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二百四十四章 【湮灭和新生】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6-20 00:4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百四十四章湮灭和新生

  太阳之子抬起手掌来,单掌劈砍而下,一道烈焰之火划过了种子的脖子。

  红光之中,无声无息的,脖子断裂,种子的脑袋骨碌碌滚落在地上!

  后面的女皇同时射出了一道闪电,打入了种子的身体里。

  瞬间蓝色光芒大作!

  种子的身体,在一震爆裂的电光之中,肌肤寸寸龟裂,然后陡然身躯崩溃,化作片片碎片!

  地面上,种子的脑袋还兀自睁着眼睛,仿佛还在看着面前的这三个对手,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丝笑容来,仿佛嘴唇动了动,还待说什么……

  咔!

  太阳之子飞身而来,一脚踩在了头颅上,将种子的脑袋踩碎!

  烈焰之火四处沸腾,将碎裂的头颅,尸体的碎片,尽数燃烧殆尽!

  做完了这一切,太阳之子收起了烈焰,忽然腾腾腾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气起来,不时还张口呕出两口血。

  星空女皇也是身子晃了晃,连着往后退了几步,却被陈诺一把拉住抱进怀里,这才没有跌倒在地上。

  只是鹿细细面色苍白,眼神里的光芒也黯然了几分,显然已经元气大伤。

  伸出纤细的手掌,扶着陈诺的肩膀,鹿细细方才让自己站稳了,低喘了会儿,才摇头低声道:“这个家伙,好强!”

  说着,脸色一变,鹿细细嘴角又流出血来。

  陈诺赶紧捧住了鹿细细的脸,然后将她嘴角的血擦了去,又扶着鹿细细走到一旁坐下。

  “放心,我死不了。”鹿细细摇头:“只是这一次受的伤有点重。这么强的对手,我从来没有遇到过。”

  的确,种子的强大,别说是鹿细细了,就连太阳之子也没有遇到过。

  甚至于包括陈诺在内!

  如果不算rb的那个母体的话。

  陈阎罗两世为人,上辈子也和几个地下世界的顶尖大佬交手过。

  可以说,这个种子的实力,绝对排名第一!

  今天集合了三个掌控者级别的大佬,合力围杀才终于将他剿灭,但是三人也都是身受重伤。

  鹿细细低喘了会儿,看向陈诺,却有些疑惑:“你的脸色怎么了?”

  陈诺面色凝重,却皱眉看着种子被杀死的地方在烈焰之火的焚烧之下,连尸体的灰烬都不曾留下。

  可是陈诺却依然觉得心中怦怦狂跳,那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浓烈!

  明明这个对手已经死掉了才对……而且,陈诺用精神力已经检索过,种子是真的死掉了!就连种子的精神力波动,也都已经彻底消失殆尽!

  但……

  “不对劲。”陈诺摇头:“我总觉得不对劲。”

  “怎么了?”太阳之子瘫软在地上问道。

  陈诺只是摇头:“这个种子……实力太弱了些。”

  “弱?”太阳之子苦笑道:“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一般的掌控者,三五个照面就就能被我们格杀!

  聚我们三人之力,却都拼了老命,拼到人人重伤吐血才杀了他。

  这样的对手,你说他太弱?”

  陈诺皱眉。

  太阳之子虽然是知情人,但是他毕竟没有见过真正的母体!

  现场的所有人之中,只有陈诺见过母体的!

  母体何等的强大!若是这个种子真的在这里沉睡了多年,慢慢吸收了母体的话……

  那么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就绝不是强,而是弱的过分了!

  种子虽然战斗力惊人,但是他方才表现出来的实力,说到底,还还是处于掌控者的层面!

  甚至连领主级都没有达到!

  他可是吸收掉了一个母体啊!!

  若是这里的母体,和陈诺在rb见过的那一个,实力差不多的话……

  不,哪怕是只有十分之一,被种子吸收掉了的话。

  这个种子对付自己这三人,别说是被格杀了,怕是轻轻松松就能把三巨头杀光!

