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一百五十章 【能力者】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4-30 08:18: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一百五十章能力者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几个小时前。

  7月16日这天的上午。

  在陈诺潜伏在东京大学的实验室外等候北条界的时候。

  ·

  早上的时候,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让搭档去另外一个地方办些事情,隆本独自驱车来到了西城薰的家门口。

  在路边的时候,隆本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尤其是路口,不再有陌生的车辆停在那儿等候什么。又用一个警察的视角,看了看周围,确定了周围并没有什么人盯梢。

  隆本才下车,按下了西城薰家的门铃。

  西城薰过了好久才出来开门。女孩穿着居家的衣服,只是神色有点憔悴,眼睛也有点红,显然是睡眠不太好的样子。

  “啊,是隆本大叔。”西城薰一如既往的拿出那副“优等生”和“温柔女孩”的姿态来,站在门口客客气气的鞠躬:“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可以,和你谈谈么?”隆本皱眉打量着西城薰:“今天不是问你母亲的事情。”

  “……”西城薰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隆本,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让开了身子:“那么,请进吧。”

  ·

  在客厅里坐下的时候,隆本很快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房间里虽然收拾过,也看起来很干净整洁的样子,但,处于一个资深警察的敏感性,他依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以往也来过西城薰家里,但是今天坐在客厅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个房子里,有别人待过。

  在西城薰去厨房里泡茶的时候,隆本很快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他嗅到了沙发的靠垫上,残留的一丝烟草的味道。

  这更加笃定了隆本心中这两天的判断和猜测。

  茶水摆下后,两人面对面跪坐在客厅的茶几旁。

  隆本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先是寒暄了两句。

  西城薰很是能沉得住气,只是温和的笑着,并不抢先开口。

  “薰酱,这两天身体好些了么?”

  “乜?”

  “之前你说,你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没有去学校也没有去打工。”

  西城薰笑了笑,女孩的坐姿非常标准,微微欠身:“劳烦您关心,我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隆本干脆单刀直入:“那么,这两天家里来客人了?”

  “……”西城薰看着隆本,沉默了一秒钟后,点了点头:“是的。”

  “是亲戚?还是……”

  “隆本大叔是以警察的身份询问这个问题么?”

  西城薰的回答,忽然不再是那副乖乖女的样子。

  这个反问,让隆本有些意外,看了女孩一眼,皱眉道:“薰酱!”

  “好吧。”西城薰缓缓道:“是一个朋友。”

  “朋友?”

  “嗯,朋友。”西城薰淡淡道:“一个之前认识的有共同爱好的朋友,一直保持着通信的关系,这次来东京旅游,在我这里住了两天。”

  顿了顿,西城薰补充了一句:“现在已经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隆本总觉得西城薰说到“离开”的时候,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

  “那么,这个人……”

  “隆本大叔,这是我的私事!”女孩再次强硬的怼了回去。

  隆本有些吃惊了。进门到现在,这个以往一贯以乖乖女的形象示人,待人的态度温和如水的女孩,已经两次面对自己的询问,露出非常明显的抗拒的姿态了。

  隆本沉默了一会儿,转移了话题,抬起手来指着客厅里放在电视机旁边的一个东西。

  “薰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玩游戏了?”

  那是一台ps游戏机。

  西城薰仿佛笑了笑:“不可以么?我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喜欢玩游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可是……”

  “隆本大叔!”西城薰忽然坐直了身子:“您想说什么,不妨直接说吧。”

  “你说的,这两天在你家里的朋友,谈谈他吧。”隆本干脆选择了单刀直入:“我之前发现了,在你家的外面,有陌生人盯梢,而且还不止一个。还有人开着汽车停在路边,一停就是一整天。

  以及……我发现你曾经半夜出去过。”

  “所以,我是囚犯么?”西城薰冷冷的回答:“隆本先生,关于我的那位朋友,我美什么好说的,我只能告诉你的是,他跟我母亲的事情以及所涉及的案件,没有任何关系。”

  “有没有关系,应该是警察说了算!喂!西城薰!”隆本虚张声势的大喝。

  西城薰默默的坐在那儿,只是抬着头,和隆本对视。眼神温和,但是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对视了会儿,隆本叹了口气:“薰酱!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我还曾经抱过你!你父亲也曾经是我的朋友……我答应过他会好好关照你的。”

  “是的!”提到了父亲,西城薰的态度柔和了很多,低声道:“您一直以来都对我非常关照。

  但是,我的那位朋友,我真的不想提起他。而且,他真的和我母亲涉及的案件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所说的一个外地来东京旅游的朋友,会有人在你家门外盯梢守着你们?

