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一百六十九章 【陈诺是什么人】(大章)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4-30 08:18: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章,求月票!

  ·

  第一百六十九章陈诺是什么人

  实力的对比,陈诺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抗衡这个它。

  它前面说的话,陈诺并不否认。从实力上来说它却是可以轻易的杀死自己。

  “五十次的交互不可能在现在全部完成。”陈诺想了一个理由:“我是地球人类,我的生存需要氧气,需要食物供给。但我现在的氧气只剩下三个小时了。”(陈诺进来的时候背了四个氧气瓶)。

  “这可以是一个长期的工程,我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很久的时间,久到我已经记不清过去了多久。所以,再等待一些时间,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

  它的回答很轻松:“你可以先进行一次交互,然后离开这里,下一次准备好了再进来。”

  “所以,我可以离开这里?”陈诺问道:“你不担心我离开后……”

  “相信我,和母体接驳一次后,一次的精神力交互,你体验到了那种进化的感觉后,你就会放弃一个身为落后的低等生物的坚持。”

  “最后一个问题,我怎么离开这里?原路返回么?”

  “你可以选择原路返回。”它的回答很平静:“也可以用母体交互后你得到的精神力的提升,进行传送。

  “传送?”

  “当然!母体可以由一个纯粹精神生命,在浩瀚的宇宙里穿梭无数个星系抵达这个星球,这样的精神力的运用方式,你在和母体交互后,就可以掌握。”

  ·

  陈诺原本很自信的觉得,自己是可以拒绝的。

  阎罗大人可没有当“人奸”的兴趣。

  彻底投靠一个外星文明?

  所以,他肯定是要打算做点反抗的小动作的。

  于是,他决定先假装合作一下。

  一次交互,至少自己可以提升目前精神力的一倍。

  先和母体接驳上,然后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再说。

  而且……自己有五十次机会,可以慢慢来。

  五十次机会,如果还没有办法能暗算掉这个母体——陈诺认为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下,那么真的,自己认输也是活该。

  然而,第一次的接驳,陈诺就差点把持不住了!

  ·

  和母体的接驳非常的简单,没有什么复杂之处。

  在它的指引下,陈诺放弃掉了自己的精神力屏障,接受了母体的精神力触角接近了自己,然后伸出自己的精神力,迎上去,完成了接驳。

  “你不需要做任何,只需要放松自己,然后静静的体会这种精神力的交融就好了。”

  它的讯息一字不差的落在了陈诺的脑海里后,陈诺闭上了眼睛。

  ·

  一丝丝陌生的精神力,就这么涌入了陈诺的意识空间里。

  陈诺仔细的感受着这陌生的精神力——第一个感觉是非常纯粹!

  不像是地球上的那些同类的念力系的高手,譬如巫师那样的。精神力往往很驳杂,虽然强大,但是却带着人类特有的种种情绪的波动。

  母体的精神力非常的纯粹,而且平静,没有一丝波动。

  仿佛就是那种毫无杂质的纯粹的精神能量。

  如涓流一般的流淌进了陈诺的意识空间里。

  他感觉到,随着母体的精神力的注入,自己的意识空间,很快就做出了反应。

  如同干涸的大地被春雨滋润。

  原本若是没有对比的话,陈诺从来不会发现自己的精神意识空间有什么不好或者不妥当。

  但是随着母体的精神力的注入,陈诺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空间,居然是如此的“粗糙”,

  仿佛空间的壁障之间,空间之中,有无数调自己从前根本看不见摸不到,也感受不到的裂缝,被一点一点的填满,然后融合起来。

  空间里精神力的流淌,比之前越发的融洽,流畅,毫无一丝一毫的滞涩。

  这种感觉,就如同有人在你的脑子里进行了一番轻柔的马杀鸡。

  陈诺很快就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体会。

  在饱饱的睡了一个懒觉,彻底的甜睡十几个小时后,醒来刚好是第二天的午后。

  饱睡醒来后,那种从大脑深处,由内而外的,精神完满,精力充沛。那种从大脑到身体,全身上下,从内而外,透着的那种绵软,舒坦,饱满……

  这个时候,若是还在暖暖的阳光下伸个懒腰,人往往还会发出一声下意识的,舒服的呻吟。

  陈诺此刻的体会,就是这种感觉。

  大概还要再放大个一百倍!

