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这是要起飞啊】(大章求月票!)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5-07 20:10: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一百九十八章这是要起飞啊

  让老蒋两口子认祖归宗,大房二房化干戈为玉帛,然后宋家合二为一,对外统一口径,就是一个“宋家”。

  擂台上刘世威被揍成狗了又如何?

  这不是宋志存还赢了一场嘛!

  面子被人踩到底了又如何?

  那不都还是宋家拳打宋家拳嘛?

  肉烂了都在锅里!

  只要老蒋一脉跟hk的宋家二房合并了认祖归宗了,那么对外的说法就可以彻底挽回现在的舆论!

  打擂那就是宋家拳的内部切磋,甭管谁赢谁输,那都是宋家拳赢了!

  那就不是丢面子的事情了,而是宋家拳得了强力外援!啊不对,应该说是内援!

  以后宋家拳在hk武术界的地位只会增强!

  不服?不服的话,你找一个能把刘世威打的满地找牙的高手来比比?!

  这样的高手,进我宋家了!!

  这就是宋老爷子想出来的挽救危机的唯一办法!

  上午的时候,宋承业听二哥说了父亲的命令后,一会儿功夫,他就想明白老头子打的什么主意了!

  而此刻,眼前这个叫陈诺的年轻人,居然一听自己的来意,也是片刻功夫就想明白了!

  这叫什么,这就叫脑子灵光啊!

  想想自己的那个二哥宋高远还懵懂无知的样子……

  蠢货!

  ·

  陈诺也品出味道来了。

  这个宋承业是个聪明人,是个厉害角色。

  宋家还是有人才啊!

  那个宋志存,老牌作风,沉稳,滴水不漏,小手段也有,但明显暮气了。

  宋高远不了解,就从昨天擂台开打前,他奉命出来迎接的时候,讲话不多,态度也是不太热情,尤其是隐隐还有点倨傲的样子……看来没多大本事。

  这个宋承业,是个狠人!

  半路上安排那场车祸,为了阻止比武,连他自己都跳坑里一起撞啊!

  “除了认祖归宗,大房二房重新合并,多半还有什么家谱族谱的修订之类的事儿吧。”陈诺笑着问道:“还有别的么?”

  宋承业想了想:“老爷子没说,不过呢,我自己有些想法,你可以和蒋师兄说一下。

  若是他肯的话,可以在宋家武馆挂一个‘总教习’的虚线,每年可以开一笔薪酬。平日不用在hk待着,也不用在武馆里教徒弟。

  只是呢,每年一些重要的比赛,武术界的盛会,会请他以宋家拳元老的身份出席一下。

  若是蒋师兄肯的话,这个年薪,我做主了,一年一百万!”

  嗯,还成。

  2001年的一百万,不少了。

  “……还有呢,就是你的那位师兄浩南哥。若是他愿意的话,可以加入咱们宋家武馆,拍资论辈,一个九代扛鼎大师兄的身份是少不掉的。

  平日里,一些重要的拳赛比赛,也可以用宋家拳弟子的身份参赛!每次参赛的奖金全部归他自己,除此之外,武馆还有一笔出场费奉上!

  刘世威之前的出场费,是打一场十万港币起步,可以按照他的标准来。

  重大比赛,出场费还可以另外商量。”

  让张林生替代刘世威,给宋家武馆当头号拳手?

  这个就算了吧。

  陈诺很清楚,没有自己的“操控”,浩南哥的身手,不够刘世威一只手打的!

  真要替代刘世威去打比赛,怕是没有个两三场就能让人打死了。

  “我师兄不喜欢hk,还是会跟我们回金陵的,而且我师傅也不会愿意让我师兄去当拳手跟人比武打擂。昨天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你想让我师兄成为你们宋家武馆的职业拳手,这个主意就算了。”

  宋承业叹了口气。

  老蒋当“总教习”,其实只是次要目标——因为昨天比武,老蒋毕竟是输了!

  练武的人就将一个胜负,甭管你多大本事,输是输了。

  但张林生却是他的首要目标!

  刘世威是谁?不仅仅是宋志存培养的防老的真传大弟子,更是宋家武馆近些年倾尽资源捧出来的头号打手!

  是宋家屹立在这个行业里,打出来的金字招牌!

  近些年已经渐渐的有了一个“本港小无敌”的称号,名副其实的新一代的头号高手。

  擂台比武的头马!

