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六十章 【陈小狗归来】(继续大章!)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7-05 05:47: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爆发!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章陈小狗归来

  陈诺幽幽睁开眼睛的时候……

  少年躺在床上,只觉得全身都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他恍惚了一下后,看清了面前的人。

  那个特别漂亮的女人就站在床前,然后是另外几个漂亮的女孩……

  少年皱了皱眉,低声道:“我……还没死么。”

  鹿细细叹了口气,眉宇之间居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愧疚。

  完成执念,这个少年,就会彻底“死去”吧。

  变相来说,帮他完成执念,也等于亲手终结了他了。

  “有一个人,我觉得你应该很想见一见的。”鹿细细低声道。

  少年躺在那儿,冷漠的笑了一下:“又是一个……和我有关系的女孩么?”

  鹿细细沉默了一下,然后摇头:“不是的。但是这个人,你肯定是愿意见一见的。”

  少年轻轻叹了口气:“随便吧……反正这些天,我脑子里太多问号,太多疑问,也实在懒得去弄清楚了。

  你们随意摆布我吧,让我见什么人,就见吧。”

  说着,少年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什么……

  孙可可走上一步,将那个相框小心翼翼的送到了少年的手里。

  少年紧紧的抱住了相框,抬头,对孙可可露出了一个终于带了些温度的笑容:“谢谢你,孙可可同学。”

  孙可可抿了抿嘴,不说话。

  “……开始吧,让人进来吧。”鹿细细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其他人都出去……嗯,二丫……哦,司徒北玄,你留下。”

  “我呢?”吴叨叨问道。

  “你出去!”

  二丫站在鹿细细的身边,好奇的看着床上的这个少年。

  这……就是师傅说的,那个大渣男了吧?

  嗯,长的倒是真不错。

  不过……哼,可惜了一副好相貌了!

  渣男!

  所有人都出去之后,房门却没关上。

  鹿细细轻轻咳嗽了一声……

  少年的目光看向了门口,然后下一个瞬间,他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就在床上坐直了起来!一双原本灰暗淡漠的眼睛,也瞬间瞪圆!!

  门口,一个相貌英俊清癯的中年男人,沉着脸,缓缓的走了进来!

  少年近乎贪婪一般的死死盯着这个男人!仿佛恨不得将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丝举动,都全部吞进眼睛里去!

  男人走到了床边,犹豫了一下,然后用低沉的带着一点嘶哑的嗓音开口了。

  很熟悉的金陵话。

  “小诺啊……”

  陈诺的身子开始颤抖!

  仿佛秋风之下的落叶,开始拼命的颤抖!!

  男人又喊了一声:“小诺……”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你靠近点。”陈诺忽然开口,抬着头,身子一边抖着,一边冷冷的说着。

  男人深吸了口气,缓缓的俯下身子,正要又说什么……

  床上的少年,忽然奋力起来,挥起手臂,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举起胳膊,一个巴掌就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啪!

  声音确实软绵无力的。

  其实这一巴掌,哪怕少年已经用尽了力气,但落在男人的脸上,却依然是绵绵无力的,甚至因为拼尽全力做了这个动作,少年身子不稳,一个踉跄就扑倒在了男人的怀里,被男人一把双手扶住。

  “这一个巴掌,是我代奶奶打你的!”

  少年咬着牙,从牙缝里迸出了这么一句话!

  “小诺……对不起,我……”

  “你闭嘴吧。”陈诺摇头,却试图用力挣扎,摆脱男人的双手。

  他身子虽然绵绵无力,但是说的话语却如同刀一般锋利!

  “你想说什么呢?道歉么?一句对不起就换回所有的罪孽么?

  不,陈建设!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我想过很多很多的可能,我想你可能是不是死掉了!

  我想你可能是不是去了国外!

  我甚至想,你可能是不是去坐牢了!

  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一个消息都没有!

  但是后来我都不去想了……因为我明白,你就是这么一个人渣!”

  男人深吸了口气:“我知道我怎么讲你都不会原谅我的……但是……”

  “没有但是。”陈诺恶狠狠的盯着男人:“你知道不知道,奶奶生病,病了半年时间!

  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偷偷流眼泪!

  她牵挂的两个人,一个是我。

  她怕她自己死后,我一个人无依无靠,生活不下去!

  而她另外牵挂的一个人,就是你,陈建设!!

  你是她唯一的儿子!她含辛茹苦把你生下来!把你养大成人!给你娶老婆找工作!

  然后你自己跑掉了!

  你做发财梦,都随你!

  但是我奶奶,你亲妈,你不能不管她!!

  你知道不知道……有一天,我和奶奶一起出去换煤气!