  这种让整个人的精神层面舒服到了极致的快感,在一瞬间,几乎就让陈诺差点就迷失掉了自己的意志!

  他甚至恨不得这种过程能一直持续下去,不要停止!

  然后,让他终于恢复了一丝清醒的,是他发现,自己原有的精神力,开始流失!

  随着外来的精神力的注入,陈诺原本的精神力开始缓缓的流失出去!

  这种交互,大体的比对,大概是保持了二比一的状态。

  流入了母体的精神力是二,陈诺流失的自身精神力是一!

  陈诺无法得知母体是如何精确的控制到这个比例的。

  但是,当陈诺自身的精神力开始流失的时候,那种快感,陡然一变!

  怎么说呢……

  就像抓痒。

  陈诺自身的精神力流失的过程里,意识空间里,陈诺的精神力没消失一分,空出来的部分,立刻就生出了一种奇痒难搔的感觉。

  仿佛就一直痒到了人的灵魂最深处。

  然而,不等这种难受真的让人仔细的体味到,母体的精神力很快就注入填补掉了这片空白,然后很快就以一种舒适的感觉,取代掉了搔痒。

  就像你没事的时候,轻轻的抓自己的后背某个痒的地方。

  你抓完了一个地方,舒服,然后其他地方可能又痒了起来,然后你再抓,再痒,再抓,再痒……

  整个人越来越舒服。

  陈诺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意识空间很快开始膨胀了起来!

  这种膨胀的幅度不大,但是却一点点的,每一点变化都能感觉到!

  这种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意识空间每一刻都在缓缓膨胀,缓缓壮大——这种感觉,也会让人沉迷!

  陈诺很清楚,随着精神意识空间的壮大,就代表着自己的精神力也在增强了!

  只用了短短的片刻之间。

  第一次的交互就已经过半!

  陈诺感觉到它却是没有欺骗自己。

  随着交互过半,自己损失掉了一半的精神力,但是自己的精神意识空间,却也增大了近一半!而且,母体的精神力很好的填充了缺失的部分。

  就像一个干瘪的气球注入了空气,撑着自己的意识空间开始膨胀!

  陈诺立刻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别说是五十次机会慢慢找办法暗算母体了。

  五十次?

  不可能的!

  就这么一次交互的体验,陈诺觉得,最多再有个两三次,怕是自己再如何意志坚定,再如何坚强笃定……

  都要投降在这种让人神魂俱醉的强烈快感里了!

  这种感觉无法以自己的意志来改变,而是那种灵魂深处的,对于这种滋养和进化的感觉无法抵抗的滋味!

  也就是两世为人。

  两辈子的经历,让陈诺在邪恶黑暗血肉横飞枪林弹雨之中游走了太久,锻炼出了钢铁般的神经意志!

  换做旁人的话,怕是这一次就投降了!

  陈诺已经感觉到自己坚持的意志在摇摇欲坠!

  不行!

  没有五十次的机会!

  再有下一次,说不定自己都要投降了!

  陈诺想到了这里……

  他开始做出了反应。

  意识空间已经膨胀的幅度,大概超过了原本的百分之八十多了……

  这代表着,陈诺大略估算,自己的精神力的层面,比之前要增强了八成。

  而且随着母体的交互,每一秒都还在继续增强。

  但也却是要到极限了!

  陈诺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空间开始不稳,这种膨胀的幅度,也如同气球一半,在灌入了太多的空气后,开始变薄……开始被撑的不稳了!

  陈诺仔细的捕捉到了自己的精神力流失的方向,仔细的观察着……

  然后,他做出了一个举动。

  ·

  在陈诺的意识空间的某个角落里,原本是一团被陈诺自己的精神力层层包裹住的一团。

  一个偌大的茧子。

  当母体的精神力灌入终于开始抵达这个角落的时候,将这个角落里陈诺原本的精神力开始一点一点的“挤”出去,然后疯狂的填补进来……

  一团能量在陈诺的意识空间之中爆开!