  每年,宋家参加澳境举办的那些比武和擂台赛,都是靠着刘世威去争夺名词,打出牌面!也是一个给宋家赚钱的路子!

  如今被废掉了。

  自然需要一个能填这个坑的。

  那个金陵浩南哥,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击败了刘世威,而且是用那么凶残的方式,碾压式的在擂台上把刘世威多年打出来的威风彻底踩碎!

  而今天的媒体发文后,可想而知,这位“金陵浩南哥”正是风头无两。

  若是这个时候,他正式加入宋家武馆的话……

  声势就完全不同了!

  陈诺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开出了条件。

  “一年帮你们打一场比赛!你可以挑最重要的来。签约三年,每年的训练费和挂名费,一百万港币!比赛的话,奖金全部归我们,出场费也另算。”

  宋承业思索了一下:“一年三场!”

  “两场。”陈诺摇头:“我师兄没兴趣当个拳手,再多就不用谈了。”

  宋承业叹了口气:“好!一年两场,其他条件就按照你说的来。”

  “师兄的事情,签约费什么的,打比赛和奖金出场费什么的,这些都要瞒着我师傅。”陈诺摇头:“不然的话,我师傅知道了,这事情就黄了。”

  “好!”

  两人订下了交易条件,宋承业松了一口气。

  交易谈完了,接下来就是踏实吃饭和闲聊。

  宋承业果然是个人才,口才也好,见识也不乏,谈之间绝无冷场,就连闷头吃东西的朱大志也没有被冷落。

  说起他今后的理想,陈诺看的出来……这位宋家三少爷,将来若是能掌权的话,怕是宋家的产业就要转型了。

  他心心念念,把武馆的推广当做一个文化产业来做的——思路很正确。

  尤其他瞄准的市场并不是海外,而是北上的大陆。

  “同宗同文的同胞,还有十几亿人口,而且我听说内地的同胞都是看港片长大的,在文化上有怀旧的共情。

  这样的市场不去开拓,却每年花大价钱去北美开拓洋人的市场,实在是得不偿失。”

  宋承业笑道:“我将来是肯定要做影视行业的。文娱才是做文化产业的攻城锤!一部功夫题材的影视剧如果火了,内嵌上我宋家拳的招牌在其中,就能吸引大量的观众变成我们宋家拳的爱好者,到时候开武馆,也能广招门徒。”

  陈诺愿意为这位宋老三的理念点赞。

  思路也是对的。

  但是……做影视……

  算了,你开心就好。

  这倒不是因为hk电影产业已经日落黄昏了,做影视也可以结合大陆市场北上开拓。

  问题是……

  现在是2001年的下半年了!

  宋承业想接管家里的产业,怕得有个一年半载以后才能吧。

  再过一年……就是2002年。

  2003年的那场疫病……电影业遭受到了惨重的打击啊!

  整整半年的时候,没人敢进电影院的。

  做电影?

  先活过2003年以后再说吧。

  ·

  记忆里,2003年的萨啊斯,直接让hk本就已经濒临死亡的电影产业彻底崩盘。

  然后就是hk影视行业的从业人员,大规模北上找饭碗——之前hk电影人也已经开始北上了,但是规模还不算很大。直到2003年本地电影行业彻底在疫情后崩盘了,无数港人影视行业的从业人员才如逃难般集体北上。

  顺便说一下,其实后来那几年,充斥着电视屏幕上的那些抗日神剧,比如“手撕鬼子”这种戏码。

  其实真的不怪大陆的影视行业。

  搞出这些动作场面的,其实大部分都是北上讨饭吃的hk影视行业的动作指导。

  在港人电影从业大军北上之前,内地的动作片其实在动作场面上是很土的。

  哪怕是一代神剧《白眉大侠》或者《甘十九妹》这种,虽然深入人心,但动作场面也是烂成渣的。

  一掌打出,一刀砍下,都是劈里啪啦一阵爆破加声光特效。

  玩的都是意识流。

  为啥?不会设计打戏啊!!

  那种手撕鬼子的场面,一看就是老港片里的套路,癫狂而充满了暴力。

  港人的历史感很差,这种撕人的动作戏,在老港片里很常见,但放在抗日剧里就非常违和了,结果剧就变成了神剧,成为了后世网民调侃的梗。

  内地的动作戏,其实在港人北上之前一直都是很惨的。

  唯一拍的很好的,是98版央视的《水浒传》,打戏很精彩。

  但……水浒传那是请了袁和平袁八爷来当武指啊!