  那天刚好找不到人帮我们……

  我和奶奶一起,搭手抬一个煤气包上五楼!奶奶后来膝盖疼了好几天!

  你知道不知道,我当时就一直在想……

  为什么我没有快点长大!!

  为什么,这些都是你陈建设应该做的事情!你应该孝敬奶奶的事情,你却一件都没做过!!

  你给她做过一顿饭吃吗?!

  你给她买过一件衣服穿吗?!

  你带她出去玩过一次吗?!

  你给她洗过一次脚吗?!

  你知道不知道,你走的没影子的那几年,每年大年三十的时候,我跟奶奶吃饭,桌上她都给你留着一副碗筷!!!

  陈建设!

  你统统都没做过!!

  你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一封信都没写过!!!

  你知道不知道!奶奶临死之前,都喊你的名字!!!!

  你知道不知道!就算你再狼心狗肺!但是奶奶还是把你当做她临死之前最想见的人!

  你是她儿子啊!!!!!!!”

  男人深呼吸了几下,表情悲痛,低声道:“陈诺,我知道我错了,我……”

  “我说了,我不需要你道歉!!!!”

  陈诺忽然咆哮了起来。

  他一声咆哮后,用力咳嗽不止,然后身子虚弱的往后一倒,但眸子还是恶狠狠的盯着男人。

  “我不会原谅你的!

  陈建设,你不欠我的!你已经给了我一条命!所以你不养我,你不管我,但是你给我一条命,让我来这个世界走一趟,我都算你和我两清了!

  但是你欠你妈的!!

  我不会原谅你!

  这辈子不会!

  下辈子不会!

  下下辈子都不会!

  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

  你唯一应该说对不起,去磕头,去请求原谅的,是我奶奶!

  是你妈妈!!!”

  少年说到这里,眼睛充血,忽然用力将自己手里捏着的相框拿了出来。

  “你看着奶奶的遗像吧!

  陈建设!你如果真的还算是个人!真的还有一点点的人性,你现在,对着你妈的照片!

  跪下!磕头!忏悔!!”

  男人目光复杂,看着少年的眼睛,忽然深深的吸了口气。

  噗通!

  男人跪下了。

  跪在床边,对着那个相框遗像,跪下了。

  “妈……对不起!

  你儿子错了!!

  千错万错,都是陈建设一个人的错!

  陈建设不是人!

  陈建设是畜生!!

  你在天之灵,请听听陈建设的忏悔吧!!!”

  说完……

  邦邦邦!!

  三个响头,结结实实的磕在了地板上!

  老太太哟,按年纪你都够当我妈了。

  而且人死为大,我对你跪下磕几个头也不为过。

  你别怪罪我骗你啊!这一切都是为了陈诺啊……

  男人起身后,抬起头来,却刚好看见了鹿细细叹息的表情。

  看向床上,却发现少年瞪着自己的眼睛,缓缓的,一点一点的眯了起来。

  攥紧的双拳,也一点一点的松开了。

  轻轻的,长长的……

  一口气,从少年的口中吐了出去。

  男人一愣,凑近了一点,然后又回头看鹿细细。

  星空女皇轻轻叹了口气:“他……走了。”

  说罢,鹿细细伸出手去,轻轻的为陈诺合上了双眼。

  少年的脉搏,也停止了。

  能感受到,陈诺的精神力飞速的溃散,流失……

  意识空间已经轰然崩碎……

  “二丫。”

  “欸!欸?不对!我叫司徒……”

  “不是废话的时候了。”鹿细细摇头,沉声道:“用招魂术吧。”

  “可是……你不是说,不需要招魂术了么?”

  “让你用,就用吧,把他的魂魄召唤一下。”

  二丫不敢多说话之前休息的时候,吴叨叨已经告诫过自己,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是惹不起的存在。

  “好!你等下,我用法器。”

  说着,二丫立刻把地上的旅行包打开来,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

  一个塑料的扩音喇叭!!

  磊哥的眼睛瞪圆了呀!!

  没错,就是那种塑料的扩音喇叭。

  开关四个格。

  最下一档关机。

  推到第二格,可以扩音。

  推到第三格,会发出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曲子。

  推到第四格,会发出“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的声音。

  青云门的法器,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磊哥:这尼玛是法器?老子在堂子街路边,扔一百块钱能买八个!!

  “磊哥,你先出去吧。”鹿细细温和的语气,让磊哥立刻精神了起来。

  赶紧点了点头,扭头就走。

  房间里剩下了鹿细细和二丫的时候,鹿细细对二丫低声道:“开始吧……”

  “可是……这个人,是残魂,就算招魂也招不回来的。他的魂力只会散去的。”

  “我知道,只需要收拢那么一丝就好了。”鹿细细点了点头。

  二丫虽然不明其意,但还是拿起了喇叭来。

  “我年纪小,当头棒喝的法术还没有学会,所以要喊魂,必须用这个玩意儿,可不是我故意不尊重人啊。

  先说好!”