  精神力的爆裂之后,茧子里的一样东西,彻底暴露出来!

  而且随着陈诺将自身精神力的引爆,这件东西,也瞬间粉碎!!

  这是……

  厄运之树!!

  以及,这棵厄运之树上已经在这些日子以来积累下的那些成熟的或者没成熟的厄运种子!

  爆裂的瞬间,厄运之树就化作了无数随便融入了陈诺的精神力……

  然后瞬间就被母体的精神力挤压了出去!

  流失掉!

  ·

  陈诺瞬间就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精神力的冲击,然后他的脑海里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情绪!

  这种情绪,大概是惊恐,是震撼,是愤怒,是绝望……

  或者还有别的什么。

  陈诺无从一个个辨认。

  瞬间,一股精神风暴冲击在了陈诺的身上,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飞了起来,然后远远的被抛了出去!

  母体的精神力接驳,在瞬间就已经被切断!

  而陈诺人在空中,却脸上露出了狞笑!

  他捕捉到了空气里,母体的精神触角慌乱的往后缩了回去。陈诺却反而毫不迟疑的,将自己的精神力疯狂的释放了出去!

  厄运之树和厄运种子残留在陈诺意识空间里的部分,持续被陈诺甩出去,他几乎是以一种自杀式的冲击,化作一团精神风暴,反向朝着母体席卷过去!

  双方精神力的碰撞在无形之中连续发生了多次!

  陈诺每一次碰撞之下,都觉得脑子快要炸开了!

  以双方的力量对比,大概可以说是鸡蛋碰石头。

  但是陈诺满意的发现,每一次碰撞,身为石头一方的母体精神力,都是慌不择路的继续奔逃后退!

  多次碰撞后,陈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的口鼻里全是鲜血涌了出来。

  头疼欲裂的感觉,让他几乎就要晕过去,陈诺却继续疯狂的瞪大眼睛,疯狂的压榨着自己的意识空间,将精神力疯狂的释放!

  空间里,仿佛无处不在的,是一种听不到的哀嚎和惨痛的呼声——这或许是陈诺的幻觉。但他真的认为自己应该是听见了什么的。

  一连串清晰的讯息传了过来,完全是陈诺无法理解的语和文字和意识。

  仿佛对方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之中。

  终于,它仿佛在那么一瞬间恢复了清晰,用陈诺的语,传送来了一声愤怒和带着惶恐的惊呼。

  陈诺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

  ·

  陈诺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依然躺在这个地下的空间里。

  没有携带手表之类的东西,但是通过氧气瓶的刻度,陈诺判断出自己大概晕过去的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

  陈诺努力爬了起来,瞪大眼睛看了看周围。

  “喂!!”

  喊了一声后,没有回应。

  那个它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原本这个地方,那种无所不在的强大的精神力窥探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陈诺狞笑着爬起来,走到了中央的石柱旁。

  他还在流鼻血。

  脑海的意识空间里,狂暴的精神力如同暴乱的钢刀,无时无刻不在狠狠的刮着他的大脑。

  那种剧烈的痛苦,让陈诺拼命的咬着牙关才没有倒下。

  石柱上已经没有精神力的波动了。

  陈诺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着母体已经完蛋掉了?

  他催动着精神力去查探,但是却毫无波动,这个地方就如同一片死地。

  洞穴的墙壁里传来了隐隐的轰鸣的声音……

  陈诺往回看去,就看见远处的悬崖上,山壁上,自己一行人之前进来的那个隧道口,里面一阵轰鸣后……

  奔腾的水柱轰然而下,如同一个巨大的管道,疯狂的朝着这个洞穴里开始注入海水!

  陈诺喘了口气。

  这么看来……母体应该是……完蛋了?

  到底是自毁模式被激活?

  还是失去了母体的精神力的支撑,外面的海水倒灌进来?