  武指行业,天下第一!铁打的招牌,没有人能反对!

  张大胡子是98央视版水浒传总制片,尝到了甜头后,在他后来拍摄的一系列金庸剧,都请了香港武指加盟。

  ·

  一顿饭吃完,宋承业礼貌的送陈诺和朱大志回去。

  离开茶餐厅之前,宋承业还拿出了一份礼物送给陈诺。

  一个锦盒里,打开后,黄色的绸缎,是一件玉器。

  上等的羊脂白玉,雕刻出来的一块佛牌。

  陈诺一看,笑了。

  “一点心意。”宋承业笑了笑。

  意思大家都懂。

  方才谈好的交易,若是成了的话,老蒋有总教习,一年一百万。浩南哥挂名拳手一年挂名费一百万,还有打拳的出场费。

  陈诺却什么都没捞到啊!

  宋承业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出这种岔子?

  这面佛牌就是送给陈诺的好处了。

  陈诺拿起来在手里捏了捏,还挺厚,玉料也用的不少。

  很压手。

  这东西,没个二三十万下不来的。

  在2001年,宋承业也清楚大陆的经济水平和人均收入。

  自觉得这份礼物,够分量也送的出手了。

  陈诺笑了笑,随意把盒子扔了,把玉牌塞进了口袋里。

  这东西……送西北郭氏回来后,家里有一书包!

  “陈先生,就拜托你帮忙玉成这次的事情了。若是事成了之后,我还有谢礼的。”

  宋承业笑得很客气:“还有就是……我先前的话,一直有效!人才难得,你若是什么时候愿意来hk发展,随时和我说,我一定吐脯相迎!”

  嚯?

  这是把自己当周公了啊。

  陈诺笑了笑。

  再说吧。

  你一门心思去做电影的话,2003年若是还没死,我会来找你的啦。

  不过到时候,就不是你招揽我了。

  而是我收编你了。

  ·

  回到酒店,目送宋承业上车离开,陈诺带着朱大志扭头回房。

  朱大志今天吃的肚皮滚圆,但其实不太满意。

  “诺爷,那个姓宋的怎么请客吃的东西都小气巴拉的。

  最后上的那锅饭,硬邦邦的,米饭都夹生!”

  陈诺翻了个白眼:“夯货,那是腊味煲仔饭!煲仔饭就是这样的,外面一层是锅巴!夹生你妹啊!”

  “我没妹子!就一个姐,还让磊哥给睡了。”

  “……”

  ·

  打发了朱大志先回了自己房间,陈诺却扭头去了老蒋的房间去敲门。

  开门的是宋巧云。

  陈诺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师娘”,进门后,就看见老蒋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捧着茶杯。

  看见陈诺进来,老蒋哼了一声,随后收回目光。

  嚯?不搭理我?

  陈诺笑了。

  浮生同志你这是飘了啊。

  忘记十二万河内币的事儿了?

  还是忘记了被鹿女皇揍得鼻青脸肿的事儿了?

  你不搭理我?

  我这可是给你拉来了一年一百万的活儿啊。

  比你费劲巴拉的挂着“浮生何必”的马甲出去冒着生命危险执行委托,要容易的多啊!

  陈诺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先把一个塑料袋放在了老蒋同志面前的桌上。

  “师傅,吊烧鹅,给你打包回来的。听说是老字号,味道很正宗的。”

  老蒋抬头看了一眼陈诺:“又跑出去玩了?”

  “对啊,比武打完了,今天可不就是到处玩么。”陈诺笑着,把塑料袋里的打包盒拿出来,还有筷子,递给了老蒋。

  一瞄眼,发现桌上还摆了一些请帖啊拜帖啊之类的东西。

  花花绿绿的,有七八份。

  拿起来看了一眼:“师傅,这些是哪儿来的?”

  老蒋叹了口气,没说话。

  宋巧云却走了过来坐在了陈诺边上,缓缓道:“都是hk武术界的一些武馆道场,今天上午来拜访送的,来的都是些馆主什么的,有的没亲自来,也都是派了弟子来送的请帖。”

  哟呵?

  陈诺笑了。

  看来hk的这些武术界的同道们,脑子也都很够用啊。

  老蒋这一脉,把宋家二房打的满地找牙。

  而hk武术行当,这些年被宋家的声势压着的那些人,就各个闻讯而动了啊!