  就在这个时候……

  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闷雷般的动静。

  几人同时抬起头来看去。

  就看见半空之中,空气中仿佛有波纹开始轻轻波动着。

  三巨头同时脸色一动,不过太阳之子却道:“应该……是种子死了,他在这里设下空间屏障的能量,开始溃散了吧。等屏障溃散掉,我们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老头子此刻的语气还算轻松。

  陈诺皱眉看着天空,却觉得心中那不安的感觉此刻已经如开水般沸腾起来!

  如同屠刀加身,脚踩深渊边缘!

  一颗心脏狂跳,几乎就如同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

  陈诺脸色难看,怀里的鹿细细抬头就瞧见了,低声道:“你?”

  陈诺却死死盯着天空,忽然就大吼一声:“不对劲!!!!老头子!!达瓦里希!!!你们都快过来!!”

  天空之中的无形屏障开始扭曲!然后这能量非但没有变弱,反而越压越低!

  这里的屏障和空间都开始急剧的收缩了起来!!

  遗迹世界的边缘开始缩小!

  空间的骤然收缩,已经收缩到了城市废墟的边缘,一些边缘的建筑废墟,触碰到了往内缩小的屏障后,顿时被碾压的粉碎!

  更可怕的是,那些碎石化作了粉末后,却却尽数被屏障彻底吸收掉了,连渣滓都没有留下!

  那崩塌的山体也开始变成了粉碎!

  山坡上原本残留的树木和植被,在屏障收缩的碾压后,瞬间化为碎片,而所有的绿色植物,忽然之间,就开始枯萎凋零!

  从葱郁的绿色,变成了可怕的枯灰色!

  空气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种无处不在,四面八方的强烈的吸力!

  陈诺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精神力开始紊乱,然后不受控一般的,一丝一丝的游离出了自己的身体,疯狂的朝着外面游散!然后瞬间就被吸收掉了!

  不仅是陈诺,怀里的鹿细细,还有太阳之子也都最先感受到了!

  远处,邦弗雷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也是念力系的能力者,感应力是除了在场三巨头之外最敏锐的,也感觉到了精神力的溃散和被吞噬!

  邦弗雷惊呼一声后,疯狂的就朝着陈诺这里喊道:“我们的力量在被吸收!!”

  瓦内尔已经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毛熊汉子背上背着昏迷的赛琳娜,脑袋上还趴着灰猫,一路狂奔而来,但是却如同喝醉了酒一样的步伐,踉踉跄跄,跑了几十步之后,身子一晃就险些扑在地上,然后连滚带爬的终于靠近了陈诺。

  陈诺脸色铁青,疯狂的催动精神力,先是试图强行压制自己精神力的崩溃和散乱,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压制下已经四处流散的精神力!

  然后陈诺反其道而行之,开始干脆崔发出精神力来,在自己身体周围制造屏障和念力茧。

  这个举动暂时起了一点点作用,念力茧被飞速的溶解和吸收,但是体内的意识空间却暂时得到了平静。

  太阳之子也在努力的对抗,同时大吼道:“这个地方不对劲!!得赶紧想办法出去!!!!不然我们都会被吸干的!!!”

  陈诺大吼:“快过来!!!”

  怀里的鹿细细受伤比陈诺要重一些,此刻也是死死咬着嘴唇,勉力催动精神力压制。

  陈诺咬牙,分出一丝精神力触角,给鹿细细支撑出了一个念力茧。

  他一人强行支撑出两个念力茧,顿时就吃力了起来,脸色刷白,额头上一粒一粒的汗珠落下,落在了鹿细细的脸上。

  鹿细细感觉到脸上一湿,猛然抬头,就看见陈诺扭曲的脸庞。

  “陈诺?”