  不得而知。

  但很显然,厄运之树却是起到了奇效果。

  原本就是一个有了自杀觉悟的袭击。

  陈诺吐了口气。

  隧道里的水疯狂的灌入,很快,就顺着悬崖朝着下面的这一片黑色岩石之地流淌下来。

  这么看来,那片悬崖,却仿佛变成了一个瀑布一样的存在。

  陈诺先走到了石井久子三人身边。

  刚才最后的接驳,引爆厄运之树后,母体疯狂的精神风暴,不止作用在陈诺身上,石井久子和她的两个手下潜水员也在其中。

  此刻三人还处于昏迷之中。

  陈诺冷笑走过去,毫不犹豫的一手一个捏住两个潜水员的脖子。

  咔咔两下,就把两人的脖子扭断了。

  邪教加人奸,杀这种人,陈诺不会有半点心里负担。

  轮到石井久子的时候,陈诺的手刚捏住她的脖子,这个女人居然醒了!

  “放,放过我……”

  石井久子用微弱但是却哀求的语气低声道。

  陈诺不说话。

  “我,我还有用处。”石井久子低声道:“我可以……”

  陈诺摇头:“你却是还有用处,我也想过通过你可以控制一下真理会庞大的产业……但是这个地方的事情太大了,大到我不敢留下半点隐患。”

  说完,陈诺一脚踢在了石井久子的脑袋上,这个女人的身子顿时一抽,然后躺着不同了。

  陈诺很清楚,自己一脚已经将这个女人的大脑全部震碎了。

  断无生机!

  杀完了真理会的三个人,陈诺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变成了瀑布的悬崖。

  水流的速度很快,但是要注满这个空间,怕是还需要很久。

  来时的路肯定是回不去了……陈诺自认也没本事,在一个水流汹涌的隧道里,逆流而上,潜水游出去。

  那么……

  “传送?”

  陈诺吐了口气,坐在了地上,然后进入自己的意识空间里。

  母体的精神力的注入方式,陈诺一点一点的回忆,一点一点的仔细的体会。

  他甚至伸出手来,掌心里很快浮现出了一枚金色的符文。

  这符文正是当初从巫师那里得到的。

  这是巫师半辈子研究出来的对精神力的运用的轨道。

  陈诺仔细的回忆,对比,印证……

  几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水已经开始流淌到了石柱下,陈诺的裤子已经潮湿掉了。

  他就这么坐在水中。

  然后,再某一个瞬间,陈诺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奋力的抓起了地上从真理会潜水员身上留下的两个氧气瓶,狠狠的朝着石柱砸了过去!

  几声闷响后,石柱开始碎裂!然后龟裂的纹路一直蔓延……

  十几秒后,这跟石柱子彻底崩塌,断裂!

  陈诺放心了。

  没有任何的精神力的波动。

  自己已经做到了能做的所有了。

  下一个瞬间,陈诺仿佛笑了笑……

  身体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

  关于物体的隔空传送,或者是瞬间移动——不管是什么词吧。

  科学家曾经做过很多很多的假设和猜想。

  其中普及最广的是量子传送。

  大体的描述是,当把一个物体从a地点传送到b地点的过程,是需要将这个物体彻底打碎,然后在量子传送之后,抵达b地点的时候,再重新塑造出来。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陈诺也听说过这种说法和猜想。

  所以,当传送结束后,陈诺发现自己的身体浸泡在水中……

  他第一时间就奋力的挣扎,身体努力往上游去。

  浮出水面的第一刻,陈诺瞪大了眼睛开始四处观看,在第一时间努力的捕捉周围一切可以捕捉到了视觉上的参照物。

  当他看到了远处的富士山的时候……陈诺松了口气!

  这种传送,是属于母体的精神力灌输后,带来的一个属于高等精神生命体的一种技能。

  陈诺第一次使用。

  而且,以他目前的精神力水准,虽然比进入海底空间之前的陈诺,他的精神力幅度增强了有接近一倍……大约七八成吧。

  但是,依然,对于他而,这种属于高级精神生命体的能力,他还是无法完全使用的。

  对于陈诺而,他的传送,是一种随机的,也是一种无序的。

  他只能用自己全部的精神力投入,换取这一次传送。

  越远越好!