  “都是想招揽师傅的吧?”陈诺笑了:“擂台上咱们把宋家打下去了,其他那些人,肯定想招揽师傅啊。这此消彼长的,以后他们想用咱们来抢夺宋家这次输掉后,空出来的那些空间了。”

  “擂台是林生打赢的,我可是输了。”老蒋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冷冷道。

  “一样的一样的,林生不也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嘛。”陈诺笑嘻嘻。

  眼看老蒋不接筷子,陈诺干脆把筷子塞进了宋巧云手里,然后把那盒吊烧鹅也给了宋巧云。

  “师娘,你尝尝,我觉得味道还行的。”

  宋巧云性子慈和,毕竟不好意思拒绝,拿过筷子夹了块烧鹅吃了一小口。

  “味道还不错吧?我觉得挺好吃的。就是我吃不惯这里人用的蘸料,太甜。”陈诺笑着,然后自己起身跑去拿起水壶晃了晃。

  老一辈人都这样,哪怕是住酒店,房间里有酒店提供的矿泉水,也都不喝凉的。

  喜欢用电水壶烧热了喝水。

  电水壶里果然有水,陈诺却没喝,而是拿起矿泉水瓶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扭过头,就看见宋巧云劝说下,老蒋终于还是吃了一块烧鹅,正嚼着。

  “师傅啊,我得说说你,以后住酒店这电水壶可别烧水喝了啊。

  我听说了,很多没素质的客人,在住店的时候,喜欢用电水壶烧水,把内裤放进壶里煮了消毒清洗……”

  噗!!!!

  老蒋一口烧鹅直接就喷了出来!

  “你!出且!!!!”

  “真的啊,你别真不信,确有其事的。”陈诺一本正经的说道。

  老蒋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你非要在我吃东西时候说这恶心人的话?”

  陈诺走过去拍了拍老蒋的脊梁骨,给师傅顺了顺气儿,然后道:“那个,宋家老三,那个宋承业,今天找我了。”

  “?”老蒋神色也严肃了起来,皱眉看陈诺,沉声道:“他找你做什么?”

  “找我当说客啊。”陈诺笑道:“人家也看出来了,咱们这些人,我是军师啊。”

  “军师?”

  “对啊。卧龙凤雏。”

  “……”

  这就是不要脸了!

  老蒋翻了个白眼。

  宋巧云却稳稳道:“这话也不算错,昨天那场比武,最后也是陈诺定的主意,让林生出场,保存了咱们的体面。”

  “……”老蒋叹了口气,无奈道:“那个宋承业找你说了些什么?”

  “宋家老头子说了,明天晚上设下家宴,请我们去吃饭。那个意思呢,应该是想跟你讲和了。”

  说着,陈诺把从宋承业那儿谈完了后,自己分析出来的那些想法,跟老蒋两口子说了一遍。

  “……大概意思呢,我估计就是这些了。人家的念头很明确,只要你们认祖归宗,两房合一,那就是肉烂了都在锅里。

  这次比武,宋家丢的那些面子,也就都捡回来了。

  自己人输自己人,就不算输,最多算是同门内部切磋了。”

  老蒋和宋巧云对视了一眼,随后低头想了想。

  蒋老师摇头:“没什么和不和的,本来这个事儿就是他们找上门来。

  认祖归宗,两房合一什么的,就不必了。

  我们在金陵日子过得挺好,不想跟这些人掺和。

  当年你师娘的父亲还在的时候就讲过,他们过他们的,我们过我们的。

  这次事情结束了,我们回金陵,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永不来往就好了。

  并宗的事儿,不必了。”

  陈诺听了这话,看向宋巧云。

  宋巧云不说话,但是显然并没有反对,也是认同老蒋的主意的。

  陈诺叹了口气。

  “师傅啊,我有个事儿问你哈。”

  “什么?”

  “你说,练武之人,若是丢了场子输了面子,会不会就此罢休?”

  老蒋皱眉不说话。

  陈诺慢吞吞道:“宋家二房,连着三代人输给你们这一房了。三代人啊,输了,一次次都要打回来,想找回面子的。

  这次,他们等于又失败了。

  你觉得,他们能就此算了么?”

