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四十八章 【他不是!】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6-25 02:3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百四十八章他不是!

  陈诺下了楼,此刻已经是晚上了。

  夏日的晚上,星斗当头。

  2001年的老式小区里,绿化虽然远不如十多年后那么好,但是却充满了人间烟火。

  有搬了凳子出来乘凉吹风的,手里摇着把蒲扇,一为扇风,而为了驱赶蚊子。

  还有的面前摆个盆,就手里捧着西瓜啃的,瓜皮瓜籽就丢盆里。

  就这么闲话家常,有的不时拍一下蚊子什么的。

  工资涨了没,房价看着又高了些,最近的盐水鸭越来越肥了,怕不是人工饲养的时候喂了什么催肥的药,有没有激素。

  有的这边人家又切了个瓜,眼看不熟,一边骂骂咧咧的抱怨,却又拉过自家孩子来,把中间最甜的一口让孩子先咬了去。

  小孩子则是最快乐的,绕着乘凉聊天扯淡的大人们疯跑,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时不时的,又被自家大人拉过去,往小胳膊小腿儿上抹上风油精。

  这个年代,虽然是住着楼房,但是邻居之间还并不似很多年后那么陌生冷漠。

  就连每个月的水费电费,都是居民自己抄表。

  供电局的一个小本本,交给一个单元,每户人家轮流记账。到了抄电表的日子,就轮值的那户人家,跑遍全楼,挨家挨户的敲门,抄个电表,收个电费。

  最后再统一交给供电局。

  这都是居民轮值的活儿。

  都是街坊邻居,抄电表的时候,少不得还会寒暄几句,递根烟,扯两句闲话,甚至遇到哪家在吃饭,也会笑哈哈的问一句“吃了没,没吃的话就这儿对付一口。”

  关系好的,甚至还会偶尔凑在一起打麻将什么的。

  陈诺下楼的时候,小区里楼下就是这么一个场景。

  先是愣了一下,陈诺下意识的站在了楼道口的地方。

  “504的小陈诺?这么晚了出去补课啊?”

  一个大妈随口就跟陈诺打了个招呼,摇晃着蒲扇:“切了西瓜,吃一片?”

  说着,又随手把自家孩子拉扯过来:“蚊子叮的包别抓!抓破了!”

  陈诺的脑子有点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的习惯回了句:“不吃了,我出去下。”

  刚走两步,后面一个穿着白汗衫的中年人又喊了句:“陈诺,下个月该你家收电费了,明天我把记账的本子塞你门缝里啊。”

  “哦,好,好。”

  陈诺有点失魂落魄的应了两句,快步走开。

  ·

  小区外,又是一片别的样子了。

  2001年,经济还在持续腾飞的过程之中,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口号喊了还没几年。街上的门面房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

  哪怕是小区楼房,住家户也都会开始把一楼临街的房子打通弄成门面。

  开个小烟酒店的,开个小饭馆的,开个小面店的。

  哪怕是夜晚,一条街上也开始灯牌亮堂,霓虹闪烁。

  这个场面,早几年就看不到。

  当然……晚十年后,也渐渐看不到了。

  外星人马弄的电商,彻底冲垮了实体店的生意,这种小本经营的小卖部什么的,就渐渐绝迹了。

  陈诺走出小区,心里也不知道想着什么,随意就朝着自己最熟悉的道路本能的走了下去。

  走了两步,前面一桶水哗的一下倒在了路边的下水道旁。

  一个做小龙虾生意的小老板抬头,提着桶对陈诺点头:“小陈啊,不好意思啊,没看见你,没泼到你吧?”

  陈诺看了看这个有些陌生的龙虾店老板——这家店开了不少日子里,但自己记忆中,因为经济拮据,自己是从来没光顾过的。

  “……没,没事。”

  “最近我换了厨子,手艺不错的,虾也好,改天带你妹子来吃啊。”

  老板说着,点点头,提着桶回去了。

  陈诺愣在当场。

  ……他……说什么来着?

  龙虾?

  我根本不喜欢吃小龙虾啊。

  等等……

  他还说什么来着?

  妹子?

  我一个小透明,哪里来的妹子……

  陈诺心中苦笑着,又琢磨不明白,犹豫了下,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迈步走开。

  ·

  从住处到八中,一路上走了大约小半个小时的样子。陈诺走的是浑浑噩噩失魂落魄。

  暑假还没结束,又是晚上。

  八中的校门关着,就旁边的一个侧门小铁门开着。

  门房老秦搬了把凳子坐在那儿,歪在墙上抽烟。

  传达室里没有空调——这个年代,学校里别说是传达室了,就算是教师办公室都没空调的,有个破电风扇就算不错了。

  眼看陈诺走到了校门口,愣神儿站在那儿看,老秦先是眯眼打量了下,然后招招手“来来来。”