  至于传送点的精确地点,那就真的无能为力的……只能大概的控制一个粗略的方向而已。

  陈诺很担心,自己传送完毕后,浮出水面,若是自己在茫茫大海中。

  那么自己就还是死路一条!

  一次传送耗尽了陈诺的精神力,他已经无力再进行下一次了。

  如果是在茫茫大海中,那就真的只有等死一条路了。

  幸好!看见了富士山的第一时间,陈诺心中爆发出了一声欢呼。

  奋力的划水到岸边,强行将自己的身体推上岸边,感受到身子下是坚实的泥土后,陈诺一个翻身,仰面躺在了地上。

  他只剩下呼吸的力气了,除此之外,仿佛连一根手指都再也无法动弹。

  精神力的干涸也就罢了。

  陈诺很清楚,自己的身体也遭受了很大的损伤!

  母体可以这种传送穿越星系……一方面是因为它自身精神力无比强大!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母体是没有肉身的!它是一个纯粹的精神体。

  如果母体有庞大的肉身,陈诺不认为它还可以传送几个星系来到地球。

  而陈诺有身体。

  这次传送完毕,陈诺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每一寸皮肤,每一根肌肉,每一块骨骼都在剧烈的疼痛!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撕裂了无数次,然后又重新拼接到了一起!

  仿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抱,都在扭曲之后,缓缓的恢复,都在疯狂的痛苦的嚎叫。

  根本顾不得任何了,陈诺仰头躺在泥地上,眼皮一垂,彻底昏睡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陈诺根本分不清此刻的时间是什么。

  眼睛刚一睁开,就感觉到了身体上传来的剧烈的疼痛。

  幸好,这种疼痛已经比昏迷之前要减轻了不少。

  如果说昏迷之前,那种感觉像是全身被撕裂了无数次……

  那么此刻醒来,虽然依然是疼,但也就是如同刚刚被人暴打过一顿的样子。

  陈诺挣扎了一下试图起身,但是很快就倒下了。

  身体提不起一丝力气,那种虚弱的感觉,让陈诺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嘴巴里一丝唾液都没有,干燥的就如同沙漠!

  陈诺努力在地上拱了几下,让身子拱开了几寸,然后扭头就把脑袋浸泡在了旁边的湖水里。

  也顾不得这个野湖的水干净不干净了,咕咚咕咚的大口灌了起来。

  听说rb人很注重环保的,希望这个水足够干净吧。

  一口气灌了一肚子的水,陈诺才感觉到自己活了过来。

  但是很快,强烈的饥饿感涌上,这已经不是饿了,而是仿佛喉咙里有一只无形的小手在疯狂的抓着什么,试图将什么东西拼命的抓紧胃里去。

  陈诺运气很好,他感觉到了在水中不远处,有一条鱼游过。

  一丝精神力迅速的射了过去,刺穿了那条鱼,将它拽了回来!

  一只手颤抖的抓起鱼,顾不得生腥,陈诺狠狠的一口咬在了鱼肚子上!

  肥美鲜甜的鱼腩肉入口,陈诺疯狂的咀嚼,然后吞下!

  这点血肉,如同甘霖一般,滋润在了干涸的胃囊里,但很快就被干涸所吞没……

  一条鱼下肚,就连鱼骨头陈诺都没有放过,疯狂的嚼碎后彻底吞了下去!

  吃完后,他重新仰面躺在了地上。

  这一次,陈诺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死掉了。

  然后,疲惫的感觉席卷而来,他再次闭上了眼睛睡着。

  ·

  车身晃动,然后停止。

  随后车厢的门被打开。

  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汉子爬上货舱里。

  张林生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的车厢,此刻被外面强烈的光照射进来,顿时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他的下巴被捏住了,嘴巴上的胶带被撕开,然后一个矿泉水瓶口塞了过来。

  张林生立刻疯狂的喝了几口,但很快瓶子就被拿开了。

  他想挣扎,但是手脚都被捆了个结实。

  “孙可可,你还好吗?”