  老蒋脸色有些复杂。

  “师傅,我讲句不避讳的话,若是你想井水不犯河水,怕是想错了!您这代,没问题啊。你和宋志存已经打过了,他们不会再挑战你了。

  但是我师兄可是赢了的。

  宋家人以后,挑战的目标就会放在林生身上了。

  大庭广众,宋家第九代弟子输的明明白白,那么多人看着,媒体报纸杂志都刊登了的。

  人家是开武馆招门徒的,自己扛旗的大弟子输了,那是多大的损失?

  怎么可能不找回来?

  你若是想消停,是消停了。

  以后啊,我看这宋家的人,肯定还会来找我师兄的麻烦。

  一个刘世威打输了,人家保不齐还要培养张世威李世威出来,一个输了就换一个,总要打赢了才能罢休的。

  不赢回来,人家的面子就永远摔在地上捡不起来,武馆还怎么开,生意还怎么做?”

  老蒋和宋巧云面面相觑。

  “咱们这一门啊,还是人丁单薄了点。

  你看啊老蒋,你就仨徒弟。

  我大师兄吴稻跑去当神棍了。

  我呢又不喜欢练武。

  就剩下一个林生还是能打的,也能继承你的本事。

  但就他一个啊。

  我看那个宋志存徒弟可不少,昨天我粗粗看了一眼,就十好几个!恐怕还有没来的!

  昨天就打了两个,林生虽然赢了,自己也差点打废掉了,那双胳膊都肿得看不成了,怕要养上个把月才行。

  人家若是再派徒弟来,一个个上门挑战……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八个十个……

  我浩南哥啥都别干了,每年就等着跟人比武吧。

  对了,还得给他多买几份医疗保险。

  一个林生,根本不够人家打的啊!

  要不然,您老多受累,也再收他三五十个徒弟?”

  这番话一说,老蒋和宋巧云都没吭声了。

  都是厚道人啊!

  老蒋和宋巧云哪能给自己徒弟留下这么大隐患呢?

  这不是害了自己徒弟么?

  什么多受累,再多收三五十个徒弟,那就是开玩笑的混账话了,老蒋根本懒得搭理。

  “你的意思是,讲和了?”老蒋下意识的就问了陈诺。

  仿佛不知不觉,听陈诺的主意,已经成了老蒋的习惯了。

  蒋浮生同志算是彻底掉坑里了!

  “讲和是肯定可以讲和的。”陈诺笑眯眯道:“但怎么讲和,就要说道说道了。”

  两口子看向陈诺。

  陈诺也不卖关子,缓缓道:“宋家要的是对外的口径,这个虚头可以给他用。

  什么认祖归宗,什么两房合并宗门,都没问题。

  但咱们不能低了一头,也不能给人压了去。

  他们不是一直纠结着要上香么。

  我看可以,您和师娘可以去给二房的先人上香,但说准了说明了,这是晚辈给先人上香,不跪不拜!敬香也是站着!

  同样的,他宋家二房,也必须派人来给我师爷宋阿金上香!而且来的这个人分量不能低了!宋家三兄弟得来吧!

  这就叫公平。

  而且,以后啊,咱们两边不能再有什么比武争斗了,什么一代人打一代人,轮番下去无穷无尽,这种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老蒋沉吟了会儿:“两边互相上香,礼敬先人,倒也公平的。”

  宋巧云轻轻叹了口气:“我没意见。”

  “还有一个事儿,这个并宗呢,人家是要对外宣传的。不然的话,宋家的武馆产业就要遭受重大打击了。人家想请咱们讲和,也就是这个用意。”

  “宣传随他,怎么写都行,只要不能写我们二房低头,别的名义随便他了,我不在意这些个。”老蒋摇头。

  “人家说了,请你挂一个宋家武馆总教习的名头。”

  “啊?”

  “就是挂个名,让外人看了,等于就是咱们两房合一的证明了。”

  老蒋想了想:“只是挂名的话,随他,反正我还是要回金陵去教书的。”

  “人家说了,一年还给一百万。”

  “……”老蒋一呆。

  不过很快,老头子摇头,这次神色很郑重:“不要!”

  蒋浮生同志淡淡道:“我擂台上打输了,还收人钱一百万,说出去像什么样子?

  而且,我们两房并宗,我还收人家钱,听着就好像他二房的人,花钱把咱们大房买回去了一样。

  咱们丢不起这个人!”

  这就是风骨了!