  鹿细细无力的抬起手来,但是手只抬了一半,就虚弱的垂下。

  “别乱动,别浪费气力和精神。”陈诺咬牙,疯狂的压榨着自己的精神力,然后对着太阳之子大吼道:“快过来!老头子!!”

  最先冲到陈诺身边的,居然是灰猫。

  “喵!!”

  灰猫一声惨叫,从瓦内尔的头上跳了过来,落在陈诺的肩膀上,但是爪子无力,差点没抓住,然后蹒跚蹬了几下,才终于爬了上来,只是却将陈诺的脖子都抓破了。

  陈诺伸手将瓦内尔也拽到了自己的身边。

  太阳之子已经起身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老头子走的很慢,每一步仿佛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肉眼可见的,太阳之子的脸色已经苍白的近乎透明了,眼神暗淡无光……

  眼看到了面前,老头子却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陈诺深吸了口气,伸出脚去用力一勾,脚掌将老头子勾到了自己的面前来。

  这个时候,远处的邦弗雷已经尖叫道:“还有我!还有我!!!哈维!救救我!!”

  邦弗雷已经面无人色了,他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邦弗雷身上的精神力已经如潮水般被吸了出去,汩汩流淌到空气之中,然后迅速就被吞噬掉!

  邦弗雷心中骇然,感觉到力量的飞速流逝,身体越来越虚弱……

  忽然之间,他眼睛闪过一丝狠厉!

  邦弗雷把方才一直躺在自己身边的昏迷的海怪,一把就拽了过来!

  这个修士会的骨干,巫师的同门,忽然就伸出手来,狠狠的插进了海怪的胸膛!

  昏迷之中的海怪一声惨叫,陡然睁开双眼,口中狂喷一口血来,血甚至喷在了庞弗雷的脸上:“你……你……”

  “抱歉了!”邦弗雷面色狰狞。

  他的眉心,陡然就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金色符文来!

  随着符文疯狂的转动,海怪的精神力顿时如同被戳破了皮的水球,如潮水般倾泻进了邦弗雷的身体!

  虽然自己的身体精神力飞速流逝,但是同时吸收了海怪的精神力,邦弗雷终于喘了口气来。

  他精神一振,双手用力抱起了垂死的海怪,扭头就大步朝着陈诺这里而来。

  “你……你……你放开我……”

  “……求,求你……别,别杀我……”

  海怪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终于,这个号称掌控者之下的第一强者,眼睛再次合上。

  这次是彻底没有了气息。

  此刻的海怪,一个身体几乎被吸成了人干,被邦弗雷随手扔在地上,那身体仿佛就如同干枯了数百年的朽木,顿时就震成了几截!

  邦弗雷用力有咬着自己的嘴唇,一步步的朝着陈诺而去。

  “救,救救我!救救我!!!”

  陈诺终于将身边的几个人都聚在了一起,他怀里抱着鹿细细,头上顶着灰猫,身后背着太阳之子,另外一只手抓住了瓦内尔的脚脖子,而瓦内尔身上还挂着一个赛琳娜……

  此刻邦弗雷已经走到了距离陈诺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了。

  这个家伙从海怪身体里吸收来的力量,此刻也终于再次消耗殆尽!邦弗雷惨叫连连,精神力疯狂的流散掉,他终于双腿一软爬在了地上,但是身体依然抽搐着,奋力的往前挪动。

  “救……救我……”

  陈诺已经看见了邦弗雷,却并没有看到邦弗雷杀死和吸收海怪的过程。

  他对邦弗雷大喊道:“快过来啊!!!”

  邦弗雷趴在地上,双手用力往前扒,但是身体却只能一点一点的挪动。

  陈诺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支撑的念力茧终于崩溃了!