  张林生大声问道。

  孙可可也在被灌水,女孩咳嗽了几声后,断断续续道:“我,我还好。”

  那个汉子又从货舱的地上,把同样捆得如同粽子一般的郭老板抓了起来,喂了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张林生嘶哑着嗓子问道。

  那个汉子看了张林生一眼,冷冷道:“到了地方慢慢会你们问清楚的。”

  说着,他转身跳下了车的货舱。

  在他关门的一刻,张林生看见外面,是一条水泥马路,路边似乎还有田野,远处是青山……

  砰!

  门被关上后,车厢里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

  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喂完了水后,没有再把车内被俘的三人嘴巴堵住——大概是已经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没必要了?

  张林生其实脑子有点不清楚。

  之前那天晚上的时候,遇到了孙可可被袭,张林生冲进去——当时他还不知道那就是陈诺的家。

  黑暗中和那群黑衣人混战,张林生虽然实力突飞猛进,还有陈诺这个外挂帮他提升实力。

  但毕竟满打满算练武都不到半年时间。

  再如何突飞猛进,对付普通人是足够了,对付上一群练武多年的练家子,张林生就有点不够看了。

  那晚,张林生被一个明显功夫要比自己高很多的人打倒后,就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后,张林生发现自己和孙可可,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就被关在了车厢里。

  这是一辆运货车。

  路上的时候,之前车听过两次,每次都是停下来给自己等人喂点水。

  时间过去至少有两天了,这个是张林生判断出来的。

  但是因为之前一直堵着嘴,张林生也没法跟孙可可进行交流。车厢里黑漆漆的,哪怕是想脚划字比划都看不见。

  此刻终于嘴巴没有再被堵,张林生喘了几口气后,才飞快道:“孙可可!孙可可!”

  孙可可的声音从角落传来。

  孙可可也是被捆住了手脚.

  女孩在经历了最初的惶恐,以及被抓后,在黑暗的车厢里待了两天后……

  最初的惶恐,崩溃,到了此刻,却反而麻木平静了几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林生咬牙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孙可可摇头,飞快道:“那天晚上,我在陈诺家里收拾了好东西准备回家,就有人上门来了……”

  几分钟后,孙可可勉强把郭老板如何上门避难,再到有人打上门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

  张林生陷入了沉默之中。

  陈诺家居然住在曲晓玲家的对门,这一点虽然很意外——但此刻已经不是重点了。

  张林生其实也很慌乱,但毕竟是个男孩,此刻还终究留着一丝的理智和勇气——虽然也不太多了。

  他仔细想了想,却也想不出什么头绪来,只能问道:“那就是地上这个家伙带来的麻烦了?地上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他说,他是陈诺的朋友。”孙可可在黑暗中咬着嘴唇。

  张林生怒道:“朋友?有这种上门绑架你,还带来麻烦的朋友?我呸!”

  此刻,地上的老郭却忽然在黑暗中开口了。

  “两个小家伙不必这么着急骂我。”

  老郭的声音也带着苦涩:“是我连累了你们,我对不起你们。你们咒骂怨恨我也是应该……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

  “那说什么?”张林生咬牙恨恨道。

  “保存力气,看看有没有机会逃走吧。”老郭吐了口气:“这些人,我太了解他们了!两天没喂我们东西吃,就给喝点水,维持我们不死就好。

  等到了地方,见到主事人,我会告诉他们,我的事情和你们没关系。

  但是能不能放过你们,我就没把握了。

  这些人……做事很无法无天的。”

  车厢里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张林生鼓起勇气:“孙可可,别怕啊!你家里人肯定已经找你了!找不到你,也肯定会报警的!警察一定会找我们的。”

  孙可可轻轻的嗯了一声。

  张林生忽然想起一个事情,飞快道:“还有磊哥!磊哥是有本事的人!也是陈诺信任的人,他若是发现我们两人失踪了,一定会想办法告诉陈诺的!

  只要陈诺知道了我们失踪……陈诺那么有本事,一定能找到我们!”

  黑暗中,孙可可却没说话。

  女孩儿沉默了会儿,却幽幽的说了一句。

  “陈诺……他到底是什么人呢……我,我怎么好像越来越不认识他了……”

  说完,黑暗中,传来了女孩的抽泣。

  ·

  大章,求月票!

  ·

  s..book287061808265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稳住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