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别浪 第七十八章 【算谁的?】

小说: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更新时间:2021-04-30 08:18: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们……牛批!第一天上架的成绩,让我瞠目结舌了……

  晚上起来看了一眼,忍不住激动,又写了一章。

  拿去!

  ps:昨晚发了个单章,我设置乌龙了,结果弄成了收费,对不起!

  vip章节没法直接设置免费,所以我会在后面的章节,都尽量多弄些零头出来补偿给大家的!

  ·

  第七十八章算谁的?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姜英子开完了会,众多高管散去后,她走到了休息室,原本以为女儿恐怕等不及已经睡着了,可一推门进来就瞧见李颖婉手里捧着手机正在啪嗒啪嗒的打字。

  “和谁聊天呢?”

  “陈诺啊。”

  姜英子点了点头,还叮嘱了一句:“好好聊。”

  原本这算是一句鼓励的话,李颖婉听了,却忍不住翻了白眼。

  若是孙cc站在这里,只怕当场就要泪目了呀。老孙若是有这么开明的话,也不至于每次孙校花想抱着陈小狗撒撒娇,都要偷偷摸摸的了。

  姜英子看了一眼时间:“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

  李颖婉起身,却没放下手机,一路继续打字,跟在母亲后面。

  办公楼一共造了7层,也建了电梯的。不等母女两人走到电梯前,秘书已经早早的按下了电梯,躬身等在电梯口。

  等待电梯的时候,姜英子问道:“你最近和陈诺相处的怎么样?”

  李颖婉不肯回答,哼了一声。

  姜英子叹了口气,还想多说两句的时候,电梯已经到了。

  ·

  配电室里,一个身影仿佛站在黑暗中,正在伸手拉开配电箱。这人穿着一身工厂里的工作服,但头发却很凌乱,戴着个工业防尘口罩,只露出一双棕色的眼珠子。

  配电箱已经打开,就在这人要拉下某个拉闸的时候……

  忽然,身后一阵劲风袭来!

  工装杀手仿佛有所警惕,陡然指尖身子往前俯下,就听见锵的一声!

  一枚石子直接弹在了他面前的金属管道上。

  身后一个条身影飞快的扑上来!

  工装杀手反应极快,果断的放弃了拉下电闸,整个人瞬间如狸猫般窜了出去!

  来人一掌就按在了杀手原本站着的位置,一掌打空,却拍在了墙壁上的金属管。

  就听见嗡的一声,那震荡的声音就足以说明这一掌的力道!那金属管都被拍的凹进去了一块!

  随后黑暗的配电室里,两个人近身纠缠搏斗在了一起!

  杀手的身影诡异,步伐迅速,手里捏出了一把匕首来,来回突刺了几下,试图逼退对手,就往配电室的门跑。

  而阻拦他的这人,也是一身工装,只是却戴了个工厂的安全帽,黑暗之中闷不吭声的只是一轮猛攻。

  这人的搏击手法走的是小巧的路子,一手为掌,一手弓爪,出手暗含内劲!两人几个起落后,就听见嗤的一声,杀手身上的工装衣服被扯下了一条块。

  “国术?”杀手嘶哑着嗓音哼了一声,忽然把匕首往前一扔,激射了出去。

  来人侧头左掌一引,就凌空把匕首拍飞,杀手趁机一步跑到了门口,伸手就拉开了房门。

  来人已经贴到身后,一掌之中隐隐含着风雷之音,就拍向杀手的背心。杀手冷笑,却忽然凝神,手里一枚钢针刺了过去。

  来人反应极快,瞬间变掌为爪,几根手指捏住了钢针,同时脚下飞快的退后!

  钢针突刺的力道用尽,这人已经退到了墙角,忽然深吸了口气,右脚往后抬起,一脚就蹬在了墙壁上。借着这股子力道,他猛的一咬牙,居然松开了捏着钢针的手指,然后手掌一翻,如云手一般,掌心贴着钢针滑了开去!

  整个人撞进了杀手的怀里!

  右手捏拳,但是中指的骨节微微凸出一点,就听见砰的一声!

  这一个穿心凿,就捶在了杀手的胸口!

  杀手猛然身子往后一弹,人在半空就口中喷了血出来,但被口罩挡住了,只是顺着下巴流淌。

  落地的时候,杀手就地一滚,却忽然扬起一片银光!

  来人双眼瞪圆,身子原本往前冲的势头,居然能生生的来了一个标准的铁板桥,整个人的腰仿佛都要断了一般,仿佛一下人就折了半截!

  那片银光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叮叮当当几声,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赫然是几枚回旋镖。

  只可惜配电室空间狭小,回旋镖施展不开,无法回旋没有能起到真正的作用。

  等在起身的时候,杀手已经窜出了配电室的门外!

  “呼呼呼……”

  这人在黑暗中喘了几口气,然后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腰,低声仿佛骂了一句什么话。

  “这五十万可真不好赚。”

  ·

  叮!