  他一个人根本无力在支撑下去,只能看了一眼远处的邦弗雷……

  陈诺闭上了眼睛,强行压榨之下,疯狂的将意识空间里,所有能调动的精神力,疯狂的搜罗聚集起来……

  “陈诺……我们是要死在这里了么?”怀里的鹿细细忽然用虚弱的声音低声问道。

  “……不会的。”陈诺强行挤出一丝微笑来:“我不会让你死的。”

  “你……很怕我死掉么?”鹿细细低声道。

  “这辈子,你不会死。”陈诺摇头:“因为……我不许!”

  说道这里,意识空间里,精神力终于聚集在了一起,陈诺努力睁大了眼睛,深吸了口气。

  “传送!!”

  轰!!!

  一道光芒闪过,地上的陈诺,和他身边的几个人,同时瞬间消失!!!

  距离陈诺只有数十米的邦弗雷努力抬起头来,看见了这一幕,顿时疯狂的尖叫起来。

  “别走!!别走!!等等我!等等……”

  声音越来越微弱,终于,邦弗雷的声音戛然而止……

  最后一丝精神力流淌干涸后。

  生机,彻底消失。

  空间开始崩裂,骤然收缩……

  遗迹世界的一切都开始扭曲,扭曲……再扭曲!

  当所有的一切收缩压制到了极点后,无声无息的,化作了一个光点。

  然后,彻底消失湮灭。

  意识空间的一片混沌之中。

  陈诺感觉到自己站在虚空之上。

  隐隐的,一阵低低的哭泣声传来。

  陈诺皱眉,举目看去……

  仿佛模模糊糊之中,隐约能看见一个身影,跪坐在那儿,正在低声的哭泣着。

  陈诺皱眉,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试图走近一些看仔细。

  终于,他走到了那个身影的面前,伸出手去,正要按在对方的肩膀上……

  轰!!!

  雨林中,亚马逊河流的一条支流,河滩旁是揉软的烂泥。

  空气之中陡然一阵扭曲!

  原本蹲在树上的猴子,仿佛受到了惊吓后,顿时三三五五的尖叫着跑开。

  一条匍匐栖息在副烂的树叶堆下的鳄鱼,也仿佛如临大敌,枯树桩一般的身子,飞快的往前窜进了河水里,迅速游开。

  地面上,忽然之间,空气里几个人影闪现!

  噗通噗通几声,几个家伙同时滚落在了地上。

  最开始是灰猫,可怜的猫在地上滚了几下后,顿时就被瓦内尔压在了下面。

  然后是太阳之子,掉下来的时候一头撞在了树干上。

  然后是赛琳娜,直接砸在了瓦内尔的身上,又滚落到了一边。

  最后是陈诺抱着鹿细细从半空之中掉落下来,一起栽进了河水里。

  几秒钟后,河水涌动。

  陈诺疯狂的冲水里钻了出来,然后抱着鹿细细,将身体探出水面,挣扎到了岸边,将鹿细细放在地上后,身体也一头栽在了地上!

  用力咬着嘴唇,将嘴唇都咬出血了,陈诺强行支撑着不让自己昏迷。

  干涸的如同沙漠一样的意识空间里,被他强行压榨出了一丝力量来。

  陈诺伸出手指,用力在鹿细细的眉心一戳,那一丝精神力如同水滴般渗透了进去后。

  陈诺终于心中一松,闭上了眼睛。

  水里,鳄鱼缓缓的浮出水面来,身体在水中无声无息的靠近岸边,然后一点一点的上岸。

  那双眼睛仿佛盯着前方躺在河滩上的陈诺。

  就在这个时候,鹿细细忽然眼皮动了动,然后睁开了双眼。

  星空女皇猛的坐了起来,然后就刚好眼神和鳄鱼的目光对上。

  一秒钟后,鳄鱼果断的飞快后退回到了水里,飞快的潜了下去,然后狼狈逃窜。

  鹿细细眯着眼睛,仿佛恍惚了一下,然后扭头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陈诺,还有其他人……

  鹿细细略一失神,然后脸色变化,飞快的爬到了陈诺的身边来,用力把陈诺抱了起来,抱在怀里。

  “……陈诺?陈诺??”