  我感觉到那些盯梢的家伙,似乎并不是带着敌意的,而是……更像是保镖在守护。

  还有就是……

  你的那个朋友,是财阀或者豪门的人嘛?”

  西城薰吃惊的抬头看隆本。

  隆本缓缓道:“我查过车牌号,那辆汽车是属于……”

  他报了一个在东京赫赫有名的公司的名字。

  隆本此刻的态度,并不是一个警察的态度了。倒更像是一个父辈长辈对于子女的关心的那种姿态了。

  对于这个姿态,西城薰虽然抗拒,但是却并不反感。

  沉吟了一下,女孩叹了口气:“隆本叔叔,这些真的是我的私事的。”

  “母亲惹上了真理会,女儿惹上了身份不明的富豪?”隆本肃然道:“薰酱!你就真的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了嘛?”

  西城薰沉默不说话。

  对视了会儿,隆本叹了口气,把面前的茶杯端起来一口喝完,起身告辞。

  “我并不是想太过管束你……而是,薰酱,你是女孩子,我希望你安全。”

  西城薰用复杂的目光看一眼隆本:“谢谢你,隆本叔叔,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

  隆本离开了西城薰家,却并没有离开。

  他将汽车开到了十字路口,选择了一个拐弯的地方停下,然后静静的坐在那儿。

  本能的,他总觉得西城薰的反应不对劲。

  总觉得,似乎自己能发现点什么。

  ·

  上午的时候,其实是整个街区最安静,也是人最少的时候了。

  上班族去上班了。

  孩子去上学或者幼儿园了。

  而主妇们,上午也都是出门采购的时间。

  街区里其实在这个时间段,是人最少的时候。

  隆本坐在车里,将车窗开了一条缝隙,耐着性子抽烟,静静的盯梢。

  在接近中午的时候……

  忽然,道路远处两辆两辆面包车飞驰而来。

  引起隆本警觉的是,他一眼就发现,这两辆面包车,车身很久,更重要的是,车上居然没有悬挂车牌!

  汽车停在了西城薰家的门口,似乎根本没有掩饰的意图。

  车上飞快的跳下了几个人。

  隆本神色一凛!

  他下意识的就拿起了手机。

  但就在这个时候。

  砰砰砰!

  车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两个男人已经站在了隆本的车窗旁,用力拍了拍他的窗。

  隆本扭头,就看见车窗外,一个相貌很凶狠的家伙,对自己咧嘴一笑……

  砰!!

  玻璃忽然被对方一拳打碎!

  隆本只下意识的做了一个保护动作,很快一只手就伸了进来,一把抓住了隆本的脖子,将他直接从车里拽了出去!

  隆本就感觉到自己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刚挣扎着要爬起来,就被一拳砸在了脸上!

  随后就有人蹲下来在他身上衣服里摸了几下,掏出了他口袋里的东西。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钱包,还有警员证和警徽。

  “是个警察!”

  “……先抓着。”

  ·

  西城薰家小院的铁门,被来人用一个特制的工具搭载了门锁上轻轻一扭,锁就被打开了。

  全部过程不超过五秒钟。

  显然这些人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非常熟练的开门后,留下了一个人守在外面。

  随后其他人纷纷的鱼贯而入进入了小院里。

  撩开外衣后,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武器,刀,或者匕首之类的。

  而那个相貌狰狞的家伙,一摆手,手下就散开,从院子里房屋的两侧包抄。

  在屋门外,一个人先是静静的贴在门上试图偷听里面的声音。

  门是薄薄的木板门。

  偷听的人回头,皱眉看了看同伴,正要说什么……

  轰!!!

  门板忽然爆裂开来!

  西城薰从里面穿门而出,一个膝撞就顶在了这人的脑袋上!

  偷听的家伙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人在半空的时候,口鼻之中鲜血已经喷了出来!就连门牙也飞出了好几粒!

  西城薰落地,右手倒持着一柄小太刀,反手一挥,身边的一个男人惨叫一声,腿部被直接切开,抱着腿就倒在了地上。

  西城薰趁势往前一滚,刀锋挥舞,就朝着院门的方向,她试图冲出去!

  眼看距离铁门就只有不到几步的时候,西城薰忽然听见身后狂风到,只能咬牙双手握住刀柄,侧头,然后反手将刀在身后架了一下!

  一声闷响,西城薰身子一震,强大的力量,让少女不得不往旁边歪了开去,卸掉这股巨力!

  西城薰回头,就看见一个相貌凶狠的男人,手里提着一条铁棍站在那儿对自己狞笑。

  男人手里的铁棍脱手飞出,西城薰侧头躲开,耳旁风声呼啸,身后的铁门却被铁棍直接撞的关了起来!