  老一辈的风骨。

  陈诺点了点头,想了想,道:“老蒋同志,你是这个!”

  竖了竖大拇指。

  老蒋不在意陈诺拍马屁的辞。

  不过随后陈诺道:“这个钱,你不收么,倒也没关系。

  不过呢,也不用这么便宜宋家。

  反正他们有钱啊。这次的事情,等于我们给他们把坑填了,挽回了他们不少损失的。”

  “那也不能要。”老蒋摇头。

  “钱,咱们不要,可以给需要的人啊。”陈诺笑道。

  老蒋疑惑的眼神里,陈诺缓缓道:“我师爷宋阿金,一辈子穷苦,走街串巷卖冰棍。其实是因为经历了乱世,家道中落。而且咱们师祖当年也是抗日英雄啊,死在侵华r军枪下的好汉子!

  师爷宋阿金在老家那儿,一辈子受穷,但也受到了乡亲们的照顾。

  我觉得,这一百万啊,可以用来给师爷的老家做点善事!

  让宋家出这个钱,以师傅你和师娘的名义,在老家捐个希望小学!

  您看,这个主意怎么样?”

  这个主意,就很正了!

  老蒋横想竖想,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宋巧云轻轻叹了口气:“老蒋,我觉得孩子这个主意不坏。”

  说着,宋巧云看陈诺:“这个事儿,可以这么办。不过捐学校,不必用我和你师傅的名义了,就用我父亲宋阿金的名义啊。也给我父亲积些阴德。”

  事儿呢,说到这里,基本也就定下来了。

  至于张林生给人家打擂的挂名费和出场费……

  自然不提!

  不然的话,老蒋怕是要立刻清理门户了!

  ·

  当晚,宋承业再次登门拜访,还送来了一份压了金箔的请柬。

  上面是毛笔字写,据说是宋老头的手书。

  老蒋很认真的接了请柬。

  下午的时候,老蒋已经让陈诺出去又买了些笔墨纸砚回来。

  当下老蒋亲自执笔,用宋家大房晚辈的口吻,写了一份回帖,双手交给了宋承业带回去。

  请柬和回帖,一来一回。

  这叫老礼!

  宋承业眼看陈诺站在一旁笑容轻松,知道事情成了,对陈诺点了点头,然后礼貌告辞。

  陈诺是个会来事的。

  又如同变戏法一样,拿来了一包衣服交给了宋巧云。

  “我今天出去买笔墨的时候,顺手买了两身衣服。明天去宋家赴宴,师傅得穿的体面点,咱们不能丢了牌面啊。”

  衣服是中式的唐装,是照着老蒋的身材买的成衣。

  宋巧云一摸面料就直达价格不菲。

  旁边老蒋也叹了口气:“陈诺,知道你最近中奖发了财,但钱也不能这么乱花啊。”

  “买都买了,也退不掉的。”陈诺笑眯眯的说道。

  老蒋其实心中对陈诺是很感激的——气也是生气的,这个小子就不是个省心的东西。

  可惜了,这么聪明的孩子,却偏偏不喜欢练武。

  “不过呢,还有个事情,要请师傅你受累了。”

  “什么事?”

  陈诺直接拿起房间里的电话,拨回了自己的套房。

  不多片刻,门外,磊哥带着朱大志就来了。

  磊哥脸色有点激动,朱大志却一脸紧张的样子。

  陈诺引着两人来到老蒋和宋巧云两口子跟前。

  先扶着老蒋在沙发上坐下了。

  然后回头一脚,把朱大志踹的跪地上了!

  朱大志动作飞快,邦邦邦三个响头,结结实实的,脑门砸在地板上!

  抬起头来,瞪着老蒋就喊:“师傅!我给你磕头了!”

  老蒋懵了!

  陈诺在一旁笑道:“师傅啊,你看我下午跟你说的,咱们这一门人丁单薄啊。

  再收三五十个徒弟,您也忙不过来。

  但,多收一个,应该没问题吧?

  朱大志这人性子耿直单纯,绝对是个好材料!”

  老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旁边的磊哥却是心中如同放了一万响的挂鞭,劈里啪啦的!

  老天爷!这是前途无量啊!!

  这位诺爷和张林生那是什么本事!

  拜了老蒋,就等于和诺爷是同门师兄弟了啊!!

  这前途,小得了嘛?!

  这不是路走宽了!

  这是要起飞啊!

  `

  大章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