫顺带着说一下?

  ·

  而有信,说爆发就爆发!

  剑来!

  啊不对!呸呸呸!

  票来!!!!

  ·

  ·

  ·

  s..book28706190768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稳住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