  西城薰心中暗叹了口气,眼看冲出已经无望,女孩的决断也是非常果断!她立刻飞身跃起,试图翻墙!

  但是人在空中,就听见啪啪几声!

  半空中射来了几张铁丝网落下!

  西城薰咬牙,挥刀而上,但是忽然就身子一震,刀锋切在铁丝网上的时候,西城薰惨叫一声,身子从办空落下!

  铁丝网是带电的!

  是电击枪击发的铁丝网!

  触电的西城薰无力握住手里的太刀,只能松开了手,忽然就地滚开,身后砰砰几声,铁棍砸在了地上!

  院子里的人,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刀棍匕首,朝着女孩招呼上去。

  而那个相貌狰狞的家伙,却反而冷笑着后退了两步,走到了铁门前,缓缓的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铁棍。

  院子里,面积本来就不大……原本就是一个小小的一户建,西城薰身法敏捷,左右躲闪,忽然女孩一咬牙!

  既然冲不出去,那就只能退回屋子里!

  西城薰一脚踹在面前一个敌人的小腹,然后不等这人往后仰面倒地,抢上去一把抓住了这人的衣服,女孩居然直接将这人提了起来,然后用力挥舞,仿佛举着一个人形肉盾,逼开了身边的人后,飞快的就冲进了屋子里!

  “冲进去!”院子里,那个相貌凶狠的家伙显然是首领,一摆手,大喝一声。

  这些人冲进客厅的时候,西城薰已经带着手里的那个俘虏冲上了二楼的楼梯。

  几个人追过去,顿时那个俘虏就被砸了下来。被下面的人抱住的时候,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

  “好狠的丫头。”凶残脸走了上来,看了一眼这个死掉的手下,狞笑道:“我就喜欢狠辣的对手!冲上去!”

  两个手下往上冲,但是才冲上两步,就一声惨叫中,一个人倒退了回来。

  脸上赫然插着一根筷子!

  凶残脸面色铁青,转身将客厅里的茶几一把抓着拎了起来,然后就扛在身前,大步冲上了楼梯!

  凶残脸扛着茶几冲到二楼,就看见西城薰一溜烟跑进了一个房间里,将房门飞快的关上。

  “小丫头,你是跑不掉的!”

  一个手下被他抓过来推了上去,那个手下刚试图去撞门,门板上一把刀锋忽然穿透扎了出来,直接将这人的喉咙穿透,钉在了门板上!

  “八嘎!!”

  凶残脸冲上去把手下的尸体拽开,举起铁棍砸在门板上。

  砰的一声,门板碎裂,这人身体强壮之极,拧身就往破碎的门里挤了进去,那磨碎的木门在他的力量下就如同纸糊的一般!

  里面的卧室里,西城薰已经打开了窗户,飞身从二楼跳了下去!

  只是人在办空,身后一根铁棍飞射过来,直接就顶在了西城薰的后背。

  女孩落地的时候,口中一口血喷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两滚后,就觉得一口气险些没提起来,胸腹之间一阵剧痛。

  西城薰咬牙,飞身就冲上了院子铁门,刚打开门,身后二楼那个凶残脸也跳了下来。

  西城薰冲出了大门来到街上,先是躲开了迎面砍来的一把刀——这是守在门外i的家伙。

  女孩侧身让开刀锋,贴近对方后,一个肘撞砸在对方的胸口,咔咔几声,怕是肋骨都已经断裂掉了。

  不等对方倒下,西城薰抄起对方手里的刀,就一路狂奔朝着路口而去。

  没跑几步,身后的那个凶残脸的家伙已经追了上来,他奔跑的速度显然远超西城薰。

  西城薰听见身后再次传来劲风,女孩无奈只能转身挥舞手里的刀挡了一下。

  砰的一声,一个垃圾桶被她直接一刀切开!

  但是很快一个拳头就砸在了西城薰的肩膀上,女孩一个趔趄,虽然往地上倒去,但是手里的刀却车技反撩了一下。

  凶残脸哼了一声,倒退了几步,肩膀上被砍了一刀,刀锋甚至卡在了他的肩膀上!

  地上的西城薰挣扎了一下,起身的时候,也是半个肩膀耷拉着,显然那一拳,直接让她的肩膀地方脱臼了。

  女孩垂着一条手臂,头发披散,眼睛在乱发后,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对手。

  凶残脸咬牙,将肩膀上的刀直接拔了下来,对着西城薰咧嘴一笑。

  “原来是能力者!难怪能暗杀了我们那么多人。”

  说着,挥舞刀锋劈砍而下!

  西城薰退!

  再砍!

  再退!

  对方再砍,西城薰眼看已经退到了墙壁边,对方三次劈砍,女孩心中飞快的计算好了对方出刀的速度和刀锋劈砍的幅度!