  陈诺走了过去,茫然的看着老秦。

  老秦从衬衫口袋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红梅,看了看左右没人,抽了一支递给陈诺。

  陈诺愣了一下。

  刚想说“我不抽烟”,但手里动作却仿佛习惯了一样的顺手就接了过来。

  老红梅烟,烟卷里的烟丝松软,陈诺随手就调转烟头,把过滤嘴那头儿在自己的大拇指指甲盖上磕了几下。

  “晚上学校没人了,篮球馆也封门了,咋了小陈,你要进去玩?”老秦随口问道。

  这一声熟络的“小陈”,把陈诺弄的有些懵,看着老头不说话。

  老秦又眯眼看了看左右,低声道:“进去吧,十点钟之前出来,我睡觉要锁门的。”

  “……”

  “篮球场还有你几个同学在玩,你顺便帮我催催他们,早点出来啊。别过了点,我老头子可熬不得夜。”

  说着,老秦摆摆手,就眯着眼睛听半导体,不搭理陈诺了。

  “……”

  陈诺心思复杂,迈着步子走进校园。

  这大半年来,八中的主校区变化倒是不大,只是远处那片新建的国际校区,已经完工。

  陈诺只记得自己的记忆里,那里还是一片没完工的楼,操场上的塑胶跑到都没弄,房子都没封顶。

  此刻看去,夜色里一片成型的建筑,看着气派了许多。

  老校区的篮球场上,还有人在打球,昏黄的路灯下,一些少年还在玩耍,追着自己的篮球梦。

  汗衫,运动衫,t恤,篮球鞋,跑步鞋,各种混杂。

  陈诺远远的看了一眼,没走过去,而是直接迈步去了教学楼。

  顺着一楼的走廊,找到了自己记忆中的教室。

  教室的门是锁着的,陈诺推了两下,没推开,但是很快就看见了窗户上的气窗开着。

  想了想,就爬了上去,然后翻身从气窗里钻了进去。

  跳在了地上,陈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素质,弹跳力,力量,都好像强了很多。

  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好像也多了不少肌肉。

  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到陌生。

  走到自己记忆中的座位,坐了下来,陈诺仿佛轻轻的吐了口气。、

  这才是……熟悉的感觉。

  从家里的时候,到出来,到一路上到学校。

  熟稔的邻居,熟稔的饭店老板,就连学校的看门老头,都好似和自己混的很熟的样子。

  更不用说,家里的那三个女人。

  嗯……

  好可怕!

  ·

  课桌上,用铅笔刀刻的字迹还在,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伸手一摸能摸到。

  这一切……

  到底是……

  怎么回事呢……

  陈诺趴在座位上,忽然有点想哭。

  ·

  少年并不是一个坚强的性子。这几年家庭的巨大动荡变化,加上唯一的依靠,奶奶的去世。

  少年是孤僻的,只是用这种冷漠来掩饰自己的无助和懦弱。

  他并不坚强,也不懂得什么叫勇气。

  他只是那么,一直被动的,默默的忍受。

  生活给了他一拳,他捂住脸。

  命运给了他一脚,他揉揉屁股。

  仅此而已了。

  不是没想过一些想法……给孙可可那个校花写情书,就是一次逆反心态下的反抗。

  仿佛是要对命运怼那么一下的表现。

  其实,写那封情书,也未必是真的喜欢孙可可。

  情书里的字句,是从书本上抄的。

  之所以选择孙可可,原因很简单。

  一次反抗罢了。

  就像弹簧被压太久,压到底了,总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透明。

  脑子里也想过,有一天弄点轰轰烈烈的动静出来,让周围人看了吓一跳。

  哇,那个谁谁谁,原来好厉害啊……

  大体就是如此了。

  一个命运多舛的,平凡的,小少年,其实也想不出什么比给校花写情书,更出格的事情了。

  一个没钱,没势,没依靠,甚至连才华都没有的,普通的少年。

  他还能如何呢?

  考个第一名或许也有效果……问题是,做不到啊。

  而且……那次,也是有特殊原因的。

  桌上爬了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陈诺起身,重新从气窗里翻了出去。

  落在走廊上往外走,走了回了操场旁。

  篮球场上那群人在打,陈诺正要走,忽然想起门房老头的话,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几步。

  “那个……”

  低低的声音,自然没人听见和搭理。

  “传啊传啊!卧槽!”

  “抢篮板!”

  “你投尼玛呢!不会传啊!”、

  陈诺抿嘴,提高了点声音:“那个……你们……”

  砰!

  篮球忽然脱手飞了出来,飞向陈诺。

  陈诺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遵循自己的性格,和习惯性的,双手抱住了脑袋,侧过身子去……

  篮球砸在了他的肩膀上,弹飞。

  一个男生跑过来,先把球捡了回来,才扭头说了句:“不好意思啊,没事儿吧?”

  “没,……没事……”

  陈诺松开手。

  “咦?陈诺?”

  一个略熟悉的声音传来,篮球场上一个穿着运动背心的少年跑了下来,瘦骨嶙峋的身材,满头汗水。

  陈诺看了一眼,有些恍神,熟悉,但是又有点陌生。

  “你怎么来了?一起玩啊?”