  二丫小心的看了鹿细细一眼,得到了鹿细细一个温和的微笑。

  这位青云门的高徒“司徒北玄”,终于深吸了口气……

  一个可能说起来会让人悲伤的事实是……

  世界上其实没有所谓的阴曹地府或者转世轮回。

  人死了,就真的死了。

  所谓魂魄,不过是人的精神力量的凝聚。

  一旦死亡,就会消散,然后散佚在这个世界中,和这个世界重新融为一体。

  不会有投胎,不会有奈何桥,不会有轮回。

  二丫的喊魂术,将陈诺原主的魂魄散去殆尽之前,终于是勾回了那么一丝丝的精神力量。

  这已经是一丝毫无意识的纯粹的精神力了。

  鹿细细小心翼翼的将其捕捉住,然后拿起了房间里,一盆自己之前买来的小盆栽,将这一丝纯粹的能量,注入在了其中……

  绿意盎然的文竹,青翠可人。

  做完了这一切,二丫也被鹿细细叫出了房门。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鹿细细,和陈诺的肉身了。

  女皇伸出手来,掌心浮现出了那一对缓缓流动的黑白米粒。

  鹿细细凝神,轻轻的将白色米粒,投入了陈诺的身体之中……

  散乱的意识空间里,一枚白色米粒注入,然后……

  女皇退后了一步,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陈诺。

  手心力,那枚黑色米粒,忽然停止了流动旋转,上面的一团淡淡的光华陡然之间收敛掉了!

  “呼……”

  安静如同一具尸体的陈诺,忽然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鹿细细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儿,看着陈诺。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女皇收回了窥探的精神力。

  陈诺的意识空间里,一团新的力量滋生了出来,飞快的将崩溃散乱的意识空间收拢了起来,然后重新凝结出了一个空间来。

  精神力流淌,转动……

  终于,床上的陈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来……

  目光迷离,茫然……

  空洞的目光在房间里来回飘了飘,最后终于有了聚焦。

  落在了鹿细细的身上。

  陈诺的面色茫然,一丝表情都没有,嘴唇勉强动了动……

  “我……”

  “你醒了啊。”鹿细细咬了咬嘴唇。

  陈诺凝神看着鹿细细,似乎蹙了蹙眉,然后,低声说出了一句话。

  “你……是谁?”

  鹿细细:“……”

  忽然之间,女皇上前一步,一个耳光就打在了陈诺的脸上!

  啪!!!

  陈小狗差点被一个巴掌从床上扇到地上去!!

  “还和我演戏?!”鹿细细瞪眼喝道:“你真的把我当傻子吗!!”

  陈诺疼的龇牙咧嘴,苦笑着爬起来:“那个……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鹿细细板着脸:“你睁开眼睛,虽然假装目光散乱……但是你在看我的时候,眼神在我的胸部停留了十分之一秒!

  你这个色坯子!!”

  陈诺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我哪有那么好色……

  再说了……又不是没看过。”

  鹿细细气的胸膛起伏:“看!这不就是把你诈出来了吗!!混蛋!!”

  说完,女皇一拳就印在了陈诺的左眼上!

  陈诺惨叫一声,一手捂住眼睛,一手抓住鹿细细的手腕。

  “说好了不打我的啊!”

  “我说的是不打死!没说不打!!”

  “那立字据和发誓……”

  “那是你说的,我没答应!”

  “可是……你说了以后都不打我的……在巴西!我昏迷的时候,你坐在我床边对我说的!我都听见的!”

  “女人说的话你都信?你真不配当渣男!!”

  “……我……啊!!!!!我去!哪里不能踢!!你这要我断子绝孙啊!!”

  片刻后,鼻青脸肿的陈诺,终于抓住了鹿细细的手,挣扎喘息着:

  “鹿依依,再打我就真的要被打死了……我身上的绝症还没好呢……”

  一声“鹿依依”,忽然就让女皇破防了。

  板着的脸上,那双迷人的眸子里,迅速充满了水气,豆子大的泪珠,一颗颗滑落……

  “陈诺,你知道么。

  我从来没有爱过人。

  但是,我也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

  鹿细细盯着陈诺看了几眼。

  陈诺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是我对不起你。”

  “不,你对不起我们每一个人!”

  鹿细细咬了咬嘴唇:“现在你醒了,那么事情也就结束了!