  忽然身子倒,就地一滑,让开刀锋,刀锋几乎贴着西城薰的鼻尖而过!

  西城薰却已经滑到了这人的脚下!手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把匕首,就插在了这人的小腿上!

  凶残脸大吼一声,飞快的后退,西城薰却已经身子如鱼一般的弹起,然后一步绕到了这人的身后,然后就如同猴子一样跳在了这人的后背上!

  凶残脸连连吼叫,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双手不顾一切的撕扯西城薰,终于将她直接从后背抓起来扔了出去!

  西城薰被扔着如炮弹一般撞在了墙壁上,落地的时候口中鲜血狂喷。

  但是那个凶残脸已经满脸鲜血!

  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珠子!一只眼睛已经直接被戳瞎了!

  西城薰躺在地上,就看见这个家伙连连惨叫狂吼,而其他的那些真理会的家伙已经冲了出来。

  西城薰扭头再次狂奔而去!

  她一口气跑到了十字路口的地方,忽然,一辆面包车从远处儿来,直接就将路口狂奔的西城薰撞的飞了出去!

  女孩的身子跌在地上,滚了几滚后,终于仰面躺下,长长的吐了几口气。

  这次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面包车门打开,从里面跳下一个身上穿着灰色衣服的人,面色冰冷,走过去看了一眼地上的西城薰,伸出脚轻轻踢了她一下。

  西城薰不动,只是无力的瞪着眼睛看这个人。

  “很厉害的家伙,干掉了我好几个手下,还废掉了我的一个能力者。”

  又看了一眼被其他人搀扶着赶上来的那个凶残脸。

  “废物。”

  灰衣人冷笑着转身上了车:“把人带回去。”

  ·

  车身颠簸。

  隆本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西城薰靠在一起,西城薰脸上身上全是血。

  两人都是双手被绑在了身后,嘴里塞了布条。

  隆本挣扎了几下,但是很快就挨了两拳。

  西城薰没有动,只是面色冷漠的看着车里的真理会的人。

  狭窄的面包车里,两人坐在最后一排。

  隆本还要挣扎,忽然,他的手被碰了一下。

  扭头看西城薰,西城薰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隆本。

  西城薰扭了一下身子,用手指在隆本的掌心,飞快的划了几下。

  (我有办法,你跳车,找人救我!)

  (xx酒店,xxx房!求救!)

  西城薰将这两句话反复划了三遍,确定了隆本充分理解了,然后才缩回了手。

  隆本震惊的看着女孩。

  虽然接收到了讯息,但是他完全无法明白,女孩说的“有办法”和“跳车”该怎么……

  几秒钟后,隆本看到了此生最难忘的一幕!

  ……

  车身颠簸减轻,似乎汽车因为道路问题而减速……

  忽然之间,坐在身边的西城薰深吸了口气,单臂高高举起!

  原本捆在她手腕上的牛皮筋,寸寸断裂!

  西城薰一拳就把车窗砸碎,然后坐在前面的真理会的一个人扭头扑了上来,被西城薰直接单手勾住了脖子,顺势一带……

  卡!

  这人的脖子直接360度旋转!一声都没吭出来,就软倒了下去!

  随后西城薰一把抓起了隆本,将他从车窗里塞了出去!

  隆本落在地上,就地连滚了几下,摔的满脸都是血!

  他奋力挣扎爬起来,虽然双手还捆着,却发足狂奔!

  前面的面包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车身晃动了几下,西城薰的脑袋从车窗里露出来,嘴里的布条已经被她自己扯掉了,她仿佛在奋力挣扎,但是肩膀上有好几只手臂都在扒拉她,快就被人拽了回去……

  “快跑啊!!!!!”

  ·

  “这就是全部经过么?”

  酒店的房间里,陈诺看着躺在床上,全身是血的隆本。

  隆本气息微弱,挣扎着:“快!不管,不管你是什么人……薰酱说,你,你能救她……她……”

  陈诺的手按在了隆本的额头上,缓缓道:“好了,我知道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说着,陈诺扭头,对身边的两个东田一郎的手下:“救好他……嗯,不要送医院,能办到吧?”

  “没有问题!”一个黑西装鞠躬:“我们做了简单的包扎处理,会长的私人医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会长本人也在赶来的路上。”

  “那么,帮我准备一些东西,要快。”

  “请您吩咐!”

  “我不管你们是抢还是买,我要一把刀,一件皮衣,一双手套……还有,一个摩托车头盔。

  还有,一辆摩托车。

  给你们十分钟时间。”

  ·

  六千字~邦邦邦

  ·showbyjs('稳住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