  “你……”陈诺愣了一下,然后脑子里转了两圈,才想起对方的名字:“你是……”

  对方愣了下,然后笑道:“发什么傻啊,嗨……我前几天刚剪了头发,是不是有点不习惯?”

  说着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

  眼看其他几个打球的也过来了,他迅速低声道:“陈大佬,帮帮忙,外人在给点面子,叫我班长。”

  班长说完,扭头就道:”加一个人!加一个!我班上同学来了,陈诺上,我休息一下。”

  说着,扭头过来就勾住了陈诺的肩膀,显得两人关系很好的样子。

  一身臭汗,让陈诺有点嫌弃,但终究是性格使然,没有躲避,忍了。

  “我,我不打。”陈诺摇头:“门房老头让我告诉你们,别太晚了,他一会儿要睡觉锁门。”

  “没事儿,晚了我们就翻墙回去。”班长不在意的摆摆手:“回头我给老秦说一声,买包烟的事儿,咱们继续玩。”

  不得不说,一个暑假跟着校董身边当跟班,倒也养出了几分成年人的气度了。

  “哟,陈诺啊。”

  “哇,猛士兄,哈哈哈,你家校花呢?”

  其他几个小子也都嘻嘻哈哈的和陈诺打招呼,语里很客气。

  陈诺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瞩目过,一时间有些慌神儿,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来来来,重新分队吧!卧槽!我要和陈诺一个队!”

  “你特么的想躺赢吧!剪刀石头布!”

  “陈诺在赢定了啊!我上次体育课和他打,妈的投篮神准!”

  “美如画啊!”

  陈诺越发的无措了。

  面对热情洋溢的众人,他心中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想逃离!

  “我,我,我不打,真不打……”陈诺吞了口吐沫。

  忽然灵机一动,指着自己的脚:“我穿的拖鞋。”

  “这样啊。”班长看了一眼:“不行我和你换鞋,你穿我的?”

  “我,我真不打。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陈诺挣脱了班长的胳膊,逃也似的快步离开。

  后面的少年们愣了下,但也没想太多,不知道谁先起的头,就继续打他们的球了。

  ·

  (我,我这半年……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

  少年的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走出校门的时候,老秦和他挥手打招呼,陈诺却差点绊倒,然后踉踉跄跄的逃出了校园。

  ·

  站在大街上,回头看这个八中……

  熟悉,又陌生。

  心中心思复杂,百感交集。

  陈诺努力的瞪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

  总觉得这一切,极度的不真实。

  ·

  站在原地想了会儿,陈诺有了主意,扭头就走!

  ·

  区医院的晚间急诊。

  陈诺站在挂号台旁,摸了摸口袋,居然摸出了两张皱巴巴的钞票来。

  还好,够挂号费。

  “发烧么?哪儿不舒服?”

  夜间急诊的是一个内科的大夫,头发有点少,态度也很冷漠。

  “没,没发烧。“陈诺坐在医生面前:“我就是……”

  “医生,化验单来了你看看。”

  外面另外一个病人直接冲了进来,把一张化验单拍在桌上。

  这分明就是插队的意思。

  医生先看了看陈诺,发现他并没有明显的不满,也就不管了,拿起化验单看了看。

  “血相正常的啊,没炎症,应该就是病毒性感冒,回去休息休息,观察观察,药……”

  “常备药家里都有。”病人立刻打断了医生的话。

  眼看不能开药,医生的热情也就没了,摆摆手:“那就回去休息吧,观察。”

  说完,随手写了个病历单丢了过来。

  病人出去,医生才一边看陈诺的病历单,一边漫步进行问道:“哪里不舒服啊?”

  “我……我好像,我可能是失……”

  不等陈诺嘴巴里那个“忆”字说出来。

  “护士!护士!!”医生忽然又开口了。

  外面一个胖护士探头进来。

  “怎么回事?这个病人怎么分诊的时候不量体温就进来了?”医生说着,用手敲陈诺的病历单:“都说了多少次了!先量体温分诊!”

  胖护士懒散道:“我刚才不在分诊台,那我现在给他量?”

  医生挥挥手:“去,量了体温再说。”

  说着,扭头不看陈诺了。

  陈诺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站起来,然后跟着护士出门。

  分诊台前,护士把一根口含式的体温计,擦了擦,给了陈诺。

  “含住,三分钟拿出来。自己看着时间啊。”

  说着,护士就扭头和夜班同事嘀咕了:“又发火……就他事儿多。”

  “被分到夜班急诊,心里不爽呗。”

  ·

  陈诺坐在急诊大厅的椅子上,沉默的喊着体温计,默默的低着头。

  ·

  急诊大厅外,站在窗户边,鹿细细和孙可可还有李颖婉三人,静静的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着里面的坐在椅子上垂首沉默的少年。

  “……他……”孙可可脸色很难受。

  鹿细细眯着眼睛,却忽然摇头。

  “不对!”

  女皇深吸了口气:“不对!他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陈诺!”

  ·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