  陈诺,我可以接受孙可可和你的事情!但是其她那几个……

  你太让我伤心了!!”

  陈诺动了动嘴唇,正想说什么。

  女皇忽然伸出手来,一缕凝结出来的精神力,如同刀锋一般指着陈诺的眉心!

  “这辈子!别让我再见到你了!

  再见你的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完,女皇忽然转身走到了窗口,一挥手,窗户就打开了。

  她居然就纵身从窗户飞了出去!

  甚至都不和其他人告别或者打招呼!

  就这么果断离去!!

  陈诺坐在床上,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惨然的笑容。

  ……离开自己……

  或许,也好吧。

  也许……就可以避免……

  嗯。

  噔噔噔噔噔。

  散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陈诺抬起头来,孙可可已经冲了进来,到了面前。

  后面是李颖婉,妮薇儿,西城薰……

  大型社死现场本场!!

  陈诺抿了抿嘴,先看向孙可可。

  “可可啊……”

  啪!!

  孙校花一个耳光甩在了陈诺的脸上!

  “我一直等你醒来,但是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等你醒来,把这一巴掌打在你的脸上。”

  孙可可红着眼睛流着眼泪,然后缓缓后退了两步。

  “陈诺……我们以后,就当不认识吧。”

  说着,女孩转身,用力推开身后的人,然后大步离开了房间。

  陈诺深吸了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揪疼,看向剩下的三个女孩。

  “你们呢?一人一个耳光?还是一起上?来吧……都来吧……”

  浦东国际机场。

  鹿细细走进机场,走到了柜台前,然后从包里拿出了护照和证件,还有信用卡。

  “一张最快的前往伦敦的机票。”

  “……最快的飞往伦敦的航班需要四个小小时后,可以么?”

  “那就去欧洲,随便哪个城市都行,我想立刻离开华夏。”鹿细细摇头道。

  售票人员飞快的低头用电脑查找航班信息了。

  忽然之间,站在那儿的鹿细细脸色一变!

  她用力扭过身子去,单手捂住了嘴巴。

  “呕……”

  傍晚的时候,房间里,就只剩下陈诺一个人了。

  孙可可的离开是下午……

  送孙可可离开的是磊哥。陈诺倒也放心了。

  磊哥没有敢用“陈建设”的样子见陈诺,第一时间就洗掉了伪装。

  至于其他三只妹子……

  仿佛变成了三个和尚没水喝的状态。

  虽然都没有对陈诺打耳光或者发泄怒火……

  毕竟,李颖婉和妮薇儿本来就知道情况的,也知道彼此的存在。

  只不过多了一个鹿细细而已。

  嗯……舔狗没有人权嘛。

  唯一伤心的就是西城薰了。

  但这个日本少女似乎也没有立场表达什么怒气,仔细想来,仿佛自己一直只是单相思吧……

  但这种情绪下,却反而三个妹子吗,都有些不好意思来面对陈诺了。

  晚餐,是吴叨叨的弟子,青云门高徒“司徒北玄”,本名二丫,亲自捧到陈诺床头了。

  陈诺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皮蛋瘦肉粥。

  然后扭头看小女孩。

  “你盯着我看什么?”

  “看……渣男啊。”二丫翻了个白眼。

  “……你师傅没教过你,这么说话可能会被人打么?”

  “师傅打不过我。”二丫飞快的回答。

  好吧!

  陈诺叹了口气,但是却反而看着二丫,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

  二丫只觉得,这个长的很好看的年轻男人,盯着自己看的时候,目光说不出来的诡异!

  下意识的,小姑娘往后退了几步,瞪眼喝道:“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你能盯着我,我为什么不能盯着你?”

  “……我警告你别这么看我啊!我才九岁!!

  你这个混蛋!你就算要渣!也不能渣我!

  我才九岁!!!”

  陈诺翻了个白眼:“果然,小时侯就是这么讨厌的性格啊。”

  说着,陈诺叹了口气,仿佛自自语道:“大师兄说的缘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呵呵……有意思。”

  深吸了口气,陈诺的语气这次正常了许多,也温和了许多。

  “问你一个问题啊。

  你……喜欢鸢尾花么?”

  “那是什么?”

  “嗯,一种很好看的花……以后你会喜欢上的。”

  说着,陈诺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继续去修补自己初生脆弱的意识空间去了。

  二丫目瞪口呆看着这个男人,站了会儿,转身离开。

  “莫名其妙的家伙啊!

  怎么那几个姐姐会喜欢上这种人!

  瞎了嘛?”

  在人间卷,完。

  明天就是下一卷了。

  各位,求月票啊啊啊啊啊!

  今天拼了一万四千字啊!!!

  再不给票,我就真的吐血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