  电梯稳稳停在了一楼。

  姜英子和李颖婉走出电梯来的时候,不远处对面厂房上的陈诺快步从房上跳了下去。然后身子飞快的闪进了工厂的绿化带后。

  母女两人上了汽车后,缓缓开出厂房。

  在工厂外的路边,一个身影翻出围墙来,落在地上,看了看左右,然后飞快的脱掉了工装,露出里面的夹克衫来。

  吐了口气,又推起停在路边的自行车,翻身骑了上去,追着姜英子的汽车缓缓而行。

  只是一边骑,还腾出一只手来用力揉自己的腰。

  陈诺站在路边的一棵树下,看着骑车过去的身影,眼睛眯了一下,然后重新睁开。

  骑车人,一张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的脸。

  “浮生何必?看上去……很好坑的样子嘛。”

  ·

  晚上,浮生何必坐在电脑前,双手仿佛一指禅一样,笨拙的打字。

  浮生何必留:今日保护目标遇袭,有人试图破坏电梯制造意外事故,我和对方交手,没能留住他。

  委托人留:对方的特征?

  浮生何必留:男性,讲华语,身材瘦小,戴了口罩没看清相貌。身手很好,擅长小巧的功夫。使用的武器是匕首和回旋镖。

  委托人留:继续保护。

  浮生何必想了想,继续两个一指禅的笨拙打字:“我觉得今天他出手了一次被我阻止,应该明白目标已经受到了保护,下一次出手可能会更加谨慎。

  几秒钟后。

  委托人留:我会制造机会让他出手的,你注意警惕,想办法能留住他。

  卧槽,老板,我是来干保镖的!不是赏金猎人啊!

  目标人物安全活着不就行了!还给杀手制造出手机会?

  合着,肉包子打狗……

  我是那肉包子呗?

  我特么赚点辛苦钱容易么!

  我今天腰都差点断了啊!

  这要影响我回去交公粮,算谁的!

  正犹豫中,委托人又发来一条留。

  “想办法帮我抓住对方,或者遇到他的时候,缠住他片刻,也算你的功劳。酬劳我加十万。”

  浮生何必沉默了会儿……

  好吧,真香!

  大爷有钱,大爷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

  1108房间里,陈诺合上笔记本,然后拿出手机来。

  “李颖婉,明天上午带你妈妈去吃昨天去过的那家烤肉店。”

  “啊?欧巴,你不是说,吃饭的地点每一顿都要变化么?不能再同一家吃第二次,不能给对方摸准我们的规律,就可以最低限度降低对方在食物里投毒的机会。”

  陈诺也不解释:“照我说的做就好。明天中午吃完那家,晚上继续吃那家!不要变化。”

  “……好的。”

  ·

  新罗烤肉店。

  姜英子有些好奇女儿为什么忽然喜欢吃这家烤肉了。

  昨天吃了一次,今天中午吃了一次。

  晚上又被女儿拖了过来。

  其实这家烤肉店的味道还行,老板就是个南高丽人,一直做留学生的生意,味道还算很正宗。

  但一连吃三顿,也是会腻的。

  可姜英子终究是拧不过女儿的撒娇,还是跟着来了。

  长腿妹子坐下,随便点了点烤肉,海鲜汤,烤牛舌之类的东西。就有些魂不守舍的看着店里的四周。

  其实今晚生意不太好,有些冷清。不大的店堂里,就只做了那么三四桌人——而且这个小店,没有包间的。

  老板大概是遇到同胞了,照例过来打招呼寒暄了几句——但显然,这个中年男人老板,对徐娘半老的姜英子兴趣很大,很是讨好和套了几句近乎,还主动提出可以打折。

  姜英子的态度冷冷淡淡不怎么接话,老板才讪讪离开了。

  ·

  浮生何必在后厨后的小巷子里吹了会儿风,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

  今天姜英子连续第三次光顾这家小饭馆,他就已经隐隐猜到了委托人的意图了。

  引蛇出洞?

  太幼稚了啊!

  这么简单的套路,我都看明白了,杀手能不明白?

  确实,连续三次去同一家饭店吃饭,是会给杀手一种找到目标饮食规律,然后趁机在食物中下毒的机会……

  但,自己昨晚已经和杀手干了一场啊!!

  对方已经察觉到这边有高手保护了啊!!嗯,高手这个称呼是浮生何必给自己的头衔。

  这种况下,杀手还来下毒,他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浮生何必觉得自己上贼船了!

  这个委托人太不靠谱了啊!

  罢了罢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他愿意胡闹就胡闹吧,反正糊弄完三十天,保护目标不死,自己就可以闪人了。

  能不能抓到杀手,关我什么事情!

  一顿饭下来,浮生何必一直盯着后厨,确保没有任何异常。

  里面烤肉的香气飘了出来……

  浮生同志忍不住吞了口吐沫……哎,晚饭还没吃呢。一会儿回去路上买个烧饼吧——酒店的东西太贵了,吃着心疼。

  店里姜英子其实没什么胃口,胡乱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李颖婉也同样,吃了一点,就拿起手机来继续给陈诺发消息。

  但这次,陈诺并没有回复。

  “吃饱了?”姜英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开始本能的感觉到女儿有些异常了。

  明明是她闹着要来吃这家的,结果来了又吃了很少,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

  “吃饱了。”

  “走吧,回去。”姜英子皱眉,起身。

  秘书去买单完毕,在门口等候着。

  当母女两人走出店门来,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

  忽然,从街对面的反方向,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仿佛失控了一样,发动机猛然轰了一声,就一头撞了过来!