  闷热潮湿的雨林里。

  某个地方。

  一头健壮的美洲虎,敏捷的从树梢上跳下。

  落地的时候,它的身子顿了顿,然后自然而然的趴了下来,扭过头来,伸出舌头轻轻的去舔自己的后肢上。

  被它舔的那个位置,皮肤之上赫然是一个小小的伤痕。

  伤痕似乎已经愈合,但是愈合不久,可能给这只美洲虎带来了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舔了几下后,美洲虎忽然身子猛然扭了起来!

  庞大的身子在地上扭了几下后,打滚了几个来回后……

  忽然之间,这只美洲虎抬起头来,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般的低吼后,直挺挺的横在了地上……

  沼泽里,一只身长超过四米的森蚺被惊动了,缓缓的探出了身子来,哗啦啦的钻过树丛和枯烂的树叶,庞大的身子游到了一动不动的美洲虎的身边。

  仿佛观察了一会儿后,森蚺调正了一下姿势和角度后,对着美洲虎,张开了嘴巴……

  一个小时后,美洲虎的身体,被森蚺一点一点的吞噬进了肚子里。

  原本体长就达到四米的森蚺,此刻那身躯上就如同多了一个水桶一般,高高的鼓起一大块来。

  进食完毕的森蚺,一点一点的将身子游离开,然后找到了附近的沼泽边,正要蜷缩起来休息。

  一头美洲虎进肚,足够它很多天的消化和养分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这只森蚺猛然蜷缩了起来,再疯狂的扭动了几下后,迅速从泥沼里爬了出来,然后无声无息的,游离进了一条小河里……

  庞大的身体,在水下飞快的游动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水下一道网,将森蚺的身体牢牢的裹住了!

  随后,好几条挂着铁质倒钩的棍子探进了水里来!

  一连串用土著语发出的呐喊和惊呼后……

  一根根铁钩子扎进了森蚺的身体里,然后庞大的身子,被强行脱出了水面。

  当森蚺的身体被扔在了地上的时候,很快就有好几条叉子伸了过来,将它的脑袋和尾巴还有身体的好几处都死死的叉在地上。

  周围人群涌动,几个土著上蹿下跳的欢呼着。

  很快,一把砍刀落下……

  森蚺的头被剁了下来,庞大的身子也被很快分成了好几段。

  肚子里残留的美洲豹的尸体已经被消化的完全不成形状了,也被这些土著拖了出来。

  土著猎人们欢呼着今天巨大的收获。

  而就在大人身后,几个村落里的小孩子也扒在人缝里开心的观看着。

  其中一个身板瘦弱,头发乱糟糟的男孩,精赤着上半身,穿着短裤,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膛。

  他看上去最多也就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忽然之间,他身子一震!

  身边的同伴没有察觉到异常,反而在用力往前挤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将这个男孩给挤出了人群圈子。

  小男孩脚下缓慢的退后,一步,两步,三步……

  他的嘴角,忽然轻轻一扯。

  扯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来。

  猎人们满载而归。

  队伍里,有人分抬着森蚺的尸体,有人抬着被挖出来的美洲豹的残骸。

  还有几个小孩子在队伍后面嘻笑奔跑着。

  七八岁的小男孩,安静的走在了队伍的最后。

  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仿佛好奇一般的四处大量着。

  忽然之间,身边树梢上落下的一只鹦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看了看前面越走越远的队伍,小男孩放慢了脚步。

  他忽然抬起手来,对着树梢轻轻一点。那只鹦鹉无声无息的从树上坠落,掉在了树丛里。

  小男孩猫着腰,钻进了树丛。

  片刻后,他从里面钻了出来,走了两步,却一皱眉。

  张嘴,吐出了一根残留的鸟毛。

  砸吧了砸吧嘴巴,小男孩轻轻的自自语了一句。

  “甜美的生命的味道啊……”

  能求下月票嘛?

  距离前面很近,努努力就追上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