  这个角度非常刁钻,找的时机也非常狠毒!

  姜英子站在路边,左边是电线杆,躲无可躲!右边则是自己的女儿!

  情急之下,姜英子眼睛陡然瞪圆,本能的一把狠狠的推在了女儿的身上!李颖婉身子横跌了出去,姜英子只来得及抬起头来,眼睁睁的看着这辆面包车撞向了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条身影狠狠的撞了过来!

  撞在了面包车的侧面!

  轰的一声!

  浮生何必拼足了老命,十成功力的一掌,拍在了面包车的侧面,那面包车在飞驰之中,居然打了个滑,角度顿时就一偏!几乎是擦着姜英子的胳膊,一头扎在了电线杆上!

  浮生何必就觉得手臂又麻又钻心的疼,趴在地面上,胸口一甜,一口老血就涌上来,强行又咽了下去。

  扭头看见已经吓的没人样的姜英子,他忽然脸色又是一变!

  一个原本已经仿佛吓的跌在地上的路人,忽然伸手就朝着姜英子摸了过去,指尖赫然有金属的光芒闪烁。

  浮生何必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原本胸口内力翻滚,已经到了极限,眼看这个场景,只能强行猛吸了口气。

  对着地上那个杀手,就是一声断喝!

  “呔!!!!”

  嗡的一声!

  这一声断喝犹如夏日一个炸雷砸在头顶,让人瞬间精神恍惚了能有半秒钟!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浮生何必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不顾自己口中流血,伸手就抓住了姜英子的脚踝,用力一勾,就把姜英子直接拽了在了地上,女人尖叫一声,却直接就被浮生何必给拽到了车轱辘下去了。

  地上那个杀手已经弹了起来,然后飞快的看了浮生何必一眼,不甘的快速后退,消失在了往上纷纷赶来的人群之中。

  浮生何必挣扎了一下,勉强爬了起来,先看了一眼瘫软在车轱辘下的姜英子,还好!

  目标人物只是吓傻了,还在喘气儿。

  他飞快的看了一眼面包车的驾驶座……空的!没人!

  一手抚着胸口,一手顶着腰,浮生何必一瘸一拐的挤进人群,迅速离去。

  ·

  杀手一口气跑出了一条街,然后飞快的跳上了路边的一辆货车,货车立刻发动,急速离去。

  开了大约十多分钟,开进了一个修车厂里,大门也缓缓关闭。

  从车上跳下来的杀手有两个人。两人在车边等了会儿,外面有人从大门翻了进来。

  “怎么样?没被跟上吧?”

  “放心。我很仔细的。”进来的第三个杀手摇头:“又失败了,对方有高手坐镇,老四昨天已经伤了。这笔买卖,得加钱!”

  “嗯,和委托人联系一下吧。这么硬来不行,就算咱们可以拼命,但也得有足够得代价才行!”

  “先进去看看老四,还要给他换个药。”

  三人走进修车厂里的办公室,里面一间房间,摆放了一张小床,床上,昨天和浮生何必交手了一次的那个杀手,也就是老四,躺在床上,面朝里,身上盖了条毯子。

  “老四,今天又失手了,妈的,早知道真该听你的,对方的点子手下很硬。”

  其中一个走了过去,伸手去拍躺在那儿的老四……

  忽然之间,他的手还没按到老四身上,就感觉到身体仿佛过电了一样,陡然一震,然后哆哆嗦嗦的软在了地上。

  陈诺从床上翻身起来,笑眯眯的看着面前剩下的两个人。

  “你!你是什么人!!”

  “你!你把老三怎么了?老三!老三你起来啊!”

  陈诺笑着,亮出手里的东西……一个电击器。轻轻一打,啪啦啪啦电光直闪。

  两人面色惊疑不定,互相看了一眼,左边那个沉声喝道:“老四呢?你把老四弄哪儿去了?”

  陈诺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摊开双手:“床底下呢。”

  话音刚落,砰!

  砰砰砰!

  房间的大门,窗户,全部自动合上了……

  “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陈诺笑着走了过去。

  “你……你休想让我们说出委托人!不合规矩的!”

  “……谁问你们委托人了。”陈诺皱眉:“我想问的是,你们的章鱼怪网站的账号,是什么等级啊……当然,我最关心的是……

  里面,有多少钱啊?”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亮出了武器,一个手里拿着一截钢丝绳,另外一个则从腰间抽出了匕首。

  两人喝道:“弄死他!!”

  陈诺点头微笑:“来啊,弄死我。”

  ·

  过了十二点,又可以投月票啦!投月票每天的限制过了十二点就刷新了!

  来吧,拿出你们的月票来吧,继续战斗月票榜,浪起来

  ·